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驱赶来人
    那些侍卫是哪里跑出来的。

    “怎么回事,外面?”

    顾瑶这边正乱着,不知道怎么了,突然马车停下来,顾瑶问着黛眉。

    “姑娘,马车停了下来,有侍卫拦住马车围过来。”

    马打着转嘶叫声中,黛眉掀起马车的布帘,看到了拦下马车围了过来的侍卫,脸色一变转身道着急的道。

    “姑娘,该怎么办?”

    “侍卫拦住马车围了过来?”顾瑶开口,看着,想要看到外面的情况,只是一时看不到。

    “是,姑娘,马上就围近了,怎么办,不知道那些侍卫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都走了过来,姑娘。”黛眉心中担心,回头又看了一眼外面。

    侍卫完全围住马车,她更心慌,一时来不及想太多。

    顾瑶起来,走到她的身边,就着黛眉掀起的马车布帘看到了外面,外面的情形她都看到,不认识的侍卫有不少,在四周围着,她微皱起眉头。

    黛眉一转头就对上姑娘,知道姑娘都看到了,担忧的:“姑娘,这些侍卫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突然就拦下马车,姑娘你说他们要做什么?”

    “不知道。”

    顾瑶也不知道,思索着,仔细观察,想看出他们的目的。

    “姑娘他们好像是不想马车离开。”黛眉再次观察,意识到了什么,她想到纪太傅,这里是纪府外面。

    “嗯。”顾瑶也看出来了,她带来的侍卫和围过来的侍卫对峙着,黛眉见状没有再说。

    又过了一会。

    “郡主,要不要派人去问问是谁?”

    黛眉道,马车旁边跟着的几位嬷嬷,也看到,转过头来。

    “嗯,派人去。”

    顾瑶猜到什么,看了一眼纪府的方向,她看到纪府外面有人出来,黛眉应了一声,也看到了,马上叫了人去问。

    马车旁边宜妃派的嬷嬷看了看彼此,也盯着前面围过来的侍卫,不知道怎么回事。

    “姑娘,这些人。”

    “嬷嬷不用问我,我也不知。”顾瑶摇头并不回答,看到黛眉叫的侍卫首领走到围着的侍卫面前:“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拦下马车?”

    黛眉也看着,几个嬷嬷一样。

    对面的侍卫并不回答,就像没有听到一样。

    侍卫又交涉起来,顾瑶看在眼里,眼中闪过什么,黛眉更着急了,那些围过来的侍卫为什么不说话?她又侧过头,望着姑娘:“姑娘。”

    顾瑶摇头。

    “你们是哪个府的人?”侍卫首领又问。

    那些侍卫还是围拢着,像是要驱赶她们,顾瑶眉头皱得更紧,黛眉马上:“他们要驱赶我们姑娘?”

    “是纪府。”顾瑶点了一下头,已经肯定了,马嘶叫着,不再打转,而是调过马头。

    “姑娘是纪府的人吧,他们,他们。”黛眉觉得姑娘想的没有错,看来纪府的人发现了什么,她格外不安。

    顾瑶颔首,不远处,萧柔柔的马车朝这边赶着,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不对,纪府外也有马车动了。

    “是二夫人,楚王府的二夫人往这边赶来了,二夫人应该是觉得不对。”黛眉一下子看到过来的楚王府的马车。

    顾瑶什么也没有说,黛眉觉得楚王府的马车过来也好,也有一个伴,接着马车动起来,往纪府去。

    “姑娘要不下马车?”黛眉想到一个办法,马车外的嬷嬷也看向姑娘。

    “下去也没有用,就这样吧,看看。”顾瑶心里已经调整好,事到如今,自己没有算过人,想要离开又被拦,还是自己算少了,她让自己平静下来。

    黛眉其实也是知道的,侍卫拦着围着,下马车也是一样的结果。

    姑娘的心态很好。

    顾瑶自己觉得自己算尽了一切,谁知道自己想及时退出也来不及。

    “夫人。”

    “去顾瑶那边,快点,去看看。”另一边,萧柔柔回过神来,决定去顾瑶那里看看,纪府外面不少人指着她,顾瑶那边她要去看下怎么回事,是不是不能离开,那些侍卫又是怎么回事。

    婆子一听忙点头,吩咐了马夫,丫鬟们都紧张起来,突然出现的侍卫为什么要围着顾府的马车,顾府的马车往这边来,是不能离开还是?

    萧柔柔又看了一眼纪府外面所有的人,认出了一些人,她身边的侍卫过去了。

    马车动荡着,马嘶叫着。

    萧柔柔派出的侍卫到了纪府门口,刚要开口。

    “你是谁。”“好像是楚王府二夫人派来的人。”

    纪家几位姑奶奶看着过来的侍卫。

    侍卫看着袁家的马车,想问的是袁家人,只是马车动了,他又看向纪府门外的人,他过来的时候听到了一些,不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呵呵。”纪家族里的人是很气的,都是楚王府二夫人几人才弄得她们跑来,再看眼前的人,明显是楚王府二夫人还不知道情况派人打听的,那边顾家的马车可是被拦下了。

    还不明白?

    “你主子脸还真大,有脸派人来,要我是她,早就挖个坑埋下去了。”

    “你主子也还真是胆大,敢来,还等着,是等着看结果的吧,算计菁华郡主,让我们这些来,你那位主子是不是以为会成功,告诉你家主子,永叔都知道了,不会还等着菁华郡主被休吧,她想什么呢。”纪家族里的人,很是不屑还有厌恶。

    侍卫一听看了看面前的人的表情,再看了一下袁家的马车,大概知道了情况,不再呆下去。

    回头,夫人的马车已经离开。

    他也离开。

    “走了,走了,这楚王府二夫人还真是。”“不就是安郡王府庶出的那个三姑娘,还敢派人来,留下来,一点也不顾及,显然是以为自己的计划非常完全,之前肯定很是得意,一会她就知道错了。”

    “那好像是顾府的马车。”纪府族里的人站在马车边,又看到了过来的顾家的马车。

    “是顾家的马车,永叔没有说错。”“永叔说的都是真的,顾家的人和楚王府二府都在。”“这就是一个局,针对菁华郡主的局。”

    “之前还有的疑虑也解开了。”“这是等着看结果吧,想看永叔会不会休了菁华郡主。”

    “幸亏永叔发现了,菁华郡主也不在意,永叔及时派了人,菁华郡主是好的,这个局简直是一环扣着一环,最后是想让永叔休了菁华郡主,毁掉菁华郡主的名声,然后有些人就能得逞了,顾家丫头还是第一才女,袁家也能送人给永叔。”

    “现在只要一想就明白,身在局中很多时候都是一无所知,也不知道永叔和菁华郡主怎么就发现了。”

    纪家族里的夫人说着看向袁家的马车。

    袁氏母女俩趁着她们没有注意,跑上了马车,袁家的婆子丫鬟还有侍卫马夫不知道知道不知道他们家夫人做的。

    袁家的马车动了起来,往前去,想来是想马上离开,倒是知道没脸,知道的都看不上她们。

    永叔更是说不欢迎她们上门,不让她们再踏进府里。

    她们也不想再和袁家的人交往。

    她们还真没想到袁家的人不止是想把语姐儿送来作妾,还做出这样的事,算计菁华郡主,就差一点便成功了,还有楚王府二夫人和顾家丫头,顾家丫头是最让她们不相信……

    “要是没有发现,我们听信了外面的流言,还不冤枉了菁华郡主,顾家丫头和楚王府二夫人算计了一切,还在这里等着,想做什么?是不是看结果?”“想来是以为自己计划成功了,大家都被骗了,菁华郡主不知道,永叔会休了菁华郡主。”

    “别还有什么后手吧。”

    “这可不一定。”

    “那会有什么后手?”“这就要看了。”“那些侍卫是?”“多半是永叔身边的,顾家丫头和楚王府二夫人可能是发觉什么,知道我们出来,心中不安觉出不好,要走。”“所以永叔拦下她们,早就知道,不允许她们走,要让我们看看,不知道永叔拦下后,我们看了还要做什么,那不是楚王府二夫人的马车吗。”

    “袁家的人走了。”

    “要我们是她们,都不敢露面。”

    “澜姐儿没有出来,不过澜姐儿性子是太过急了。”纪家族里的几位说完,纪家几位庶出的姑奶奶只庆幸当时没有说什么,她们回府是担心,谁知道最后发现是被人设计的。

    到底?

    “回去。”袁夫人说着。

    “夫人,回府就好了。”婆子看了一眼外面,又回过身来,看向夫人还有一边的语姐儿,不过没多看,而是小声的。

    “但愿吧。”袁府的马车里,袁夫人对着嬷嬷道,她是真的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以后她是真抬不起头了,整个袁府都会被连累,回府后,老爷还有婆婆知道了,指不定怎么说她,她心情好不起来。

    “娘。”袁冰语白着脸,坐在对面,她听到了外面的话,又听到娘和嬷嬷的话,又伤心又难过:“娘以后我们怎么出门?外面都在说。”

    她看着娘和嬷嬷。

    “看看你那哭丧样子,还不给我收起眼中的泪,这还在纪府,你想让人看笑话,才开始就哭,一遇到一点事就哭,只会哭,你除了哭还会什么?每次都是哭,哭哭哭,哭不死你。”袁夫人恨恨的。

    她都还没有怪她呢。

    这事情还不是因语姐儿而起的,就算她也出了主意,可这个时候,她就是觉得是语姐儿的错。

    语姐儿不开始,不告诉她,她会参与吗。

    “娘,我也想死,真的想死。”袁冰语伤心得想死,她也想一死了之,要是死了就好了,不用面对这些。

    “那你就去死吧,马上去,立刻去,我千辛万苦生下你,你倒是动不动就要死,还要活,既然想死怎么还在这里,、我养你这么大,吃我的穿我的,还没有要你还给我,你就要死,要死等我把你卖出去,卖给人家,你再死,到时候就是别人家的人了,眼不见为净,你想怎么就怎么,”

    袁夫人气得大骂,也是恨,想逃出她的手心,另妄想。

    没有收回来,她哪里会让她死,卖也要找个好的下家卖。

    婆子再次看向对面的语姑娘,语姑娘倒是想死了,夫人可不会肯,夫人养语姑娘大,还没有收回什么,哪里肯。

    “娘,你就是想卖了我,想把我卖出去,你以为我不知道,我死了,把命还给你不是一样吗?”袁冰语痛苦不已又无地自容。

    她是把娘看清了,还有爹。

    “我要你的命干什么?你死了赔给我,我岂不是亏本,你的命活着才值钱,才能卖钱,死了,谁要?你倒是说?”袁夫人咬牙恨恨。

    婆子觉得语姑娘还是没有完全理解夫人心里的盘算,夫人这次倒是说得格外清楚了。

    “我。”袁冰语见娘比她想的还要不在意她。

    “死了我就亏了本。”袁夫人没有等她说完:‘所以你给我老实点。’

    袁冰语想到娘眼中的自己,眼眶一红。

    “今天的一切,还不都怪你,你还想死。”袁夫人想起自己还没有出心里那口气,指着语姐儿破口大骂。

    袁冰语眼眶格外的红,婆子倒是劝着夫人消气,必竟是在马车上。

    过了一会,袁夫人没有再说,婆子小声和夫人说着话。

    袁冰语哭着坐着,眼晴红得不行。

    “老爷还有婆婆那里不知道会怎么说,还有外面的人。”袁夫人提起回府后的事情,她看得很远。

    “夫人是担心老爷和老夫人?夫人,暂时老爷和老夫人不会知道,夫人也是为了府里,一时失手很正常,外面的人,最多就是谈论一阵子,人云亦云罢了。”

    婆子道,接着:“时间久了就好了,夫人该知道的,不管是什么事,时间长了,说的人就少了,只要先不要出门,也可以悄悄放出消息,推到顾家那位姑娘还有楚王府二夫人身上。”

    婆子知道夫人想法,马车行驶着。

    “那就先不出门了,等一段再说,反正府里的名声本就不好听,也破落了。”多的是人看不上,袁夫人脸色更不好。

    “夫人,顾家还有楚王府马车也在,顾家姑娘楚王府二夫人都在想来也知道情况,想离开,方才听说姑爷派了人拦下。”

    婆子想起听到的。

    袁冰语擦了擦眼晴,马车越来越快,婆子又看了一眼外面,前面就是楚王府还有顾家的马车,被侍卫拦着。

    不知道她们想回府,能走吗?

    “夫人,楚王府还有顾家的马车真的被拦下来了,可能过不去。”

    袁夫人一听,问起来,她不想在这里。,

    袁冰语也注意着外面。

    婆子一边看着远处的情形,一边回答夫人。

    马车一点点靠近,身后,纪府门外的人还在看着她们。

    “夫人,顾姑娘的马车过来了。”萧柔柔坐的马车还在往前,婆子看着前面,顾府的马车被驱赶了过来,萧柔柔也看到了,她身下的马车不得不停下。

    “那就等一等。”

    “夫人。”

    婆子忽然看到过来的侍卫。

    萧柔柔看着顾瑶的马车,身后袁家过来的马车也要到了,听到婆子的话,萧柔柔看向婆子。

    “侍卫回来了。”婆子马上说,看向夫人,萧柔柔一眼看去,看到了:“让他过来。”

    “是。”婆子行了礼,过去,侍卫很快过来,行了一礼,侍卫是二爷给她的,萧柔柔问起来:“打听到了没有?”

    “夫人,属下打听到。”侍卫把听到的都告诉眼前的夫人,婆子在一边听着,丫鬟也是。

    “失败了?大姐夫早就知道?安排了人,那些人都知道是本夫人还有顾瑶以及袁家人设计的?”

    萧柔柔还是不想相信,站了起来,婆子丫鬟也看着侍卫。

    “是,夫人。”侍卫点头。

    丫鬟婆子不知道说什么,回过头来,萧柔柔让他下去,婆子丫鬟看着,萧柔柔想不清楚这次又是为什么,萧菁菁没有如她们预料的,大姐夫从哪里知道的?导致计算失败,明明那么小心。

    水嬷嬷那些人说不定被抓了。

    还有萧菁菁,运气也太好了,反而是她们做的被人知道,想到后果,萧柔柔外面不知道会如何说她们。

    袁氏母女怪不得一出来就上马车。

    原来事情没有成功,还败露,今后她们出门不知道多少人议论她们。

    好在不是她一个人,一边在心里诅咒着萧菁菁,哪来的运气一次次躲过去,一边觉得袁家的人都没用,还以为有用,她想来想去,最可能暴露的就是袁家找的人被人看到,说不定就是那个什么水嬷嬷被发现了。

    早知道不找袁冰语那个蠢的,就不会被发现,也不会败露失败。

    萧菁菁这个时候已经大仇得报,晚上再让侍卫带萧菁菁私奔,再等些日子没有人关注萧菁菁的时候,羞辱一番,让萧菁菁后悔,欲死,再弄死萧菁菁就好了。

    就在这时,顾瑶的马车到了旁边。

    萧柔柔看到顾瑶的马车掀起布帘,顾瑶看过来,她正要问顾瑶。

    “瑶姐姐。”她开口。

    “二夫人。”顾瑶也看到了萧柔柔,她坐的马车被围着的侍卫驱赶过来,她看着旁边的萧柔柔。

    经过刚才她已经确定,这些侍卫就是为了驱赶她的马车,想来肯定有事。

    “瑶姐姐这些人是?怎么会突然出现,你说他们要干什么?不会是把我们赶到一处吧,然后呢。”萧柔柔小心的把目光移到围过来的侍卫身上,问顾瑶。

    两边的丫鬟婆子见了礼,侍卫都护着马车,和围过来的侍卫对峙。

    萧柔柔觉得不妙,真的不妙,她们离开不了,顾瑶的马车到了她这里,围过来的侍卫也围向了她。

    后面是纪府大门,后退也没用。

    “我们不能离开,他们是来围住我们的,驱赶我们,把我们赶到一起,是纪府的人,多半是纪太傅的人,想来早知道我们在。”顾瑶知道萧柔柔和她之前一样,她把她猜测的说了出来。

    “啊。”萧柔柔一听,不知道怎么办,顾瑶马车才出去就被拦下,赶到这里,顾瑶还算平静,她身边的黛眉着急。

    萧柔柔把她派去的侍卫打听到的说了,她觉得顾瑶肯定还不知道。

    顾瑶一听,她确实不知道,不过光猜测,已**不离十了,果然。

    “瑶姐姐。”萧柔柔看着她的表情,顾瑶怎么不像她一样,顾瑶看向萧柔柔:“我已经猜测,差不了多少。”

    “瑶姐姐你猜到了?”萧柔柔想不到顾瑶都猜到了,她之前只是有点猜想。

    顾瑶点头。

    萧柔柔看了顾瑶身边的人,她身边的婆子丫鬟也是。

    “纪府外面都是人,都在指指点点,应该就是在说我们。”

    “嗯。”顾瑶颔首。

    “居然事情败露,被发觉了,我们。”萧柔柔想和顾瑶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瑶姐姐,我们又离不开,可怎么是好?”

    “我也想不到。”顾瑶摇起头来。

    “袁家的马车来了。”婆子忽然看见袁家的马车过来,下一刻到了近前,萧柔柔顾瑶都看到了。

    袁家的人——

    萧柔柔嫌弃,袁家的人跑来干什么,又跑不了,婆子丫鬟都看着,顾瑶觉得袁夫人知道的肯定更多,问一问也有好处。

    “袁夫人。”她示意黛眉,和黛眉说了一声,黛眉还有马车外的婆子对着袁府的马车。

    袁府的马车再是想离开,也离开不了。

    “袁夫人。”黛眉开了口。

    袁家的马车里,袁夫人听到外面的声音,她让嬷嬷看下,嬷嬷掀开马车布帘,一看顾家楚王府的马车都堵在一起。

    “夫人,过不去。”婆子看着,接下来又道:“是顾府的丫鬟。”

    “嗯。”

    袁夫人也看到,黛眉是顾瑶身边的贴身丫鬟,她是知道的,袁冰语摇摇欲坠的,她手抓紧,想说什么双不敢,看着外面,眼眶还是通红。

    “夫人你看?”婆子又问,袁夫人伸出手,看着对面的黛眉还有顾家的马车楚王府马车以及萧柔柔顾瑶,两家的丫鬟婆子侍卫。

    “你们怎么不走?”袁夫人直接问顾瑶和萧柔柔。

    “有人拦着走不了。”

    萧柔柔马上说,睥了一眼拦路的侍卫,恨恨的,顾瑶点头,袁夫人哪里会没有看到,那些拦路的侍卫,其中有一人她熟悉,见过,显然是永叔身边的人。

    “那些人是永叔的。”

    顾瑶和萧柔柔闻言,算是得到确定。

    “袁夫人,我有点事想问一下你。”顾瑶让黛眉去问一下,黛眉小跑到了袁家的马车前,萧柔柔不知道顾瑶要问什么,想了想,也派了人。

    袁夫人一清二楚,顾瑶多半是想问里面的事,袁冰语咬着唇。

    黛眉行了一礼,萧柔柔派来的婆子也到了。

    “夫人,姑娘想问一下里面发生的事。”黛眉说,婆子也跟着,袁夫人坐好,婆子在一旁扶着。

    “里面。”袁夫人而后把里面的事简单的告诉了黛眉和婆子,黛眉婆子听后知道了。

    她们各自回去。

    袁冰语发现没有人理自己,更是伤心。

    袁夫人一个眼角也不想给语姐儿,和身边的嬷嬷讨论起来,婆子也和夫人说着,袁冰语觉得难受。

    而黛眉回了马车,和姑娘说了:“姑娘,连那个侍卫也被纪太傅找到了,有两个婆子的交待,不会再有疑问,加上那根腰带还有那个侍卫。”

    顾瑶深吸一口气,吐出,原来这一局从一开始就输了,纪太傅还有萧菁菁一开始就知道。

    能找到那两个婆子,还有侍卫,他们输得一干二净,还以为事情进行得很顺利。

    也算是输得心服口服。

    又一次输,这次是输给纪太傅。

    黛眉看着姑娘的表情,心中担心,还有话想说,听到袁夫人的话,她就知道她们以为成功,其实菁华郡主早知道,在反布局。

    就是为了这一刻。

    她们布下的局被罩在菁华郡主布下的局里,顾瑶闭了闭眼,再次睁开:“这次只能如此,想办法脱身。”

    黛眉点头,马车外的嬷嬷也听到,这事情真是出乎她们意料。

    到时候报给宜妃娘娘,都不如怎么报。

    “那些看着侍卫的人,也不知道怎么看的,楚王府二夫人不是说让人看着。”黛眉想到一件事,和姑娘说起来。

    “无意外就是纪四爷派了人,找到了。”顾瑶回道。

    “那位二夫人没有听说,怎么不知道,人也该来了。”黛眉又想到什么。

    “要是纪太傅把人抓住了,不放呢。”此时要考虑的是还有什么,顾瑶想着。

    黛眉不再问,姑娘没有说错。

    萧柔柔简直是不相信。

    她盯紧婆子,丫鬟也低下头。

    萧柔柔要不是在马车里,她一定要,一下要,要不是现在情况不妙——她很想把手上的东西

    “你说。”

    “夫人,老奴是听袁夫人说的。”婆子抬起头来,看出夫人非常不高兴,可是还是要说:“应该不会有假,老奴也不相信,可是袁夫人说了,袁夫人是真的看到,两个婆子,承认了被支使,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纪家族里的人知道还有腰带,纪太傅表明态度,指出袁家的人,说出腰带是怎么回事,还让人把侍卫带出来,侍卫也承认了,想来是。”

    萧柔柔想不出大姐夫为什么一开始就知道,拿到了腰带,偏装做什么也不知道,任由她们行动,是想知道她们要做什么?后来抓了人也不说出来,还反算计,算计她们,更是抓了那个侍卫,那个侍卫不是她派人看着吗。

    她不想听婆子说这些,她要知道的是她派人看住,安置的侍卫如何被大姐夫找到的还出现在纪府。

    那个地方那么隐秘。

    大姐夫不可能这么快找到人,她派去的人都不知道,消息也没有传回来。

    他们在干什么,大姐夫把他们抓起来了还是?大姐夫又是怎么让那个侍卫说的,她可是许了他那么多好处。

    居然承认被她指使,该死,该死,她差点就把自己给他了。

    她知道那个侍卫喜欢她,她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个该死的侍卫看她的目光叫她得意又气愤。

    一个侍卫也敢肖想她。

    每次她出现那个侍卫都会看她,本来她在发觉后,想找个机会,杀人灭口的,挖了他的眼晴,让他以后看不了。

    不过要对付萧菁菁后,她觉得说不定有用,就没有动手,在她想好计谋后,她派人打了侍卫。

    谁知道会这样,不知道大姐夫有没有查到侍卫爱慕她。

    要是知道。

    哼,她会气死,应该早点弄死他的,死了也不用发生这样的事了。

    这和她不久前猜的完全不同。

    大姐夫算计了她们。

    到了此时,她派去的侍卫还没来,只可能是被大姐夫抓了。

    “没用,没用的东西。”萧柔柔不看婆子,一个人骂着。

    “有马车来了。”外面传来声音,萧柔柔不再咒骂,看出去,婆子也是,顾瑶那边还有袁夫人也看着。

    纪府门口的马车又有动的,往这边过来。

    顾瑶眸中一闪,觉得机会来了,萧柔柔也想到什么,这些人要走,侍卫难道还能拦着?

    袁夫人松口气。

    “四爷说,袁夫人和袁姑娘以后不许踏进这里,顾姑娘和楚王府的二夫人远道而来,算计夫人,心思狠辣,还来到这里,纪府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你们来了这里想走不是那么容易的,四爷已经通知了楚王府二爷,还有秦王殿下,以及袁老爷,几位做的,四爷也告之了,让楚王府二爷还有秦王殿下给个交待,几位还是等着,秦王殿下楚王府二爷想来快来了。”

    与此同时,一个声音在外面传进来。

    袁夫人脸色一变,婆子也是。

    “爹。”袁冰语白着脸,爹会来。

    顾瑶一下子站了起来,黛眉又心慌起来:“姑娘,纪太傅怎么会通知秦王殿下,秦王殿下要是来了,秦王殿下会来吗。”

    顾瑶同样心烦意乱,纪太傅通知了秦王。

    “姑娘,秦王殿下知道姑娘做的,不知道会不会觉得姑娘太狠辣。”黛眉一下子想了不少。

    “不会。”顾瑶一点点冷静,可心里并不能平静。

    其实这并没有什么的,她做的本来就没有避讳宜妃娘娘和秦王。

    黛眉听到姑娘说不会,也回过神来。

    顾瑶坐下来,神色不再慌乱。

    秦王来了也好。

    “让秦王殿下知道姑娘是为了他,秦王殿下说不定会高兴。”黛眉觉得秦王殿下应该不会多想。

    顾瑶嗯了下。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秦王不会来。”

    “姑娘。”黛眉启唇。

    “不来更好。”顾瑶示意她不必说了,黛眉不再开口,想到马车外的婆子。

    马车外的婆子一听说秦王殿下知道了,她们就松口气,不必想着怎么和宜妃娘娘说了。

    萧柔柔是真的慌乱了,她做和都是瞒着二爷的,一直怕二爷知道,不想二爷知道,怕二爷觉得她太狠了,也警告了身边的人,怎么办:“你说怎么办,二爷要过来,大姐夫通知了二爷。”

    她看着婆子。

    婆子丫鬟得到了过夫人的警告,夫人做的一些事,不能叫二爷知道。

    “二爷就是知道也还是宠夫人的。”婆子开口,丫鬟也点头。

    “二爷只以为我是想报仇,只以为我要人是怕有人对付我,我就算要做什么,也不会这样,二爷。”萧柔柔觉得自己一直以来营造的形象就要败露了。

    二爷知道了,很可能还是宠她。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觉得她太狠。

    婆子和丫鬟是真心觉得二爷不会太过在意的,夫人做的也是为了自己,只不过,有人就是喜欢善良的女子。

    二爷要是介意?

    随即又想到夫人从来都不是以善良的形象出现在二爷眼前的,放下心来。

    萧柔柔主要还是在意了,就慌了。

    二保险金不知还有多久来,秦王殿下还有袁家的人也要来,顾瑶才应该是最怕的,她不算最惨。

    秦王殿下知道了顾瑶所做,会不会不要这个王妃了?

    心里总算有了安慰,大姐夫这一招她完全没料到。

    纪家族里的还有几位庶出的姑奶奶也听到了,她们还想着怎么回去,永叔这一步?前面隐隐看到有马车。

    是袁家的马车,袁夫人听到脚步声,知道是老爷来了,听到说话声,不一会,身下的马车动了起来。

    她心情不好。

    袁冰语也是。

    袁家的马车走后,又有马车来,是楚王府二爷,骑着马过来了,见过礼,上了萧柔柔坐的马车。

    “二爷。”

    萧柔柔看到二爷,怯怯的。

    “柔儿,你。”赵昕想说什么。

    “二爷,我错了,我。”萧柔柔直接认起错来,把自己做的说了,赵昕想到什么,和外面说了一声。

    楚王府的马车也走了。

    最后,只余下顾家的马车。

    秦王殿下没有来?

    纪家几位庶出的姑奶奶看着。

    马车里,黛眉不停的看着外面,秦王殿下真的没来?秦王殿下不来是正常的,必竟姑娘还没有嫁过去,也不知道纪太傅为什么通知的是秦王殿下,不是通知的老爷和夫人,要是这样就好了。

    秦王殿下若不来,所有人都会说秦王殿下不喜姑娘,顾瑶说不出是松口气还是别的,时间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

    “顾姑娘。”

    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

    顾瑶一顿,整个人僵住,手上的动作停了,她本来把玩着茶杯,她知道人来了,心提了起来,什么也听不见了。

    秦王来了还是只派了人来。

    她没有出声。

    黛眉一下子:“姑娘,是——”满口的话说不出来。

    “我知道。”顾瑶看着她,一点点反应过来,调整好心态:“问一问,秦王在哪里,还有有什么事。”

    “是姑娘,奴婢马上问。”黛眉连忙点头,对着外面:“你是?”

    “杂家是殿下身边的人,殿下在前面等你,要见一下姑娘,有事问姑娘。”尖细的声音再次响起,顾瑶认出是秦王身边的公公。

    黛眉同样听出来了,她急切的对着姑娘;“姑娘。”秦王殿下没有过来,只派了人,要姑娘过去。

    “好。”顾瑶点头,不去不行。

    “姑娘说好。”黛眉知道怎么做,对着外面,尖细的声音又起来:“那姑娘就坐在马车里,一会就到了。”

    顾瑶坐在马车里,黛眉也回身坐下,马车动起来,那些侍卫没有再拦着。

    马车再次停下来,黛眉紧张。

    顾瑶何尝不紧张。

    “顾姑娘,下马车吧。”尖细的声音又一次在外面响起,还有脚步声,不知道是谁,顾瑶听着,伸出手给黛眉。

    黛眉赶紧扶着。

    她们下了马车,外面。

    ------题外话------

    哎,想买件衣服,所以刷京东,耽搁了时间,这章更了,十二点前再更一章,之后我再写一章补上再睡,亲们明天下午那些看吧,我会设成下午二三点更新。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