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把她关起来
    “怎么?你们夫人应该和你们说过,还是觉得是你们夫人?”纪尧看着她,眼中闪过什么,转着玉板指的手一停。

    “四爷,奴婢。”司琴不敢相信的望着四爷,四爷真的要把她们配人?脸色苍白,低下了头。

    四爷不要她们了,她曾经以为是夫人,原来不是夫人是四爷。

    “奴婢谢四爷恩典。”听书行了一礼,没有再拉司琴,什么也不敢说。

    “嗯。”

    纪尧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司琴的身上:“不满?”

    “四爷!”司琴再次抬起头来,望着四爷,跪行了几步:“奴婢不想配人。”

    “不想配人,就出府,自己和你们夫人说。”纪尧神色平淡,转着手上的玉板指。

    “四爷。”

    司琴不想离开,也不想配人。

    听书抬了头,觉得司琴在找死。

    纪尧没有多说,走了,小厮看了两人一眼,忙跟上四爷,司琴听书也是服侍四爷的老人,没想到也有这一天。

    “四爷。”司琴还要说什么,又跪行了几步,只能看到四爷的背影,四爷真的不要她们了,是为了夫人吗?不配人就要出府。

    听书也看着,过了一会回头,她和司琴是一起到四爷身边的,她不想看到司琴丢了命,现在四爷和夫人都是好好和她们说,司琴要是再这样下去,丢命都是小事。

    “司琴,现在你该明白了吧,不是夫人,是四爷要给我们配人,你还是死了心,不要再多想,好好服侍夫人,等夫人给我们配人吧,除非你想出府。”

    她知道司琴不会出府,司琴以前说过想一直在府里。

    “四爷以前没有说过要给我们配人,现在却要把我们配人,如果不是夫人是夫人,怎么会——”司琴还是道。

    “你!”

    听书见司琴还在怪夫人,简直是冥顽不灵,自己一定要找死她也没办法:“你就找死吧,夫人四爷够好了,夫人是我们能说的吗,你想找死就去。”

    “我不用你管。”司琴站了起来,往住的地方去。

    听书觉得自己一片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司琴根本就不领情,还闲她多事,她就不该再管。

    屋子里嬷嬷通过守在外面的丫鬟知道了司琴和听书那两个丫鬟拦下四爷的事,急冲冲冲到里面。

    萧菁菁在净手。

    赵嬷嬷不满的:“司琴和听书出现在外面,老奴就觉得不对,又没有叫她们服侍,那两个丫鬟竟然敢拦下四爷,简直可恨,早就说司琴和听书那两个丫鬟不是好的,下一次还不知道——”很是气愤。

    萧菁菁也没料到听书和司琴做这样的事,手上的动作顿了下。

    紫嫣秋雨服侍郡主擦手,香草和梅兰端了水下去倒。

    她们想不到听书和司琴这么大胆。

    “郡主要不要让人去?谁知道那两个丫鬟会和四爷说什么!”赵嬷嬷又道,急得很,她觉得要给听书司琴一个教训。

    萧菁菁看向嬷嬷:“四爷不会理会的。”她知道听书和司琴心思。

    “早知道她们敢拦住四爷,老奴早就让人盯着她们,这是不满郡主的安排?这样的丫鬟留之不得。”赵嬷嬷越想越生气。

    “嬷嬷让人看看,四爷要去上早朝,不要让她们打扰了四爷。”萧菁菁也不想听书司琴在四爷面前多说,让嬷嬷去看看,至于听书司琴看四爷的意思再说。

    前世和今世真的不同。

    “老奴就去,郡主就不该放过她们。”

    赵嬷嬷这才满意。

    “嬷嬷不必亲自去。”萧菁菁并不想嬷嬷亲自去。

    “老奴知道。”赵嬷嬷明白郡主的意思,退了出去,萧菁菁坐着,紫嫣秋雨跪了下来:“郡主,是奴婢没有看住听书和司琴。”赵嬷嬷曾让她们注意听书和司琴的,她们没有做到。

    “与你们无关,虽然让你们看着听书和司琴,但你们要服侍我,哪有那么多时间看住她们。”萧菁菁不怪紫嫣秋雨。

    紫嫣秋雨起来。

    赵嬷嬷到了门口,让人去看看,知道四爷走了,并没有多和听书司琴那两个丫鬟说,听书司琴那两个可恶的丫鬟也不在,走出门看了看,打听了一下,心头一松,四爷没有等那两个丫鬟说什么,就直接告诉她们,要给她们配人,那个司琴不愿意接受,还想怪郡主,四爷生了气,她要赶紧告诉郡主,回到里面,走到郡主的面前,小声的。

    “郡主,四爷上早朝去了。”

    紫嫣秋雨也听到。

    “嗯。”

    萧菁菁望着嬷嬷。

    “听书司琴那两个丫鬟也不在外面。”赵嬷嬷把打听到的都告诉郡主:“那个叫司琴的丫鬟以为郡主要害她们,四爷告诉她们要给她们配人,不相信,四爷很不高兴。”

    萧菁菁点了点头,紫嫣秋雨对视一眼。

    “郡主,要不要趁机?”

    赵嬷嬷觉得趁机给那两个丫鬟一点教训,两个丫鬟都不是好的,四爷是她们能拦的,还是背着郡主,要不是四爷心中有郡主,还不知道会如何,就凭这一点就该千刀万剐,四爷也说了,不配人就出府。

    “司琴先关起来。”

    萧菁菁道:“到时候随便配个人,要是不愿意就发卖出府,听书既然安份,就好好配个差不多的。”

    “郡主这样是对的。”赵嬷嬷觉得郡主不该放过听书,两个丫鬟都是一样的。

    不过想到叫听书的那个丫鬟不像那个司琴,再留一段时间又何妨,以后要是也不安份,再关起来也不迟:“老奴让人去。”

    “好。”

    萧菁菁颔首。

    赵嬷嬷下去了,她要带着人把司琴那个丫鬟关起来,让她背着郡主拦住四爷,至于听书那个丫鬟,也要警告一下才行。

    “走吧,去给娘请安。”萧菁菁在嬷嬷下去后,也站起来,让进来的香草梅兰把给侄儿准备的东西带上。

    香草梅兰行了礼退下去,萧菁菁带着紫嫣秋雨出了竹园,请了安。

    丫鬟住的地方。

    听书从外面提了食盒回来,见司琴躺在床上用薄被盖在头上,她和司琴一直是住在一起的,不知道司琴在想什么,她张了张嘴,什么也没有说,司琴已经忘了她们的身份,不过是丫鬟,只要夫人四爷一句话,她们的命就没了,她劝不了司琴,司琴也不愿意听她的,刚才提早膳的时候她听到不少议论她和司琴的。

    都知道她和司琴拦下四爷的事,她打开食盒抬头,见司琴还是躺着,动也没有动。

    把司琴的那份早膳放到一边,有些无奈,自己吃起来,吃完早膳,什么也没有说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正要去厨房,一下看到夫人身边的赵嬷嬷带着人过来,她脸色一变,一定是她和司琴拦住四爷的事让夫人知道了,派人来?

    不知道夫人会?她想到很多,尤其是之前司琴拦住四爷的事。

    赵嬷嬷带着人很快走过来。

    “赵嬷嬷。”听书行了一礼,小心的,她和司琴曾是四爷身边的大丫鬟,在四房,谁也不怕,但是夫人嫁进来,四爷宠着夫人,她们也被四爷给了夫人,她们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不知道赵嬷嬷来是?是夫人有事还是?”

    “你说呢,你和司琴做的以为夫人不会知道?司琴是在这里?你和司琴住在一起?”赵嬷嬷问。

    “是,赵嬷嬷。”

    听书道,脸色变了变,夫人果然知道,那司琴?她担心起来。

    “进去把司琴带出来。”赵嬷嬷直接吩咐身后的人,婆子和丫鬟行了一礼,往里面去,听书想拦住又不敢。

    “赵嬷嬷,不知道?”她看向赵嬷嬷。

    “你也不用替她担心,你和司琴是四爷身边的大丫鬟,四爷把你们给了郡主,我原本以为你们是懂事的,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又是服侍四爷多年,应该知道规矩,本来想着先让你们学着,等知道怎么服侍郡主后,就让你们近身服侍郡主,谁知道你们,竟然背着郡主拦下四爷,是怀疑郡主想害你们,也不看看你们不过两个丫鬟,郡主有必要害你们吗?郡主和你们说了是四爷要给你们配人,你们不信,结果呢,郡主要是连你们两个丫鬟都容不下还怎么管四房?”

    赵嬷嬷带着警告。

    “既然做错了,就要承担!”

    听书早就知道她和司琴不该拦下四爷。

    “你还好,还算记得自己的身份,安份,没有跟着司琴一起闹,不然。”赵嬷嬷接着又说:“这次你也会被关起来。”

    “赵嬷嬷,司琴。”听书还想说什么。

    “那个司琴已经想不起自己的身份,要不然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郡主让老奴过来,把司琴先关起来,挑好了人,要是不愿意配人,就发卖出去,四爷也是同意的。”

    “赵嬷嬷,我。”

    听书脸很白,心慌意乱,司琴会被关起来,要是不愿意配人会被发卖出去?四爷都是听夫人的,她行了一礼。

    “你也不要怕,只要好好的,安份守已,不要妄想一些不属于你的,知道该做什么。”赵嬷嬷看到有别的丫鬟出来,开口道。

    “我明白,赵嬷嬷。”听书点头。

    围观的丫鬟隐隐知道怎么回事。

    “你们放开我,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抓我,你们要带我去哪里——”就在这时,司琴被两个婆子从里面带了出来,披头散发,衣衫不整,挣扎着,脸色又白又凄厉。

    两个婆子,押着司琴,司琴根本不能动,出来后,看到听书,就要冲过来:“听书。”

    听书看到司琴的样子,她从来没有见过司琴这个样子,有同命相连,还有不忍,看向赵嬷嬷,赵嬷嬷没有理会,一听,直接让婆子把司琴的嘴捂起来。

    这里是丫鬟住的地方来来去去还有不少人。

    “听,书。”司琴还要说什么,两个婆子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她再挣扎也没有用。

    司琴眼中是害怕。

    听书不敢开口,司琴挣扎着,她一下看到了赵嬷嬷,是夫人是不是,是夫人要抓她,她想冲向赵嬷嬷,夫人这样四爷知道吗,夫人就不怕被四爷知道?还是说四爷同意了?她后悔了,没想到夫人会直接抓住她,她不知道夫人会把她怎么样。

    她想挣脱两个婆子,听书为什么不救她?为什么不帮她说话?

    “带下去。”赵嬷嬷懒得多看,挥手。

    两个婆子带着司琴下去。

    听书手握紧,她看出了司琴眼中的后悔:“赵嬷嬷,司琴后悔了。”

    “后悔又如何,做了就是做了。”赵嬷嬷冷着脸。

    “郡主不是容不得人的人,只要好好的,郡主只会器重,司琴私自拦下四爷,不守规矩,郡主人来,把司琴先关起来,等选了人配出去,大家也散了。”赵嬷嬷扫了一圈。

    把郡主的意说了一遍。

    听书知道司琴只要安份的配人,就不会有事。

    其它的丫鬟也听出了夫人并不会把司琴怎么样,心里一松,要怪就怪司琴自己不安份,以为服侍四爷多年就可以不把夫人放在眼里。

    赵嬷嬷带着人走了。

    听书站在原地,良久,她动了动,回到房间,司琴的东西还在,她不知道该做什么。

    赵嬷嬷把司琴关到一间房间里,让婆子守着,不能有失。

    不久,司琴的下场,四夫人的手段,四房的丫鬟婆子都听说了。

    “司琴就是自作自受,也不看四爷多宠四夫人。”

    “司琴还不是仗着服侍过四爷。”

    “那也要看形势。”

    宜园。

    萧菁菁给婆婆请了安,带着人上了马车,参加侄儿的洗三礼。

    四爷下了朝会来接她。

    纪老夫人没有过多久,知道了老四媳妇让人把司琴那个丫鬟关起来了,让张嬷嬷打听了一下,知道司琴那个丫鬟心大了,老四媳妇也没有做什么,老四想让她们配人,她们以为是老四媳妇要害她们,拦住老四。

    心大的丫鬟,留不得,老四媳妇也没做什么,不过是把人关起来,等挑好了人,要是不愿意配人,才发卖出去。

    算是宽容了。

    “就这样吧。”老四媳妇没有做错。

    张嬷嬷也觉得四夫人很宽容。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