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四爷的想法
    “这是什么?”纪尧指着那两块黑色的布,包裹着白玉无瑕,几根带子系着,眼神专注,像是着了火暗沉,声音低哑。

    “四爷。”

    萧菁菁看到四爷眼中的火,心砰砰砰狂跳着,四爷抓着她的手,渐渐用力,她紧张的:“这是肚兜。”

    “肚兜?新的肚兜?”

    纪尧再次看着她,低着声音。

    “对。”

    萧菁菁点头,脸红得不行。

    “为什么要穿成这样?菁儿?”纪尧又上前,低头凝着眼前的菁儿,菁儿是想勾引他还是诱惑他还是?修长有力的大手点着那两片黑色的布,黑和白简直就是勾魂摄魄让人欲罢不能,想要把这个妖精吃了。

    菁儿此时就是一个妖精,不知道从哪里跑来,诱惑他的妖精,他抱住眼前的妖精:“菁儿,你就是妖精,你是在诱惑我吗?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菁儿?”

    “四爷喜欢吗?”

    萧菁菁穿的是黑色,还有粉色和白色,她选了黑色,不知道四爷喜不喜欢,颜色不同肚兜也不同,黑色是最简单的,每个颜色她都想试一试,是不是一样的。

    “你说呢,菁儿!”

    纪尧低叹一声,哑着声音,手在菁儿的身上动着:“怎么会不喜欢。”

    “四爷。”

    萧菁菁感觉到四爷的手,脸红心跳,四爷真的喜欢吗,没有被吓到?

    “到底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让你来勾引我,菁儿?”纪尧注视着那若隐若现的黑色,还有玲珑有致的一切,大手放在她的腰上:“还有这肚兜又是从哪里来的?”

    “四爷真的喜欢吗?”萧菁菁再次问。

    “知道我在想什么吗?”纪尧抬起她的下颌。

    “知道!”

    萧菁菁再次往后退了一步,看向四爷,脸红诱人。

    勾魂摄魄的一切再次展现在眼前,纪尧的眼晴变得一片深黑,他忍不住了,一步抱住菁儿,在她的脸上亲了亲,一路往下,埋在她的身上,灼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脖子上,没有让她再动,亲着:“既然知道,菁儿是你诱惑我的,不要怪我,我想吃了你。”

    萧菁菁还想后退,退无可退。

    纪尧放开她,下一刻堵住菁儿的嘴,手在菁儿身上一点点动。

    他之前已经看过该怎么解开,大手轻轻一扯,那两片黑色的东西落了下来,他手放了上去,翻身把菁儿压在床上。

    手一挥,喜帐放了下来,大红的喜帐遮住了春色。

    萧菁菁望着四爷,目光如水环住了四爷的脖子。

    “菁儿,你也想是不是?如此勾引我。”

    扯下那两片黑色,纪尧低笑着从菁儿身上起来,抬头看了看,就是这样两片东西就让他欲罢也不能。

    不知道菁儿从哪里找来的,放到一边,他继续亲着菁儿。

    萧菁菁乌黑的秀发散落在床上。

    “菁儿。”纪尧的大手忽然伸到某个地方。

    “……”

    “菁儿,叫我。”过了一会,纪尧的呼吸在她的唇上。

    “夫君。”

    “菁儿再叫。”

    “相公。”

    “再叫,菁,儿。”

    “四,爷。”

    “夫人,你知道自己有多美吗?”纪尧低低的,抬起身,凝视着她,摸着她的脸,萧菁菁脸红如霞。

    “别动,这次不会再痛了。”纪尧俯下身,在她的耳边,低声开口,咬了一下她的耳朵,萧菁菁脸红红的点头:“四爷。”

    纪尧亲住她的嘴,手分开,萧菁菁身体一僵,还是痛,怎么办。

    “四爷,我痛。”

    “别怕,菁儿,我会轻点。”

    纪尧现在是箭到弦上不不得不发,只能安抚了一下,亲了亲她的眼晴,萧菁菁很痛,她没想到还是这样痛,脸白了,咬着牙,手紧紧抓着四爷。

    “很快就好,忍一下,菁儿。”

    纪尧额头的汗滴了下来,滴到萧菁菁的脸上,她摸了摸,四爷在她的身上,她额头上也出了汗。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渐渐不再感觉到痛,有了另一种感受,纪尧发现了,摸了摸菁儿的脸。

    月亮似乎羞红了脸,躲到了云里。

    红色的喜帐晃动着。

    待一切停了下来,纪尧抱住怀里的小姑娘,萧菁菁混身都是汗,躺在四爷的怀里,闻着四爷身上的松香。

    “好些了吗?”纪尧低头看她,拍了拍她的背。

    “嗯。”萧菁菁望着四爷,脸还是潮红着。

    “再来一次?”纪尧低低在她的耳边,语气玩味。

    “四爷。”萧菁菁想要推开四爷,气恼不已,四爷还想来。

    纪尧笑了,抱着她,在她脸上亲了又亲:“呵呵,怕了?菁儿?”

    “我累了。”萧菁菁混身酸痛,可怜的道。

    纪尧又笑了笑:“告诉我这样的肚兜从哪里来的?”取过一边的两片黑布还有带子问怀里的小姑娘。

    萧菁菁看到黑色的肚兜,从四爷怀里起身,望向四爷:“四爷不觉得伤风败俗吗?”

    “不觉得。”纪尧道:“菁儿穿起来很诱人,我倒是想菁儿多穿穿,菁儿怕我觉得伤风败俗?那还穿?一点不怕?还勾引我。”

    “四爷喜欢不是吗?”萧菁菁微昂着头。

    “确实喜欢,什么时候再穿给我看?”纪尧好笑的点了点她的鼻尖。

    “四爷想看,我就穿。”萧菁菁记得叶蓁说过,穿这样的肚兜比原来的好,四爷喜欢,她想看看是不是。

    “夫人这么喜欢为夫人?菁儿还没有说兜从哪里来。”纪尧又点了她一下。

    “是蓁妹妹送给我,有三个,还有粉色和白色。”萧菁菁道。

    “粉色,白色?”

    叶家丫头,他知道一些,纪尧笑中多了意味深长:“我更喜欢白色粉色,菁儿穿起来肯定更美,什么时候菁儿再穿给我看看。”说着亲了她一口,抓着她的手,抱到怀里。

    他想了一下,小姑娘穿着白色或粉色的,定更加诱人,突然想要看看。

    “沐浴后穿给我看看?”

    萧菁菁点头。

    纪尧亲了亲,笑了,站了起来。

    萧菁菁看向四爷,纪尧点燃了吹熄的烛火,下了床,披上外衣,走到门口,说了一声,回头,萧菁菁也披上了外衣,下来。

    “下来做什么。”

    他看着她,走到她面前。

    “郡主,四爷。”紫嫣秋雨走了进来,恭敬的行了一礼,脸红着,微微抬起头,纪尧回过头,看向两人。转动了一下玉板指,淡淡的:“水备好了没有?”

    “已经备好了。”紫嫣秋雨脸还是有些红了,都过了一会了,还是红的,她们守夜,听到了四爷和郡主的声音,心里久久无法忘记,不敢面对四爷和郡主,小心看了下郡主,郡主和手和四爷又牵在一起,热水早就备好,她们红着脸快速低下头,不敢再看。

    再看她们会想到之前听到的,没想到四爷和郡主会这么——四爷肯定看到了郡主身上的肚兜,不知道?

    那样的肚兜她们要是穿上?

    赵嬷嬷一直没有睡,很是担心,四爷和郡主传出的声音,赵嬷嬷很高兴,觉得郡主和四爷好,她们进来的时候,赵嬷嬷还教训她们,让她们不许起小心思,看看四爷和郡主如何,赵嬷嬷担心四爷会觉得嫌弃郡主,在她们看来,四爷更宠郡主了。

    叶姑娘的肚兜也许真的像叶姑娘说的,四爷看来就很喜欢。

    萧菁菁没有说什么,看了紫嫣秋雨的红着的脸一眼。

    “服侍你们夫人。”

    纪尧侧过头看着菁儿,吩咐紫嫣秋雨。

    “是。”紫嫣秋雨又行了一礼,走到郡主面前,纪尧又叫了人进来,让人把床换掉,萧菁菁闻言脸红了下,由紫嫣秋雨服侍去了净房。

    “郡主,四爷?”紫嫣一到净房就看向郡主,欲言又止,秋雨也看着郡主。

    “四爷很喜欢,我一会穿那件粉色的。”萧菁菁开口。

    “郡主?”

    紫嫣秋雨没想到,对视一眼,郡主要穿叶姑娘送的另一件粉色的肚兜,四爷和郡主还要?四爷和她们想的一样,并没有觉得伤风败俗。

    她们松了口气,赵嬷嬷问的时候,她们也能回答。

    “郡主,赵嬷嬷一直很担心,怕郡主穿叶姑娘送的肚兜,四爷会不喜欢,一直没有歇息,等着。”紫嫣又道。

    “你们呢。”

    萧菁菁看向她们。

    紫嫣和秋雨跪了下来:“奴婢也一直很担心。”

    “起来吧,我没有说什么,服侍我沐浴更衣吧,然后穿蓁妹妹送的粉色的那件,你们看看会不会做,做一些出来穿,很不错。”萧菁菁道:“告诉嬷嬷不用担心。”

    “是。”紫嫣秋雨行了一礼,起身,服侍郡主宽衣,萧菁菁坐在温水里,洒了花瓣,她洗了脸,把头发挽起。

    紫嫣和秋雨取来粉色的服侍郡主穿上,萧菁菁穿好后,看着琉璃镜中的自己,乌发轻免,粉色的肚兜和黑色不同。

    更灵动和纯美,紫嫣秋雨越来越觉得叶姑娘说的没有错,她们又看呆了,呆呆的望着郡主。

    萧菁菁摸了摸,很合身,让紫嫣和秋雨服侍她穿上外衣。

    紫嫣秋雨回过神来:“郡主,这件更美。”

    四爷一定更喜欢。

    萧菁菁也发现了,她更适合粉色的,不知道白色如何,改天再看。

    回到房间,四爷回来了,在床上,她走过去,紫嫣秋雨不敢多说,退了出去。

    赵嬷嬷等在外面,忙问了紫嫣和秋雨,听了紫嫣秋雨的话,先是松口气,又提起心,郡主真是胡闹。

    还有四爷。

    紫嫣秋雨也看着赵嬷嬷,郡主和四爷真的很恩爱。

    “罢了,四爷和郡主恩爱一点也没有什么,才新婚,要是不恩爱才担心。”赵嬷嬷想了想,开口。

    看向屋里,屋里。

    纪尧的目光看了过来。

    淡蓝色的褙子,浅黄色的襦裙,多了清丽,纪尧伸出手:“换好了,菁儿?”目光落在她的胸口。

    萧菁菁脸一红,到了床前,纪尧拉了她一下,把她拉到床上,他翻过身来,靠近她,修长的大手上移。

    萧菁菁脸红了起来:“四爷。”

    “是你自己解,还是为夫来帮你?”纪尧看着她,手指轻动,他不介意帮她一个忙,粉色的,他目光渐深。

    “我自己来。”

    萧菁菁让自己平静,坐了起来,微微昂着头,手一点一点宽衣解带,淡蓝色的褙子脱掉,里面是中衣,然后是襦裙,纪尧饶有兴致看着。

    小丫头这是要自己来,果然是小丫头。

    直到乌黑的秀发落下几缕,中衣解开,里面是粉色的,白玉无瑕,更为惹眼,纪尧挑了挑眉头。

    眼中又起了火,目光一点点变深,深得看不到底,男人更喜欢女人穿粉色白色的肚兜,黑衣诱惑,相比起来粉色白色更让他喜欢,他只想把菁儿揉到骨子里,他伸出手,摸了摸,爱不释手:“菁儿,你现在才是最美的。”

    萧菁菁微昂头:“之前不美吗?”

    “我更喜欢你现在的样子菁儿,以后就穿粉色的,嗯,我很喜欢,很喜欢。”纪尧低低说完,摸了摸,忍不住了。

    “有多喜欢?”

    萧菁菁红着脸。

    “有多喜欢?嗯?”纪尧他坐了起来,意味深长的笑着,一把拉过她把她抱在怀里,低头就是一吻,印在她的发上。

    不等她回过神来,接着就是攻城掠地,一路往下,强势而**,霸道,不复从前的温柔还有体贴。

    像是真的要把她吃到肚子里去,萧菁菁混身颤抖。

    纪尧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把这个小妖精,惹了他的妖精吃到肚子里去,他全身都在叫嚣着,吃下去,吃下去。

    他不可能再放开。

    动作越来越强势,霸道,萧菁菁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四爷,就像一匹狼一样,想要把她拆吃下腹,在她的眼中四爷对她都是温柔,君子风度,翩翩如玉,从来舍不得伤害她,伤她一分。

    现在的四爷,是在表达有多喜欢吗?

    她混身渐渐无力,抓着四爷。

    纪尧想好好惩罚怀里的妖精,让她知道,勾引男人的下场。

    这一场事很晚才休止,喜帐里,两人相拥着。

    而门外。

    赵嬷嬷听到这里,歇了一口气,四爷和郡主还是太不知节制了,年轻人啊,都是如此,还是找个机会劝劝郡主。

    不能不知节制,新婚还好,以后可不好,她一边担心郡主的身体,承受不住,一边决定明天给郡主准备一点补身体的,还有四爷。

    郡主穿着叶姑娘送的肚兜四爷不觉得不好就行,主要还是要四爷喜欢,转过身一眼看到紫嫣秋雨两个丫头一脸红。

    “你这两个丫头在想什么?”见两个丫头的样子,赵嬷嬷皱眉不悦。

    “嬷嬷。”

    紫嫣秋雨看向嬷嬷。

    赵嬷嬷本来还要和她们说一说,现在才是开始,郡主和四爷刚成亲,这两个丫头这个样子,以后日子还长呢。

    她们是郡主的陪嫁丫鬟,肯定要守夜,就算不是天天也要守。

    还是快点习惯。

    最好不要起不该起的心思,四爷再好也是郡主。

    刚要说就看到一个婆子走了过来,她没有再说,是小厨房的贾婆婆,知道是来问四爷和郡主要不要吃东西的。

    让紫嫣秋雨等着,她去问。

    “四爷,郡主,小厨房做了宵夜,要不要吃?”

    “吃吗?”

    纪尧听到外面的话,问小姑娘。

    萧菁菁听出是嬷嬷的声音,摇了一下头,纪尧对着外面:“不用。”

    知道四爷郡主不吃,赵嬷嬷告诉了贾婆子:“郡主四爷不吃。”

    “你是新夫人的奶娘吧。”贾婆子一听,问赵嬷嬷:“四爷和郡主要睡了吧。”

    “对,老奴是。”赵嬷嬷开口。

    “新夫人平时喜欢吃什么,嬷嬷何时有空,到时候一起喝杯茶?”贾婆子问。

    “好说。”赵嬷嬷没有推,她要知道更多纪府的事,多一个人打听也是好得,听到的也更有用。

    第二日,萧菁菁醒来,她一个人在床上,四爷不知道去了哪里,想到昨夜她脸发红,看了看身上的粉色肚兜,披上外衣,不知道已经什么时辰,还要去向婆婆请安。

    看向窗外,天色还没有大亮,松了口气。

    “郡主。”听到声音紫嫣从外面急冲冲走了进来,看到郡主醒了,她手上端着水,忙把水放下回过身走到郡主面前:“郡主醒了。”

    “嗯。”萧菁菁点头:“四爷呢?”

    “郡主,四爷已经起来一会了,在花园里练剑。”紫嫣知道郡主要问什么。

    “练剑?”

    萧菁菁看向紫嫣:“在哪里?”

    紫嫣扶了郡主起来:“是的,郡主,四爷在练剑,练了好一会了,奴婢打听过,四爷每日早起都会练一会剑,才回房,四爷让郡主多睡会,老夫人那边也派了人来,让郡主不用去请安,让你好好休息。”

    不用请安,萧菁菁并不意外。

    “四爷让奴婢们不能打扰你,郡主要去看看吗?”紫嫣接着又道。

    萧菁菁听到这里:“嗯。”她想去看看四爷练剑,前世她知道四爷每日清晨会练一会剑,不知道四爷还会练多久。

    紫嫣开口:“奴婢让人进来。”

    萧菁菁点头。

    很快,秋雨香草还有梅兰走了进来,行了一礼:“郡主。”

    “起来吧。”

    萧菁菁让她们起来。

    让她们服侍她,然后看看四爷是不是还在练剑,准备早膳,还有热水,没有多久,收掇好,她正要出去就看到四爷走了回来。

    “起来了?”

    纪尧走进来,带着笑,走到她的面前,身上半湿。

    “嗯,四爷练完剑了?”萧菁菁问,脸不由红了,看到四爷,她就不由自主想到昨晚,四爷对她做的,她看到四爷身上半湿的衣袍,吩咐人准备热水还有早膳,叫人:“我还想去看看四爷练剑是什么样子。”

    “怎么不派人来说一声?明早陪我练剑?菁儿。”纪尧笑着开口。

    “好。”萧菁菁点头。

    “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今日不用去娘那边请安,娘派人来说了让你多睡睡。”纪尧看着她,又看了看紫嫣几人:“我起来是要练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再去睡一会?”

    “四爷呢?”

    萧菁菁问。

    “想让我陪你?”纪尧点她的鼻子。

    萧菁菁再次点头。

    “好,不过先吃了早膳,既然起来了,吃了再睡也不晚,等我去沐浴更衣,再过来,嗯?”纪尧说了一个好字,然后叫人。

    萧菁菁望着四爷,纪尧去了净房,沐浴更衣,换了一身干净的深蓝色直裰,走了出来。

    小姑娘不知道和身边的丫鬟说着什么,走过去坐了下来。

    萧菁菁见四爷过来,又和紫嫣说了几句,让紫嫣下去。

    “说完了?”纪尧笑着。

    “嗯,我让人送早膳过来。”萧菁菁道,纪尧点头,片刻后,紫嫣带着人送来早膳,听书司琴进来。

    行了一礼,抬了抬头,就退了下去。

    四爷根本没有多看她们一眼。

    萧菁菁没有多在意,和四爷一起用了早膳,早膳是碧粳粥、糖蒸酥酪、桂花糖蒸栗糕、如意糕、合欢汤、、珍珠翡翠圆、莲叶羹。

    都是她喜欢的,其他的是她问过贾嬷嬷,知道四爷平日的口味还有喜好,点的。

    看四爷吃了不少,她松口气,也在紫嫣服侍下用起来,她让秋雨服侍四爷。

    用了早膳,两人又歇了一会。

    醒来已经过了两个时辰。

    晌午前,四爷去了书房,她一个人没事做,便打算把带来的人安置了,还有她的嫁妆也要整理好锁起来,叫了嬷嬷,问了问,四房的事嬷嬷都打听得差不多。

    紫嫣几人也听了不少。

    “老奴又打听到一件事,听说之前老夫人送过丫鬟给四爷。”赵嬷嬷也是无意中听说:“四爷没有碰过,那时候应该是老夫人担心四爷,四爷似乎忘了。”

    丫鬟还放在四房。

    四爷和郡主成亲,那几个丫鬟虽然没有做什么,但以后呢,还是处置了好。

    紫嫣几人并不知道这样的事,她们看向郡主。

    萧菁菁没有问过四爷:“等四爷回来,我问问四爷再打算。”

    “嗯。”赵嬷嬷觉得郡主就是要和四爷有商有量才好。

    “陪房,先管着铺子还有庄子,府里暂时没有合适的,小厨房倒是可能,至于紫嫣你们几人还是像以前一样,四爷一般都是小厮侍侯,嫁妆单子嬷嬷看一看,对对,锁起来。”

    萧菁菁对着嬷嬷说还有紫嫣秋雨几人。

    “郡主,老奴知道。”

    赵嬷嬷也一直等着郡主空下来,好安排。

    紫嫣几人也行了一礼。

    萧菁菁让她们先下去,赵嬷嬷还有别的要说,紫嫣几人退下去后,她留了下来。

    “郡主,还是挑几个小点的丫鬟吧,梅兰香草年纪还不算太大,紫嫣秋雨年纪大了,除非真的不嫁人,老奴觉得最好是在府里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要是四爷身边有更好。”

    赵嬷嬷打算得很远。

    最开始她没有让郡主把紫嫣秋雨配人,就是打的这个主意。

    到了纪家,也可以开始了,紫嫣秋雨如果配了四爷身边的人,是最好的。

    “等紫嫣秋雨配人后,郡主身边就空了几个名额,香草和梅兰应该也历练出来了,再挑两个小丫鬟到身边,好好调教一下。”

    “这个先不急,嬷嬷,回门后问问紫嫣秋雨,而且四爷身边也不知道有没有合适的,最好是等等,要是能看对眼更好。”

    萧菁菁有另外的想法:“小丫鬟先不急,听书和司琴要是可行就留下来。”

    “郡主,听老奴一句,听书和司琴那两个丫鬟是四爷身边的老人,老奴的意思是到时候问下四爷,也给听书司琴这两个丫鬟配人,配了人也能更安心服侍郡主,郡主你说是不是?就是那几个老夫人送来的丫鬟也可以一并配人,也算做好事,小丫鬟更是要挑,早点挑,也好调教。”

    赵嬷嬷有不同的想法。

    “我会问四爷,母妃留下的陪房还有养着的人也要有安排,先还是和以前一样。”萧菁菁想了一下。

    “老奴觉得不必急。”

    对于这赵嬷嬷觉得不急。

    “嬷嬷,你以后就管着院子吧。”萧菁菁想到昨夜问过四爷的话。

    四爷并没有让人管着。

    这个院子以后都是她管。

    “好,郡主说好好,小厨房还有四房几处重要的,郡主以后——”赵嬷嬷笑着。

    “嗯。”

    萧菁菁应了声知道嬷嬷的意思。

    带着人在竹园里四处逛逛,之前没有发现的发现了,花园里有花开着,天气很热,竹园竹子很多,还好些,她看着花园。

    忽然听到两个婆子在说着袁氏和她,她没有过去,半晌后,两个婆子不见了。

    两个婆子并没有说什么,就是说她比袁氏长得好,不知道四爷喜欢的是她这位新夫人还是前面的夫人。

    “在看什么?菁儿。”

    “四爷,给四爷请安。”紫嫣几人的声音响起,萧菁菁回头,四爷走了过来,眉目温和带笑,走到她的面前前。

    “四爷忙完了?”萧菁菁走向四爷。

    “嗯。”纪尧拉住她的手,慢慢逛起来,就像昨日一样,绕着走廊,紫嫣几人跟在后面,看着郡主和四爷。

    “之前在看什么?”纪尧边走边问身边的小姑娘。

    “在想四爷是不是一直住在竹园。”萧菁菁也看着四爷。

    “住了多年了。”

    纪尧笑:“怎么?”

    “四爷为什么住在竹园?”萧菁菁又问。

    纪尧拉着她的手走到一处花丛前:“这边比较安静,看书下棋算是个好地方,便住了进来,没想到一住就是多年。”

    “四爷以前也不住正院吗?”萧菁菁又问。

    “想问什么?菁儿?”纪尧眼中含笑开口,小姑娘的小心思,他一眼就看到了。

    “姐姐在的时候,四爷也不住在正院吗?”萧菁菁想到之前听到的话,想到袁氏,前世她没有关心过,只听人说四爷心中都是袁氏。

    四爷为了袁氏做了多少,会纳小袁氏也是因为小袁氏是袁氏的嫡妹,和袁氏长得像,四爷和袁氏更多的事,她并不知道,都是道听途说,说来说去都是四爷和袁氏原配夫妻,相敬如宾,袁氏,她哪里都比不上袁氏,连小袁氏也比她好,不知道四爷看上她什么。

    她也问过,四爷为什么对她好。

    很多人都不明白,她也想过四爷如果真的和袁氏恩爱,四爷不可能不住在正院,前世她嫁给四爷,四爷都搬到了正院。

    还是说袁氏死后,四爷才搬到竹园长住,四爷心中真的有过袁氏。

    四爷也和袁氏的事她曾经想过不问不听,不问四爷,她不在乎,四爷比她大太多,就是没有袁氏也别的人。

    她突然又介意起来,就像介意小袁氏,

    想着四爷和袁氏的事,她心不舒服,四爷是不是也喜欢过袁氏,就像对她一样对袁氏,她想知道四爷和袁氏一起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她只想四爷对她好。

    “袁氏的事我没有多说,是不想你多想,菁儿,袁氏身体不好,所以基本都是她住在正院,我住在竹园,互不干涉。”

    纪尧开口。

    萧菁菁没有说话,隐隐听出了什么。

    “袁氏的存在,是过去,是不是听到了什么菁儿?”纪尧知道他和小丫头之间绕不开袁氏,只是有些事,他不想说。

    “没有,就是忽然想到,我还没有给姐姐上香,行礼,四爷对姐姐也像对我一样吗?”

    萧菁菁介意的是这。

    “傻瓜,我心悦你,袁氏和你不同。”纪尧道:“信我?上香不用,不会有人说,有些事以后和你说。”

    “嗯。”

    萧菁菁点了一下头,她不明白四爷为什么要说以后说,她心中留下了什么,她想到小袁氏还有三公主,嘉和郡主。

    四爷之前说她要是听到什么不要信,是三公主吗?

    “喜欢吗?”纪尧摘下一枝栀子花,雪白的花层层叠叠,带着特有的花香。

    修长的手拔弄干净,替她插到发上。

    “很美。”

    插好后,他拉着她的手,后退一步。

    萧菁菁心跳得很快。

    紫嫣几人看着,看向郡主。

    纪尧又拉着她走着,天气很热,没有多逛。

    “四爷你之前说让我听到什么不要信,是三公主吗?”萧菁菁问了出来。

    “嗯。”纪尧侧过身摸了一下她的脸:“听到了?没有让人问我,相信我?”

    “四爷不会骗我。”萧菁菁凝望四爷。

    “三公主不日会下嫁。”纪尧笑出声来,告诉她。

    萧菁菁知道四爷安排好了。

    回到花厅,让小厨房做了清凉解暑的吃食,用过午膳,让人去问了问,歇了午觉,她和四爷一起去了宜园,到了宜园,看到张嬷嬷正往里面去。

    “张嬷嬷。”萧菁菁道。

    “四夫人四爷怎么来了?老夫人让四夫人四爷不用过来请安。”

    张嬷嬷回头看到四爷和四夫人,忙行了一礼。

    “张嬷嬷起来吧,我和四爷来看娘,陪娘说说话,不知道娘醒了没有。”萧菁菁见四爷没有开口,她对着张嬷嬷道。

    纪尧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

    “四夫人四爷来得正好,老夫人刚午睡醒过来,知道四夫人四爷过来肯定高兴,二夫人三夫人也在,四夫人四爷快请。”张嬷嬷笑着开口。

    萧菁菁和四爷跟着张嬷嬷走了进去,到了里面。

    “老夫人,四爷和四夫人过来了。”张嬷嬷道。

    纪老夫人正和老二媳妇老三媳妇说着话,听到张嬷嬷的声音,老四老四媳妇来了,很高兴,老四就不说了,难得新婚,老四媳妇让她不要来请安,还是来了,一下看到老四和老四媳妇,高兴起来:“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们不用过来吗?”

    “过来陪娘说话。”

    萧菁菁道。

    纪尧没有说话,纪老夫人一看就知道,老四哪会想这么多,肯定是菁华郡主提出来的,心中点头:“坐吧。”

    张嬷嬷让人送了茶过来,萧菁菁和四爷一起坐下。

    “二嫂,三嫂。”

    萧菁菁看向柳氏和郑氏。

    “四弟妹来了。”柳氏郑氏笑着点头:“明日就是三朝回门了,四弟妹准备好了没有?”

    “还没有。”萧菁菁望向四爷。

    “来了也好,明日就是三日回门了。”纪老夫人拍了老四媳妇的手:“想过没有,老四你和你媳妇说过没有,问过吗?找个时间问下你媳妇。”

    “儿子知道。”纪尧转动着玉板指。

    “老四没有欺负你吧?”

    纪老夫人又问。

    “没有。”萧菁菁对上四爷带笑的目光,脸红起来,柳氏和郑氏看得笑起来:“四弟妹这是不好意思了,害羞了,娘担心什么,四弟一看就知道对四弟妹多好了。”

    “我们都羡慕四弟妹了。”柳氏又道。

    “夫妻和顺是最好的,老四记住了啊。”

    纪老夫人对老四说,郑氏脸色淡了淡。

    柳氏看到,萧菁菁也看到。

    纪老夫人哪里又会看不到。

    “老三媳妇,朝哥儿是个好的,读书识字都快,是个聪明伶俐的,等大些就好了,你也算有依靠,有了指望,老三我也懒得说他,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好媳妇,知道吗,好好照顾好朝哥儿,茂哥儿的事你交给你大嫂吧。”

    她对着老三媳妇说。

    “娘,我明白,茂哥儿也是老爷的儿子,我会不偏不倚的,只要老爷不再气我,我也想像四弟妹一样,不过朝哥儿懂事了,娘,你不知道,朝哥儿告诉我会背千字文了,说是要背给祖母听呢。”

    郑氏笑了笑,眼晴微红。

    “好!”

    纪老夫人高兴的说了一个好字。

    “朝哥儿从小就是个读书的料子,肯定能中状元,跟他四叔一样,不会让大家失望的,好好教导,定会成材。”

    “娘,朝哥儿要是听到,肯定要得意了。”郑氏想到儿子,也多了笑意。

    “三弟妹这是炫耀,哪像我家那个熊小子,整天不听话,读书上面也没有多少天赋。”

    柳氏拉着郑氏。

    “一会让朝哥儿过来,我听听他是不是真会背了。”纪老夫人对郑氏道。

    “好的,娘,一会下学,就让朝哥儿过来。”郑氏格外开心,朝哥儿是她唯一的儿子,也是她的依靠,老爷是靠不住的。

    萧菁菁听着。

    纪尧看她一眼。

    纪老夫人想到老四老四媳妇还在,问起四房缺什么不缺:“你大嫂管家,四房以后你自己管着。”

    “是,娘。”

    萧菁菁道。

    “你我是放心的。”纪老夫人开口。

    出了宜园,萧菁菁问起朝哥儿,四爷笑了笑:“想要孩子?”

    “四爷。”

    萧菁菁脸红了。

    “朝哥儿在读书上很不错,你不是见过?”纪尧笑着。

    萧菁菁想了想昨日她是见过,前世她知道朝哥儿真的考中了状元,像四爷一样。

    “到时候我们也生一个,娘可是等着抱孙子。”纪尧又笑。

    “四爷,我不理你了。”萧菁菁不想理四爷。

    她不过是问问,四爷怎么想到孩子上面去了。

    纪尧是真的想要一个儿子,和小姑娘生的。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