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惹火的夜
    纪三爷不敢置信的看着孙氏。

    孙姨娘呜呜呜,一脸可怜的模样。

    老爷,我没有,没有,是夫人害的。

    纪三爷不信郑氏什么也没有做,他一直觉得郑氏就是一个毒妇,不然他身边的女人怎么会死,都是郑氏做的,郑氏没有什么不敢做的,谁知道查到最后竟然是孙氏骗了他!他恶狠狠的盯着孙氏:“孙氏!”

    “呜呜呜。”

    孙姨娘很怕,她怕老爷不会再宠着她,不会再宠哥儿,她怕老爷会杀了她,呜呜呜。

    老夫人为什么要管,明明老爷已经信了。

    “茂哥儿就是被你自己害的,你竟然——”

    “呜呜!”

    孙姨娘吓得想要开口。

    “把孙氏的嘴弄开,看看她要说什么。”纪老夫人为了让老三死心,直接让人把孙姨娘嘴里堵着的东西取下来。

    “让她说,看她能说出什么来,老三你好好给我看着。”

    所有人盯着孙姨娘,孙姨娘嘴上的东西取下来后,没有人压着,她抬起头,泪眼朦胧,爬到纪三爷的面前:“老爷,老爷。”

    “你说是夫人害了茂哥儿?”纪三爷死盯着孙氏。

    “妾以为是夫人害的,妾不知道,妾错了,老爷,你不要吓妾,妾想着茂哥儿还那么小,发着热,一时急糊涂了。”孙姨娘不敢狡辩,死死抓着老爷。

    郑氏看得火冒三丈,纪老夫人眉头紧皱。

    “不知道?老爷为了你想要休妻,你——”纪三爷气得暴跳。

    “老爷,不要怪妾。”孙姨娘还想说什么。

    “老三你不用这个样子。”

    纪老夫人开了口,沉着声音让人把孙氏的嘴再次堵起来,没有必要再听下去了,再问了,孙氏承认了,她看向老三:“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楚,分明是有的人想要栽脏陷害,只是没想到会被查出来,或者有人觉得不会有人查,一个妾要有多大的胆子才敢陷害正妻,老三你自己说说,是不是你宠出来的,一个妾竟敢陷害正妻,是什么罪,该怎么办!”

    郑氏看到这里,才松开牙关。

    “儿子没有想到孙氏竟然这么大胆子!”

    纪三爷没想到孙氏胆子这么大,如果他知道,不会相信孙氏的话,他看向郑氏,他心里还是不信郑氏什么也没有做的,所以。

    “现在要说的不是这些,是孙氏你打算怎么办!还有你媳妇,被孙氏陷害,被你冤枉,你还想休妻,伤了你媳妇,你不道个歉?”纪老夫人仍然沉着声音,对老三道。

    “娘,四弟还有娘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纪三爷想明白了,孙氏错了,娘和四弟都在,大嫂查清楚了,他想护着也不可能:“不过茂哥儿不小。”他又加了一句。

    孙氏是可恨,但孙氏也是为了他,又服侍他这么久,还生了茂哥儿,郑氏不可能是完全清白。

    纪老夫人哪会不知道老三的想法,白了他一眼,懒得多说:“就按照之前说的,禁足半年,让人看着,至于茂哥儿先交给老三媳妇看着,老大媳妇分心照看着。”

    郑氏擦了擦眼泪。

    崔氏行了一礼:“是,娘。”

    “老三媳妇觉得呢?”纪老夫人看着三媳妇。

    “媳妇都听娘的。”郑氏心中咬牙切齿,全是恨,她还不想被休,这个结果已经是最好,就像大嫂说的,为了儿子,她不能被休,休了儿子怎么办。

    老爷要是娶了新人,她的儿子还不被搓磨,到时候想见儿子一面也不容易,还有孙氏这贱人,指不定会背着她怎么害她儿子。

    现在这样,老爷也知道是那贱人自已作的,虽然老爷还护着,但以后也不可能再宠得太过,还有娘看着,她不可能逼得太过,她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贱人想害她,她不还回去,怎么甘心。

    娘把那个可恶的孽种交到她的手上,她会让孙氏知道得罪她的下场。

    “那好。”

    纪老夫人也不想老三休妻,不管是为了什么,还是一家家人好好的好,一个妾,喜欢就留着,要是实在不行就打死。

    “娘,谢你和四弟还有大哥大嫂为我作主。”郑氏又说。

    “不要哭了。”

    纪老夫人安慰了她一下。

    “我不哭了,娘。”郑氏抬头。

    纪老夫人见状,看向老三。

    “老三听到了吗,还站着干什么,还不来给你媳妇道歉,孙氏的错,你怪你媳妇,还在想什么?你都伤了你媳妇的心了,你媳妇对你哪里不好,你媳妇要是不原谅你,看我不打你,还是说你还想休妻。”

    “儿子不敢。”纪三爷虽然不认为郑氏是无辜的,但还是看着郑氏:“夫人,为夫错了,不该听信孙氏的话,误会是你想害茂哥儿,为夫也是急了,请夫人原谅,夫人不要生气了,更不该提休妻。”

    茂哥儿还那么小,不能没有孙氏照看,娘让郑氏照顾茂哥儿,他心中担心。

    “老爷真的明白错了吗?”

    郑氏还是红着眼。

    “夫人,为夫错了,以后不会再听信谗言。”

    纪三爷道。

    “希望老爷真的知道。”郑氏也是真的心灰了。

    “好了,这次的事就算过了。”纪老夫人拍了郑氏的手,不打算再继续说下去,浪费了太多时间了:“孙氏要是再有下次像我之前说的,就送走或打死。”

    纪三爷鞠了一个躬:“夫人,为夫真错了。”

    郑氏擦干眼泪,这才破涕而笑,纪老夫人笑了:“这不好了吗?老三老媳妇你们才是夫妻知道吗。”

    让老大媳妇处理后面的事,把孙姨娘身边的婆子丫鬟还有孙姨娘带下去,孙姨娘还在挣扎着,等人都退下了。

    挥了挥手:“大家都散了吧。”

    “老四也回去了,你媳妇还等着你,别留太久,叫你媳妇着急,晚膳再过来,去吧。”接着又对老四道。

    纪尧转动玉板指的手一停,点了点头。

    “四弟啊,都在说你和四弟妹吵架了,怎么才新婚呢,就吵架。”

    柳氏忽然笑着拉着纪老夫人的手。

    “无稽之谈。”

    纪尧漫不经心,转动玉板指。

    “哦。”

    柳氏笑得不行:“我就说四弟不会,怎么不叫四弟妹过来?”

    纪老夫人拍拍她:“我也问了老四,怎么闹出这样的事,你是知道老四多——叫你四弟妹来干什么,让她好好休息。”

    “娘也太疼四弟妹了吧。”柳氏不满。

    “娘,我先回去了,三哥三嫂。”

    纪尧没有多呆。

    崔氏从外面进来,站在门口,正好听到这一切,她看到出来的四弟,退了出去。

    等四弟走后她看着。

    *

    纪尧回到竹园,问了问,知道小姑娘去了书房,笑了笑,迈步走了过去,到了书房外面。

    “四爷!”

    紫嫣和秋雨看到四爷,惊了惊,四爷回来了,郡主,她们看向里面。

    郡主不让她们进去,说是一个人看看书,怎么没有听到通报。

    纪尧阻止了她们的通报,走了进去,紫嫣秋雨看着四爷的背影,不由自主对视一眼,不知道郡主会不会?

    纪尧走进书房,闻到淡淡的花香,墙角放着冰,外面还是热的,他知道小丫头喜欢花,小丫头正坐在榻上看书。

    窗外的光线漏进来,让小丫头美得不可方物,他走过去,站在小丫头的面前,低低的道:“在看什么?”

    “四爷?”

    萧菁菁听到声音,抬头,一眼看到四爷,眼晴一亮,跳了下来,拉着四爷的手,望着四爷:“你回来了?”

    “嗯。”

    纪尧看着菁儿的样子,眼中多了宠溺,摸了摸她的脸,拉着她坐下。

    “我还以为四爷还要一会才会回来,索性一边看书一边等四爷。”萧菁菁笑着开口,侧过身业。

    “怎么这么高兴,这么粘我了?”纪尧发现才一会没有见菁儿,菁儿变得粘人了,难道真是小别胜新婚,他们现在就是新婚。

    萧菁菁脸红了红,她只是没想到四爷这么快回来:“不行吗,四爷。”

    “可以,菁儿怎么都好,菁儿在看什么?”

    纪尧看向她手上的书册看了一眼,眼中多了笑抬头,意味不明的:“左传?”

    “嗯。”

    萧菁菁很严肃的点头。

    “怎么想到看它?”纪尧取过书册翻了下放到一边,觉得小丫头越来越可爱,让他想不喜欢都难,该怎么办呢,拿这小姑娘。

    “之前听四爷说就想看看。”萧菁菁望着四爷,一本正经的开口。

    “看出什么来了?”

    纪尧忍不住一笑,菁儿真是,让他想亲一亲,手轻轻的在她脸边滑动着。

    “没有长盛不衰的王朝!”萧菁菁道。

    “嗯。”纪尧轻应一声。

    “然后和四爷一样。”萧菁菁认真的说,纪尧笑了起来,一把抱住眼前的小姑娘:“菁儿,我知道我想做什么吗,知道我在想什么吗?”他低笑看着小姑娘。

    “不知道。”

    萧菁菁道,摇头。

    “我想亲你,菁儿。”纪尧叹了一口气,一下子亲在小姑娘的额头上,萧菁菁脸腾的红了,很红,她望向四爷,对上四爷的目光。

    四目相对,眼前是四爷的俊脸还有深黑的双眼,里面有她。

    四爷吻得温柔,一点一点,让她像是要化掉一样。

    “四爷。”

    萧菁菁忍不住出声。

    看着小姑娘的小脸,亲了亲,抬头,纪尧摸了一下,手放在小姑娘的眼晴上面:“一会,记得闭,上眼。”

    “四爷。”

    萧菁菁脸红着,想要说什么。

    纪尧亲住她的唇:“唤气,菁儿。”

    萧菁菁脸爆红,四爷亲着她的唇,手抱着她,她感觉轻飘飘的,像是站在云端,四爷吻得很细很温柔,让她心发烫。

    她整个人就像是要随风而去,四爷,四爷。

    “喜欢吗?”纪尧虽然想把怀里的小姑娘吃下去,但天还没有黑,小姑娘不知道能不能承受,昨夜小姑娘就承受得很艰难。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喘息着,低笑起来,抬起头,摸了摸怀里的小姑娘红通通的脸,低头,在她的耳边轻轻一咬,低哑的问。

    “四,爷。”

    萧菁菁心快要跳出来了,脸红心跳,羞得不行。

    “恼了,菁儿?”纪尧笑着,还是抱着她,低头,抵着她的额头:“不恼。”

    萧菁菁红着脸没有说话。

    纪尧又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

    萧菁菁望着四爷。

    “晚上。”后面的纪尧没有说,意味不明,在她的脸上又亲了亲,萧菁菁脸更红:“四爷你怎么——”

    “我怎么了?”纪尧就是想逗小姑娘,想亲小姑娘。

    “四爷不正经。”

    萧菁菁想坐起来,咬着唇,红着脸。

    “菁儿喜欢我正经?”纪尧笑容加深,抓着她的手,把玩着,萧菁菁不想理四爷了,四爷竟然,竟然。

    “我可什么也没有说,菁儿,是你总是勾引我,菁儿,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纪尧低下头轻笑。

    “我没有,我哪里。”萧菁菁想要说什么。

    纪尧笑起来,凝着小姑娘,萧菁菁也看着四爷,没有人说话,过了一会,抱着说起话来,气氛温馨。

    “紫嫣告诉我,有人说我和四爷吵了架,四爷不会再宠我。”

    萧菁菁忽然想到什么:“肯定是我之前哭,被人看到才传成这样的。”

    “菁儿也听到了?”纪尧摸着她的脸,低笑问。

    “四爷也知道了?”萧菁菁一听就知道,望着四爷。

    纪尧:“嗯,我让人去查了,看看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四爷?”萧菁菁问,纪尧点头,抓着她手。

    “四爷,刚才是去娘那里了吗是不是那位孙姨娘?”萧菁菁问:“不知道孙姨娘口中的哥儿怎么样了。”

    “已经找了大夫,没事了。”纪尧没有多说。

    “没有发生什么事吧?”萧菁菁担心。

    “没有,你这小脑袋想什么?”纪尧点了一下她的鼻子。

    “三嫂呢,那位孙姨娘得宠,又闹了起来,三嫂那里?”萧菁菁担心的问。

    “放心,三嫂没事,你倒是担心。”

    纪尧笑着摇头。

    “那就好。”萧菁菁说。

    纪尧觉得小丫头一点也不像传言的,又亲了一下小姑娘的脸,萧菁菁脸又红了,四爷又亲她,她看进四爷的眼里,不知过了多久,紫嫣和秋雨的声音响起:“四爷,郡主。”

    纪尧放开怀里的小姑娘,看着小姑娘,笑了,萧菁菁坐起来,脸很红,看着四爷。

    纪尧替她理了理额边的发。

    “进来。”

    四爷的声音传出来,紫嫣秋雨看了看彼此,走了进来,小心的看了看,看到郡主脸红着,四爷牵着郡主的手,她们不敢多看,低下头,恭敬的。

    “何事?”

    纪尧开口问,萧菁菁没有说话,紫嫣秋雨抬起头来:“郡主,四爷,赵嬷嬷问四爷郡主要不要喝绿豆汤,是小厨房新煮的,清热解暑。”

    纪尧侧头看了小姑娘一眼:“好。”

    萧菁菁看着紫嫣秋雨。

    紫嫣秋雨退了出去,纪尧发现小姑娘的样子捏了捏她的脸:“明明还是个小姑娘,人前装得老气横秋的。”

    “四爷不喜欢?”

    萧菁菁道。

    “喜欢,只要是菁儿就喜欢。”纪尧哪里敢说不喜欢,这小丫头,连纳妾都不愿意,真是小醋缸。

    “四爷不喜欢我还能喜欢谁。”萧菁菁微昂着头。

    “你啊。”纪尧失笑,小姑娘就是小姑娘。

    “郡主,四爷。”赵嬷嬷不久带着小丫鬟过来,行了一礼,萧菁菁:“嬷嬷起来吧,嬷嬷怎么过来了。”

    “你是郡主的奶嬷嬷,不必多礼。”纪尧转动了玉板指。

    赵嬷嬷站了起来,看了看四爷和郡主,她可是发现不止是新房,就是竹园四爷动了不少地方,都是按着郡主喜好来的:“谢四爷和郡主,老奴想着天热,郡主和四爷应该也热,就自作主张做了点绿豆汤。”

    说完转身,吩咐小丫鬟。

    “嬷嬷让小厨房多做点,大家都喝点,别中了暑,再送点到娘那边。”萧菁菁喝了一口,看了看四爷,吩咐嬷嬷。

    “老奴这就去。”赵嬷嬷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菁儿,娘肯定很高兴。”娘一直对菁儿有一些事很介意,娘纪尧笑着开口。

    “四爷是不是与有荣焉?”萧菁菁转过头。

    “对。”纪尧点头。

    *

    纪老夫人没有想到老四媳妇会送绿豆汤过来,倒是个有心思的,这样的天,大厨房早就备了绿豆汤,不过老四媳妇的心意她还是领了,让张嬷嬷去四房。

    “和老四媳妇说一声,让她不用操心这些,好好和老四一起。”希望老四媳妇一直这样省心,不要像老三媳妇一样,希望老四和他媳妇一直好好的。

    “是,老夫人。”

    张嬷嬷退了下去,去了大厨房,把老夫人的意思咐咐了,又去了四房。

    一处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崔氏看了眼面前的婆子,见没有人:“不是让你弄清楚吗。”

    婆子跪在地上:“夫人,老奴打听过了,四夫人真的哭了,见过锦姐儿后不见,四夫人就哭了,四爷抱着四夫人不知道。”

    “真的哭了?”崔氏不知道在想什么,宁哥儿不在府里,馨姐儿又不在身边,她只能盯着四房了,谁叫四房送走了宁哥儿。

    “是,老奴保证。”婆子抬头。

    “好,竹园有什么,马上报给我。”崔氏又吩咐:“锦姐儿又跑了出来?”

    “是,夫人,还有一件事。”婆子小心的。

    “什么事?”崔氏问。

    “袁家那位姑娘,偷偷跑去了竹园,以为没有人看到,老奴看到了,那位袁姑娘一直守着,像是要等人,想要进去。”婆子开口。

    “袁家姑娘、”崔氏想到袁家的人:“有什么继续通知我,少不了你的好处。”婆子是四房的,是她好不容易收服的,不想让人看到,起了怀疑,她让人退下去,她想了想,回去。

    回去后知道菁华郡主派了人送绿豆汤来,脸色不是很好。

    *

    张嬷嬷到了竹园,问清了四爷和四夫人在书房,她到了书房。

    “四爷,郡主,张嬷嬷来了。”

    “让张嬷嬷进来。”纪尧听了,开口,萧菁菁坐直身体,不让四爷再碰她,纪尧哪会不知道她的心思。

    “给四爷四夫人请安。”

    张嬷嬷走进来,看向四爷和四夫人,行了一礼,心中点头,四爷和四夫人好着呢,哪里像是吵架,她低下头。

    “起来吧张嬷嬷,嬷嬷来是?”

    纪尧转着玉板指问,余光睥了眼小丫头,萧菁菁看着张嬷嬷。

    “老夫人让四夫人不用操心,大厨房那边备着呢,让四夫人只要顾好四爷,就好。”张嬷嬷笑着抬起头,望着四爷四夫人。

    萧菁菁脸红了,纪尧笑了起来让张嬷嬷退下,知道小姑娘恼羞成怒了。

    “都是四爷。”萧菁菁恨恨的看向四爷,锤了四爷几下。

    “怎么怪我?”

    纪尧没有猜错,小姑娘也会任性撒泼?他抓住小姑娘的双手,不让她动,直视着她。

    “如果不是四爷,娘不会。”

    萧菁菁点头,恨恨的,抽了抽手。

    “我做了什么?”纪尧好笑,果真是无理取闹的小姑娘,萧菁菁不想理四爷,娘才会派人来说那样的话。

    “好了,是我错了。”纪尧搬过小姑娘的脸,把玩着小姑娘的手。

    “四爷不许再——”萧菁菁道。

    “好。”纪尧点头。

    萧菁菁噗嗤一声笑出来,明明是她无理取闹,无中生有,四爷仍然包容着她,四爷好得她觉得自己对不起四爷。

    “高兴了?”

    “四爷!”

    天一点点暗下来,灯笼点亮。

    纪尧牵着小丫头的手往前面,花厅,纪老夫人看到老四和老四媳妇连袂而来,点了一下头。

    让老四媳妇到她身边来。

    纪尧和小姑娘说了声,萧菁菁走到婆婆身边,看了眼大嫂还有三嫂还有二嫂,大嫂二嫂三嫂都站在娘身边,三嫂眼晴看得出有些红,别的还好。

    “娘,大嫂二嫂三嫂。”

    她开口。

    “老四媳妇坐吧,坐娘在身边。”纪老夫人笑着拉着她的手。

    “四弟妹来了,四弟和四弟妹还真好,还说吵架,我可不信。”柳氏走过来:“你说是不是二嫂大嫂。”

    郑氏点头,眼中羡慕,四弟和四弟妹才是真的神仙眷侣。

    崔氏没有多少表情。

    “娘,我服侍你吧。”

    萧菁菁见过三位嫂嫂看着婆婆道,她是知道新媳妇是要服侍婆婆的,大嫂二嫂三嫂都没有坐,前世她嫁过来也服侍过。

    只是她不耐烦,也不想,四爷让她不用服侍,她觉得四爷想害她,没有听,婆婆像是看出来了,没有让她服侍。

    她才没有再服侍,她记得大嫂有时会服侍婆婆,二嫂三嫂也会。

    “服侍什么,你才嫁过来,还是新媳妇呢,坐吧,老大媳妇老二媳妇老三媳妇都坐下。”纪老夫人开口。

    她可从来不是苛待儿媳妇的,服侍什么。

    “那我们就沾四弟妹的光了。”

    柳氏笑了,拉住四弟妹,婆婆很好服侍,她们也只是偶尔才服侍,大多时候都不用做规矩。

    郑氏也笑,崔氏表情不变。

    “坐吧。”

    纪老夫人又道,让三个儿媳妇不用服侍,坐下吃。

    “当我是苛待儿媳妇的?”

    萧菁菁知道这世和前世不同,前世婆婆不可能这样和颜悦色,她坐了下来。

    “这才对。”纪老夫人笑了起来。

    “老四媳妇以后不用拘紧。”

    “我知道了娘。”萧菁菁没有看到锦姐儿,因为锦姐儿,柳氏挨着她坐:“四弟妹,你看娘对你多好,哪像对我和大嫂二嫂,锦姐儿那丫头找了你和四弟?”

    “嗯。”

    萧菁菁点头。

    “锦姐儿喜欢四弟,也喜欢你,锦姐儿的身子不好,难为的一直在念着喜欢四婶婶,还有四叔,要来找你们,说你们要来看她。”

    柳氏又说,笑着摇头。

    纪老夫人听到:“锦姐儿怎么没有来?”

    “娘,你是知道的锦姐儿身体不好,人多了就不让她过来,何况已经睡了。”柳氏知道娘是关心锦姐儿。

    “让人好好守着,锦姐儿这两年好了不少。”纪老夫人道。

    “娘放心。”

    柳氏当娘哪里会不小心。

    “锦姐儿说喜欢四婶婶?什么时候见了?”纪老夫人又想到什么。

    “是啊娘,你是知道的锦姐儿喜欢她四叔,整天念着,之前锦姐儿看到她四叔和四婶婶,我教过她,她可能记住了,看到四弟和四弟妹一起,四弟送了一个九连环给她,宝贝着呢,谁也不许动,我问她喜欢我还是四婶婶,也不知道怎么说四婶婶好娘也好,四叔好爹也好,祖母也好。”

    柳氏笑着摇头,她都有点吃醋了。

    萧菁菁看着柳氏,前世,锦姐儿没了后,柳氏也病倒了,好起来后也不再如现在一样,没几年也去了。

    “锦姐儿聪明着呢,你和老二多顾着点。”纪老夫人最疼的就是锦姐儿:“老四媳妇和锦姐儿投缘。”

    “娘,我知道。”柳氏又笑:“肯定是投缘,不然锦姐儿怎么会这么喜欢四弟妹。”

    “我也喜欢锦姐儿。”

    萧菁菁道。

    “老四媳妇多担待点。”纪老夫人说。

    “娘,锦姐儿很乖。”萧菁菁再次开口。

    “好。”

    “三弟妹。”过了一会,萧菁菁听到三嫂叫她,她看过去,郑氏:“之前多亏你和四弟了。”

    虽然没有明说,萧菁菁知道三嫂说的是什么:“三嫂不用谢。”

    “如果不是你和四弟。”

    后面的郑氏没有说。

    萧菁菁发现婆婆脸色不是很好,三嫂没有再说下去。

    没有人提起孙姨娘,回去的路上,萧菁菁提起三嫂的话,四爷看着她:“三哥想休了三嫂,是我劝住了三哥。”

    “为什么。”

    萧菁菁看向四爷。

    “因为三哥觉得是三嫂害了孙姨娘还有茂哥儿,想要休妻,三嫂并没有做过。”纪尧淡淡的说。

    萧菁菁明白了,她说起二嫂的话,还有锦姐儿。

    “二嫂和二哥都是疼锦姐儿的,锦姐儿和你投缘,多看看就是。”纪尧停下步子,侧过身来,按着她的肩,摸了一下她的脸。

    紫嫣秋雨跟在后面听书司琴也跟着。

    回到竹园,竹园的灯笼都点亮了,一路很美,赵嬷嬷守在门口:“郡主,四爷回来了,水已经备好了,四爷郡主?”

    “好。”纪尧点头,拉着菁儿的手:“先去洗漱。”

    “嗯。”萧菁菁颔首。

    进到净房,丫鬟提着水,往桶中倒入温温的水,洒下花瓣,摸了一下水温,行了一礼,退了出去,萧菁菁伸开手,紫嫣秋雨服侍着郡主宽衣解带。

    不一会,萧菁菁坐到温水中,头发被挽起来,紫嫣秋雨服侍郡主净面。

    赵嬷嬷回过头来,走到郡主身边,让紫嫣秋雨洗得仔细点,郡主和四爷大多时间都在外面:“郡主。”

    萧菁菁看出嬷嬷有话说,看向嬷嬷。

    “有位袁姑娘想要进来,被人拦住了。”赵嬷嬷道,小声的。

    “想进来?什么时候?”

    萧菁菁问,看着嬷嬷,嬷嬷并不知道小袁氏的事,嬷嬷应该是听说了什么,打听到了什么。

    “昨晚新婚夜,就守在外面,老奴也是打听了半天才听说的,今日又跑来,有人看到了,显然在等着四爷,真是不要脸,不知羞耻。”

    赵嬷嬷语气不屑。

    “老奴还以为是谁,还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想见姐夫,都是大姑娘了,哪有半夜三更等着的,而且哪里是她姐夫,四爷是郡主的,老奴打听来打听去才知道是谁,是原来那位袁氏的妹妹,前面那位夫人的嫡妹,看来想着四爷,半夜三更在新房外面等,简直是不知羞。”

    萧菁菁不说话。

    “也不看看四爷哪里她能想的,昨夜老奴不知道,要是知道有这么不要脸的人,早就让她滚,把她赶出去,带到前面,让人看看,前面那位夫人的妹妹是什么样的,还敢拿郡主和前面那位夫人比,听说昨夜四爷回来,没有说什么,就派了人送了回去,今天还敢不要脸跑来,被拦了下来。”

    赵嬷嬷轻鄙不已:“老奴倒不担心四爷,就怕郡主见到,生一肚子气。”

    “不用管她,我知道。”

    萧菁菁开口。

    “郡主已经知道?是不是四爷和你说过?”赵嬷嬷问,难道郡主知道了吗?看向紫嫣秋雨。

    “之前见过,问过四爷。”

    萧菁菁道。

    “四爷怎么说?”赵嬷嬷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知道四爷肯定和郡主说了什么,郡主才这么镇定:“郡主什么时候见过。”

    “怀郡王府,没有告诉嬷嬷,四爷说过不会纳妾。”

    萧菁菁看着嬷嬷。

    “对,老奴怎么忘了,老奴老了。”赵嬷嬷高兴起来,郡主该早点告诉她的,她还担心了半天,紫嫣秋雨看向赵嬷嬷。

    “还不快服侍郡主,看老奴做什么。”赵嬷嬷发现,皱眉。

    萧菁菁想到叶蓁送给她的肚兜,让紫嫣去拿来试一试,她想看看是不是像叶蓁说的一样,她想看看,赵嬷嬷不知道什么肚兜,不由皱起眉头。

    听说是叶姑娘送的,想到叶姑娘的奇思妙想,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郡主?

    紫嫣和秋雨没想到郡主真的要试,她们想到叶姑娘送的新婚礼,也不知道叶姑娘想什么,不禁欲言又止,那样两片布一根带子,郡主真的要试吗?她们不相信叶姑娘的是真的。

    “叶姑娘送了什么肚兜?”赵嬷嬷看看郡主又看向紫嫣秋雨。

    “就是。”紫嫣开口,看郡主没有不让她说,把叶姑娘送的肚兜说了一遍,还有叶姑娘的话,赵嬷嬷没有看到,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

    “郡主。”

    “去吧。”

    萧菁菁道对着紫嫣,紫嫣看看赵嬷嬷,知道郡主肯定要试,赵嬷嬷也没有说什么,行了一礼,退了下去,不一会,捧了一个匣子过来,里装的就是叶姑娘送给郡主的肚兜。

    “郡主在这里。”

    秋雨也看着。

    “打开。”萧菁菁说。

    紫嫣行了一礼,打开,她取了出来,赵嬷嬷也看到了,她和紫嫣秋雨的想法一样,这两片布加几根带子是什么。

    看向郡主。见郡主真的要试。

    问了问秋雨,赵嬷嬷没想到叶姑娘这么大胆。

    竟送郡主春宫册,还送了郡主这样的肚兜,叶姑娘也太胆大妄为了,春宫册和这样奇怪的肚兜也能送人?

    等郡主穿好了,她一看,眼晴直了,这这这,四爷看到还不吃了郡主。

    “郡主还是换下来,这简直是伤风败俗呀。”赵嬷嬷觉得老了,欣赏不来,叶姑娘也真是,送什么不好,送这样的东西,这是能穿的吗。

    紫嫣秋雨也呆了,郡主真好看,叶姑娘居然没有说错,她们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郡主,脸一下子红了。

    萧菁菁看不到,低头看了看,走到琉璃镜前,看了眼里面的自己,蓁妹妹没有说错,她摸了摸,又看了看,让紫嫣给她穿上衣服。

    “郡主要穿给四爷?”紫嫣秋雨回神,赵嬷嬷想开口。

    “嗯。”萧菁菁很确定。

    赵嬷嬷说不出话,紫嫣秋雨不知道四爷看到?

    另一边,纪尧居高临的看着面前的小厮:“查出来了?”

    “是,四爷。”

    小厮行了一礼抬头,纪尧转着手上的玉板指,盯着小厮:“说,怎么回事。”

    “四爷,与大房有关。”

    小厮小心的回答。

    “大房?”纪尧沉吟了一下,转着玉板指的手一顿:“还有呢?”

    “应该是大夫人——大夫人可能是记着大公子的事。”小厮道,纪尧没有再继续问,让小厮下去。

    慢慢转着玉板指,大哥那里不会有什么,大嫂——

    萧菁菁换了青色的褙子,浅黄色的襦裙,回到新房,四爷还没有回来,她坐在床上,让紫嫣擦了脸,给她绞干头发,让秋雨把五子棋找出来。

    秋雨找了出来,放好:“郡主。”

    萧菁菁拿起白子。

    “郡主要和四爷下棋?”赵嬷嬷在一边看到,萧菁菁应了声,一个人下起来,赵嬷嬷想说什么。

    郡主和四爷还是新婚,四爷一会过来,说不定想!想到郡主穿的肚兜——看向郡主挺了几分的胸口。

    “郡主,四爷应该马上就会过来了。”

    “嬷嬷想说什么。”

    “下去吧。”不久,四爷走了进来,让赵嬷嬷还有紫嫣几人下去。

    “四爷。”萧菁菁看向四爷。

    赵嬷嬷有些担心迟疑的和紫嫣秋雨一起退下去。

    “一个人?”纪尧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上了床,坐在对面,眉目温和的看着小姑娘:“还是等着和为夫下?”

    “四爷洗完了?”

    萧菁菁问。

    “嗯。”

    纪尧点头。

    “四爷怎么这么久?”萧菁菁再次问。

    “等急了?”纪尧看着小姑娘,点了一下小姑娘的鼻子。

    “只是在想四爷在做什么,怎么这么久。”萧菁菁道。

    “要不要下一盘?”纪尧看向摆好的棋盘。

    “五子棋?”萧菁菁说。

    “好!”

    纪尧笑着。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