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不安和厮杀
    “长公主殿下。”宫人看着长公主殿下的样子,看了眼外面,恭敬的道,另一个宫人也看着长公主殿下。

    晌午已经过了,长公主看了宫人一眼:“还没有消息。”

    “世子有消息,肯定会传回来。”宫人开口。

    “去看看。”长公主不耐。

    “是。”宫人行完礼就要退下,长公主殿下让她去看看,刚退了几步,一个婆子走进来:“长公主殿下。”直接走到长公主近前。

    “郡主呢?”长公主看过去。

    “郡主还没有回府,长公主殿下,老奴过来的时候看到驸马爷过来了。”婆子后面的没有说,意思很明白。

    “驸马过来做什么,让他回去。”

    长公主皱了皱眉,看着婆子,对着一边的宫人挥了一下手,宫人低头退下,只余下一个宫人站着,婆子睥了眼,对着长公主殿下:“驸马爷应该是有事和长公主殿下说。”

    长公主看她一眼:“他有什么事。”她还不知道?驸马不是不赞成吗,她现在没有心思应付他。

    “老奴出去和驸马爷说一声,驸马爷。

    婆子知道长公主殿下不会见驸马爷,她也知道驸马爷和郡主是因为世子还有郡主才没有——她知道世子爷带着人出去了,长公主殿下应是在等世子爷。

    长公主应了声,婆子退了几步。

    ”等一下。“长公主忽然叫住婆子,看向她。

    ”公主殿下?“婆子回过头来,不知道长公主殿下要?她看向长公主殿下。

    ”让他进来。“长公主决定见一见驸马,婆子不知道长公主殿下为什么又要见驸马爷,为什么改变主意,还是行了一礼。

    不敢多想,退出去,长公主看着,宫人也看着。

    ”驸马爷。“婆子退到外面,开了口,驸马很快走了进来,婆子也跟在后面,宫人看看,又看向长公主殿下。

    ”长公主殿下,驸马爷来了。“婆子快步上前,行礼。

    长公主已经看到了,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让她下去,婆子行了一礼,退到外面守着,驸马一步一步走到长公主的面前,行一礼:”长公主殿下。“

    长公主看着驸马,让宫人也退下去,宫人听到长公主殿下的话,抬了抬头,不敢多说,退下。

    一会后,长公主淡淡的:”坐吧,驸马来是?“

    驸马:”谢殿下。“坐了下来。

    ”公主殿下还不用膳吗。“

    ”有什么就说,不用说别的!“长公主直接道。

    ”烨哥儿还没有消息?“驸马又问。

    ”驸马也知道担心?我还以为驸马不会担心,驸马不是不赞成烨哥儿截杀吗?“长公主不置可否:”世子现在肯定追上去了,只等机会下手,只要动了手就会有消息传来。“

    ”臣怎么会不担心,公主殿下让烨哥儿去截杀,万一失败呢,说不定会害了烨哥儿。“驸马说。

    ”你的意思是我害了烨哥儿?我会害烨哥儿?“长公主不悦,沉着声音。

    ”臣没有这个意思。“驸马马上道。

    ”没有这个意思?那你刚才的话?“长公主不满。

    ”臣只是担心。“驸马很平静,摇了一下折扇。

    ”要知道萧成并不知道会有人在半路截杀,没有防备,没有准备,身边又没有太多的人,世子只要出意不意,怎么会不成功。’

    长公主还是很有信心的,最后又:“除非有什么意外,要是连这样也失败,那就什么也不用说了。”

    “臣说的就是意外。”

    驸马道。

    长公主看着他:“那就再来,一次不行二次,二次不行三次,驸马是不是又要说太残忍?”

    “这样会暴露的,公主殿下。”驸马没有说别的。

    “那照你说该怎么做?”

    长公主紧盯着他。

    “先看看烨哥儿这一次如何。”驸马没有回答。

    长公主看了看他,没有再开口,纪府,萧菁菁正在午歇,突然醒了过来:“父王。”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不安。

    像是发生什么一样,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她平复了一下心绪,转过头来,四爷就在旁边,她看着四爷的样子,好在四爷在,手摸了摸,四爷,闻到四爷身上的松香气息,她坐了起来。

    只是心还是砰砰跳着,她又不安起来,她做了一个梦,想钻到四爷的怀里,怕弄醒四爷,她想了想做的梦。

    “菁儿?怎么了?”

    一个声音响起,一只手摸了摸她,她猛的抬头,对上四爷的目光,不安的心彻底定下来,四爷也醒了吗?四爷是不是被她吵醒的:“四爷你醒了,是不是我。”她看着四爷道。

    “不是。”纪尧注视着她,眼中清明起来,小丫头居然醒了,他就说好像听到小丫头的声音,睁开眼果然:“只是听到某人的叫声。”

    “四爷,我。”萧菁菁想说什么,脸微红。

    “菁儿睡醒了不睡了?”纪尧接着问,翻身,伸出手捞过她,把她捞到怀里,俯在她的身上,亲了一下她的脸。

    萧菁菁抓着四爷的手,望着:“四爷,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到父王,具体的想不起来了。”萧菁菁回想不起梦的具体内容,只知道梦好像是前世。

    “菁儿做了恶梦?”纪尧没想到小丫头是做了恶梦,头抵着她的额头,目光相对。

    萧菁菁重重点头,感觉到四爷的呼吸还有温度:“四爷,你说父王——”她想要说什么又没有。

    “一个梦而已,菁儿。”纪尧告诉小丫头,贴着小丫头。

    “嗯,四爷。”萧菁菁点了点头:“刚才我好怕。”

    “菁儿要是怕,就抱紧我,有我在,我保护菁儿,时间还早。”纪尧笑了笑,搂紧她,又亲了下。

    “四爷。”

    萧菁菁脸更红,推了一下四爷。

    “菁儿。”纪尧又是一笑,抱着她,翻了一个身。

    萧菁菁侧着身体,眼前就是四爷。

    萧菁菁窝在四爷怀里,被四爷抱着,渐渐不再不安,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心静下来,她发现自己睡不着:“四爷。”

    “菁儿?”纪尧低头凝着她。

    “四爷,之前我怕吴氏会害父王,派了人到她身边,她来求见我,吴氏想要害父王,她从一个病了的婆子口中知道吴氏曾经给父王下过药,那个婆子亲眼看到,我告诉了父王。”

    萧菁菁道。

    “哦?岳父?”

    怎么说?纪尧挑眉,他并不知道。

    “四爷,父王见了那个丫鬟和婆子,很生气,让人把吴氏的尸骨挖了出来。”萧菁菁一直怀疑前世父王的死,吴氏有份,只是没有证据,才没有告诉父王,她怕像前世一样,格外小心,派了人,没想到真的发现了,吴氏没有继续下药,只是父王的存在还有用,要是没用了,吴氏就会害父王。

    这一世因为母妃病逝的真相,吴氏被父王断了手脚,赐死,死得太快,没有经历后面的,不然吴氏不可能不继续动手,她想让父王知道。

    前世吴氏害父王。

    就算过了一世,吴氏没来得及做,也害死过父王。

    “她死了,我也要让父王知道。”

    萧菁菁想完。

    “菁儿没有错。”纪尧摇头:“难怪菁儿那日离开前,单独和岳父说话,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难怪那日岳父脸色不好。

    “四爷。”

    萧菁菁靠着:“只有这样,父王知道吴氏想害他,才能——”

    纪尧听出小丫头心里还是担心岳父又想到那位吴侧妃的好:“那日为什么没有和我说?”

    “我不想提。”

    萧菁菁不想再提起吴氏。

    “现在为什么又?”纪尧大概知道小丫头为什么现在又说。

    “我梦到父王,突然想告诉四爷。”萧菁菁看着四爷:“四爷会怪我吗?”她知道自己早晚会和四爷说。

    “不会。”纪尧理解小丫头的心情,怎么可能责怪,萧菁菁想着父王不知道到哪里了:“父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把吴氏尸骨挖出来。”想到前世,她觉得吴氏还是死得太便宜。

    父王对她那样好,她还想害父王。

    “不要去想。”纪尧不知道小丫头是不是想到这怕:“我抱着你,不怕,好好睡觉。”

    “嗯。”萧菁菁闭上眼,纪尧一见,笑了起来,小丫头。

    他也闭上眼,搂着小丫头继续入睡,萧菁菁发现自己心里又不安起来,带着心慌,睁开,拉了一下四爷:“四爷。”

    “还有什么菁儿?”纪尧并没有睡着,一听到动静就知道小丫头又醒了,他睁开眼,小丫头还有什么要说?没有说完的。

    萧菁菁对着四爷:“四爷,父王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我心里不安!”她想到先前的梦,不安会不会是父王真的有事。

    纪尧撑起身体,注视着小丫头:“不安?”

    “是四爷。”萧菁菁。

    “我让人去看看。”纪尧为了让小丫头放心,打算让人去看看。

    萧菁菁颔首,心中急切。

    纪尧知道她很急,披了一件外衣,走了出去,叫了人,吩咐了,他也怕岳父出事,这个时候岳父多半还没有到大营,等人下去,他回到里面。

    萧菁菁在床上,焦急的等着,看到四爷进来:“四爷。”

    “我让人追上去,看看岳父是不是有事。”纪尧上了床,拉着她的手。

    萧菁菁这才不那么心慌。

    纪尧搂过她,让她和他一起睡,萧菁菁睡不着,她心中全是不安,很怕,只有父王没事,她才有心情,纪尧便便和她说着话。

    紫嫣秋雨赵嬷嬷在外面听到四爷吩咐小厮,她们不知道怎么了,为什么四爷会出来,吩咐小厮追上王爷。

    是王爷有什么事吗?

    可是四爷为什么知道?

    *

    从京城往大营的路上,萧成骑在马上,身边跟着亲卫,还有一段路就到大营了,到了大营就知道大营里的情况。

    太阳很大,萧成望了一眼,喝了一口水,脸色不好。

    让亲卫停下来,休整一会,再继续,找了一处阴凉的地方。

    前日他从菁姐儿口中知道了吴氏给他下过药的事。

    菁姐儿怕吴氏会做什么,派了一个人到吴氏身边,没想知道了吴氏曾经给他下药的事。

    他自问对吴氏够好。

    吴氏却想害死他,菁姐儿告诉他吴氏那个女人曾经给他下过药的时候,他还不信,吴氏怎么敢,菁姐儿说是因为他护着她,吴氏不满,所以对他下药。

    说不定以后一碗毒药给他。

    那个婆子还有丫鬟他审问过,墨书他也审问过,知道吴氏确实想过害他,他让人把吴氏的尸骨挖了出来。

    鞭尸。

    就算如此,也不足以泄他心头一恨,柔姐儿他不想再管,离京前他派了一个人,如果柔姐儿敢像她娘一样,他会让她自生自灭。

    “王爷。”过了一会,亲卫看着王爷。

    “走吧。”萧成开口,他要尽快赶到大营,吴氏的尸骨,被他鞭尸后,让人丢到了山里。

    策马疾驰,一路很顺利,还有一小段就到大营的范围了。

    萧成没有停下休整,直接往大营去。

    亲卫簇拥着。

    忽然身后传来马蹄声,很整齐,越来越近,这一段路一向是没有人的,不知道哪里来这么多马蹄声,萧成听到声音看向身后,是什么人?

    亲卫也听到,看了眼王爷,往后看去。

    一眼看到,马蹄扬起的尘土整齐的一片,十几匹马朝着他们奔驰而来,在烈日下,穿着黑衣的人,手上提着剑。

    为首的人更是黑衣劲装,蒙着脸,提着双剑,像是冲他们来。

    片刻围住他们。

    萧成退到一边,眉头紧皱,看着,这些人到底是谁,亲卫围在周围,带着警惕,这些人很快冲到近前,剑一晃就刺了过来,人数比他们多。

    为首的人一个飞跃,跃向萧成。

    “护卫王爷。”亲卫们一见,迎上敌人,下一刻打斗起来,十几个黑衣人都冲了过来,亲卫一一迎上。

    为首蒙着面的人还是跃了过来,萧成身上也有刀,他取下刀,眼看着一剑刺来,他抡起手上的刀就还了回去。

    是谁,敢半路狙杀他。

    刀剑交击的声音响起。

    萧成退了一步,对方也退了两步,然后再次跃了过来,一剑又来。

    “王爷小心,护卫王爷。”有亲卫发现黑衣人跃过他们刺向王爷,回过身来,顾不上许多。

    “不用管本王,本王自己对付,你们自己管好自己。”萧成大声的道:“敢来截杀本王,不管是谁,都不要活着回去了,本王倒是要看看是谁。”

    他心中猜测着。

    谁最有可能,其他的人都没有蒙面,只有眼前的人蒙着面,只要掀开,说不定就知道是谁了。

    “是,王爷。”亲卫都是知道王爷的身手的,没有再担心,回身迎上黑衣人,这些黑衣人多,比他们多,一个不小心王爷很可能会——王爷不能有事,这些黑衣人的身份!

    十几个黑衣人像是专门训练过,没有一点声音。

    “你是什么人,敢袭击本王!不要命了。”萧成自恃身手不错,此时边用刀砍过去,边盯着黑衣蒙面的人。

    蒙着面的黑衣人:“死吧。”哑着声音说了两个字。

    又有黑衣人冲过来。

    “找死!”萧成没有从话中想出是谁,声音可以变,样子变不了,他又是一刀挡住,另外的剑刺过来,他一刀又一刀,砰砰砰砰,刀剑交击声不停的响起。

    腾挪着,萧成还是盯着蒙着面的人,另一个黑衣人被他挡住,蒙着面的黑衣人身手并不算厉害,他只要。

    找准机会,挡了几次剑,手上的刀一下子劈过去,像是劈开什么一样,蒙着面的黑衣人脸上的蒙面巾一吹,差点就撕裂开来,要不是一边又有黑衣人冲过来,这次萧成就要知道是谁了。

    他又挡了几剑。

    蒙着面的黑衣人猛的后退,眼中多了杀意,萧成不怕,有亲卫过来:“王爷。”

    “嗯,劈下他脸上的蒙面,让本王看看,谁如此藏着,来截杀本王。”萧成的压力小了不少,对着身边的亲卫说。

    已经有两个黑衣人倒在地上,也有一个亲卫死了。

    又有一个黑衣人倒下,萧成知道自己的亲卫都是专门挑出来的,身手都不错,对方人虽然多,身手要差一些,也不是不可战胜。

    对方应该是没想到她身边的亲卫身手如此好,不然不会只派这点人来,再多来几十个,他再厉害也只能埋骨在这里。

    “是,王爷。”亲卫护卫着王爷,面对刺过来的剑。

    萧成不是会躲着的人,眼看着蒙着面的人和身边的黑衣人说了什么,黑衣人跑开,又跃过来,他也跃上去。

    刀剑又交击在一起,安静的路上,厮杀声,还有刀剑声,没有一个人来。

    死的人多了起来,亲卫,黑衣人,满地的死尸,满地的血,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黑衣人死了五个,亲卫死了两个,都受了伤,身上都有血,黑衣人也有几个受了伤,但好的还有几个。

    萧成这时一刀劈死三个,黑衣人少了起来,亲卫边战边往王爷身边的退,都退到了王爷的身边。

    萧成站在中间。

    对面的黑衣人也一起冲击而来,蒙着面的黑衣人突然往后退,退出了,不知道在看什么。

    萧成也看过去,亲卫没有几个了,黑衣人又倒下两个,更少。

    只要再坚持一会,这些黑衣人就会毙命。

    “王爷。”

    刀剑交击声事,亲卫们杀了几个黑衣人,冲过来的黑衣人后退了两个,都死了,他们也又死了一人,眼看还有三个黑衣人没有过来,还有蒙面的黑衣人站在一边,回头。

    萧成盯紧蒙面的黑衣人,亲卫也看着,对方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束手就擒吧。”

    萧成带着亲卫上前,沉着声音,手上提着剑:“不想死就束手就擒。”

    黑衣人没有说话,蒙面的黑衣人也只是看着萧成。

    两边对峙,萧成走上前几步,停下来。

    蒙面的黑衣人忽然说话:“幸好早有准备,安郡王爷!”变过的沙哑声音传出,手一挥,忽然有一个黑衣人骑着马过来。

    后面更有十几匹马出现,看来之前是躲了起来,现在过来。

    随着马蹄声,十几个黑衣人骑着马到了蒙面黑衣人的身后,看向萧成。

    “本来以为够了,没想到还是不够,幸好多带了人来,安郡王爷让在下死了这么多属下,你说你该不该死。”

    蒙面人沙哑的声音道。

    手又举了起来,一挥,黑衣人都提起剑,朝着萧成冲了过去,蒙面黑衣人还以为十几人就足够了。

    “上去。”

    “是。”黑衣人整齐划一。

    “王爷,还有人,王爷你先去大营,属下挡住。”

    还活着都有不少伤的亲卫看到对方还有人,脸色大变,没想到对方还有人,这样一来他们不可能再赢,经过厮杀,他们都负了伤,人也没有对方多,难怪他们之前听到那么多马蹄声知王爷的安全最重要,他们挡在王爷面前。

    现在只有他们挡着,王爷走,王爷只要到大营,就安全了。

    “本王不走,本王倒要看看,是谁死。”萧成脸色也不好,居然还有人,他提着刀,刀上没有血,盯着过来的黑衣人。

    “王爷,有属下拦着,王爷只要走,一定不会有事,属下一定想办法拖住。”亲卫还要说什么。

    “本王自有主张,战!杀!”萧成举起刀来。

    他要试试对方,实在不行的时候,他会走,去大营。

    黑衣人提剑冲杀过来了,刀剑交击的声音再起,蒙着面的人没有动,这次似乎只站在远处看。

    几个亲卫听到王爷的话,也提刀往上,王爷不走,他们要保护王爷。

    两边又厮杀起来,一个个黑衣人死去,亲卫力竭,蒙着面的黑衣人眼中跳着光,忽然也提剑上前,跃向萧成。

    “来得好!”

    萧成一刀对上。

    两人都退了退,又厮杀起来。

    离厮杀不是太远的地方,十几匹马从远处疾驰而来,到了近前,为首的侍卫头领停了下来。

    看了看,让人听了听。

    “有人经过过,应该就在不久前,有三十匹马的样子。”一个侍卫回来。

    “没有错了,马上追上去看看。”

    侍卫首领看着前方,所有侍卫领命。

    “应该就在前面,我们追。”四爷让他们追上安郡王,四爷应该是知道什么,让他们追来,半路上他们就发现,有三十匹马留下的痕迹,安郡王爷带的亲卫并不多,不可能是安郡王爷。

    那么很可能有另外一批人。

    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四爷让他们赶紧,他们一路紧赶慢赶终于到了这里。

    这是往大营去的方向,三十匹马就有三十几个人。

    马蹄声响起,十几匹马往前去。

    没一会,厮杀的声音传来,侍卫都隐隐听到了,为首的侍卫首领更是听到。

    萧成此时有些力竟,他身边的亲卫还有两个活着,对方还有十多个人。

    这次对方用的是弓箭,死伤很少。

    用刀拄着,萧成看着满地的尸,知道不能再呆在这里了。

    两个亲卫也急了。

    蒙面黑衣人身上的杀气更甚,带来的三十多人,还有十几人活着,早知道——

    十几个黑衣人没有再用剑,都用上了弓箭。

    “用箭射。”

    “是。”

    沙哑的声音落下,弓箭射了过来,萧成用刀挡着,亲卫也是,挡在王爷身前,砰砰砰砰。

    蒙面黑衣人带着黑衣人一步步走近。

    蓦的,一阵马蹄声响起。

    萧成脸色一变,蒙面黑衣人脸色也变了变,谁会来?

    早知道早点动手,他早就追上,一直在找机会。

    “马上杀死。”

    *

    长公主府,长公主终于得到了消息,烨哥儿派人传了消息回府,追上了萧成,准备截杀了,现在这个时候说不得已经杀死萧成。

    “长公主殿下。”

    一个宫人进来。

    “说。”

    长公主看着她。

    “殿下,宫里怀疑菁华郡主了。”宫人道。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