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顾瑶咳血
    宜妃派的几个嬷嬷看着扶着黛眉的手走出来的顾瑶,再看黛眉的样子,裙上好像有脏污,头上还有草屑,姑娘也差不了多少,发丝湿的,还有脸上身上,不免多想了,发生了什么?

    殿下已经走了,带着人。

    她们看到了,却不敢问,殿下走时看不出有什么,只知道姑娘马上就出来,没想到却是这个样子,难道殿下?她们猜了猜,不敢问殿下,倒是可以问下眼前的姑娘,之前隐隐听到什么,她们在院外,不敢进去。

    “姑娘这是?”宜妃派的几个嬷嬷相视一下,为首的上前。

    “姑娘没事。”黛眉看向姑娘,姑娘身上收拾过了,可是还是能看出不同,她担心秦王殿下厌弃姑娘的事还有说的话她们知道了,见好像没有,松了口气,看姑娘的表情,她不敢乱说。

    顾瑶也是一样,她知道秦王很可能已经进宫,求见圣上,秦王和她说的就要变成真的,她会成为京城的笑话,被所有人踩在泥里,之前秦王和她的对话也会被人知道。

    还是不想现在就让人知道。

    “是吗?姑娘,殿下走了,老奴还想着姑娘何时出来,没想到——”嬷嬷说着什么,停了停,不置可否:“姑娘和黛眉怎么这个样子了?”

    像是好奇。

    “不小心摔了一跤。”顾瑶道,心中恨,秦王看不起她,觉得她比不上一个贱人,这些婆子也不把她放在眼里。

    黛眉点头,感觉到姑娘的难过还有恨,心中担心。

    “哦?”几个嬷嬷还想问什么。

    侍卫也看到出来的姑娘,行了礼,顾瑶看了他们一眼,抓着黛眉的手,上了马车,马车的车门关上。

    黛眉看向姑娘。

    顾瑶脸白得毫无血色,躺在马车里,她想哭,要不是她知道眼泪没用,已经哭了:“秦王要把我贬为妾。”

    “姑娘?”黛眉不知道如何是好,她都知道,都知道。

    “我不甘心,不会这样认输!妾,一个供人玩乐的妾!”顾瑶咬牙,一个字一个字,像是用命在说。

    “那姑娘怎么办。”黛眉也绝望,秦王殿下肯定不会有假的,以后怎么办,姑娘要怎么出面?

    “我不会甘心做妾,就算是妾我也不同,而且还有时间,我要想办法,秦王这样对我,对那个贱人那么好,还有萧菁菁,在秦王的眼中,我连萧菁菁也比不上,我的手伸那么也是因为他宠着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宫人,他就这样对我,上一次要杀我,这次要掐死我,还在让我变成妾!”

    顾瑶眼中很冷,阴狠冰冷。

    黛眉心中着急。

    顾瑶的嘴角咳了一声,捂着胸口,喉中一甜,咳出了血,黛眉忽然看到了吓得不行,一下子扶住姑娘:“姑娘,你——”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顾瑶感觉到口中腥甜,好像有血,她不在意,她只在意自己的以后,是不是会被人踩到泥里嘲笑。

    只能看着萧菁菁那些厌恶的人站在高处俯视她,她低头看了看手,手刚才擦到嘴角,是血。

    又如何,她不怕。

    “姑娘,你咳血了。”黛眉在一边看到,更是吓了一大跳,不知所措。

    “那又怎么样,不过是咳了一点血,我能有什么事?”顾瑶还是只在意自己将要面临的一切,还有触手可及很可能不再属于她的身份,看到黛眉的样子,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过是胸口被秦王砸了一下,还有就是难受得咳了血。

    “可是姑娘你,你咳了血出来。”黛眉心里慌得不行,姑娘却还这样,她不知道姑娘想什么,手忙脚乱,不知道该扶姑娘还是如何。

    “姑娘,奴婢扶你躺一下,姑娘要不要叫太医?”黛眉不停的问。

    顾瑶坐着:“只是一点血。”她低着头,又咳了一声,看了看。

    她知道自己并没有咳太多,要是咳太多,她不可能这样平静。

    黛眉还是觉得害怕。

    “帕子呢。”顾瑶也想擦一擦了,掏出手帕擦了一下,不够,皱了一下眉头,抬头,黛眉一听,忙拿出帕子,给姑娘。

    “姑娘,在这里。”

    想要替姑娘擦又不敢。

    顾瑶接过,擦了嘴,又咳了一下,好了许多,不再不舒服,口中的腥甜也好了,两块手帕都沾了不少血。

    “姑娘,好多血。”黛眉头晕起来。

    “这是我要记住的教训。”顾瑶没有丢掉手帕,看着,手轻轻抚过,眼中更阴冷,黛眉打了一个寒颤。

    “回府后还是找个大夫,要不姑娘去医馆吧。”

    “不用,回府吧。”顾瑶知道逃避不是办法,黛眉还想说什么,马车外面,几个嬷嬷都听着马车里的动静。

    心里不少想法涌出来,回到顾府,她们还是决定禀给宜妃娘娘。

    她们再想知道,也不好逼问顾姑娘。

    顾瑶扶着黛眉的手,下了马车直接回了院子,一路上碰到的丫鬟婆子,黛眉盯着。

    顾瑶没有理会,回了闺房。

    黛眉在后面冲进来,看到姑娘的样子,走上前去,顾瑶又咳了一声,坐了起来,黛眉赶紧扶着姑娘,到了茶水,服侍姑娘用了。

    顾瑶好了些,没有多久,有丫鬟婆子过来,老夫人那边来了人,黛眉知道是姑娘回来,老夫人知道了。

    不知道老夫人这次是不是又是为了陪嫁的事,老夫人要是知道秦王殿下说的话,不知道?

    肯定不会放过姑娘。

    老夫人是知道姑娘和楚王府二夫人出门的,具体的并不知道,想到传言,她担心,可是姑娘不回府又去哪里,回府了老夫人说不定又会做什么。

    顾瑶让黛眉去问一问,黛眉小跑出去,顾瑶知道安宁不了多久,她被贬成妾的旨意一下,不知道多少人会上门来。

    祖母和父亲的打算落空了,她一个妾,哪里能带陪嫁还有嫁妆。

    祖母可以节省一笔嫁妆,不知道祖母和父亲会不会高兴,想来会觉得她没用,又出别的主意,她在府里也会没有地位。

    黛眉退了出去,到了外面,见到老夫人派来的人,知道老夫人是为何而来,老夫人是听到了外面的传言,主要是关于菁华郡主的,还有就是姑娘和纪公子的,还有楚王府二夫人袁家的。

    更多的还没有传开,都是早上的。

    不久前发生的还没有。

    她和人说了一声,回到里面,见到姑娘,把老夫人派来的人的话说了,顾瑶没有说话,黛眉不知姑娘在想什么。

    还有那两条染血的手帕,姑娘也不扔了,还带了回来。

    *

    此刻关于菁华郡主传言还在传,越来越多人知道,吴府里,吴老夫人也听到了关于菁姐儿的传言,她气愤难当。

    竟然有这样的传言,这些传出传言的人该死,她的菁姐儿哪里是那样的,都是有些人,哼。

    要不是菁姐儿派人来她还不知道,要不是菁姐儿派来的人说了,她还会着急,菁姐儿怕她听了不高兴,显然是知道消息会传开,安郡王府菁姐儿也派了人去。

    “老夫人,都是有人在背后算计郡主。”周嬷嬷一看就知道。

    “只要有眼晴就知道,不过你说的萧柔柔还有袁家的流言在里面,想来就是她们了。”吴老夫人说着。

    “嗯。”周嬷嬷也知晓。

    “那个侍卫也是背主的东西,就该死了!”吴老夫人一想清楚更气,袁家的人不要脸,萧柔柔该去死一死,顾瑶也差不多,那个侍卫明明是安郡王府的还吃里扒外的。

    周嬷嬷没说话。

    吴老夫人一直念着,出了一口气才好点,周嬷嬷点着头。

    “什么珠钗,腰带就是屁。”吴老夫人又说:“她们也敢!亏得永叔和菁姐儿知道,安排了,接下来就是等着消息再传来,最好是好好让顾瑶那几人得到教训,那个侍卫碎尸万断都不足以消气呀。”

    周嬷嬷不说话。

    这时,吴莲几个也进来。

    “祖母。”

    她们在外面听到一些话,关于表姐的,居然说表姐不守妇道,对不起纪四爷,还有很多,她们很生气,问了那些丫鬟婆子才知道怎么回事,她们要弄清楚,还要安慰表姐,跑来找祖母。

    “几个丫头来了。”吴老夫人一听,看着,周嬷嬷也看到,迎了几位姑娘进来。

    吴老夫人还没有问,几个丫头你一言我一语的,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语气气愤,显然不相信表姐会那样。

    吴老夫人格外高兴,几个丫头都没信,很好。

    周嬷嬷也站在一边看着,吴老夫人拉过她们,把她知道的和她们说了,都是菁姐儿派来的人说的。

    几个丫头这才不闹,一边骂顾瑶几个,还有侍卫,就该弄死了,一边猜测起表姐和四叔会如何做。

    还有现在如何了,尤其是雲丫头格外想知道表姐的情况,吴老夫人安抚了她,知道她们担心。她派了人去纪府了。

    没一会,老大老二老三还有几个媳妇都来了。

    连王氏还有老三也来,显然听到,如兰也求见,几家关系好的得到消息都来了,至少也派了人来问呢况。

    她都把菁姐儿说的说了。

    打发了老大老二老三,清静了下来。

    也不知道何时会有结果。

    几个丫头也被她打发了,府里安稳了下来。

    *

    王氏可不信老太婆说的,她知道所有人都信了,相信了菁姐儿没有做那样的信,什么都是顾瑶几人布的局。

    她不那么觉得,谁又知道是真是假,是不是菁姐儿自己弄出来的,还有顾瑶几人就算想害她也不容易。

    反正她想来想去,都不能肯定是不是像老太婆子说的,这里面的事没有人知道,俗话说苍蝇不盯无缝的蛋,菁姐儿若没有什么,怕什么怕,怎么会有这样的传言。

    一出老太婆的院子,她就想和老爷说,可是宁氏还有大伯在,好可不敢多说,老太婆还赶他们走,各府更是派了人来,听了老太婆的。

    要是菁姐儿真做了,到时候查出来,看老太婆怎么收场。

    她看着老爷,眼看着出了老太婆子院子,宁氏也不在旁边,她对着老爷,小声的:“老爷你说菁姐儿这事?会不会是真的。”

    “母亲说了是假的。”吴三老爷看她,心中也有些怀疑。

    “老爷啊。”

    王氏又看了一下四周,没有看到人,悄悄的:“要是菁姐儿真做了,到时候可不好看啊。”

    吴三老爷也担心。

    想去问一问。

    “老爷你说。”王氏带着幸灾乐祸和得意。

    吴三老爷不想再听。

    *

    靖康侯府,叶蓁一直骂着景非翎那个神精病,到了现在还是连个消息也没有,睡也睡不好,白日也没有精神。

    答应她的烤鸭,更是连个影都不见,她不满不满非常不满,不来就算了,也不知道说声,她又不是真要吃他的烤鸭,她又不是吃不起。

    厌恶了就说,不想来就说。

    她画了圈圈戳景非翎,也诅咒了他,跟失踪了一样,要不是她去给祖母请安的时候,旁敲侧击的问了知道他很好,好得不能再好,还以为他死了。

    “姑娘。”

    一个丫鬟进来。

    叶蓁连设计图纸还有画设计稿都没有兴趣了,整天恹恹的,没有劲,她知道自己不对劲,不她又不喜欢景非翎。

    他来不来有什么。

    可是还是提不起劲,就是觉得无聊,她想出门,正要去见祖母,看到进来的丫鬟,她问起来。

    丫鬟把外面传的说了出来。

    知道姑娘和纪四夫人的关系。

    “你说?”

    叶蓁吓傻,竟然有这样的事,怎么回事?

    丫鬟把传言都说了。

    叶蓁一下子把握住了要点,决定去看菁姐姐。

    她出去了。

    丫鬟跟在后面。

    “祖母,我要出门,要去见菁姐姐,居然有人陷害菁姐姐。”一冲入祖母的院子,她就说。

    靖康侯老太君看了身边人一眼,这个蓁姐儿如何得知?

    *

    纪家可是有不少人关注,随着纪家姑奶奶回府,还有纪家族里的人回去,发生的事,又一点点传了开来。

    原来竟是这样,菁华郡主并没有和侍卫有染,都是被人设计的。

    不少人恍然,不少人不信,不少人半信半疑,不少人观望。

    宫中。

    熙和帝刚写了一道旨意,留中不发,明日再发出去。

    ------题外话------

    嘿嘿,今天开始补给亲爱,多更点。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