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贺氏已经知道王爷回府,去了后楼的家庙,似乎是送谁进去。

    也知道了大嫂在门口闹被王爷看到的事,她等王爷过来,吩咐厨房准备王爷爱吃的午膳,吩咐完,大夫来了,让人带去给五姑娘看看。

    “侧妃娘娘,大夫已经诊完了脉,五姑娘是饿昏的。”

    不久之后,婆子走了进来。

    贺氏应了一声,让人看着五姑娘,一切等王爷过来再说。

    婆子退下。

    “侧妃娘娘,王爷过来了。”

    没有多久,丫鬟急冲冲进来。

    “王爷过来了?去问问厨房,午膳好了没有,好了就送过来,王爷在这里用膳。”贺氏开口,“是,奴婢马上去。”丫鬟行了一礼。

    贺氏带着人走了出去,一眼看到王爷走过来,她走上前,行了一礼,爽利大方:“妾给王爷请安。”

    “不必多礼。”

    萧成走到她的面前,看了她一眼,扶了她一把,往里面走去。

    贺氏站起来,跟在王爷身后,到了花厅,王爷坐了下来,她走过去:“王爷午膳是在这里用还是?”

    “就在这里吧。”萧成道。

    贺氏吩咐了身后的人,转回身:“王爷,妾吩咐小厨房做了王爷喜欢的菜。”萧成想到吴氏,吴氏希望他留下来,陪她,说柔姐儿想要一个弟弟,他虽然留了一会但并没有做什么。

    在家庙他不可能做什么。

    过来的时候他听到贺氏请了大夫,萧成沉着声音开口:“怎么请了大夫?”

    “王爷,五姑娘昏倒了,王爷让妾看管,王爷不在,妾自作主张请了大夫进来。”贺氏行了一礼,抬起头来。

    “大夫怎么说?”萧成没有多问,看不出表情。

    “大夫说五姑娘是被饿昏过去的,妾已经让人送大夫出府,王爷你看?”贺氏问:“是等五姑娘醒来还是?”

    “等她醒了,继续抄女训,学规矩,你让人看着,哪里也不许去,学好了抄好了再说!”有脸做那样的事,学不好就不要出门了,萧成不悦。

    “是,王爷,妾会照王爷说的办。”

    贺氏知道王爷的意思了。

    “谁来也不用理,本王把五丫头交给你。”萧成又道。

    “妾会尽力。”贺氏道,萧成想到在大门口看到的妇人。

    “本王回府的时候见到一个妇人在闹,说是你大嫂,本王听说你直接让人赶走,没有认,那个妇人说是你大嫂,还说了你的事。”萧成问:“说你之前定了亲。”

    “妾没有大哥更没有大嫂,也没有定亲,一切只是大嫂做的,妾不知道王爷会不会相信妾,王爷若不信,可以查。”

    贺氏对着王爷,神情坦然。

    萧成没有说话。

    “妾没有入府前,差点被卖掉,要不是妾逃了出来,遇到王爷——妾不知道已经在哪里,大嫂来是为了什么妾知道,因为妾成了王爷的侧妃,想让妾给好处,妾不想也不愿,所以没有见大嫂,妾没有大哥没有大嫂只有王爷。”

    贺氏望着王爷,跪了下来。

    “起来吧。”萧成过了一会,让她起来,他早就查过。

    贺氏行了一礼站了起来。

    “既然这样,以后也不要见了。”萧成又道,看着她。

    “妾也是这样想。”贺氏也是这样的想法,爽利的:“妾自出嫁就打算不再回去。”

    王爷没有怀疑是最好的。

    她不怕大嫂乱说,因为她没有什么让大嫂说的,无非就是无中生有,无中生有再多,也不是真的。

    “本王会派人去你家里一趟,警告一下。”萧成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话,就算不是真的。

    “有王爷的警告,相信大哥大嫂不敢再乱说!”

    贺氏很了解自己兄弟还有大嫂,欺软怕硬,王爷出面,大嫂哪里还敢说什么,她之前有想过让王爷出面,只是还没有想好怎么和王爷说。

    “坐下吧。”萧成看她一眼。

    贺氏坐了下来。

    “本王今日出去了一趟。”

    萧成打算把吴氏的事告诉贺氏,他明日就要回大营,柔姐儿过几天会来,贺氏作为侧妃也会知道。

    “不知道王爷去了哪里?”

    贺氏利落的问,她感觉到王爷有事要和她说,不知道是不是王爷送进家庙的人有关,她心中想着。

    “本王接了一个人,送进了家庙,她以后都会在家庙里祈福修行,不会出来,本王去大营后,你多注意一下,要是有什么——”

    萧成没有说得太清楚,盯着贺氏。

    贺氏很坦然:“不知道是谁,妾能知道吗,妾知道了,也更能注意。”

    “事情到了这一步告诉你也没有什么,本王在之前有一位姓吴的侧妃,之前本王说过,为本王生了一个女儿,也就是三丫头,出了一些事,三丫头和本王的侧妃不见了,本王一直派人寻找,后来找到了,她们被人救了,但因为一些事,没有回府。”

    萧成站了起来,走了几步,回过身,看着贺氏。

    贺氏脸上看不出什么,是那位吴侧妃还有三姑娘?郡主知道吗?是那位吴侧妃被王爷送进了家庙!她大概知道是为什么。

    “不知道吴姐姐还有三姑娘?”她开口,看着王爷的样子。

    这位吴侧妃以前很是得宠,看得出王爷还是在意的。

    “吃了一些苦,好在没事,三丫头已经出嫁了,本王把吴侧妃接了回来,她想祈福,本王就送她进了家庙,以后她就在家庙,府里的事还是你和二丫头管着,还是和之前一样,有事给本王写信。”萧成没有提菁姐儿。

    “妾遵命。”

    贺氏爽利的:“吴姐姐该回府服侍王爷才是,妾还想和吴姐姐一起服侍王爷呢。”

    “她想祈福就让她祈福。”萧成道。

    “妾明白了!”贺氏开口。

    “过两日,柔姐儿也就是三丫头可能会回府,你到时不用多管,柔姐儿多半是来看她娘。”

    萧成又交待:“暂时不要传出去。”

    “妾会严守如瓶,不知道三姑娘嫁的是?”贺氏明白王爷为什么嘱咐她不要传出去,必竟吴侧妃还有三姑娘流落在外这么久。

    谁也说不清发生了什么。

    “楚王府的二爷,柔姐儿的事以后再说。”萧成说。

    “妾明白。”贺氏应了一声。

    “王爷,不知道郡主知道吗?”

    贺氏担心郡主知道不知道。

    “菁姐儿那里,早就知道,本王也派人告诉她了。”萧成知道贺氏是吴家挑的,更亲近菁姐儿,会这样问很正常,他并不在意。

    “王爷,侧妃娘娘,午膳送过来了。”门口,一个丫鬟行了一礼,抬头,恭敬的道。

    “摆膳吧。”

    萧成站起来,贺氏也站了起来让人打水进来,服侍王爷净面还有净手。

    丫鬟婆子鱼贯进来,摆起午膳,有两个丫鬟端了水进来,走了过来。

    “王爷,妾服侍你净面吧。”贺氏看向王爷。

    “嗯,好。”萧成习惯了,由贺氏服侍着他净了面净了手,午膳已摆好,贺氏又服侍他用膳。

    “都是本王爱吃的。”

    萧成看了一眼,就知道大多都是自己爱吃的,贺氏虽然不如吴氏长得好,温柔,柔情似水,但爽利,大度,会管家算帐,服侍得他很好。

    让他很舒服,这也是他会宠着贺氏的原因。

    “以后不用都做本王的口味,可以点些你喜欢的。”

    “王爷喜欢的,妾也喜欢。”贺氏道,利落的咐咐着丫鬟,萧成没有再说,吃得差不多了,他:“坐下来和本王一起吃吧。”

    “谢王爷,那妾就坐下陪王爷用了,妾也饿了,一直等着王爷回府。”

    贺氏也不娇情,直接坐了下来,丫鬟婆子看到,快速送上碗筷,贺氏接过,在丫鬟的服侍下用起来。

    “以后不用等本王,本王还能饿着。”萧成抬了一下头看着贺氏。

    “妾想和王爷一起用。”

    贺氏语气坦然直接。

    萧成多看了她一眼:“明日本王会回大营,府里就交给你,有你在,本王也放心许多,等本王回来。”

    “妾当然要等王爷回来。”贺氏笑。

    “本王一会在这里歇午觉。”萧成开口,贺氏爽利大方:“妾很高兴,王爷。”用过午膳,贺氏让人收拾干净。

    见王爷进了内院,她也进去了。

    服侍王爷净了面和净了手,她也洗了洗,陪着王爷歇了一个午觉,等到起来,王爷去了前面的书房。

    她带着人为王爷收拾起要带到大营去的东西,明日一大早王爷就要回大营,下次回来要一个月。

    *

    家庙,吴氏祈完了福,回过身来,看了身后的黑书一眼,墨书忙上前扶住侧妃娘娘。

    “侧妃娘娘。”

    “为什么不听我的话?我让你跟着王爷出去,你不出去?”吴氏看着她,墨书扶着侧妃娘娘:“侧妃娘娘,奴婢想一直服侍侧妃娘娘。”

    “我需要眼晴和耳朵。”吴氏开口:“你也知道我以后都在这里了,在这里,外面的事情都无法知晓,除了柔姐儿来,可是柔姐儿能来几次,我需要知道外面的事,让你出去打听,很难打听到,就算打听到,也会被发现,不如你出去,把消息送过来。”

    墨书砰一声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抬起头:“可是奴婢要是离开了,侧妃娘娘你怎么办,你一个人在这里——”

    “王爷自会派人来。”

    吴氏并不在意,淡淡的。

    “可是奴婢怕来人不能服侍好侧妃娘娘,而且就算奴婢打听到了什么——”墨书磕了几个头。

    “我知道你忠心,所以才让你出去,起来吧,不用动不动就跪,就磕头。”

    吴氏让她起来。

    墨书站了起来,扶住侧妃娘娘。

    “王爷暂时不会来,我也无法和王爷再说,等柔姐儿来,我和柔姐儿说一声,这一个月你先在这里服侍我,等下次王爷过来,你就跟着王爷出去。”

    吴氏侧过头。

    “侧妃娘娘,奴婢舍不得你。”

    墨书欲言又止想说什么。

    “有什么舍不得的?到时候我需要你把消息送过来。”

    吴氏心中已经打算好了:“侧院还有我的人,你出去后就去找到她们,我要她们帮我办事。”

    “侧妃娘娘。”

    墨书要说话。

    “先听我说,以前联系过的人,你都有数,你出去后都帮我联系,还有萧菁菁那个臭丫头身边的人,看有没有办法买通,我有用,想办法,不管用什么办法。”

    吴氏又交待。

    “侧妃娘娘,奴婢怕被发现。”墨书怕被发现。

    “怕什么,还有我在,小心一点哪里会被发现,柔姐儿那里也会有行动,如果你怕,我有一个想法到进修王爷来,我让你去服侍王爷。”

    这是吴氏想到的。

    墨书脸色一变,松开手,跪了下来:“侧妃娘娘——”以前侧妃娘娘最恨的就是勾引王爷的,为什么现在?

    “跪着做什么,起来!”

    吴氏看了眼四周。

    墨书还想说话,脸色很白,吓到了,吴氏知道墨书是个好的,不然也不会留在身边这么久,但她现在的处境很不好:“没有听到我的话,起来,想让人看见?”墨书才站了起来,扶住侧妃娘娘。

    “现在只是和你说说,时间还早,你要是不想就算了,要是可以,我希望你去服侍王爷,我不在王爷身边,什么也看不到,有你,你跟了王爷,也更好办事,府里的事你也能知道得更清楚,成了王爷的宠妾,要是能从贺氏身上分得宠来更好。”

    吴氏淡淡的,漫不经心。

    墨书不知道侧妃娘娘为何会突然,她开口:“可是奴婢——王爷也不会答应的,王爷心中只有侧妃娘娘。”

    “现在不是了,有一个贺氏,你不是没有看到,之前我想让王爷留下来,王爷只是陪了我一会,并没有留下来,显然是因为贺氏,以前王爷不可能不留下来,柔姐儿那里需要我帮她,需要一个弟弟,我不能生,王爷心中还生着我的气,到时候就你来,只要你能怀上,生下来,我们一起让他成为安郡王府的世子,我会当成自己的儿子,我好你好柔姐儿也好,我知道你的忠心,相信你不会背叛我。”吴氏知道她在想什么。

    “奴婢永远不会。”

    墨书跪下来,磕起头来。

    “因此我才让你去服侍王爷,你的忠心我看得到,明白了吗?”吴氏问。

    “奴婢明白了。”

    墨书抬头。

    “明白就好,起来吧,不要让人发现,我们走。”吴氏让她起来,墨书起来扶着她。

    安郡王府的家庙很大,看守的人也多。

    都知道王爷送了人进来,也知道进来的人的身份,府里的侧妃。

    *

    萧菁菁陪着锦姐儿玩了一会,陪着婆婆还有二嫂三嫂说了说话,见了不少人,用了午膳,她陪着婆婆逛起园子。

    这两日都不算热,不知道是不是又要下雨,风吹过,吹来一股凉意,萧菁菁扶着婆婆。

    “去前面吧,老四媳妇。”

    纪老夫人开口,很高兴,萧菁菁扶着婆婆往前面走去。

    “老四媳妇,别看老四现在,小时候好动得很。”

    纪老夫人边走边指着一处假山:“那时候老大大了,老二也大了,老三和老四最是要好,两人的年纪相差最小,也能玩到一起,老三自来就爱玩,有一次,老四打碎了东西,把老三骗到假山后面,一个人自顾自玩去了,等到问起来,都以为是老三打碎了害怕躲了起来,你说。”

    萧菁菁听着,她没想到四爷小时候是这样。

    “没有想到吧?”

    纪老夫人转过头来,笑笑。

    “没有想到。”

    萧菁菁道。

    “老四从小就是这个样子。”纪老夫人又笑说。

    萧菁菁没有说话。

    “还有一次,那个时候是元宵,明明是老四想要出去看灯,偏让老三跑来,老三那会才刚顶了老四的罪,被打了一顿,老三也不知道长记性,又听了老四的话,这一来,又被打了一顿,最后老四才跑来!”

    纪老夫人想到老四小时候就想笑,老三从来就长不了记性,就喜欢和老四一起,老四也不手软。

    兄弟俩就这样长大了,现在。

    老四媳妇在,她忍不住就说了不少。

    “还以为四爷一直这样稳重。”萧菁菁开口,纪老夫人笑得不行:“稳重什么,老四媳妇不会嫌娘啰嗦吧。”

    “喜欢听娘说四爷小时候的事。”

    萧菁菁回答。

    “那你可以问下老四,让老四告诉你,老四小时候每次想要什么,都不说出口,都是指使老三。”

    纪老夫人摇了一下头,老四媳妇也是一个促狭的:“再后来,连老大老二都都斗不过老四。”

    萧菁菁没有说话。

    “走吧,我们去另一边。”纪老夫人又指着另一个方向,萧菁菁和张嬷嬷一起扶着婆婆走过去。

    大房。

    崔氏处理完府里的事,问了身边的人,得知萧菁菁那个女人陪都会婆婆在逛园子,脸色就好不起来。

    婆子让人下去,走到夫人身边:“夫人累了吧,老奴替夫人按一按。”

    崔氏点了一下头,婆子上前替夫人按起来,崔氏闭上眼,婆子一边按一边:“夫人如何?”

    崔氏嗯一声,不一会。

    崔氏睁开了眼晴。

    她看不得萧菁菁那个女人在把她儿子赶出府后,过得这样好,她总是忍不住打听萧菁菁那个女人的事,每次听到她都不高兴。

    “夫人,何必跟四夫人一般见识。”婆子知道夫人想什么,一边按着一边宽慰着夫人。

    “她赶走了宁哥儿。”崔氏很不悦。

    “夫人,大公子这样也是一件好事,夫人你想想,要是大公子还在府里,就算大公子没什么,万一四夫人起了什么心思,到时四老爷知道了,大公子也说不清楚,夫人你说是不是?要知道四夫人当时可有多喜欢大公子。”

    婆子小声的。

    “宁哥儿才不会和萧菁菁那样的女人有什么,就算萧菁菁想,宁哥儿也不会!”

    崔氏很生气,她的宁哥儿哪会看上萧菁菁那女人,更不会和那女人有什么,要是有早就有,之前她的宁哥儿就不喜欢萧菁菁那女人。

    小叔子什么女人不好,娶这样的女人,简直是!

    “夫人你知道大公子不会,别人呢,一传十,十传百,四夫人名声无所谓,大公子可不行。”婆子又道。

    “对,你说得对。”

    崔氏很矛盾,她看不上萧菁菁,觉得都是她赶走了儿子,又知道儿子并不是她赶走的,是四弟。

    也知道萧菁菁嫁了人也好,可是不该嫁到府里来。

    “夫人你是知道大公子的,别人不知道,最怕是大公子在府里,被人传了闲话,四夫人的性子在那里。”婆子又说。

    “你说怎么办?”崔氏转过身:“可宁哥儿这样出去,以后很可能不能再继承府里。”

    这是她最恨的,她的宁哥儿本来是被寄予厚望的,就因为萧菁菁。

    连婆婆老爷也不管,也不要她管。

    “夫人就不要去管,外面的人都是知道大公子和四夫人的事的,最是容易乱想,大公子若是和四夫人处在一起,稍有风吹草动就会传得风言风语,现在这样,四夫人想找大公子也找不到,就算有人说也说不起来,不是说四夫人和四爷很是恩爱吗,不管四夫人怎么想,四爷怎么样,大公子算是躲了清静,脱离了这个事非,四爷也是为了大公子,明年大公子就要科考了,这何等重要,在府里哪里能好好看书,要是科考——大公子去了书院,不用想别的,只要好好温书,明年必考中状元,考中后,大公子就是府里第一人,还怕什么。”

    婆子慢慢的说着。

    大公子去越州,她知道最主要是因为未来的秦王妃顾家的姑娘,她可是知道大公子和顾姑娘几次见面被秦王殿下发现。

    夫人也是知道的。

    崔觉得对:“你说得没有错。”

    “夫人只需要好好的等着,什么也不去想,不管,四夫人就让她去,看她和四爷能恩爱多久,大公子身边夫人送了人去,等到明年,大公子回来。”

    婆子笑了起来。

    “要是到时候像你之前说的怎么办?”崔氏开始担心起宁哥儿会因为萧菁菁污了名声。

    “那个时候大公子回来是参加科考的也不会在府中多呆,四夫人又能如何,还有四爷在,四夫人真做什么,等着被休吧,大公子也看不上四夫人,等科考完,大公子中了状元,以后前途不用说。”

    婆子知道夫人想听什么。

    “对。”崔氏高兴了。

    她的儿子肯定比小叔子还厉害。

    “夫人还担心什么?”

    婆子道。

    “本夫人不担心了,萧菁菁那女人什么也不是,我就是看不得她过得好,早晚有一天,我的宁哥儿会比所有人都风光。”崔氏恨恨的。

    “夫人,想开一点就是。”婆子忙点头。

    “你说宁哥儿在做什么,不知道习惯不习惯。”崔氏想到宁哥儿一个人在外面,还有馨姐儿:“馨姐儿也不在身边,在婆婆那里。”

    “夫人,大公子肯定在读书,姑娘肯定在学规矩,空了就会过来,给你请安。”婆子劝着。

    崔氏不知道想到什么:“你说婆婆会不会对我不满?”

    “不会,夫人,夫人可是当家主母。”婆子觉得老夫人现在最喜欢的的就是四夫人,当着夫人的面前她不敢说,夫人再这样下去,很可能老夫人会越过夫人,把管家权交给二夫人或四夫人。

    “顾瑶要是和宁哥儿早点定亲,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我怎么会不知道宁哥儿喜欢的是顾瑶。”崔氏想到顾瑶,宁哥儿喜欢顾瑶,可是皇上赐了婚,顾瑶成了秦王妃,她的宁哥儿能怎么办。

    婆子劝好了夫人,不再说。

    直到一个丫鬟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夫人,奴婢有事——”

    “什么事?”婆子看出去。

    崔氏让婆子出去看看,婆子走了了出去,到了外面,看着一个丫鬟跪着,很是不悦。沉着声音:“什么事,大吼小叫的?不知道夫人在里面吗,要是吵到夫人——说!”

    “嬷嬷,大公子来信了。”丫鬟行了一礼,抬起头来,恭敬的道。

    “什么?大公子来信了?真的?”婆子知道夫人要是知道肯定高兴,刚才夫人还问起大公子呢,要快点告诉夫人。

    “是,大公子派了人送信来,有老夫人,有四爷还有老爷,还有夫人的。”丫鬟道。

    “跟我进去。”婆子恨不能马上进去,转了身,马上对丫鬟道。

    丫鬟起来。

    婆子到了里面,冲到夫人身边:“夫人,好消息。”

    “什么?”崔氏在看着帐本,听到婆子的话,看过去,看着婆子还有后面进来的丫鬟,放下手上的帐本。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婆子高兴的:“夫人,大公子来信了,派人送了信来,给夫人。”

    “宁哥儿?派人送信回来?”崔氏站了起来。

    “是啊,夫人,人就在外面。”

    婆子道,让跟进来的丫鬟说,崔氏也盯着丫鬟,丫鬟行了一礼:“夫人,大公子派人送了信回来,有四爷老夫人老爷还有夫人的。”

    “宁哥儿真的派人送信回来?”

    崔氏还是不敢相信,她往外面走去,她要亲自去,见一见,问问宁哥儿怎么样,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事,婆子知道夫人的心情,忙跟上,丫鬟也跟上,到了外面,走了几步,走来一行人。

    “姑娘怎么过来了。”婆子看到姑娘。

    “娘。”

    纪馨带着丫鬟婆子上前,看向娘,娘要去哪?

    “娘要去哪里?”

    “姑娘,大公子写信回来了,夫人要去看信。”婆子没有等夫人开口,高兴的道。

    “大哥?”纪馨张嘴。

    “对,馨姐儿,娘要去看你大哥写来的信。”

    崔氏也很高兴,看着女儿,在她心中,女儿虽然重要,但是儿子更重要,重要得多,以后她要靠儿子。

    女人嫁了人,就是别人家的人,靠不了,她不想再说了,恨不能马上看到宁哥儿派回来的人。

    “娘,大哥派人送信回来了?”纪馨问。

    “对,还有事吗?没事娘要去了。”崔氏不耐。

    “娘,我也一起。”纪馨刚才过来的时候并不知道大哥派人送了信回来。

    “好。”崔氏快速点头。

    顾不上说太多,往前走去,婆子扶着夫人,婆子是知道夫人疼姑娘,可更疼的无疑是大公子,在大公子面前,姑娘不够看,也不说什么,丫鬟看了眼姑娘,低下头,跟在后面。

    纪馨没有动,带着人站在原地,看着娘带着人急步离去,不在意她是不是跟上了。

    她知道娘是为了大哥。

    因为大哥送了信回来,娘急着去看信,急着想知道大哥的消息,她知道不该嫉妒大哥,大哥不在家,在别的地方。

    娘想大哥很正常,可是她还是不高兴。

    以前她就知道娘很疼大哥,爹也疼大哥,可是娘也疼她,爹也是,现在她知道娘最疼的是大哥,根本不像疼大哥一样疼她。

    大哥没有和娘一起,她也没有和娘一起,她到了祖母身边,偶尔才能来给娘请安。

    “姑娘?”

    跟着纪馨的丫鬟婆子看着姑娘,她们不知道姑娘在想什么。

    “走吧。”

    纪馨开口,带头跟上娘。

    到了花厅,她看到了娘,她带着人走过去,她看到了大哥身边的人,听到了娘的问话,娘很担心。

    “宁哥儿怎么样?”

    “大公子没事,大公子已经到了,进了书院,安定了下来,怕夫人还有老夫人担心,写了信让属下送来。”

    侍卫开口。

    “宁哥儿没事就好。”崔氏松了口气,婆子扶着夫人,纪馨还是担心大哥的,听到大哥没事,放下心。

    “宁哥儿给我的信呢?”崔氏又问。

    “夫人,在这里。”

    侍卫行了一礼,取出一封信,递了上来,婆子上前拿过来,崔氏一把夺过来,打开信看起来。

    纪馨也想知道大哥信中写了什么。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不知道大哥在爹还有四叔祖母的信里又写了什么。

    崔氏不一会,看完了信。

    宁哥儿没有说什么,说的都是路上的见闻,还有书院的事,说会认真读书,最后提到路上遇到一个同窗不错,也是世家大族,有意想把馨姐儿定给对方。

    她要和老爷说一说才能定下来。

    看到一边的馨姐儿,她:“馨姐儿,你大哥提到你。”

    “大哥?”纪馨问。

    “娘和你爹商量后和你说。”

    宜园。

    纪老夫人得知宁哥儿写了信来,没有再逛园子,让老四媳妇先回去,宁哥儿和老四媳妇的事,必竟发生过,她叹了口气,回到宜园,让张嬷嬷去把信拿过来,老大那里应该看了宁哥儿写的信了,老四还没有回府。

    不知道宁哥儿写了什么。

    送信的人说了宁哥儿入了书院,很好。

    “老夫人,大公子给你的信。”张嬷嬷取过信,过来。

    纪老夫人接过信,她打开信看了起来,她已经知道宁哥儿给她还有他娘老大老四都写了信报平安。

    张嬷嬷站在一边。

    纪老夫人没有看多久,又叹了口气,宁哥儿在信中写的都是书院的事,略提了一下遇到一个同窗,什么也没有问。

    她放下信,老四送宁哥儿去越州的书院,虽是为了宁哥儿好,但——宁哥儿也是在她身边长大,她看着长这么大的,以前也是她最疼的孙子,现在。

    等老四回来再说吧。

    “老夫人?”

    张嬷嬷看到老夫人的样子。

    “收起来吧,宁哥儿很好。”纪老夫人指了指信,让张嬷嬷收起来,张嬷嬷把信收了起来,半晌,大老爷来了。

    “老夫人,大老爷来了。”张嬷嬷走了进来。

    “让老大进来。”

    纪老夫人开口。

    张嬷嬷出去,很快,纪家大老爷走了进来:“娘,宁哥儿的信娘看过了吧。”纪老夫人点了点头。

    “宁哥儿说在路上遇到一个同窗,想把馨姐儿定给对方,对方曾经也是世家大族,不过祖上迁回了老家。”纪大老爷想到宁哥儿在信中写的,馨姐儿也不小了,该定亲了,他把宁哥儿说的情况说了出来:“娘看如何?”

    “人还不错,宁哥儿还记着馨姐儿,只是馨姐儿还在学规矩。”纪老夫人听完,发现确实不错,对方明年也要进京赶考。

    要是可以到时候可以看一看,定下来,不过馨姐儿规矩还没有学完。

    “娘要是觉得可以,儿子就打听一下。”

    纪大老爷开口。

    “崔氏怎么说?”纪老夫人想到崔氏。

    “她也觉得不错,但并不知道对方具体情况。”纪大老爷道。

    “打听一下再说吧。”

    “好娘,儿子让人先打听。”

    *

    萧菁菁回了竹园,逛了一下午的园子,脚有些痛,她知道纪宁来了信,她并不关心纪宁来信写了什么。

    坐着休息了一会。

    “郡主。”紫嫣进来。

    她看着紫嫣,紫嫣行了一礼,抬起头来:“郡主,王爷派了人传来消息,已经把吴侧妃送进了家庙。”

    “送进去了吗。”

    萧菁菁开口。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