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半路截杀
    萧菁菁听完了四爷的话,父王都安排好了,父王要帮太子殿下?

    “菁儿还有什么想问?”

    纪尧看出她的欲言又止。

    “父王给四爷人,想让大营——帮太子殿下?”萧菁菁开口。

    “对,岳父担以我怕我不能好好保护你,所以给了我人,别的,菁儿也不必多想,岳父打算没有错。”

    纪尧看着她:“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太子殿下登基比秦王好,岳父才会帮。”

    “皇上会不会知道?”萧菁菁知道太子殿下在军中无人,要是父王能帮太子殿下,太子殿下登基的可能性就会变大,可是她更担心皇上会不会发现,别的人会不会察觉,到时候对于父王来说就是灭顶之灾,她知道父王这样是因为她,父王以前从不站队,要不是担心她不会这样,前世父王就是因为她才会死。

    “小心点不要让皇上发现就不会有事,岳父也只是怕。”纪尧说。

    “父王。”萧菁菁不想父王为了她这样,她想马上回去,告诉父王,她不需要父王这样做:“父王不该这样,我!”

    “岳父不止是为了你,菁儿,也是为了别的,不用这样自责。”

    纪尧看出她的想法,拉住她,一把把她拉下来,抱过她,把她抱在怀里,低头看她,怕她还要胡思乱想,又点了一下她的鼻尖,小丫头还想回去:“岳父做的并不是大事,有备无患,大营那里,秦王晋王早晚会出手,占一份,岳父有打算,早点准备,也能应对。”

    “是吗。”

    萧菁菁望着四爷,四爷说的她都没有想到。

    “你想一想就会知道,菁儿。”

    纪尧对上她的目光。

    萧菁菁看到四爷的眼中,想了又想,点头。

    纪尧抱着她,亲了下:“岳父回了大营,对于岳父来说是好事。”萧菁菁当然知道。

    没有人说话,马车里,两人抱着,萧菁菁心一片宁静,很安心。

    纪尧摸着上小丫头的发,不知道想什么。

    *

    长公主和附马还有世子说着安郡王萧成即将离京回大营的事,她让皇弟起了疑心,但是没想到皇弟这么快又让安郡王萧成回大营。

    驸马站在一边,摇着折扇,没有说什么。

    长公主还以为能让萧成,吃一番苦头,皇弟也不可能再信任他。

    她了知道皇弟疑心多重,萧成不愿站在秦王这一边,又有菁丫头在,现在没有站在太子一边又如何,早晚也会,只要除去最好。

    除去了,秦王登上大宝的路也要宽得多,她本以为皇弟会让萧成这小子一直在京城,软禁起来。

    计划就算顺利实施,接下来更好办。

    她相信自己的话,皇弟会记在心里,就算原本再信任萧成,也不可能再让他去大营。

    到时候只需要想办法在皇弟面前推出坐镇大营的人选,大营就会落入她的手中,为秦王登上大宝添砖加瓦,她还有世子也有了底气,就是秦王登上了大宝她也有倚仗,谁知道,皇弟是起了疑心,萧成被留在京中呆了不短的时间。

    在她以为计划几近成功,不再关注,计划起对付纪永叔后,她的讶刊是先对付萧成,再是纪永叔,皇弟又放了萧成。

    皇弟像是打探过,让萧成回大营。

    她的计划又失败了,一次又一次失败,还说对付纪永叔,再这样下去,完全是妄想。

    皇弟疑心那么重,在她想来就算打探清楚也不可能再用萧成,可是。

    事实证明她错了,皇弟的心思她猜错了。

    这让她知道皇弟再不是从前,如今最怕的就是皇弟对她起疑心,像母后说的一样,她打算入宫一趟。

    见一见皇弟,问一问,皇弟到底怎么想的。

    皇弟的旨意是昨日下的,她今日去不算太快也不算晚。

    “皇弟不知道是对我起了疑心,还是太相信萧成,还是萧成做了什么。”长公主想完道。

    不问清楚,她不放心,这不是第一次失败了,她要知道又是哪里错了。

    世子卫烨:“娘的打算是?”他知道娘之前的打算。

    “娘要进宫。”

    长公主开口,看看驸马,又看看世子,世子聪慧,是她今后的依靠,只有世子好,她才能好。

    整个府里才会好。

    至于驸马,驸马回了京倒是安份了起来,没有再乱来,还算知道分寸,她事情多,可没有闲功夫理会驸马惹出的事。

    她要做的都是大事,哼,要是驸马不守分寸,打乱她的事,她会让他知道什么叫死。

    “要不儿子派人半路阻杀安郡王?只要死了,娘的计划也算是完成。”卫烨道,他信奉的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要想达到目的,就要比别人狠,既然如此,就让人阻杀。

    不能为所用的人,都没有活着的必要,不管是谁,安郡王又如何,只要死了,娘就能在舅舅面前推荐人,大营也会落在他们的手中。

    和之前的讶划不会有差别的,他早就想这样说了,何必那么麻烦。

    还有那个什么纪永叔也是一样。

    让暗卫出手,舅舅发现也没有什么,娘是长公主。

    “好!”长公主很高兴。

    “烨哥儿。”

    驸马摇着折扇的手一停,烨哥儿被长公主教得不择手段,在他看来,没有必要如此,他看向长公主,长公主也跟着烨哥儿闹:“派人动手,要是有人发现,到时候。”

    他觉得不用死人,也一样可以达到目的,手段太狠辣,容易叫人发觉。

    “你就是顾忌太多,世子说得不错。”长公主看了驸马一眼,开口道,对着烨哥儿:“要做大事,就该刚猛勇进,不择手段,什么也不怕,去吧!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是,娘。”

    卫烨心中想着该如何阻杀,觉得爹有时太优柔寡断。

    “娘等着。”长公主点头:“娘会入宫问一下你舅舅。”

    “娘,放心,儿子一定阻杀安郡王。”卫烨又道。

    “这才是我的儿子。”长公主笑起来。

    “烨哥儿做的让人发现了,皇上那里,公主殿下想好如何和皇上解释?”驸马在一边开口,合起折扇。

    “这哪里需要你来操心。”长公主睥了驸马一眼:“皇弟那里有我,而且皇弟不一定知道。”

    “有娘在,要是畏首畏尾的,儿子还做什么大事!”卫烨直接道。

    “去吧。”长公主没有再看驸马,驸马性子优柔,她懒得再说,看向儿子。

    “儿子一定把安郡王的头提来见娘。”

    卫烨不觉得自己差多少,他也想要像娘说的那样,他手上有专门培养的暗卫,为了回到京城,为了有一席之地,培养了不少暗卫。

    “娘相信你。”长公主看着他。

    卫烨下去了,带人制定计划,阻杀安郡王。

    最要是让人查不出来,以为是意外。

    长公主看着,世子不会叫她失望,看了一会,收回目光,又看着驸马:“你不要觉得不该,为了将来,杀人又算什么,世子没有错,只要能达到目的,好了,各府安排的人都?”

    驸马不再多说,知道说也没有用,公主殿下性子他太清楚:“公主殿下,臣都安排好了。”

    “好。”

    长公主点头:“接下来就是等她们往上爬,得宠。”只有这样,才能有用处。

    “等到得了宠,各府的情况就能更加了然于胸。”长公主道。

    “嗯。”驸马也知道。

    “秦王府送去的,应该没在秦王身边,在哪里。”长公主关注的是能不能得到秦王的宠爱,短时间不可行,要一点点来,总有机会,世子和秦王结交,还不算深,要一点点来。

    她这边也见过宜妃,秦王,但都只是开始。

    女儿很多不知道,她也不打算告诉她。

    天天想着要去找菁丫头,她告诉她,要去纪家需要先下帖子才没有闹。

    “人还没有到秦王身边,需要时间。”驸马道,摇着折扇。

    “你女儿整天想去找菁丫头,还闹起来。”长公主想着女儿。

    驸马没有说话。

    “太子妃见红的事,不知道是谁做的,竟没有除掉太子妃肚子里那个,倒是好运。”长公主这时说,她也想过动手,还没来得及。

    要是她来不会让太子妃只是胎不稳。

    现在打草惊蛇,不可能再动。

    而且她没料到的是,皇弟会在意,她以为皇弟不会在意的,就算在意也不会太过在意,现在皇弟要查。

    “皇弟派了人查,母后也在查,太子更是——我有一个想法,就是想办法让人怀疑到菁丫头的身上?我早就不喜欢菁丫头,太子纳侧妃菁丫头不是进去过吗,说不定就是菁丫头做了什么,太子妃才会见红,也算是对付纪永叔,试探一下。”

    同时也是对付安郡王,说不定会别的效果。

    就算不能真的对菁丫头造成什么,也可以试 五。

    长公主看着驸马:“你看如何?”

    “可以。”

    驸马手一动,折扇合起来,长公主站了起来:“本公主现在就入宫,这里是京城,你要是——”

    “公主殿下放心。”驸马开口。

    “本公主也想放心。”长公主带着人出了长公主府,坐在车辇上,她要进宫,和皇弟好好说一下。

    不久之后,到了宫门口,入了宫。

    长公主只希望世子截杀萧成的时候不要出意外,萧成不会活着,她闭着眼,想着事情,母后不愿帮她,只会斥责她。

    长公主的脸色变得不好,不知道多久,辇车停了下来,一个宫人到近前:“公主殿下。”

    “嗯。”长公主睁开了眼晴,看出去。

    “到了。”宫人行礼,长公主知道到了,下了车辇,御书房就在眼前,她挥了一下手,带着人往里。

    看到外面守着的御前侍卫还有公公,和往日一样。

    “长公主到。”

    “长公主殿下。”守在御书房外面的御前侍卫还有公公看到过来的长公主殿下,行了一礼。

    “嗯,起来吧,皇上在里面?本公主要见皇上。”长公主气势十足,雍容华贵。

    “是,长公主殿下请稍等。”有公公道,甩动着拂尘。

    长公主含笑应是,公公进去,长公主看着,没一会,这位公公又出来,还有总管公公,行礼:“长公主请。”

    “好。”长公主让人留在外面,走了进去,边走边询问。

    总管公公能回答的都回答了。

    长公主问的只是陛下在做什么,还有身体状况,似乎很关心陛下,这些都是能回答的,然后就是太子妃娘娘的事。

    到了里面,长公主看到皇弟一始既往批着奏折,她笑着:“皇弟。”

    “皇姐来了,你下去。”熙和帝让总管公公下去,看着皇姐,皇姐又来宫里,不知又有何事。

    总管公公抬了一下头,退下去。

    长公主坐下来。

    熙和帝放下手上的御笔,看着皇姐,站了起来,走了几步:“皇姐来是?”

    “不知道太子妃的事查到什么没有。”长公主慢慢问。

    “还没有,皇姐来就是问太子妃的事?”熙和帝道。

    “还没有?到底是谁竟连皇弟你也没有查到。”长公主开口。

    “朕会查清楚。”熙和帝倒是没有大怒,只是陈述。

    “皇弟要查,肯定会查到,动手的人说不定多后悔。”长公主笑了起来,熙和帝没有说话。

    “皇弟,你怎么又让安郡王回大营了。”长公主没有再笑、

    “这才是皇姐来的原因吧。”

    熙和帝一听,看着皇姐,皇姐说过的话让他起了疑心。

    “对。”

    长公主没有否认:“皇弟,我上次说过,纪永叔和安郡王不把皇家放在眼里,不然不会——皇弟没有派人去查探吗,为什么还让安郡王回大营,我以为皇弟会让安郡王一直留在京城,换一个人去大营。”

    “萧成那小子是朕提起来,完全就是靠着朕的宠信,要是没有朕,他能有什么,只要朕一句话,他就什么也不是,朕起初疑心,后来派了人,发现萧成那小子没有让朕怀疑的地方。”

    熙和帝道。

    “因此,皇弟就?”长公主问。

    “对。”熙和帝点头:“至于纪永叔,朕也有观察!”他倒是怀疑皇姐是不是另有目的。

    “皇弟怀疑我?”

    长公主看出了什么。

    “皇姐,朕并不怀疑皇姐,只是有些事,不是皇姐该插手的。”熙和帝回答。

    “我以后不会再插手。”长公主知道多说无益,皇弟多半已起了疑心,说她不该插手,没想到皇弟这么相信萧成,连纪永叔也得皇弟信任:“我也是怕皇弟被人蒙在鼓里,所以。”

    熙和帝这才没有怀疑,皇姐曾经帮了他不少,又在南边多年,他也不想怀疑。

    “皇姐的心,朕是知道的。”

    长公主知道接下来只能想办法让皇弟怀疑到菁丫头的身上了,萧成要是能死,也好办。

    走之前,长公主:“我记得菁丫头很得太子妃。”

    “嗯。”熙和帝也想到,打算下旨让菁丫头进宫一趟。

    长公主一走,他派了人出宫,让菁丫头明日入宫。

    “是,陛下。”总管公公正要走,长公主又入了宫,见了陛下,先前长公主可是让陛下对安郡王起了怀疑。

    “等一等。”熙和帝想到什么。

    “不知道陛下?”总管公公跪下来抬头。

    “永叔今日在宫里还是?”事情太多,熙和帝有些记不清了,问道,总管公公一听,行了一礼:“今日太傅没有入宫。”

    “这小子。”熙和帝一笑:“又在家里陪菁丫头?让他明日进宫来,陪朕对弈,别整天呆在家里,萧成去了大营,朕身边没有人陪。”

    “是,陛下。”总管公公又道。

    “去吧,和永叔那小子说一声。”熙和帝挥手,总管公公退下去。

    长公主出了御书房,一上车辇,脸色就沉下来,要想把太子妃见红的事推到菁丫头的身上,并不容易。

    她闭上眼。

    “公主殿下。”

    “什么?”长公主睁开眼,宫人的声音再次传进来:“有公公出宫了。”

    “嗯。”长公主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宜妃宫中。

    宜妃在发现皇上很重视太子妃,尤其是太子妃的肚子,不像她想的一样后,就后悔了,后悔动手。

    她以为皇上不会太在意,就是查,也不会查多久,只要做到万无一失。

    哪里想到。

    皇上在查,太后在查,太子在查,听说纪永叔也插了手。

    她不怕太子太后查,只怕纪永叔还有皇上,皇上的暗卫,很可能会查到,她自己不怕,琰儿该怎么办,皇上一定——

    “娘娘该怎么办?”宫人也知道了,不由担心。

    “怕什么怕,做已经做了,幸好那个人已经自尽,皇上就算查也不会查到本宫身上,再后悔也没有用,只能尽量小心,不要让人查到。”

    宜妃道,怕琰儿担心她,做什么。

    私底下暗潮汹涌,她虽动了手,保不定还有人动手,她只能安下心,让人告诉琰儿什么也不要做。

    *

    纪府。皇上的旨意,都知道了。

    皇上派了身边的公公来要郡主明日入宫,陪太子妃娘娘,萧菁菁不觉得有什么,本来她就打算入宫。

    四爷去了书房。

    赵嬷嬷看着郡主:“郡主。”皇上派来的公公回宫了。

    “嬷嬷。”萧菁菁抬起头来,嬷嬷?

    “明日郡主入宫小心一点,上次就。”赵嬷嬷实在是不放心,太子妃娘娘身边实在是太危险了,萧菁菁知道嬷嬷担心:“嬷嬷我知道,四爷也会入宫的,嬷嬷担心什么。”

    “老奴知道,就是。”赵嬷嬷知道还是担心。

    “嬷嬷到时可和我一起去。”萧菁菁正让紫嫣秋雨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见到贺氏为二妹妹置办嫁妆,她想挑一些给二妹妹以后添妆,还紫嫣秋雨定了亲,她们的嫁妆由她准备,到时候还要给她添妆。

    “好,郡主,你对紫嫣秋雨这么好做什么,那两个丫头哪里需要那么多。”赵嬷嬷知道郡主的想法,觉得紫嫣秋雨两个丫头真的是天大的运气。

    郡主对这些丫鬟太好。

    之前也是。

    “她们从我身边出去,二妹妹为人不错。”萧菁菁淡淡的。

    “郡主啊。”赵嬷嬷也不再说,不是第一次知道郡主对几个丫鬟多好,郡主对她也好。

    等到挑出差不多的,萧菁菁没有再挑,还有一些她会让人出去采买。

    “这些就给你们当嫁妆,添妆。”一共分成三份,另外的给二妹妹,萧菁菁开口。

    “奴婢谢郡主。”

    紫嫣秋雨红着脸。

    “看看郡主对你们多好。”赵嬷嬷在一边说,萧菁菁让她们起来,紫嫣秋雨都是红着脸起来,她们哪里会不知道郡主对她们多好。

    晚上,四爷回来后。

    两人说着私密的话的时候,萧菁菁又和四爷说起紫嫣秋雨成亲的日子,还有下聘,请期的事。

    纪尧听了菁儿的话,沉吟了一下。

    “就在三天后吧下聘请期一起。”

    纪尧定了一个日子:“至于成亲,让他们自己定。”

    “好。”萧菁菁点头,上次和四爷说,四爷只说找个日子,要问下。

    “四爷问过了?”

    “嗯,你说的话,为夫怎么会不放在心上。”小丫头身边的丫头急着嫁,他身边的小厮也急着娶。

    早点下了聘,把成亲的日子定下来,也是好事。

    “明日我要入宫,陪太子妃娘娘了。”

    萧菁菁又说。

    “菁儿不是想入宫?”纪尧问。

    “嗯。”萧菁菁点了一下头。

    “到时候和为夫一起去,为夫也要入宫。”纪尧也会入宫,皇上说了,让他也入宫。

    萧菁菁知道,颔首。

    纪尧眸中含笑,小丫头还没有身子,他手一动,压了下去,一下子亲住小丫头,萧菁菁脸一红,知道四爷又来了,两人很快又搂在一起,亲热起来。

    天亮,萧菁菁和四爷一起入了宫。

    四爷去了御书房,四爷让她有什么事就派人来找他,他会在内阁,她在宫人的带路下进了东宫,赵嬷嬷看着东宫的情形,暗里点头,跟着郡主,不一会见到了太子妃娘娘,太子妃娘娘还躺在床榻上。

    太子殿下并不在。

    “菁妹妹来了?”

    太子妃是早早知道菁妹妹要来,是父皇下的旨,父皇一直在查,刚才也听到宫人的通报,菁妹妹来了,她身边多了不少人,皇祖母又派来的,还有太子派来的。

    太子也是刚走不久,她身边的宫人大多都换过,是太子找来的。

    “太子妃娘娘。”萧菁菁带着人上前,行了一礼。

    宫人站在一边,也有宫人掀起床帐,太子妃看过来,有宫人上前扶住太子妃娘娘。

    “菁妹妹,快起来,本宫现在这个样子,菁妹妹不介意吧。”太子妃笑了笑,让宫人扶菁妹妹起来:“有菁妹妹来陪我说话,我也不用无聊了。”

    “太子妃娘娘好点了吗?”

    萧菁菁走到近前,关切的问。

    宫人都看向菁华郡主。

    “很好,菁妹妹不必担心。”太子妃笑。

    赵嬷嬷带着人给太子妃娘娘请安,太子妃看到赵嬷嬷几人,笑着让她们起来。

    赵嬷嬷几人起来,站在郡主身后,都看向太子妃娘娘。

    “菁妹妹,你不知道,之前我正想让人请菁妹妹进宫来,谁知道。”太子妃笑容加深,除了脸色还有些苍白,看不出别的。

    “太子妃娘娘要我陪,只需派个人来就是。”萧菁菁道。

    “那以后,恐怕菁妹妹要常进宫了。”太子妃也开口,赵嬷嬷想看看太子妃是不是对郡主有什么企图。

    “能陪太子妃娘娘,我愿意。”萧菁菁说。

    “父皇让菁妹妹来陪我,是最好的恩典。”太子妃忽然发现菁妹妹还站着:“菁妹妹坐下吧,不必太拘礼。”

    宫人搬来矮凳,萧菁菁坐下来,赵嬷嬷几人还是站在一边。

    太子妃身边也有不少宫人,太子妃想知道外面的事情,问了问,萧菁菁把外面的情形说了。

    “菁妹妹不来,我还不知道。”

    “太子妃娘娘现在主要是好好休养,太子殿下在查,太后娘娘皇上也在查,肯定能查到。”萧菁菁看着太子妃。

    如今的东宫最安全,她一直陪着太子妃娘娘,到四爷来接她。

    “四爷,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出宫的时候,她道。

    “菁儿想发生什么?”

    纪尧取笑她。

    萧菁菁皱了一下鼻子,她也不知道,纪尧看到她皱着的鼻子,忍不住掐了一把,萧菁菁眼中多了泪,四爷掐到她了。

    “掐痛了?”纪尧很心疼。

    “你说呢。”萧菁菁没好气,直到四爷承诺不少,她才没有再生气。

    隔日。

    安郡王萧成出了京。

    萧菁菁没有去送父王,父王和往日一样,是一大早起来就出发,她也想过爬起来,可是四爷不让她起来。

    等到四爷起了,她又睡了一觉才醒。

    醒了已经晚了,父王早就出京了,再去也来不及,父王这一次要很久才会回京。

    “郡主醒了?”

    “嗯。”萧菁菁开口。

    一间酒楼包房,侍卫还有婆子丫鬟守在外面,萧柔柔坐着,脸上多了戾气,她知道父王出了京,父王派了人来找她,她没有见,她恨父王,永远不会原谅父王。

    二爷见了,告诉她今日父王会离京,回大营。

    她不想二爷见,二爷却见了,她本来想生二爷气的,二气说是为了她,她才没有生气,以出来散心为由,她来了这里。

    她要见那个没用的小袁氏,袁冰语。

    要对付大姐姐,要刺杀大姐姐,不是她一个人能完成的,需要很多,需要找帮手,她也不想脏了自己的手,只有小袁氏最合适。

    她不是想嫁给纪太傅吗,只要她帮她一个忙,大姐姐一死,就能嫁给纪太傅,要是三公主没有被关起来更好,她会找三公主。

    有三公主一定能成功,可是三公主被关了起来,她只能退而求其次。

    顾瑶那里,她也会去找,只是不是现在,她会在这里见小袁氏。

    “来了吗,看看。”想到这里,萧柔柔看向身边的婆子还有丫鬟,一个婆子走出去,过了一会回来,恭敬的行礼。

    “夫人,还没有。”

    “嗯。”萧柔柔本来想约在别的地方,或者直接在袁府门外见。

    “夫人,人来了。”一会后,有丫鬟进来,快步到萧柔柔的面前,行礼抬头:“袁姑娘就在外面了。”

    “哦?”萧柔柔看出去,袁冰语来了?

    “让她进来。”

    不一会,她看到了袁冰语,心中不屑。

    “你是二夫人?”袁冰语带着丫鬟走进来,看向萧柔柔,听到楚王府的二夫人要见她,娘让她来,看看有什么事。

    “是我。”萧柔柔道:“好久不见,袁姑娘,最近可好。”

    “二夫人。”袁冰语开口。

    “坐下吧。”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