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心如刀割
    到外祖母还有婆婆身边。

    “菁姐儿回来了?”吴老夫人听到脚步声,一看笑了笑。

    萧菁菁点头,旁边的人都看过来。

    “快坐下吧,喜宴开始了。”纪老夫人也道,萧菁菁和二妹妹坐下。

    太子纳侧妃的喜宴确实开始了。

    宫女站在一边服侍着,还有另外的宫人跪着上菜,萧菁菁感觉到落在身上的目光,她没有去在意,用起席面。

    陈家那边已经得了太子妃派来的宫人的话,太子妃对安郡王府二姑娘还算满意。

    满意就好,陈老夫人点了一下头,陈家几位夫人看着婆婆。

    “用吧。”陈老夫人没有和她们多说。

    太子妃此刻还是坐着,手上又捧起了书册,宫人从外面进来,小跑的到太子妃娘娘身边:“太子妃娘娘,已经和老夫人说了。”

    “开始了?”

    太子妃看向她,中秋宫宴后,她身边多了太后娘娘派来的嬷嬷。

    “太子妃娘娘,喜宴开始了。”宫人道。

    “嗯。”

    太子妃淡淡的道。

    宫人想说什么。

    “太子呢?”太子妃又问,看向宫人,神色看不出什么,宫人小心看了看太子妃娘娘,怕太子妃娘娘在意,平时太子妃娘娘不在意太子殿下,可是现在太子妃娘娘有了身子,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好了,太子殿下纳新侧妃,太子妃娘娘也许:“太子殿下在外面,新进东宫的侧妃娘娘——太子殿下最在意的还是太子妃娘娘,虽然纳了侧妃,一会肯定地过来。”

    从太子妃娘娘和太子殿下好了,太子殿下就常来。

    太子妃娘娘有身子后,太子殿下更是常常来。

    在她看来就算太子殿下纳了侧妃也会过来,太子妃娘娘不必担心,太子妃娘娘也可以让人去找太子殿下。

    “过来做什么,太子殿下纳了新侧妃,该陪侧妃妹妹,本宫也不能服侍太子殿下。”太子妃淡淡的。

    宫人不敢再开口,知道自己说错了。

    “看看小厨房好了没有,送进来。”太子妃觉得有些饿了,太子纳不纳侧妃,都影响不了她。

    “是,太子妃娘娘。”

    宫人马上就要下去。

    “让嬷嬷仔细检查。”太子妃吩咐。

    宫人又行了一礼,嬷嬷是太后娘娘送来的,能检查膳食中有没有对太子妃娘娘不利的,太子妃娘妨在小心。

    前不久,和她一起服侍太子妃娘娘的就被赐死了,妄图想害太子妃娘娘。

    宫人退下,旁边的宫人想说什么,太子妃拿起手边的书册,继续看,发现光线有些暗。

    宫人行了礼,退下去,很快灯点上,太子妃看着书册,等着小厨房送膳食过来,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她手放在小腹上,隐隐觉得不舒服,并不痛,之前还不觉得,刚才才开始的。

    宫人等小宫女下去,小厨房的宫人来了,她吩咐小厨房的宫人送进来。

    小厨房的宫人送进来后,摆邓,看了太子妃娘娘一眼,退了下去。

    太子妃皱眉,挥手。

    “太子妃娘娘,让奴婢服侍你用吧。”宫人回过身来,恭敬的道。

    太子妃发现仍然只是不舒服,不痛也没有别的症状,她摸了摸小腹,她身边都人还有一切都是检查过的,没有问题。

    外祖母还有舅母也不可能害她。

    菁妹妹也不会,当时她并没有觉得不舒服,是后来才不舒服的,

    她站起来扶住宫人的手。

    宫人正要扶太子妃娘娘,忽然发现太子妃娘娘脸色不对,太子妃娘娘怎么了:“太子妃娘娘?”

    “我没事。”太子妃摇头,看她一眼。

    “真的没事吗?”宫人不放心,太子妃娘娘好像不舒服,会不会有人害娘娘?她很担心。

    “没事,扶本宫坐下。”太子妃开口。

    “是,太子妃娘娘。”宫人再担心,太子妃娘娘吩咐了,她也只能扶着太子妃妨娘坐下,太子妃皱眉,闻到什么,突然觉得更不舒服,干呕起来。

    “呕呕呕。”

    “太子妃娘娘?”宫人很着急,看着太子妃娘娘,拍着娘娘的背,又小心又担忧。

    “奴婢叫人吧,去找太医过来,给太子妃娘娘看看?”

    “呕呕。”

    太子妃又干呕了两次,才好受了许多,过了一会,她抬起头来,摇头,没有让她找人,只是有点不舒服,干呕,不想惊动太多人,到时候太子又会多想。

    好像没有再不舒服了,摸了一下小腹,似乎那一阵不舒服过去了,只觉得口中难以忍受。

    “水。”她开口。

    “太子妃娘娘等一下,奴婢马上去。”宫人行了一礼,手一直替太子妃娘娘拍着背,收回手退下。

    太子妃眉头皱起来,没有说话,她闻到粥的味道就不舒服,她看了一眼小厨房送来的膳食,不知道是不是有她闻不惯的菜,她交待过,不知为何,又想干呕,她又呕了一次。

    用手帕捂着,宫人着急的端了水过来,倒到杯中:“太子妃娘娘,奴婢侍侯你喝水。”漱口。

    “好。”

    太子妃马上点头,宫人服侍着太子妃娘娘,一只手扶着,另一只手端着水,侍侯娘娘喝了水。

    太子妃没有喝下去,漱了口就吐了,口中好了许多,间[宫人取了蜜饯,含了一口在嘴里,好了很多,]她闻出是鸡汤,让宫人撒了下去。

    宫人忙把娘娘不喜欢的鸡汤撒下去,小厨房知道娘娘不能闻有些菜的。

    撒到外面,叫了人。太子妃娘娘不喜欢太多人侍侯,宫人都在门口,交待宫人把鸡汤撒到厨房。

    让小厨房下次不要再做,守在门口的宫人行了礼,接过。

    宫人回了里面。

    太子妃放开手上的手帕,闻了下,没有那种让她想吐的味道。

    几碟清淡的小菜,还有熬好的粥,以及燕窝,银耳羹,以及糖醋排骨,酒酿圆子,多是酸甜的。

    宫人回来,看到太子妃娘娘。

    “服侍本宫用。”太子妃直接道。

    宫人正要说,闻言,服侍了太子妃娘娘用了,太子妃并没有用太多,一碗半的粥,吃了几块排骨,喝了小碗银耳羹,还有几口燕窝,不想再用。

    宫人看出来了,让宫人进来,撒了下去,她站在太子妃娘娘身边,太子妃没有说话,扶着她的手。

    宫人收掇好,行了一礼,下去。

    宫人看着太子妃娘娘。

    太子妃觉得不能大意,让宫人去请了太医过来,悄悄的去,不要让人发现,宫人明白太子妃娘娘意思。

    马上去了,她一咱很小心,没有让人发现,请了太医,太医一听是太子妃娘娘,马上来了,太后娘娘交待了,太子妃娘娘有事,不能担搁。

    太子妃坐着,宫人先进来:“太子妃娘娘太医来了。”

    “让太医进来。”太子妃看她一眼道。

    宫人到了外面,太医一会进来,行了一礼,起来,隔着手帕,把了脉,太子妃心中紧张,宫人更是。想到先前太子妃娘娘不对。

    太医把着脉,把了一会,又换了一只,太子妃平静下来,宫人还是担心。

    太医把完了两只手,沉吟了一下,抬起头来。

    “太医,娘娘?”宫人连忙问,忍不住。

    太子妃没有说话,盯着太医。

    “太子妃娘娘,没有事。”太医没有再沉吟,直接道。

    “娘娘没有事?娘娘之前。”宫人松口气又说,太子妃娘娘先前不舒服的事说了,问太医。

    “太子妃娘娘的脉像没有问题,没有事,应该是太子妃娘娘闻到了不喜欢的。”太医想了想。

    太子妃娘娘的脉像是真的没有问题,宫人松口气。

    太子妃也松了口气,太医说没事应该就没有事,太医没有把脉前,她心中不放心:“送太医。”

    既然没事,她让宫人送太医出去。

    宫人行礼,太医也行了礼。

    太子妃一个人坐着。

    *

    太后宫中,宫人从外面进来,太后知道东宫的喜宴开始了,天色也暗了下来,不知道过几个月,太子会不会又传出好消息。

    太后是希望的,问了问,宫人回答了,太后知道了没有再往下问,直到另一个宫人进来:“太后娘娘。”

    “又有什么?”太后漫不经心的问。

    “太后娘娘,太子妃娘娘请了太医。”宫人恭敬的抬起头。

    “什么?”

    太后一听急了,站起来,盯着宫人:“难道是太子妃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太后这一下是什么都忘了,也来不及去想,想到太子妃肚子,要是出了什么事?

    宫人站起来,想扶住太后。

    太后没有理会,刚才进来的宫人再次道:“太子妃娘娘好像不舒服,请了太医看,并没有把出什么,太医便离开了。”

    “太子妃到底怎么了,没事不可能请太医,有什么消息传出来?挨家去看看,哀家的小曾孙可不能有事。”

    太后边问边就要去。

    “太后娘娘,太子刀娘娘没事。”宫人跪着上前,太后身边的宫人不敢劝,太后走了几步,才想起今日是什么日子,她停下步子,不知道宫人说的是真还是假,让人去看看,太子妃是不是真没事。

    “马上去看看,有什么马上报挨家家。”太后道,宫人行礼下去,太后坐了回去,留下的宫人守在太后身边。

    去打听的宫人没有隔太久,回来,打听的结果,太子妃娘娘没事。

    太后终于放心了。

    *

    御书房,熙和帝还在批阅着奏折,批了面前的奏折,朱笔轻点,批阅着,不久前他已知道太子侧妃入了东宫。

    东宫那边的热闹是传不过来的,他没有去,不过是纳个侧妃。

    明早太子带着来给他请安就行了,熙和帝想到萧成那小子的态度。

    倒还算让他满意。

    没有像他怀疑的。

    看来萧成那小子并没有变。

    接下来。

    “陛下。”总管公公和外面的人说了话,走进来,行了礼。

    “说。”

    熙和帝神色威严,盯着他,总管公公:“陛下,太子妃娘娘找了太医,似乎是不舒服。”

    “结果呢?”之前才出了事,现在又怎么了,该派人都派了,太子妃要是还是没用,也没办法,太子注定没有子嗣,熙和帝想到母后,母后要是知道,多半又要担心,太子妃在做什么,又哪里不舒服?

    “太医看给太子妃娘娘把了脉,太子妃娘娘没有事,太子妃娘娘好像不想让人知道请太医,太医说太子妃娘娘很好,太子妃娘娘没有打扰到喜宴,太医回太医院了。”总管公公回答。

    “既然很好,为什么找太医,你又说不想让人知道?”熙和帝问,想起今日是太子纳侧妃的日子。

    “老奴也不清楚,好像是有点不舒服,找了太医,太医说没事。”

    总管公公开口。

    “没事还说什么。”熙和帝道。

    总管公公不敢出声。

    “去坤宁宫看看,打扫干净,太子明日会过来。”熙和帝想到太子的不着调,他吩咐一边的总管公公。

    “是陛下。”总管公公行了礼。

    “太子妃不想让人知道,就不要让人知道,太医那里也说一声。”熙和帝又想到太子妃,太子妃不像是为了太子。

    *

    宜妃这边除了问一些事,东宫的情况外,想起琰儿,琰儿很宠她送的宫人,天天带着,宠在身边,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有身子。

    按理说该有了,虽然琰儿还没有大婚,十月后才会娶顾瑶。

    宠着的不地一个宫人,但皇家最不在意就是这,要是宫人能有身子,她也不用这么急,也是好事。

    太子妃都有了,还没有是琰儿的问题还是宫人?

    她也想抱抱孙子了。

    让宫人一会散了拦下琰儿问下,要是有好事,最好,没有再努力。

    还有地些日纳侧妃的事,是太子的表妹,防着一点。

    *

    三公主又是一日没吃饱,不知道今日有什么好吃的,三公主听着外面的动静,今日是太子哥哥纳侧妃的日子,她很想出去,她要见父皇母嫔,她不要嫁给李元浩。

    她要求父皇取消她和李元浩的赐婚,李元浩那个小子居然敢骗她,说有喜欢的人,她还以为是女人,什么东西,敢骗她。

    还有母嫔好了没有,她也想知道,太子哥哥纳侧妃,她也想去,她一定要找父皇,她以为李元浩是好的,比周安那个长得像女人的好,谁知道也骗她。

    喜好男色!

    竟然喜欢男人,男人喜欢男人,什么娈宠,什么男宠,她懒得听,李元浩才是变态,喜欢男人,恶心死她了。

    还有就是公主府还有封地的事。

    她还是不信父皇会这样无情,父皇皇祖母为什么不给她封地,她为什么就没有公主府?

    父皇就因为她喜欢纪太傅,挑畔了萧菁菁就这样对她。

    没有公主府没有封地,她还有什么。

    什么也没有,只能被嘲笑,她要问父皇,可是出不去,外面有人守着,宫人一下子推开门进来,关上门,走进里面。

    看到三公主殿下。

    快速的行了一礼,抬头。

    三公主当然也看到她,上前几步:“饭菜呢。”马上看她手上,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这两日,她都没吃多少,宫人想办法也不是那么容易。,

    宫人提出食盒。

    她好不容易才取到温热的饭菜,太子殿下纳侧妃,准备了很多的饭菜,她找了人,想办法弄了温热的饭和菜。

    “热的还是冷的,有什么吃食?”三公主恨不得抓着宫人:“又是一顿,什么时候才能二顿,到时候才能饱。”

    “温热的,太子殿下纳侧妃,有不少饭菜,奴婢就取了一些。”宫人说。

    “热的?。”

    三公主才不管是怎么取的,高兴起来,多半真的是因为太子哥哥成亲,要不然,像前两日一样,她一把抢过食盒,打开,取出里面的饭菜:“不知道有什么菜。”一看都是她喜欢的。

    这还差不多。

    宫人在一边看着,说着饭菜的名字。

    三公主一口气用了不少,才不再饿,宫人一直看着。

    “公主殿下还是不要再用。”宫人劝起来,三公主殿下不能用太多。

    “东宫是不是很热闹?”

    三公主想到自己要不是被关起来,太子哥哥纳侧室,她是一定会去的,还要准备东西,她喜欢人多的时候。

    “是,公主殿下。”宫人回答。

    “太子妃不知道是什么心情,父皇还有祖母那里,她——”三公主脑中想了不少。

    “三公主殿下还是快点用完。”宫人欲言又止。

    “本公主明早要用早膳。”三公主直接命令。

    宫人什么也没有说。

    “听到没有,本公主不吃凉了的,李元浩那里,哼,还有父皇祖母,母嫔。”三公主想着什么,一边想一边说。

    宫人低头:“奴婢办不到。”

    “办不到?”再说一遍?三公主用完,食盒不小心掉到地上,宫人去捡,三公主一下子脸上一狠,又踩到了宫人的手。

    宫人脸色一变,额头都是汗,脸上多了痛苦,三公主又踩了她的脚,很多天没有了。

    她忍着痛,收掇。

    三公主不解气,一直踩着:“说办不办得到?”

    宫人出去的时候,守在外面的侍卫看到宫人手上的伤口,宫人提着食盒,红肿清淅可见,尤其是碎掉的碗割伤了她的手。

    上次宫人手上的红肿便让三公主暴虑的名声添砖加瓦,这一次也是,三公主的暴虐又有人传。

    *

    萧菁菁用了喜宴,太子还有新人侧妃都看到了,太子妃娘娘一直都没有出现,喜宴结束,所有人往外走,出了宫,和外祖母还有婆婆出了宫,远远看了看。

    上了马车,回了府。

    秦王见到了母妃派的宫人。

    “告诉母妃,本王知道了。”秦王道。

    宫人低下头。

    太子侧妃入宫,还算得太子殿下的宠,只是比不过太子妃。

    接下来,太子妃时不时会肚子不舒服,她担心,让太医看,诊脉,都没有问题,不少人都知道。

    萧菁菁把设计好的图纸让人给外祖母送去。

    二妹妹和陈家庶出的四公子的亲事口头上定了下来,父王也满意,外祖母和陈老夫人说定了。

    只等交换庚帖,算过后,没有问题,挑个好日子正式定下亲事。

    父王让贺侧妃给二妹妹置办起嫁妆,成亲的日子不会定在最近,不是来年就是后年。

    还早,可以慢慢准备。

    萧菁菁每日又是画设计图,看蓁妹妹的设计图纸,雲表妹也画起来。

    四爷又开始早朝还有入宫。

    宫中,太后在派了人又查了后,知道了那个吴侧妃断了手脚,被赐死的事,知道柔姐儿为什么病了,没有入宫。

    似乎是那吴侧妃做了什么,吴家还有菁丫头纪永都出了面,萧成也一起商量了,找到丫鬟和那个吴侧妃对质。

    那个吴侧妃承认做了,萧成便断了吴侧妃的手脚,赐死,太后刚听时不免不相信,显然柔姐儿也是,后来柔姐儿受不了,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什么,回了府,萧成告诉了她,病了。

    萧成竟也不知道瞒着。

    太后让人再打听,打听到那个吴侧妃当年似乎气死了安郡王妃,如果是这样,倒是没有什么。

    太后不知道皇上知道不知道,找了皇上来,说了,熙和帝没想到母后也查到了,把暗卫查的告诉了母后。

    “果然如此,倒是没错。”太后听完。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就是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想来这么年,倒是没有人知晓,也难怪萧成生气。

    吴氏是活该。

    楚王府,萧柔柔被二爷安慰着,好了很多了,和二爷说了,她也不再一个人难过伤心痛苦,二爷劝她不要冲动。

    因为伤心,她连太子殿下纳侧妃也没有去。

    萧柔柔想到萧菁菁,想要找人人杀死萧菁菁。

    萧菁菁不可能不出门,只人找人,找到机会,萧菁菁不死也要——只有这样,才算是给娘报仇,她不会让人查到她身上,让人发现。

    二爷陪了她几天出去了,她叫了人。

    “来人。”

    “夫人。”外面的婆子一听,忙进来,行礼。

    秦王纳侧妃的日子也到了,纳太子的表妹为侧妃。

    萧菁菁不想去,纪尧知道小丫头不想去,出了门。

    萧菁菁看向四爷,四爷穿着官服,她一身诰命服,紫嫣秋雨赵嬷嬷跟在后面,香草梅兰听书看着。

    “菁儿不想去,和给娘说一声,不去。”

    纪尧边拉着她走,边说。

    “四爷。”萧菁菁望着四爷,真的不去吗。

    “让娘和大嫂二嫂去就行了。”纪尧又道:“菁儿不想去没有必要去。”

    萧菁菁想开口。

    到了宜园,知道娘就等他们了。

    “娘你们去吧,菁儿不想去。”最近都是成亲嫁娶的,纪尧转着手上的玉板指,对娘说。

    “四爷。”萧菁菁不由。

    “不想去就不去。”纪老夫人也是这样说。

    “那就四弟和四弟妹在府里。”柳氏一边笑,郑氏也笑。

    “我还是去吧。”

    萧菁菁不想单独和四爷呆着,四爷不知道会——

    “菁儿不是不想去。”

    纪尧一听。

    纪老夫人郑氏柳氏也看着。

    “现在想去了。”萧菁菁道。

    “好,去。”纪尧无奈。

    纪老夫人笑,郑氏柳也是,顾府,顾瑶这一日不会去秦王府,天一亮,她就起来,黛眉出去了一趟,急急的回来了,看姑娘坐着。

    带着丫鬟,服侍姑娘洗漱,顾瑶知道祖母还有娘会去秦王府,爹也会去。

    她是未来的秦王妃。

    如今秦王纳侧妃,她要是去了算什么。

    今日的秦王府简单的布置过,各家都开始出发,顾瑶知道太子表妹会在吉时被迎入秦王府,成为侧妃。

    “姑娘,用点早膳吧,还早。”黛眉见姑娘不用,丫鬟早就取了早膳摆好。

    顾瑶没有说话,她心里像有刀在割,一刀一刀。

    ------题外话------

    说要多写,补还是没有完成,太困了,边寄居边差点睡着了,一会就困,写着都糊涂了,不知道写的什么,乱。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