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裙上的血
    “公子!”婆子抬头看向公子,公子要?

    小厮也看着公子:“瑞珠是夫人见过的。”

    “打掉!没有听到?”小厮的话还没有说完,纪宁如玉如兰的脸上多了阴沉,盯着婆子和小厮。

    小厮不敢再说,他知道府里的规矩,公子还没有定亲娶妻,要是生出庶长子——公子不要瑞珠怀的,想要的是顾姑娘生的吧。

    要是顾姑娘有了,公子肯定不会这样说。

    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顾姑娘是秦王妃,公子为了顾姑娘什么也不顾,他担心公子以后为了顾姑娘不愿成亲,到时候!

    “公子,真的要打掉?”

    婆子磕了一个头,小心的,瑞珠有的是公子的骨肉。

    她不知道公子有喜欢的人,所以——想到府中的规矩,她以为公子说不定会留下,因此来求见公子,现在看来,公子不会留下。

    “对。”

    纪宁冷声开口,不止是府里的规矩,他心中只有瑶儿,从头到尾只有瑶儿一人,之前他以为瑶儿心中没有他,才会犯下错误,现在他知道了瑶儿的心思,不可能让别的女人为他生孩子,更不会要别的女人,他身边只有瑶儿可以,他也不想瑶儿发现他有过别的女人。

    怎么可能让瑞珠生下来。

    瑶儿要的他一直知道。

    他怕瑶儿会不再理他,对他来说,瑶儿才是最重要的。

    “先找个大夫,看看是不是真的有,要是有了,就让大夫配药,打掉,你看着,要是没有,就算了。”

    婆子还想要说什么。

    “公子说得对。”小厮也觉得是该先确认。

    瑞珠是不是有了还不清楚,大夫看了才准,要是有了只能打掉,要是没有最好。

    “是,公子。”婆子想到瑞珠的样子,再看着公子,公子的意思很明白了,不可能再改变。

    也不可能让府里知道,知道了瑞珠命多半都保不住,瑞珠还想为公子生下儿子。

    只要是府里的都知道在公子娶妻前是不可能允许生下庶长子。

    但还是抱着一点希望。

    “这件事不准让任何人知道。”

    纪宁又沉着脸吩咐,好在他身边没有人。

    “老奴醒得。”婆子恭敬的行了一礼,心中叹了口气,瑞珠也是没有那个命,没有命就没有命,只能这样,要是是在公子成亲后,多好,可惜,是在这个时候,瑞珠还期待的等着。

    “去找一个大夫。”纪宁沉着脸让小厮去,小厮行了一礼,忙退了下去,往外面去。

    婆子看了小厮一眼。

    “公子,瑞珠是四爷给的丫鬟。”婆子忽然想到瑞珠几个丫鬟是四爷给公子的,让她们服侍公子,公子带回来让夫人调教了几日,夫人也让她们服侍公子,之后跟着公子到越州来的。

    四爷那里?公子这样会不会?她想到四爷给公子的几个侍卫,看了旁边一眼。

    小心看着公子。

    纪宁也想到了四叔给的侍卫,他不想让四叔的侍卫知道。

    “四叔给的丫鬟也一样,不要让四爷派的侍卫知道。”他盯紧婆子。

    “公子,老奴会小心。”

    婆子能说的,就是小心。

    “下去吧。”纪宁不想再说,婆子行了一礼,退下,纪宁回到里面,他要给瑶儿写一封信,他的瑶儿永远也不会知道今日的事。

    “磨墨。”

    纪宁开口,一个丫鬟上前,磨起墨来,纪宁看着,眉头皱起来。

    另一边,婆子回到房间,看到瑞珠。

    瑞珠得意洋洋的说着什么,婆子一看退了出去,瑞珠还在得意,她叫了另一个婆子到外面说了,另一个婆子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退了出去,到了外面,明白了公子的意思,瑞珠就算真的有了,也不能留下,这也是她们一开始就想到的。

    “公子的意思?要不要写封信回去?必竟是公子第一个孩子。”

    “写信做什么,要是让公子知道?”

    “瑞珠是四爷送的丫鬟,不一样,要是四爷那里?”

    “公子说了。”

    “我觉得该写封信。”

    “府里也不可能留下这个孩子的,公子还没有定亲,更别说成亲,到时候公子可不好定亲。”

    商量好,回到里面,看了眼瑞珠,不久,大夫来了,等确诊了,就要让瑞珠打掉,事情不能让人知道。

    两个婆子看着,大夫是悄悄请来的,小厮没有进来,大夫知道自已要给谁诊脉,看了看,才知道,诊了脉,两个婆子站在一边,不知道希望瑞珠有还是没有。

    诊完脉,瑞珠真的有了,两个婆子知道要告诉公子,对视一眼。

    其中一个婆子退出去。

    瑞珠还想着公子会留下这个孩子。

    纪宁写完了给瑶儿的信,他在信中写明白相思之意,还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上次写去的信,瑶儿应该已经收到。

    小厮走进去,看到公子,恭敬行了一礼,抬起头来:“公子。”

    “说吧。”纪宁问。

    “瑞珠确实有了身子,公子。”小厮道。

    “打掉。”纪宁毫不犹豫,他绝不允许有人破坏他和瑶儿,瑶儿要是知道不会原谅他。

    小厮恭敬的应了声。

    *

    纪宁写的信确实到了,纪家这一天收到了信,正是午睡后,纪老夫人刚起来,看了看没有说太多,老大老二老三老四都不在府里,只有等他们回来,问了问:“不是有信给崔氏的?送过去吧。”信依然是一人一封。

    “已经送过去了老夫人。”张嬷嬷听到开口。

    “嗯。”

    纪老夫人嗯了声,送去了就好。

    “老夫人是担心大夫人?”张嬷嬷小心的。

    “我担心她做什么。”纪老夫人不以为然:“宁哥儿信中写了不少书院的事,宁哥儿稳重了不少。”

    “老夫人,大公子在信中?”张嬷嬷问。

    “和上次一样。”纪老夫人并不关心宁哥儿在几封信里到底写什么,反正就是那些事情,宁哥儿这次又多写了一封,她问明了去处:“老大媳妇这是打算病到明年了。”

    “大夫人看到大公子的信,应该能好起来。”

    张嬷嬷想到大夫人,大夫人还不是被大老爷气到的,大老爷再没有回过正房,一直都在书房里歇着。

    那个丫鬟更是得宠。

    “好不好都没什么,老大最近都是歇在书房,没有再去过正房?”纪老夫人问,她知道老大的性情。

    老大媳妇要是不想办法,老大说不得就不会再去正房了,宠妾来妻四个字在她脑中闪了闪,想到老三,老三这些日子还好,一始既往,宠着妾室,怕她这个老娘,收敛了一些,自己带着茂哥儿,老三媳妇面上看着还不错。

    “大夫人病着,大老爷就算去也。”张嬷嬷知道老夫人问的是什么,后面的没有说完。

    “你说这些来遮掩什么,我还不知道。”纪老夫人懒得再问了,白她一眼,不想再问了,把信放下。

    叹了口气。

    张嬷嬷看在眼里,想到一件事,老夫人听了保准高兴:“老夫人,老奴可是听说四爷和四夫人最近——四爷要四夫人生个儿子。”她也是不久前听到的,本来就打算告诉老夫人。

    “哦?”纪老夫人果然是高兴了起来,老四和老四媳妇说了?她马上看向张嬷嬷,想要确认是真的,老四老四媳妇还要生个儿子,敢情好,她早就等着了。

    儿子好,女儿,都好。

    “你听谁说的,什么时候的事,真的?老四老四媳妇真的?”

    “当然是真的,老夫人,老奴哪里敢骗老夫人,老奴也是之前才知道,四爷一直在努力。”张嬷嬷笑了起来。

    “好。”纪老夫人高兴得不行。

    她的孙儿是真的有着落了,老四最好是加把劲,老四媳妇都好了。

    她竟然不知道。

    “难怪,老四媳妇最近看着累到了,老四也是。”一边想抱孙子,一边又觉得老四累坏了媳妇。

    “老夫人不是想抱孙子。”张嬷嬷也笑了。

    “你这老货。”纪老夫人睥她一眼、

    “你说老大媳妇怎么就不能让我省点心。”还有老三,纪老夫人又想到老三。

    张嬷嬷没有说什么,大夫人和三老爷怎么说呢。

    总是让老夫人不满意。

    大房,崔氏一日比一日憔悴,木嬷嬷担心不已,夫人再这样下去,该如何是好,老爷不愿到正房一步,整天在书房宠着那个小浪蹄子。

    现在大房都知道老爷宠爱的人是谁,一个个都赶着奉承了,夫人这里都没有人。

    吩咐什么都没有多少人听。

    都觉得夫人不得老爷的心,老爷为那个小浪蹄子可是做了不少,像是完全不顾夫人的感受一样,大公子姑娘都不在,帮不了夫人,老夫人也不管,没有人管大房的事,夫人再次被老爷气到。

    夫人在大房的威信一日日没了。

    那个小浪蹄子厉害着,夫人越来越虚弱,那个小浪蹄子每天在老爷面前装,她去求见过老爷,老爷根本不见她。

    她被那个小浪蹄子休辱,当着老爷的面,那个小浪蹄子装得像是夫人欺负了她,老爷还信了,老爷一走,连安也不过来请了,不把夫人放在眼里,老爷一回府,马上就粘着老爷。

    老爷哪里还看得到夫人。

    记得夫人。

    她后悔不该让夫人送药给那个小蹄子,该再等等,不信收拾不了那个浪蹄子,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

    “夫人。”

    木嬷嬷看着夫人的样子,那日四夫人过来看夫人,夫人觉得四夫人是来看笑话,就很生气,老爷又气着夫人。

    崔氏睁开眼晴看了木嬷嬷一眼:“嬷嬷。”很吃力。

    木嬷嬷:“夫人,老奴再去找找老夫人。”她前几日去求见老夫人,老夫人没有让她说完,直接说不会管。

    让夫人自己管,夫人怎么可能管住老爷,夫人病成这样,她也找过二夫人三夫人,二夫人三夫人说老夫人让她们不要管,她们也管不了。

    四夫人那里,她也想过去找。

    老夫人这是厌了夫人。

    “不,要,去。”崔氏不想让嬷嬷再去,婆婆不喜欢她,不会管她,老爷看不上她,她想报仇也不行。

    老爷为了一个丫鬟容不下她,恨不得她死,婆婆还有所有人都在看她的笑话,萧菁菁,只要能——

    “夫人。”木嬷嬷还想再说什么,外面丫鬟声音传进来,她看出去。

    一个丫鬟在门口,跪了下来。

    “夫人。”木嬷嬷回过头。

    “去,看看。”崔氏也听到,看到,开口。

    “夫人等一下。”木嬷嬷道,不知道还有什么事,要是夫人不行,她只能找好退路,想到这里,又看了看夫人,往外面去。

    崔氏只想报复萧菁菁。

    “什么事?”木嬷嬷直接问。

    “嬷嬷,大公子来信了,送回府,老夫人让人送来。”丫鬟马上说,木嬷嬷一听,心中有了想法,和丫鬟说了声,马上进去。

    老夫人让人把大公子的信送来,说明老夫人也不是真的不管夫人。

    大公子送回来的信,老夫人就让人送来了。

    而且大公子来信,夫人听了也会高兴,还有大公子,大公子明年就会回京,木嬷嬷心中想了不少。

    “嬷,嬷。”崔氏没有听到外面的话,看到嬷嬷进来,睁眼。

    “夫人,好事。”

    木嬷嬷高兴的冲到夫人身边,扶住夫人,高兴的:“大公子送信回府了,老夫人让人送来给夫人。”

    “宁哥儿!”

    崔氏像是一下有了精神,抓着木嬷嬷:“娘让人送来?”

    “夫人不要急,老奴扶你起来。”木嬷嬷赶紧扶住夫人,扶了崔氏坐起来,崔氏还是看着她。

    木嬷嬷:“夫人,大公子来了信,给夫人的,老奴让人送进来,夫人看一看大公子说了什么,老夫人那边让人送来的,老夫人还是没有放弃夫人。”

    “好。”

    崔氏有了精神,宁哥儿宁哥儿写信回府,她还有馨姐儿和宁哥儿,宁哥儿来信了,她恨不得马上看到宁哥儿的信。

    恨不得嬷嬷马上拿信进来。

    “夫人也多想下大公子和姑娘,老奴去了。”木嬷嬷不放心夫人一个人,叫了人进来,才出去。

    崔氏巴不得早点看到信,点头,木嬷嬷出了正房,才走了没多远,就看到那个小浪蹄子带着人得意逛着花园。

    小浪蹄子只会勾引男人,老爷在就在书房,老爷不在就在外面招摇,也不怕折了福份,本来就是小蹄子。

    木嬷嬷狠狠啐了一口,小蹄子得意,她没有过去,不想让那个小浪蹄子看到,那个小蹄子可是会告状的,老爷偏相信,不喜夫人,她可不想吃亏,夫人也是没用。

    听到小浪蹄子被身边的丫鬟奉承着。

    “老爷现在最宠姨娘——谁不知道,姨娘才是老爷的宝贝,不去给夫人请安,老爷也不说什么,连夫人也比不上姨娘,等到姨娘为老爷生个儿子,大房还不是姨娘的天下。”

    “这还用说。”

    “夫人哪比得上姨娘。”

    “提夫人做什么,我可比不上夫人,老爷说让我不用喝药,到时候生个儿子。”

    “老爷都让姨娘生个儿子了。”

    “老爷就是喜欢我。”

    “果然是浪蹄子。”木嬷嬷一听就生气,她年轻的时候怎么没有这样的好命,哼,小心福气被折腾没有了。

    她最是见不得这些浪蹄子嚣张,还给老爷生儿子,也不看生不生得出来,不要脸的东西,她一定要告诉夫人,眼前的小浪蹄子就是那个丫鬟,前日被老爷收为了姨娘,给夫人敬了茶,可是夫人还没有喝茶,就被老爷派人来接走了。

    木嬷嬷没有再看,不要脸的东西,等她收拾她,到了花厅见了侍卫,是大公子派回来的,拿到了给夫人的信,侍卫知道大夫人病了,把信给了大夫人身边的人。

    木嬷嬷又问了几句,知道大公子和上次一样,四爷老爷都有一封,赶紧回到房间,路上很小心没有碰到那个浪蹄子。

    崔氏望眼欲穿。

    木嬷嬷让人退下,拿了信到夫人床头,崔氏一看就催嬷嬷打开,她要看,木嬷嬷打开了信,交给夫人。

    崔氏想到宁哥儿,很快看起来。

    “夫人,老奴出去的时候看到那个浪蹄子。”木嬷嬷把看到听到的说出来。

    “一个不要脸的浪蹄子,夫人。”

    崔氏脸色惨白:老爷就这样喜欢?

    *

    顾府,黛眉见到了陈正清,知道肯定是纪公子找姑娘,接到纪公子给姑娘的信,她问了纪公子的情况。

    人一走,她回过神来,看了看四周,没有人看到,她回了府里。

    “黛眉姑娘出府了?”

    在路上遇到一些丫鬟婆子,黛眉打过招呼,在院子外面见到宜妃娘娘派来的嬷嬷。

    “黛眉姑娘去哪里了?”

    “我娘托了表哥来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黛眉道,娘和爹还有妹妹在庄子上,她才能找到借口出府,不被发现,姑娘从秦王殿下纳侧妃开始,心情一直不好,她一直担心。

    老夫人老爷都是劝姑娘想办法得到秦王殿下欢心,只有大公子来看过姑娘,陪姑娘说话。

    这几日大公子每日都会来陪姑娘说说话。

    秦王殿下还是最宠叫锦绣的宫人,这是最新的消息,秦王殿下只有那一晚歇在新房。

    没想到纪公子又派人送了信来,她想到上一次纪公子送信来,也是和这次一样,希望纪公子的信能让姑娘高兴一点,秦王殿下是皇子,不可能真的只娶姑娘一个的。

    只是想到姑娘更在的是秦王殿下,不是纪公子,她也不知道姑娘会不会高兴。

    要是她她会高兴。

    看到宜妃娘娘派来的嬷嬷没有怀疑,她心头一松,到了里面,姑娘又在拔弄着瑶琴。

    她走过去。

    信被她藏在怀里,看到一边的丫鬟,目光落在姑娘身上:“姑娘。”

    顾瑶没有理会,还是拔弄着瑶琴,黛眉又上前一步。

    过了一会,顾瑶才停下手上的动作,让一边的丫鬟下去,菱木花窗是支开的,外面太阳很大,很热。

    屋子里放了冰还是热,等到丫鬟下去,黛眉又上前两步。

    顾瑶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片刻她才看向黛眉,很快又收回视线,黛眉一见走到姑娘身边:“姑娘,纪公子派人送了信来。”

    她小声的在姑娘耳边说。

    顾瑶转过头来盯着黛眉,丫鬟都退下,周围没有人。

    黛眉恭敬的,又小声,看着姑娘:“奴婢方才出去见到纪公子身边的人,纪公子又有信,姑娘。”

    “我知道了。”

    顾瑶没有问太多,没有问信在哪,也没有说要看,黛眉欲言又止:“姑娘。”

    “放好,晚上再给我。”

    顾瑶看着黛眉,纪宁给她写信,她这些天在想,要是她嫁给纪宁,是不是就不会像在一样。

    纪宁喜欢她,知道她要的是什么。

    不可能像秦王一样。

    她要的纪宁都会给她,只要她想,也许她不该为了权势选择听祖母的话,挑中秦王,而是嫁给纪宁。

    “是,姑娘。”黛眉还以为姑娘不看,闻言,心头一松,姑娘是怕被人看到,被人发现吧。

    才会说晚上,她心中猜测着,也看了看四周。

    顾瑶这些天想了很多。

    她知道不管她怎么选择,都不会甘心,而且她很可能还是会选秦王。

    到了夜晚,屋子里只有黛眉,顾瑶看着黛眉:“信呢。”黛眉小心取出来给了姑娘。

    顾瑶打开看了。

    “姑娘,纪公子还是想着你。”黛眉不由道。

    “我知道。”顾瑶开口。

    “姑娘打算?”黛眉不知道姑娘怎么想的。

    “就这样。”

    顾瑶想到的都是纪宁对她的好,纪宁才是对她最好的,她不可能放弃秦王妃的身份,但她也不想放弃纪宁对她的好。

    黛眉听出姑娘的意思,姑娘的意思是,一边让纪公子继续等着,一边嫁给秦王殿下。

    “姑娘!”

    “想谥教参?”顾瑶看向她。

    黛眉低下头:“姑娘这样,纪公子早晚会知道,秦王殿下也会知道。”

    顾瑶想让秦王知道她也有人喜欢。

    *

    宫中,太子妃觉得最近肚子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频繁,梳洗打扮后,她准备让人叫太医,太医前几次看过都说没事。

    “太子呢?”太子妃问了问。

    “太子妃娘娘,太子殿下和纪太傅在对弈。”一个宫人行了一礼。

    “嗯。”

    太子妃摸了摸。

    “娘娘,奴婢请太子殿下——”宫人又问。

    “不用。”太子妃想到菁妹妹,要是太医看过没事,她打算请菁妹妹进宫陪陪她说话。

    就在这时,太子妃感觉肚子痛起来,一阵一阵,她脸色一变。

    “太子妃娘娘,你?”旁边的宫人抬头才要说什么,一下发现太子妃娘娘不对,吓了一跳,忙扑上前,扶住太子妃娘娘。

    太子妃抓住她们。

    两个宫人很担心,扶紧太子妃娘娘,娘娘这是?娘娘到底怎么了?她们发觉娘娘捂着肚子,难道?

    “叫太医,扶,我,躺,着。”太子妃开口,抓着宫人。

    两个宫人真的吓到了,不敢再想,一听,忙点头,慌忙:“是,太子妃娘娘,奴婢——”

    两人扶太子妃娘娘躺下,一个宫人想说什么没有,退出去,叫太医,另一个宫人看着太子妃娘娘:“娘娘你?”

    太子妃觉得肚子痛着,像是有什么往下流,她抬起头,宫人发现了,一下子看到了太子妃娘娘裙摆上的血迹。

    脸色大变,坐到地上。

    “太子妃娘娘。”宫人几次想开口,说不出话来。

    太子妃强忍着,她知道不好:“去叫太子。”

    宫人从地上爬起来,扑到太子妃娘娘身前,面无血色,听到太子妃娘娘的话,完全感觉不到身上的痛意:“是,太子妃娘娘,奴婢马,马上,马上就去,叫太子殿下!”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