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死了才好
    “老二媳妇来了?莲丫头几个也过来了?”

    吴老夫人倒是没有太意外,想来是听到了什么,看着婆子。

    “二夫人担心哥儿的情况,几位姑娘也是听到消息,担心哥儿。”婆子回答,望着老夫人。

    “嗯。”

    吴老夫人不用听也知道,老二媳妇几个丫头担心侄儿也没什么,老二媳妇没什么,几个丫头还是回去:“让张氏进来,莲丫头几个先回去,她们还没有出嫁,小丫头头片子,告诉她们暂时没事。”

    “是,老夫人,老奴就去。”

    婆子不敢说什么,知道老夫人是让二夫人进来,几位姑娘回去,磕了头。

    吴老夫人手一挥,婆子下去,很快,张氏就扶着人的手快步走了进来:“娘,言哥儿怎么样了,媳妇只知道说暂时没事。”

    “问她们吧。”吴老夫人懒得多说,让张氏问一边的婆子丫鬟,问了一下知道几个丫头不愿回去,知道言哥儿没事才回去了。

    这几个丫头,张氏知道婆婆担心着,听着婆婆问着雯丫头几个的事,问了一边的婆子丫鬟,知道了言哥儿的事,还有其他的一些,心中也担心,不知道言哥儿能不能熬得过去,大嫂想来在里面。

    “娘,媳妇进去看看。”张氏开口,婆婆应该都吩咐了,准备进去再问一下。

    “你也算有心的,言哥儿这是出了痘,也不怕染上。”吴老夫人看老二媳妇一眼,没有让她去

    “娘,媳妇小时出过痘,不怕,倒是大嫂礼哥儿媳妇有事,我能帮一下忙。”张氏开口。

    “好。”

    吴老夫人看了看老二媳妇,不是都愿意的,她不让她去也是担心,老二媳妇既然说小的时候出过痘,那就没什么,老二媳妇和老二一样。

    “娘,媳妇进去了。”张氏扶着丫鬟的手:“言哥儿不会有事,太医在这里。”

    吴老夫人当然也觉得言哥儿会好,让她去。

    张氏走了进去,吴老夫人打算派人去请太医,给言哥儿再看一下,派了人去,她担心起言哥儿,她让人下去,闭了闭眼。

    “老夫人?”有丫鬟担心,吴老夫人摇头,她没事。

    “老夫人。”

    这时有丫鬟从外面进来,小跑着跪在地上,行了一礼。

    “又有什么事?”吴老夫人看着跪在地上的丫鬟。

    “老夫人,大老爷二老爷回府了,听说了哥儿的事,派了人过来问。”丫鬟抬起头来,回答道。

    “老大老二回来了?”吴老夫人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老大老二回府,想来也是听到消息,她对丫鬟开口:“老大老二派来的人呢。”

    “老夫人,在外面。”丫鬟再次道。

    吴老夫人让人出去,把言哥儿的情况告诉老大老二派来的人。

    免得老大老二担着心,三房,谁知道才想到这,就听说老三派了人来,老三媳妇过来了,他们怎么知道?

    难道已经传到老三老三媳妇耳中?

    没有时间多想,老三媳妇过来凑什么热闹?她还不知道老三媳妇,只会是来看笑话。

    老三也是。

    老三媳妇还带了霏姐儿过来,她直接命人告诉老三媳妇,看她还敢不敢来,不敢就回三房,她可不想王氏进来碍她的眼,她一点也不想见到王氏,想到老三又命人和老三说一下言哥儿情况,她看着人出去。

    “大公子回来了。”没多久,婆子小跑进来,礼哥儿回来了。

    “回来了?礼哥儿媳妇那里也有依靠。”吴老夫人早就知道,在听到老大老三回府的时候就知道礼哥儿也该回府了,文哥儿武哥儿不知道跑出府去了哪里,定成明年去大营,哥儿多半也要回府了,没有再想,她又问:“礼哥儿知道了吗?言哥儿的事?”

    “老夫人,大公子已经知道。”婆子回道,磕了一个头。

    “好,等礼哥儿过来。”吴老夫人原是要进去的,决定等礼哥儿过来再说,想来要不了多久,婆子俯身。

    “大公子。”院子门口,不一会丫鬟婆子行礼请安的声音,婆子听到看过去。

    吴老夫人同样听到了,抬头一看,一眼就看到礼哥儿,礼哥儿一袭青衣,稳重的走了进来,脚步沉稳,虽有急切,还是平稳的,很好,这才是她吴家的长子和孙,礼哥儿不愧是她的好孙子。

    “礼哥儿。”她开口。

    “祖母。”吴礼走过来,他在路上都知道了,行了一礼,向祖母请了安。

    “请什么安,还不快起来,礼哥儿,言哥儿的事知道了?走吧,去看看,想来你心里也急得慌,祖母听说你来了,便等着你,太医说了。”吴老夫人对着礼哥儿,边走边说。

    吴礼点头。

    情况在路上她已经和礼哥儿说了,该焚烧的都焚烧了,吴老夫人不久前派人叫了太医,到了后,看到太医。

    “怎么样?”

    吴老夫人进到里面,看到老大媳妇老二媳妇在言哥儿身边,礼哥儿媳妇哭着,言哥儿在哭闹,她看着。

    “言哥儿脸上还是发着热。”宁氏说,知道婆婆问的是什么,张氏劝着礼哥儿媳妇。

    宁疏影只知道哭,难过,言哥儿哭闹狠了。

    “那就再让太医看看,我又请了太医过来。”吴老夫人说。

    “太医,请给言哥儿看看,药我们想办法喂了下去,哥儿喝了一些不知道?”吴老夫人接着对着太医。

    “老夫会好好看看。”太医走过来。

    吴老夫人让到一边,太医看了看,检查起来,把脉。

    吴老夫人看到礼哥儿过来看了礼哥媳妇哭着的样子:“礼哥儿来了,好了,礼哥媳妇,哭什么哭。”

    宁疏影听到相公回来了,红着眼,白着脸流着泪抬头,一下看到相公:“相公,都是我不好。”

    礼哥儿走过来,看了一下儿子,抬头,对上她的眼:“不是你的错,听太医的话。”

    宁疏影重重点头,还想说什么,相公没有怪她就好,她恨相公怪她。

    宁氏张氏才看到礼哥儿,宁氏知道儿子也该回府了,张氏点了一下头:“礼哥儿回来了,你媳妇很怕,安慰一下,还有言哥儿要相信言哥儿没事。”

    吴礼叫了二婶还有娘,嗯了声,宁氏看到儿子:“陪着你媳妇吧,言哥儿的事想来你知道了。”

    “我知道了娘,祖母说了。”吴礼说。

    宁氏不再说话。

    太医诊了脉,检查着情况,丫鬟婆子抬着头,所有人等着。

    “哥儿不知道喝了多少药汁?”片刻太医抬起头来。

    吴老夫人回答了。

    “再多喂几次次,有些效果了,再喂几次看看情况,也许能熬过去。”太医检查把脉后,知道药效已经见效了,再喝几次,效果会更好一些,只是他一直都不乐观,尽人事,听天命。

    “好,不知道让哥儿的奶嬷嬷喝了,再喂哥儿有没有用?”吴老夫人问起来。

    “应该也有一些效果。”太医想了想,知道老夫人的意思,这倒是好办法,只是最后的结果,谁也不知:“哥儿现在应该出完疹子,哭闹正常,因为不舒服,就看再喂几次药能不能过去。”

    “好。”

    吴老夫人点头。

    没有再需要太医的了,令人送走了太医,又留了方子,安排人守着熬过来。

    为了言哥儿,吴老夫人想把太医留在府里,可她知道不可能,又派了人去请大夫入府,留在府中,有大夫在府里,言哥儿有什么也能及时的诊脉,让大夫给言哥儿又看过,倒是说的和太医一样。

    看着礼哥儿,礼哥儿媳妇的样子,吴老夫人不知道说什么,宁氏张氏也看着。

    “相公。”

    “太医不是说了吗?”宁疏影红着眼晴,吴礼注视着言哥儿,手摸了一下。

    大房外面,王氏没有走,拉着霏姐儿听到了老太婆派出来的人说的,看到礼哥儿走了进去,太医离开大夫又来。

    “看来真的不好了。”王氏想大笑,报应来了,大房不是看不上她们三房,看她们三房的笑话?不是觉得是嫡出,尤其是礼哥儿媳妇礼哥儿,看看,言哥儿遭到报应了吧。

    她是要多高兴有多高兴,都快藏不住了,要不是怕有人看到告诉老太婆,她早就笑出来了,大房自以为自己多了不起,老太婆这一下伤心了吧。

    这都是活该,听到消息,她马上带着霏姐儿过来,不管言哥儿怎么了她都要来看看,老太婆不让她进,她不进就是,有什么好了不起的,只可惜看不到言哥儿的样子,还有大嫂礼哥媳妇。

    礼哥儿媳妇大嫂不知道多担心,言哥儿一个小子,得了多少宠爱,王氏的哼了声,尖酸刻薄的脸也变柔和了不少。

    言哥儿那小子就是得了太多宠,要死了吧。

    “霏姐儿,我们回去。”看得差不多,王氏不打算再看,雯丫头几个来过。

    也都没有被允许进去,该知道的她都知道了,言哥儿出痘,要是染上就不好了,之前是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就算老太婆让她进去,她也不愿进去,还是回去,等着言哥儿死吧。

    “娘我不要回去,我想出去。”吴霏看着娘,娘要回去?她不想回去,回去又要学规矩。

    “出去做什么,你爹不会允许的,还是离大房远点的好,要是传染到了才是倒霉,而且你一会还要学规矩呢,娘带你出来的时候可是答应了你爹的。”张氏也不怕被染上,王氏知道霏姐儿想什么,言哥儿最好是好不了,死了看看大房还有老太婆有多伤心。

    想到言哥儿可是出痘,就知道活不了,言哥儿才这么小,就出痘。

    就是大几岁,出痘,也有可能熬不过去,言哥儿更不用说了,太医在也没用,说不定是被人害的,不然怎么会出了痘,别传染到三房就好了,要是老太婆还有礼哥媳妇都染上才好呢,

    人死光了最好。

    “你看言哥儿多可怜。”

    “死了才好,我又不喜欢他,娘,我不想回去,不想学规矩。”吴霏拉着娘,对于她来说,言哥儿死不死和她有什么关系。

    “你爹——”王氏摇头,老爷警告过她。

    “娘,爹为什么要找一个婆子来教我规矩,我才不要学。”

    吴霏不高兴。

    “听娘的话,好好学,你想让你爹疼别人甚过你。”王氏三角眼一转,点了一下霏姐儿。

    “那个野丫头,不过是一时得意。”吴霏哼一声。

    “你爹可是说了,娘也没办法,霏姐儿。”王氏又说,想到老爷的话。

    “娘,爹哪里会注意。”吴霏不乐意。

    “听话霏姐儿。”王氏还是拉着霏姐儿回去了,吴三老爷知道王氏回来,派人问。

    “老爷问言哥儿如何了?”

    王氏正要霏姐儿去学规矩,见到老爷派来的人。

    “是,夫人。”小厮开口,微抬头。

    “告诉老爷,娘没让我们进去,妾可不知道,只知道。”王氏把看到的说了,小厮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让霏姐儿去学规矩,王氏站了起来:“言哥儿也不知道被谁所害,这么小就,出了痘,暂时没事,不知道以后,而且不知道会不会传染,说不定——”

    心中不无恶意的想着言哥儿说不准马上就:“言哥儿还没有满月,礼哥儿媳妇真是可怜。”

    *

    吴雲吴雯吴莲还是担心着言哥儿,她们不知道言哥儿现在怎么样了,吴雲走来走去:“大姐姐言哥儿很可能。”

    “二妹妹,要不我们找个大夫,再去看看。”

    吴雯也担心点头。

    吴莲看着大姐姐二姐姐。

    “我要查一下是谁敢对言哥儿这么小的孩子下手。”吴雲想到什么。

    “二妹妹想怎么查。”吴雯望着二妹妹,吴雲也不知道怎么查。

    “大姑娘姑娘三姑娘。”一个婆子进来,行了一礼,跪在地上,抬起头来。

    “言哥儿?”

    吴雲忙问,盯着跪在地上的婆子,吴莲吴雯也看着婆子,婆子刚打听到:“太医走了,老夫人又请了大夫入府,哥儿喝了药汁,只要熬过。”

    “熬过?”言哥儿还那么小,吴雲最喜欢言哥儿了:“祖母呢?”

    “老夫人回院子了。”婆子道。

    “祖母。”吴雲想去找祖母。

    吴老夫人院子,吴老夫人没在在大房呆,回了自己的院子,言哥儿枕里脏污的小衣,她叫人翻起来给礼哥儿看了,如意那个丫鬟,礼哥儿也去看了,接触的人她让人通知周嬷嬷查了先告诉礼哥儿一声。

    要是查到了什么,就让老大媳妇和礼哥儿来查,她就等着结果,正房依然让人守着,整个大房都要照着太医的方法,该隔离的也要隔离,言哥儿好了再说。

    照顾言哥儿的都是出过痘的,丫鬟婆子都经过筛选,休息了一下,整个人缓了过来。

    她让人给她捶了捶,她闭上眼,整个人更是轻松了,过了半晌,她觉得舒服了很多:“不用再捶了。”

    丫鬟收回手。

    吴老夫人睁开了眼晴,坐了起来,丫鬟跪在地上,她看她一眼,让她起来下去。

    “老夫人。”

    吴老夫人还没有说什么,就听到几个丫头来了,雯丫头几个想来还是不放心言哥儿,她何尝不是一样,还忧着心,言哥儿不好,她这祖母就放不下心,她让她们进来。

    “祖母。”

    吴雲冲进来,吴雯吴莲跟在后面,吴老夫人让她们站好了,问了她们的来意。

    果然几个丫头还在担心着,她安抚了几个丫头,让她们回去,几个丫头很有心,又是想多请大夫,又是翻书,还要查清是谁害了言哥儿。

    不愧是当了姑姑的人,几个丫头还撒娇,不愿离去。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