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这是怎么了
    纪府外面。

    萧柔柔和顾瑶等了半晌,还是没有动静,真不知道干什么吃去了。

    “去看看怎么样了。”萧柔柔不悦的对着一个丫鬟。

    “是,夫人。”丫鬟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行了一礼退了下去,就在这时。

    “夫人。”

    婆子不知道是不是又打听到了什么,过来,萧柔柔等得无聊死了,这么久了,应该结束了才是。

    要不是她身边的人手不够,她会派人混进纪府里面,萧菁菁有什么她就知道了,要是能混到萧菁菁身边,她更是可以对萧菁菁下手。

    不用像这次这样麻烦,看着婆子过来,她坐直身体:“又打听到了什么。”

    “夫人,里面有人出来了。”

    婆子行了一礼,快速的道:“正往门口走,老奴过来的时候看到门房要打开门了。”

    “哦?出来了?”萧柔柔笑了,不用再等了,这是不是说萧菁菁已经如她设计的毁掉了?想到萧菁菁这样毁掉,她很是快意。

    只是没有亲眼看到,很是遗憾,要是可以亲眼看到萧菁菁是怎么像她算计的,被人鄙视,看不起,贴上水性扬花,原来宠着她的大姐夫也漠视厌弃,所有人包括纪老夫人都厌恶了,没有一个人看得上。

    就好了,真是遗憾得不行,现在的萧菁菁恐怕只有乞丐还有恶心的农夫能看上。

    从天上掉到地上,还是泥里,不知道萧菁菁有何感想。

    被泥打脏,谁还认得曾经的天下第一美人,才女。

    只会嘲笑。

    “是。”婆子又道:“夫人,我们是不是先离开,里面的人就要出来,要是看到。”

    “离开做什么?”萧柔柔来就没想过离开,她来可是来看笑话了:“不亲眼看一眼,听一听,多可惜,就算有人看到,也容易,解释一下听说了传言,担心,就来了,因为一些事,不好上门,不就得了。”

    她多么聪明啊。

    婆子听到夫人的话,这才放下心,只是她不像夫人那么乐观。

    她打听来打听去,都没有打听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不由担心。

    必竟之前听说的在那里。

    萧柔柔心情很好,心中格外的期待,看到婆子的样子:怎么不高兴?

    “老奴什么也没有打听到。”婆子开口。

    “那有什么,你又没有进去,也没有人出来,怎么可能打听到。”萧柔柔倒是没有在意,忽然发现顾瑶那边有了动静。

    “这是怎么了?”她看到顾瑶坐的马车动了起来,顾瑶要离开了,不留下来看,下面才是最精彩的。

    婆子丫鬟也都看到。

    萧柔柔看了看,发现马车往一边去了,她想了想,也吩咐婆子:“过去问问,问下怎么回事。”

    “是,夫人。”

    婆了一听,连忙过去。

    顾瑶坐在马车里,她没有掀起马车的布帘,黛眉看着外面,回头:“姑娘,你不等了吗?人马上就出来了,就可以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方才姑娘派去打听的人一回来,姑娘问了问,知道没有打听出什么,就吩咐回去。

    宜妃娘娘派来的嬷嬷也看着她,想来也是意外,姑娘是怕?

    黛眉没有想到姑娘突然会说走,不由问,之前姑娘也怀疑,可是也没有走,现在人都要出来了,等了这么久,为什么不继续等。

    楚王府二夫人那边就没有动,还停在那里,显然是要一直等的。

    “回去。”顾瑶看着黛眉。

    “姑娘?”黛眉问出来了。

    “是,派去的人没有打听到,显然并没有像我们想的,要是真的,不可能一点动静也没有,再是离得远,当然这是我的猜测,不一定是真,就像之前。”这是顾瑶的揣测。

    顾瑶从来不会过于冒险。

    “姑娘。”黛眉想了想,姑娘说得没错。

    要是真的那样不可能一点消息也没有,她一下子也担心起来。

    马车在动了,就要离开。

    她心放下,姑娘不会错的,姑娘在这些方面很厉害。

    “还有人到现在才出来,加之我心里不知为什么不安。”顾瑶这时又伸出手掀起了马车的布帘,往外看了眼,无法说清自己为什么不安。

    就是觉得不该再等下去。

    “不安,姑娘你觉得不安。”

    黛眉一想,她好像也觉得不对:“我还以为姑娘是怕有人出来看到你。”

    “我怕什么。”顾瑶不觉得自己会担心这,有人出来看到她,她也能找到理由不引起人怀疑,比如她和菁华郡主曾经关系要好。

    虽然菁华郡主不知何时误会了她,单方面不愿和她来往,听到传言她还是担心的,不过又怕进去,菁华郡主不高兴。

    “嗯。”黛眉知道姑娘说的是真的。

    “只是看不到到底如何了,看不到里面发生的。”

    “不必急于一时,要是真的成功了,过不了几日,就会传,那样更安全。”顾瑶感觉马车转了方向,心里也放松了些许,放下手,不再看外面,黛眉跟着看向外面。

    “姑娘是对的。”

    下一刻。

    “姑娘,二夫人派人过来了。”想来是不知姑娘为何要走,黛眉回头:“不知道是不是看到姑娘要走。”

    “应该是。”

    顾瑶道,她想了想。

    “姑娘,要不要停下来等一下。”黛眉看到婆子跑了过来,问姑娘。

    “停一下吧。”顾瑶虽然不是太想和萧柔柔凑在一起,因为会降低自己的智慧,萧柔柔有时候太外露了,但想到这次的事,算是联手做的,还是问一问。

    “好。”黛眉应了一声,和驾马的马夫说了,马车停下来,不一会,婆子过来了,行了一礼,抬起头业。

    “顾姑娘,二夫人有话问你。”喘着气,额头上都是汗,用帕子擦了擦,还是喘不过气来,人老了,跑了几步就累到了。

    声音都喘着。

    这天实在是热,又跑,差点要了她这条老命,差点就不行了,她擦了额头的汗,收起手帕,好了一些。

    顾瑶看着,在马车里,倒了一杯水,让黛眉送了一杯水给婆子:“端给嬷嬷吧。”

    “嬷嬷不知道你们二夫人有什么事?这是水,喝一口吧,天热。”黛眉把水递给了婆子。

    “多谢顾姑娘了。”

    婆子很是感激,笑了笑,她是真的累到,也渴了,看了眼茶水,还有黛眉又向里面的顾姑娘行了一礼,感谢,这位顾姑娘的人真的不错,不是那种不好亲近的,她恭敬的接过茶水。

    和夫人截然不同,怪不得以前就听说这位顾姑娘的美名,第一才女,和菁华郡主相比起来,更柔和,更美好,也更体贴人。

    现在接触起来,更是觉得好,名不虚传,不管是谁都喜欢好服侍的主子,而不是不好服侍的主子,也喜欢和顾姑娘这样的接触。

    难怪曾经传言菁华郡主不如顾姑娘,菁华郡主的性子就不好接触,至于和夫人一起联手对付菁华郡主,这不算什么。

    不说顾姑娘没有做什么,就是做了,也是夫人还有袁姑娘拉上顾姑娘,加上顾姑娘和菁华郡主好像有些敌对。

    再是温柔可亲的人也不能一味软弱,像袁姑娘就不行。

    她小心的喝了花水,口中好受不少,不再那么热和难受,温热的花水滑入喉中,整个人都舒坦了。

    她快速喝完,放下,还给眼前的黛眉:“真是谢谢顾姑娘了,老奴好多了。”

    “不客气,嬷嬷。”黛眉说了声,把茶杯放下,看了看姑娘。

    “嬷嬷不必如此。”

    顾瑶也看出去,温柔如水,柔美的。

    “顾姑娘才是客气了,顾姑娘,夫人那边让老奴来问一下,怎么要走了吗?”婆子也不敢耽搁,夫人还等着呢,立刻把夫人要问的问了。

    “是,姑娘要回去了你们呢。”黛眉见姑娘不说,她开口。

    顾瑶在马车里清洗着茶杯,一举一动格外美好,婆子看到了,觉得就跟一幅画一样,夫人也美。

    但没有这种不带烟火清丽的美,而是俗艳的美,很刻意,像是在模仿。

    婆子看了眼就低下头:“夫人还要再等一下,顾姑娘不看一看吗,都这么久,人要出来了。”

    “不了,反正早晚会知道。”

    顾瑶放下茶杯。

    “嬷嬷你和你们夫人说吧,姑娘觉得累了,想回去歇一下。”黛眉听出姑娘没有多说的意思,也道。

    “好的,夫人还以为顾姑娘会一起。”婆子又说了一句。

    顾瑶不说话,黛眉也不再说。

    马车的车帘放下,看不到里面,马车又动起来往前,婆子看了眼,拍了拍,回身回去,还要和夫人说。

    她也觉得顾姑娘说的有理,可夫人急不可迫,不知道会不会听。

    “怎么了?顾瑶真的走了?”

    萧柔柔是看到了的,盯着婆子。

    婆子把顾姑娘的话还有黛眉的话说了:“夫人,要不也?”

    “往那边去,小心点,不要叫人看到,还是看看再走。”萧柔柔和顾瑶不同,她更想除去萧菁菁,在她心中顾瑶本该和她一样。

    怕什么,还有袁冰语那个蠢货呢。

    她舍不得走,只是想到顾瑶的聪明还有说走就走,怕是发现了什么,便让马车离得再远点,直接在巷子里去。

    婆子听了,也不再提什么。

    萧柔柔掀着马车车帘,一直盯着纪家的大门,马车也动了,才动了动,没有调头,她发现纪家的侧门打开,有人出来了。

    她叫了停,马车还是在动,不过。

    纪府外面停了几辆马车,其中一辆是袁家的。

    出来的竟然是袁家的人,她就要派人去,问一问萧菁菁被休没有?晚上再让侍卫去找萧菁菁,发现有人看过来了。

    还有更多的人出来,都看过来。

    看她做什么?怎么会看她?

    她再看袁家的马车,袁夫人还有袁冰语那个蠢货脸色很难看,像是在躲人,有人指着袁夫人还有袁冰语那个蠢货,袁冰语那个蠢货摇摇欲坠的,还有人指着她说什么,不会是没有成功吧。

    绝不可能,萧柔柔让自己自信一点点,还是说发生了她不知道,她看了看,没有看到萧菁菁,让一个人去问。

    “那不就是楚王府二夫人吗。”纪府门口有人说着。

    “对,果然在啊,看来是等着消息呢。”“可不是。”

    纪家几位姑奶奶议论完发现有人过来。

    袁夫人和袁冰语趁机上了马车,她们不敢再在这里呆下去了。

    萧柔柔眼看着,她听到什么声音,是从顾瑶离去的方向传来的,她看过去,顾瑶的马车停耳来,被侍卫拦下。

    这怎么了?

    顾瑶的马车竟被侍卫围住了。

    萧柔柔不免心慌起来,不知所措,太意外了。

    ------题外话------

    好了这更好少。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