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四爷讲故事
    “妾见过郡主还有郡马爷,郡主和郡马爷一看就恩爱有加。”贺氏爽利大方的在一边道。

    萧菁菁和纪尧看向贺氏。

    “王爷一直念着郡主还有郡马爷。”贺氏又道,看着郡主和郡马爷。

    纪尧看着菁儿。

    萧菁菁叫了起,又看向父王。

    “前几日的事父王都知道了,菁姐儿,你做得很好,永叔也很好,本王很高兴。”萧成看着女儿女婿。

    “岳父,菁儿是我要护着的人。”纪尧看着身边的菁儿。

    “父王,我是不会和四爷和离的。”萧菁菁也看向四爷。

    萧成看着女儿女婿的样子,摸了摸胡须,点了点头,还算满意。

    贺氏笑着。

    “你们也不用再担心,皇上已经说了,三公主会下嫁李家,不会有封地和公主府,只有公主的封号,李元浩那小子喜欢的还是男人,以后三公主也不能出府,李家的人会看着。”

    萧成这时道。

    “我来就是告诉你们,永叔也可以上朝了,在庄子上呆几日差不多了,菁姐儿别耽误永叔的正事。”

    “是我想陪菁儿的。”纪尧道。

    “我知道永叔你对菁姐儿好,但不能误了正事,永叔打算何时回京?”萧成又问。

    “过几日吧。”

    纪尧转着手上的玉板指,目光落在小丫头身上。

    “中秋宫宴不能不参加,菁姐儿,你到时候和永叔一起回京。”萧成看向女儿。

    “四爷回京,女儿就回京。”

    萧菁菁也看向四爷。

    “这还差不多。”

    萧成开口。

    *

    “菁姐儿,纪永叔很不错。”书房里,萧成看着面间的菁姐儿,此时只有他们父女俩。

    “父王是在路上接到你外祖母的信的,还怕你会受委屈,知道纪家的态度,纪永叔告了假陪你到庄子上散心父王总算是放了心。”

    “父王。”萧菁菁脸微红。

    “你没有嫁错。”

    萧成又道。

    “父王昨日回京,进了宫是不是——”萧菁菁想问父王是不是做了什么。

    “父王还没有来得及提,皇上已经提起,问父王知道不知道,把决定告诉了父王。皇上是明君,你别把皇上想成昏君。”

    萧成看着菁姐儿。

    “女儿怕皇上觉得父王和四爷不把皇家放在眼里。”萧菁菁把心中的担心告诉父王。

    “皇上不会的。”萧成觉得皇上是明君,不可能像菁姐儿说的。

    萧菁菁:“父王,长公主不喜欢我,喜欢三公主,三公主喜欢四爷,皇上以前宠三公主,我怕长公主会在皇上面前说什么,皇上很信任长公主会不会?”

    “父王会注意的,皇上不是听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萧成知道皇上信任长公主。

    长公主不喜欢菁姐儿,他也知道,长公主不喜欢王妃,连带也不喜欢菁姐儿,如果像菁姐儿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没想到菁姐儿连这样的事也想到。

    “父王要是。”

    萧菁菁还想说什么。

    “菁姐儿你说的父王都知道,皇上是明君,疑心重,父王心里都明白。”萧成知道菁姐儿还在担心。

    萧菁菁听出父王心中有数才没有再说。

    “菁姐儿,父王很意外,不过你连这样的事也能想到,父王也能放心。”

    萧成没有在庄子上多呆,用了午膳,带来的东西留下带着贺氏回去了。

    萧菁菁回头:“四爷,明日我们也回去吧。”

    “菁儿不是喜欢庄子上吗,过两日再回去,我陪你再呆两日。”纪尧点了一下她的鼻子,今日是八月十一。

    “明日我想去铺子看一下,然后回府,过两日就是中秋了。”萧菁菁望着四爷。

    “好。”纪尧点头。

    这一天萧菁菁和四爷又跑了马,晚上泡了热泉,游了水,恩爱缠绵,他们在夜空下,在草地上——

    夜里打起了雷,下了雨,风呼呼的吹,她被四爷抱着,回到屋子里,重新沐浴,是四爷帮她洗的,上了床。

    她躺在四爷的怀里,听着雷声看着菱花木窗外划过的闪电,四爷的怀里很温暖。

    她枕在四爷的怀里,望着四爷,愤愤不平。

    “菁儿看我做什么,这是什么表情?”四爷轻笑着抱着她,小丫头,摸了一下她的脸,细细摩挲着:“睡吧,菁儿,不是说累到了,不要我再碰?”

    “四爷。”萧菁菁脸红了,又气恼。

    “明日要是还是下雨,只能等雨停了才能回去。”纪尧又摸了一下她的脸,低下声音道,在她耳边落下一吻。

    “四爷,嗯。”萧菁菁望向四爷。

    “睡吧,菁儿。”纪尧又低头,低低的说。

    “四爷呢。”萧菁菁开口。

    “我和菁儿一起,菁儿怕就在我怀里,嗯?”纪尧再次亲了她一下。

    “我睡不着。”萧菁菁不想睡。

    “菁儿想做什么?”纪尧很宠溺。

    “四爷我要听故事。”萧菁菁要四爷给她讲故事:“四爷讲故事给我听吧。”

    “菁儿想听什么故事?”纪尧问,萧菁菁:“四爷随便讲吧。”一脸勉强听听。

    “那菁儿就听着。”纪尧头抵着她的头,想了想,想到一个故事,给小丫头讲起来:“从前。一只饥饿的狐狸看见葡萄架上挂着一串串晶莹剔透的葡萄,口水直流,想要摘下来吃,但又摘不到。看了一会儿,无可奈何地走了,他边走边自己安慰自己说:”这葡萄没有熟,肯定是酸的。“这就是说,有些人能力小,做不成事,就借口说时机未成熟。”

    “四爷讲这个故事是要告诉我什么?”萧菁菁躺在四爷怀里问。

    “告诉菁儿啊。”纪尧没有说。

    “四爷我想吃葡萄。”

    萧菁菁忽然道,拉关四爷。

    “小馋猫,想吃葡萄,我让人端进来?”纪尧开口:“幸好是葡萄,要是别的,去哪里找?”

    “四爷,要是我想吃呢?”

    萧菁菁撒娇。

    “为夫当然是竭尽全力去找。”纪尧点她的鼻子,叫了人,送了葡萄进来,放到小丫头的面前。

    “要我帮你剥吗?”

    “四爷真好。”萧菁菁笑,纪尧点了她的额头,让人下去,为她剥皮,萧菁菁只负责吃就好,萧菁菁皱了皱鼻子:“狐狸好聪明。”

    “嗯,菁儿要是想养,等到冬狩的时候,我亲自捉一只雪狐给菁儿。”纪尧也是狩猎的时候猎过,说起狩猎的事。

    “四爷,这里的山上有吗?”

    萧菁菁想到这里也有山。

    “这里的山里面也有,不过现在是夏日,毒虫鼠蚁很多,菁儿想去?”纪尧一眼看出小丫头的心思。

    “还是冬狩去吧。”萧菁菁听到毒虫鼠蚁吓到了。

    “菁儿要是想去,也可以,不过要准备,这次不行,下次再来庄子上倒是可以。”纪尧摸了她的脸。

    “嗯。”萧菁菁点头。

    “等空了,我带菁儿来狩猎。”纪尧笑着开口。

    “四爷继续讲故事吧。”萧菁菁还要听故事,纪尧颔首:“一只狐狸失足掉到了井里,不论他如何挣扎仍没法爬上去,只好呆在那里。公山羊觉得口渴极了,来到这井边,看见狐狸在井下,便问他井水好不好喝?狐狸觉得机会来了,心中暗喜,马上镇静下来,极力赞美井水好喝,说这水是天下第一泉,清甜爽口,并劝山羊赶快下来,与他痛饮。一心只想喝水信以为真的山羊,便不假思索地跳了下去,当他咕咚咕咚痛饮完后,就不得不与狐狸一起共商上井的办法。狐狸早有准备,他狡猾地说:”我倒有一个方法。你用前脚扒在井墙上,再把角竖直了,我从你后背跳上井去,再拉你上来,我们就都得救了。“公山羊同意了他的提议,狐狸踩着他的后脚,跳到他背上,然后再从角上用力一跳,跳出了井口。狐狸上去以后,准备独自逃离。公山羊指责狐狸不信守诺言。狐狸回过头对公山羊说:”喂,朋友,你的头脑如果像你的胡须那样完美,你就不至于在没看清出口之前就盲目地跳下去。“这故事说明,聪明的人应当事先考虑清楚事情的结果,然后才去做。”

    萧菁菁不知道自己怎么睡着的,好像是吃四爷剥好的葡萄就睡了过去,她太累了,耳边是四爷的声音,四爷抱着她,在热泉边四爷一直亲她,在草地上也是,她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也没有,纪尧低头看了看,亲了一下也睡了过去。

    翌日,天没有放晴,还是下着雨,只是没有雷,一地的落叶,四爷没有练剑,用过早膳,雨还没有停,萧菁菁不知道该做什么。

    纪尧知道小丫头无聊,拉着她到了书房,让她陪他一起看书,要不就对弈,萧菁菁什么也不想做,坐在窗台前,看着外面的雨,听着雨,时不时看四爷一眼,紫嫣秋雨从外面进来,放下点心退了出去。

    萧菁菁边吃点心边用手接着窗外的雨。

    纪尧坐在桌前看书,看了菁儿一眼。

    小丫头。

    雨声淅沥沥的下,萧菁菁接了一会,转回头。

    四爷还在看书。

    纪尧感觉到什么,看向菁儿。

    “菁儿在看我?”

    “四爷也在看我。”

    “不知道还要下多久。”萧菁菁吃了两块点心,双手接着雨,纪尧看菁儿玩得不亦乐呼:“菁儿在接雨。”

    “四爷,我去做吃食,四爷想吃什么?”

    萧菁菁想找点事情做。

    “菁儿想做吃食?”纪尧放下书册走到菁儿身边,抱住她,一起看向窗外的雨,萧菁菁点头,

    感觉到四爷的心跳还有呼吸,身上的温暖气息,她回头,正好对上四爷的目光。

    “菁儿做什么我就用什么。”

    纪尧低头亲了亲她,亲住她的唇,细细的吻。

    萧菁菁脸一红,由着四爷亲着,她也回亲过去,过了一会,她推开四爷跑了,跑了出去,纪尧带笑看着,摸了摸唇。

    重新坐下,看着手上的书册。

    萧菁菁到了厨房,问了厨房里的人午膳准备了什么,厨房里有不少新鲜的菜,还有野菜,有了想法,让紫嫣秋雨洗菜,她来切菜,厨房的人一开始并不知道四夫人来是做什么,知道四夫人要亲自做吃食地,惊到了,看到四夫人亲自切菜,都跪了下来。

    萧菁菁知道她们为什么如此,让她们起来,说了自己经常做菜,下雨没事过来做几个给四爷尝尝,才站起来。

    不久,乔嬷嬷也来了。

    听到四夫人亲自下厨做菜,她有些不相信,怕四夫人不会,她忙赶过来,一看四夫人利落的做着菜,知道小看了四夫人,四夫人显然经常亲自下厨做菜。

    四夫人也是真的会做,不再说什么,示意一边的人,走上前:“老奴给四夫人请安。”

    “乔嬷嬷来了?”

    萧菁菁看了乔嬷嬷一眼。

    “老奴听说四夫人亲自做菜——过来看看,一看四夫人的动作,就知道四夫人是常做的。”乔嬷嬷道:“比老奴做得好,老奴之前还在四夫人门前班门弄斧,让四夫人见笑了。”

    “嬷嬷做得很好,来了庄子后,我次都多用不少。”萧菁菁开口。

    “四夫人才是手艺高超,老奴比不得。”

    “嬷嬷谬赞了。”

    萧菁菁做好了几个菜,乔嬷嬷知道老夫人要是知道四夫人——定会高兴,交待了厨房的人,去了前面。

    萧菁菁做好了所有的菜,让紫嫣秋雨端着。

    纪尧不是第一次吃菁儿做的菜,比平时吃的多吃了一碗,萧菁菁觉得比不上乔嬷嬷做的,四爷却都吃光了。

    晚上的时候,没有再下雨。

    纪尧拉着菁儿出去走了走。

    “明日就回去。”纪尧看着菁儿,从后面抱着她。

    “好。”萧菁菁回头。

    纪尧亲了下去,亲着菁儿,萧菁菁想推开,旁边还有人看,紫嫣秋雨都在,还有庄子里的丫鬟路过要是看到?

    纪尧知道不会有人看。

    “四爷有人。”萧菁菁红着脸。

    “没有人敢看。”纪尧在她的脸上亲着,呼吸交缠,萧菁菁心砰砰跳,身体发软,只能靠着四爷,被四爷抱起来。

    天一亮。

    天空很晴朗,萧菁菁和纪尧上了马车,马车的帘子放下,离开了庄子。

    ------题外话------

    明天开始多更,今天白天我妈进城去换儿子买的新鞋子了,一只有垫子一只没有,我在家带娃,没法写。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