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紧盯着纪永叔。

    “要不是臣的人及时赶到,不知会如何,但岳父也受了伤,臣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有入宫求见陛下!”纪尧又道。

    “你说有人半路截杀萧成那小子?黑衣人?菁儿做了一个梦,什么梦?你派了身边的侍卫追上萧成那小子,发现萧成那个小子——都说出来!”熙和帝威严又问。“

    总管公公简直是不敢置信。

    就因为菁华郡主做了一个梦?梦到安郡王爷出了事,太傅大人为了安抚菁华郡主就派了侍卫追上安郡王,没想到。

    安郡王爷真的出了事,被黑衣人半路截杀,是谁这么大胆,敢截杀安郡王爷,他看向陛下。怎么想怎么觉得不敢相信。

    之前他去见菁华郡主的时候,太傅为什么一句也没有提,现在却入宫来见陛下。

    “陛下,太傅大人。”他想说什么。

    “陛下,菁儿和臣本来在睡午觉。”纪尧把当时的情形说了出来,本来就是事实,他也不怕陛下问。

    总管公公听完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

    看起来是安郡王爷出事,菁华郡主感应到不安,做了一个梦,太傅为了菁华郡主就派了人。

    对方到底是谁,幸好安郡王爷没事,太傅大人的侍卫赶到了。

    不然不堪设想,不知道陛下?

    熙和帝也听完了,脸色变得阴沉,猛的拍了一下御案,砰一声,站了起来,来来回回走了几步,御案上的奏折都掉到了地上落了一地,他回过身来:“到底是谁,竟然对朕的重臣下手!”

    总管公公低下头,头也不敢抬,不敢捡起地上的奏折。

    更不敢出声。

    纪尧也低下头:“请陛下为岳父作主,那些黑衣人敢对岳父下手,是不把陛下放在眼里,谁不知道岳父是陛下的人。”

    “朕的左膀右臂,也有人敢!”

    熙和帝越来越生气,又来来回回走了几步,才又停下,脸色更沉,好在有菁丫头,要不是菁丫头,永叔派了人去,这也是萧成那小子运气好。

    菁丫头心中不安,有个好女婿,永叔没有骗菁丫头,要是永叔没有派人去,萧成那小子多半活不成,萧成那小子是他的人,奉了他的旨意,去大营。

    谁这么大胆,半路截杀。

    就算他心中有了怀疑,萧成那小子也是他培养的人,没有他的命令,谁敢对萧成那小子做什么,只有他有资格下旨,处理萧成那小子,在他心里对萧成那小子更多的还是信任,这是不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要是让他知道是谁!

    大卸八块,抄家灭族,他要让他知道,藐视皇权的下场,之前他没有派萧成那小子去大营就没事,他一派去就出事。

    还是在京城外面,谁不知道萧成那小子是他安排的,先是对太子妃下手,现在又对萧成那小子下手。

    还用的是半路截杀,一点风声也没有。

    熙和帝边想边又来来回回走了几次。

    “放心,朕会为你岳父作主。”

    “谢陛下。”纪尧道,俯着身:“岳父忠心皇上,却受到截杀,岳父要是知道陛下的话,一定会高兴。”

    “你岳父是忠心的,朕知道。”熙和帝一想到有人敢藐视皇权,不把他这个皇帝看在眼里,脸色就好不起来。

    总管公公知道陛下真的大怒了,要是找到人,陛下肯定会——

    “萧成那小子伤得重不重?”熙和帝问起萧成那小子伤的情况。

    “臣的人到的时候,岳父一直在厮杀,身边的亲卫一直护着岳父,岳父受了伤,并不是太重,亲卫都死了。”

    纪尧回答。

    “那就好,朕还怕,萧成这小子是好样的,没有丢朕的脸,三十几个黑衣人,死了十几个,萧成那小子才多少人,朕记住了,没有看错萧成那小子,虽然亲卫都死了,萧成那小子没有伤太重就好,只要恢复一下就能再替朕办事,到时候朕再给他一点人算是补偿。”

    熙和帝脸色好了一些。

    纪尧没有说话。

    总管公公看看太傅大人又看陛下。

    “现在就是看能不能抓到活口,要是能抓到,让朕知道是谁!”

    熙和帝威严的。

    萧成那小子不可能,就看永叔的人能不能抓到,他盯着永叔:“其他的人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

    “回陛下,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回京。”

    纪尧低下头。

    “很好,朕等着,等人回了京,到时候朕来亲自问,希望能抓到活口,死了的人也可以,朕还不信,那个先回来的侍卫呢?”熙和帝又问。

    “臣让他等在外面。”纪尧知道陛下为什么要问,熙和帝虽然听了永叔的,相信永叔不可能撒谎,欺君,但是也想亲自问一问那个看到的侍卫,他沉着声音:“让他进来,朕问一问。”

    总管公公刚要说什么。

    纪尧看向总管公公:“麻烦公公出去叫一声。”

    “不知道人在?”总管公公早就等着了,一看陛下还有太傅大人,忙应了一声:“杂家马上就去,请陛下稍等。”

    “就在外面。”纪尧说,总管公公知道了,行礼后退了出去。

    纪尧回头,熙和帝再次来来回回走了几步,回身过来:“菁丫头也有大功,多亏了她。”就差一点,熙和帝觉得菁丫头非常不错。

    “臣一开始还没在意,是菁儿一直不安。”

    纪尧想让陛下知道菁儿很好,不可能害太子妃娘娘。

    “朕都知道,你不说朕也能想到。”

    熙和帝又不是不能想到,当时的情形是什么样子的,谁会把梦当真,菁丫头立了大功。

    “朕都明白。”

    纪尧没有再开口,很快,总管公公进来,恭着身体,侍卫跟在后面,看到四爷。

    熙和帝几步走到御案前,坐了下来,盯着。

    纪尧站在一边,总管公公行了礼,抬起头,熙和帝让他起来,没有多看他,直盯着侍卫,侍卫看看四爷,向陛下行了大礼。

    总管公公退到一旁。

    “再说一遍,把当时看到的告诉朕。”熙和帝沉声。

    “陛下让你把当时情况说出来,你是怎么和我说的,就怎么说。”纪尧在一边插了一句,侍卫低下头。

    “朕倒要看看是谁!岂有此理!”

    熙和帝又陡的站起来。

    *

    “快追,就要前面了。”“射箭!”

    “主子要快一点,不然。”“知道。”

    “快,再快一点。”

    “主子,那些人追上来了。”不知道过了多久,黑衣人回身射了一箭,看向身后追来的侍卫,打马到黑衣蒙面人面前。

    “分开走,不要让人抓到,留下活口,要是被抓到就自尽,身上不要任何让人知道身份的东西。”

    这些人都是暗底里培养,见过的人不多,就算查也查不到什么,这也是他没有让他们蒙面,不怕的原因。

    “是。”黑衣人马上道。“再说一遍,把当时看到的告诉朕。”熙和帝沉声。

    “陛下让你把当时情况说出来,你是怎么和我说的,就怎么说。”纪尧在一边插了一句,侍卫低下头。

    “朕倒要看看是谁!岂有此理!”

    熙和帝又陡的站起来。

    *

    “快追,就要前面了。”“射箭!”

    “主子要快一点,不然。”“知道。”

    “快,再快一点。”

    “主子,那些人追上来了。”不知道过了多久,黑衣人回身射了一箭,看向身后追来的侍卫,打马到黑衣蒙面人面前。

    “分开走,不要让人抓到,留下活口,要是被抓到就自尽,身上不要任何让人知道身份的东西。”

    这些人都是暗底里培养,见过的人不多,就算查也查不到什么,这也是他没有让他们蒙面,不怕的原因。

    “是。”黑衣人马上道。

    蒙面黑衣人一挥手,各自分开,两个人,三骑分开往山林深入冲,之前查看过地形,大概知道。

    不会迷路,又能甩掉身后的人,又能找到出路。

    而后面。

    侍卫一直追着,渐渐发现追不上了,又杀死了两个黑衣人,在发现黑衣人都分开后,知道想要抓活不可能。

    “追上没有?”

    这时侍卫首领带着人追上前面的人,看到地上一前一后两个死了的黑衣人尸体,问道:“有没有活捉到黑衣人?”

    “没有,对方像是知道,逃得很快,只杀死了三个黑衣人。”

    前面的黑衣人调转马头。

    “跑了?”

    侍卫首领又看了看前面,没有看到黑衣人的身影,前面树很高大,一旦进去就看不到了,对方显然是为了逃脱追踪。

    “继续追上去看看,能不能追到,其他人和我一起回头先送安郡王爷回大营或回京城,还要派人回去告诉四爷。”侍卫首领想了想。

    安排了人继续追,留下少的人跟他一起,送安郡王。

    “是,首领。”侍卫也行了礼,侍卫首领分派了人,追黑衣人的侍卫骑马而去,他带着人回之前呆的地方。

    到了半路,看到了安郡王爷,安郡王爷骑在马上,过来。

    他忙带人过去。

    萧成包扎了,擦了药,没有事了。

    “王爷怎么?王爷身上还有伤。”

    “本王没事,抓到活口没有?追到没有?”萧成马上问。

    “有人追上去了,我来送安郡王爷,那些黑衣人分开逃了,不好抓活口。”侍卫首领回道。

    “本王去大营,让人巡山。”

    萧成开口。

    *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