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不人不鬼
    “为什么寻死寻活的,来的时候我还在想,别寻死觅活就好了,没想到。”

    “老夫人!”

    木嬷嬷不敢再让老爷说下去了,老夫人要是生了气,老夫人好不容易来了,老夫人好久没有来过了,她还以为老夫人不会来了。

    她砰一声跪了下来,磕起头:“求老夫人给夫人作主,夫人只是——晋姨娘得了老爷的宠,不把夫人放在眼里,夫人让老奴把晋姨娘带来,夫人只是想教一下晋姨娘的规矩,夫人身为正室夫人,晋姨娘再得宠也是姨娘,可是晋姨娘用老爷威严夫人,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咒骂夫人,老奴才会掌晋姨娘的嘴,晋姨娘就昏了过去,夫人让人看着晋姨娘,老爷回府后,就找来,说夫人害晋姨娘,天地良心,夫人根本没有,夫人求死,老爷——夫人要寻短见,请老夫人为夫人作主。”

    丫鬟婆子也跪下来。

    “请老夫人为夫人作主。”

    纪老夫人不置可否,下药又是怎么回事,照她们说的,倒是晋氏的错了:“是吗?”

    “老奴没半假话也没有,老夫人请明鉴,夫人,有什么可以和老夫人说。”木嬷嬷看到了四夫人还有四夫人身边的人,没想到四夫人会来,夫人看到说不得又会——夫人应该看到了。

    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没想到老爷会让夫人去死,夫人更是不知道和老爷说清楚,蠢得她不知道怎么说,夫人到了这时就该跪下来求老夫人。

    “老夫人,老奴都是实话实说,夫人,你快一点和老夫人说。”木嬷嬷听到老爷的话,她抬头道,又看向夫人。

    丫鬟婆子也看着夫人老夫人。

    崔氏整个人,晃了晃,她看到了婆婆身边的萧菁菁,萧菁菁为什么在这里,婆婆来为什么要带萧菁菁来,她脸色青白,咬牙切齿,木嬷嬷一看,顾不上别的,扶住夫人:“夫人,快,老夫人来了,夫人。”

    丫鬟婆子也起身扶住夫人。

    崔氏又看着萧菁菁,萧菁菁又是来看她的笑话是不是,木嬷嬷很想劝下夫人。

    崔氏低下头咳了一声,白着脸:“娘,老爷心里只有晋氏。”

    “哦。”

    纪老夫人开口。

    “夫人,老夫人听着呢。”木嬷嬷对着夫人,丫鬟婆子也希望夫人再说点什么。

    “娘不要听她们说,她们只知道维护崔氏。”纪大老爷是不相信崔氏还有崔氏身边的人的话的。

    纪老夫人嗯了声,她觉得里面还是有些真的,晋氏是过了,而且崔氏是正室,一个姨娘,怎么也不该太得意。

    说来说去,还是怪老大媳妇自己作孽,怪不了人。

    “老夫人不是像老爷说的那样。”木嬷嬷发现夫人不再开口,一听老爷的话,马上道。

    “不是?来的时候听说你们夫人给晋氏下了药,下的是什么药,为什么下药?”纪老夫人忽然问,挥手不让老大说,看着木嬷嬷和老大媳妇。

    所有人都看着。

    “夫人,老夫人在问。”木嬷嬷没想到老夫人连这都知道,老爷应该也是因为这才这么生气,她摇着夫人。

    崔氏忽然又咳起来,见夫人没有办法说,木嬷嬷:“老夫人,夫人都咳血了,老夫人,夫人并没有。”木夫人不说话,只有她来,夫人应该是看到四夫人,所以,夫人不知道那么在意四夫人做什么。

    要是她不会,当时下药下得很隐秘,谁知道晋氏不知道怎么猜到的,挣扎得太厉害,叫了起来,才会被人知道,晋氏也不让身边的人离开,不管夫人怎么说,晋氏身边的人在。

    老爷老夫人才会知道。

    要不是晋氏闹,老爷老夫人不会知道,也不会这样。

    她当时就知道不好,晋氏昏过后,她想建议夫人再下狠手,晋氏身边的人护着晋氏。

    她怕老爷老夫人不高兴,夫人安慰她,不久老爷便回了府。

    发现晋氏不在,找了过来,见到晋氏身边的人。

    想到这里:“夫人没有给晋姨娘下药,是晋姨娘想多了,老爷一定是听了晋姨娘身边的人说的,那都是晋姨娘自己想的,晋姨娘觉得夫人害她,怎么可能,夫人要下药也不可能明目张胆,让晋姨娘知道。”

    她知道那药粉只要见血就查不出来了,心里并不担心。

    夫人不说话也好,她来说,夫人来说不定会让老夫人老爷发现什么。

    “是这样吗?”

    纪老夫人看不出相信没有,还是看着崔氏的样子,咳血了?那也要受着,所有人都看着。

    隐隐好像看到了血。

    “老奴不敢骗老夫人,夫人真的没有对晋姨娘下药!”木嬷嬷面对老夫人,无法像面对夫人一样,夫人什么都是她在操纵,夫人什么都听她的,没太大主见,老夫人不同。

    一个不注意,就会被老夫人看出什么。

    老爷她也不怕,就是怕老夫人。

    “真的没有下药,那就是晋氏杯弓蛇影,我会让人给晋氏把脉。”纪老夫人知道有些药见血就查不出。

    她也不想知道崔氏是不是给晋氏下了药,只想了结。

    “老夫人让人检查就是,夫人从来没有想过给晋姨娘下药。”木嬷嬷恭敬的。

    “好。”

    纪老夫人没有再问。

    萧菁菁觉得崔氏应该下了药,张嬷嬷想的也差不多。

    其它人不知道大夫人下了还是晋姨娘撒谎。

    木嬷嬷闻言,老夫人说了好,她松口气,崔氏身边的丫鬟婆子都心头松下,看向夫人。

    “咳血就好好休息,还寻死做什么。”纪老夫人也盯着崔氏,虽然觉得崔氏咳血也该受着,但崔氏的身份在那里。

    崔氏又咳了咳,咳了好一会,颤抖着抬头:“娘,媳妇没有资格做你的媳妇,媳妇只能一死了知。”

    “说得是什么话。”纪老夫人生气了。

    张嬷嬷觉得大夫人太作。

    萧菁菁神色淡淡的,香草梅兰等没料到大夫人竟这样说。

    “媳妇要——”崔氏又咳一声。

    “夫人!”木嬷嬷马上道:“你都咳血了,夫人。”

    丫鬟婆子扶紧夫人。

    “好了,不要再说,我不想听你说。”纪老夫人不想听老大媳妇说话,打断她们的话,看着崔氏咳出的血,再作下去就不是咳血了。

    崔氏咳嗽着,不再说话,木嬷嬷丫鬟婆子服侍着。

    所有人注视着。

    “娘。”纪大老爷见状,认定崔氏又在装:“娘,你信了?”他皱着眉头。

    “下药的事可以过后查一下,你也不要武断,不要觉得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纪老夫人看出老大不信。

    就算不信又如何。

    信不信有什么。

    萧菁菁听出婆婆的意思,张嬷嬷更是知道老夫人想法,其它人不是很明白。

    “娘。”

    纪大老爷想说什么。

    “就这样,老大,那也是你媳妇,等大夫把了脉再定,你媳妇纵是有百般不好,也是正妻,晋氏也是妾,敬重还是要的,看你媳妇的样子,能活多久都不知道。”

    多的劝的话,纪老夫人不想浪费口水。

    纪大老爷不再说什么,崔氏要死就自己慢慢死,加上四弟妹在这里。

    崔氏咳了咳,不再咳了,脸潮红着,手帕上又有血,木嬷嬷拍了又拍,丫鬟婆子也是。

    崔氏还是颤着身体。

    纪老夫人凝着她,就老大媳妇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整天咳来咳去,又是咳血又是如何,看着也活不了多久。

    她很想换个儿媳妇,老大也该有个更好的,老大媳妇听不了劝也好,死了,老大不过是丧妻,以纪府的名声,再娶也不难,至于宁哥儿馨姐儿,也是老大媳妇没教好。

    抱个大度宽和,端庄得体,有大妇风范,能当得起宗妇的人来,要是不行,找个和老大合得来的也好。

    管家可以交给老二媳妇老三媳妇老四媳妇来,当然最好是找个能当得起家的。

    必竟是大房,不能差了。

    老大媳妇就是差了,才变成这样,这不满那不满,觉得怎么老二媳妇老三媳妇都比自己好。

    “事情我都知道了,老大媳妇,娘问你,你真想死?”纪老夫人上前一步,直视老大媳妇的样子。

    崔氏擦了嘴,抬起头来。

    木嬷嬷没料到老夫人会直接这样问,夫人:“夫人,老夫人问你。”

    婆子丫鬟也看向夫人,所有人注视着。

    “告诉娘。”

    纪老夫人继续问,锁着老大媳妇的表情。

    “娘。”崔氏看着婆婆,感觉到了婆婆的目光,她怎么会真的想死,可是老爷呢,老爷想要她死,要她腾出位置,老爷那些话,她承受不了,她又看到萧菁菁那个女人,忍不住再次咳起来。

    咳咳咳,崔氏咳得很痛苦,纪老夫人没有追问,就等着,所有人也一样,木嬷嬷心中十分急。

    “娘。”崔氏又抬起头来,擦了嘴,手帕上倒是没有血了。

    “说吧,想还是不想,想就说,娘知道了,也有数。”纪老夫人毫不留情,崔氏扫了一眼老爷,伤心欲绝的:“娘,老爷不想见到我,我不过是成全老爷。”

    “老大媳妇你的意思是想死?”

    纪老夫人一句也不想说了,老大媳妇自己不想活了,就自生自灭吧,别说她这个婆婆无情,命在她自己手上。

    她可以物色一下新的大媳妇了。

    “是。”

    崔氏颔首。

    木嬷嬷还有丫鬟婆子再想说什么来不及。

    萧菁菁眸中闪了闪,张嬷嬷摇头,大夫人糊涂透了顶,其它人也觉得。

    “娘你听到了,可不是儿子的逼的。”纪大老爷开口。

    “好,我知道了。”纪老夫人看了看老大,母子俩对视一眼,盯向木嬷嬷几人:“还不扶你们夫人去躺着,事情我会查,好好照顾你们夫人。”

    木嬷嬷还要说什么:“夫人。”心中恨铁不成钢。

    崔氏不明白婆婆是什么意思,婆婆不是该让老爷劝她不要寻死吗?婆婆难道不怕她死了吗?

    婆婆为什么没有像她想的?老爷是真的想她死,萧菁菁看了她的笑话。

    “老大跟我来。”

    纪老夫人不想再留下去,看老大媳妇的样子,对着老大,又看向老四媳妇:“老四媳妇跟着我。”

    萧菁菁点头。

    “夫人,老夫人,老爷走了。”

    看到老夫人老爷离开,木嬷嬷摇了一下夫人。

    “走了?”

    崔氏看向嬷嬷:“娘没有劝我不要死。”

    “夫人啊。”木嬷嬷说不出话。

    *

    “老四媳妇你先回去一下。”到了外面,纪老夫人对老四媳妇。

    萧菁菁知道婆婆有话要说。

    她点头带着人离了大房。

    纪老夫人让老大跟她到一处没人的地方。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