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小腹下坠
    赵嬷嬷看向跪在门口的七巧,七巧还有冬菱这两个丫鬟,虽然被提起来,不过还是没有让她们到郡主身边服侍。

    暂时还是香草梅兰两人服侍郡主,她收回目光看向郡主。

    萧菁菁点头,赵嬷嬷问起来。

    香草梅兰也看出去。

    “夫人,是叶姑娘来了。”七巧看着夫人还有赵嬷嬷,恭敬的道。

    “郡主,是叶姑娘,不知道是不是嘎姑娘那日说的礼物。”赵嬷嬷回过头。

    “应该是。”

    萧菁菁看着嬷嬷。

    香草梅兰也想到了。

    “夫人。”七巧再次开口,萧菁菁看了嬷嬷一下,赵嬷嬷知道郡主让她说,她和七巧说了一声,七巧退了下去。

    萧菁菁站了起来,赵嬷嬷跟在后面,香草梅兰退到一边。

    花厅里,叶蓁看着包装得很精致的盒子,里面是自己设计的两套情趣睡裙,按照前世在网上看过的性感情趣睡裙亲自设计的。

    想了很久,才决定,一件是紫色的一件是黑色的,是网上最性感的样式,她可是设计了几天才画出来。

    奶嬷嬷还有丫鬟知道她要做的是什么后都觉得伤风败俗,尤其是奶嬷嬷,觉得就该毁掉。

    怎么能穿这样的睡裙,这哪里是人穿的,还不丢人现眼,她说是自己想出来,设计的给菁姐姐的,嬷嬷还说怎么能送这样的东西。

    让她不要送,到时候误会了。

    在她一力镇压下,撒了好久的娇,奶嬷嬷才说眼不见为净,当做什么也没有看到,她身边的丫鬟和嬷嬷一样,在她许诺一人给一件让她们玩玩后又答应送点小东西,才让她们住了嘴。

    没有告给祖母听,照着她的设计图做,她怕她们做不好,在一边看着,做了好几件才做好,挑了两件最好的送给菁姐姐,自己留了两条,又送了丫鬟几条。

    她穿在身上试过,很性感,丫鬟都觉得伤风败俗不敢要,还是她硬送了她们,才要,更不敢穿在身上。

    没有见识,还说太露了,不露怎么是情趣睡裙,怎么诱惑人呢,男人怎么会看了就移不开眼。

    她送给菁姐姐一件是紫色的黑色的吊带,交叉在背后,前面是半透明的丝质,抹胸型的,可以若隐惹现的看到里面。

    诱惑力十足。

    折好后只有小小一团,穿成身上,魅惑又性感,她也自己留下的两件其中一件是一样的,她穿过。

    黑色的是长长的睡裙,用的是轻纱,外面还有一件披在身上的丝质外衣,同样是黑色,露出胸口白皙,还有小脚,半隐半现,最是迷人,衬得皮肤又白又嫩,走动起来摇拽生姿。

    当然都是她想像的,她设计的时候就是边想像边设计。

    她是照着菁姐姐的身高设计的,她自己是一件红的一件紫的,她不像菁姐姐那么高挑,驾驭不了黑色的长睡裙,还是短的更适合她。

    菁姐姐穿上肯定很性感,四叔看到说不定会直接喷鼻血,昨日才弄完,今日就来了,准备给菁姐姐。

    看菁姐姐喜不喜欢。

    她脸上带着神秘的笑,菁姐姐看到——

    叶蓁的奶嬷嬷看了眼姑娘,又看了看一边的丫鬟手上精致的盒子,里面装的是两件伤风败俗的‘睡裙’。

    姑娘要给菁华郡主,她劝过姑娘,努不住,好在是菁华郡主,姑娘以前就送过不少内衣给菁华郡主。

    菁华郡主并没有觉得不好,也没有觉得伤风败俗,她是理解不了姑娘还有菁华郡主了,这次的睡裙,比之前的内衣还伤风败俗,姑娘居然不知羞的说为了诱惑。

    给男人看的,她真是就差一点就告诉了老夫人,为了装那两件在她看来伤风败俗在姑娘看来性感的睡裙,姑娘找了不少盒子都不满意。

    找来找去,后来才找到这个盒子满意了,这个盒子可是檀木的雕花细木盒子,说是配不上,什么叫配得上?

    丫鬟也看看姑娘又看一眼盒子,想到什么脸微红。

    “菁姐姐。”叶蓁看到了丫鬟红着的脸还有目光,一下子听到脚步声,肯定是菁姐姐来了,她看出去,果然看到了菁姐姐,她站起来冲上前。

    “蓁妹妹。”萧菁菁带着人走进来,看向叶蓁。

    赵嬷嬷和香草梅兰也看着。

    “菁姐姐我给你带礼物来了,快来看看。”叶蓁拉住菁姐姐就往里面,赵嬷嬷和香草梅兰也带着好奇。

    叶蓁和奶嬷嬷带着丫鬟向菁华郡主行了礼,双方见礼,心中一叹。

    坐下来后,叶蓁让丫鬟把盒子送过来。

    萧菁菁看着。

    丫鬟送上来,脸还是红着,姑娘难道要在这里让菁华郡主?

    叶蓁接过来拿在手中,看了眼,让丫鬟下去,她放到菁姐姐的面前,笑眯眯的:“菁姐姐这就是我给你的礼物。”叶蓁的奶嬷嬷想说什么又没有。

    丫鬟退下。

    萧菁菁接过,感觉很轻,她低头看了眼,又看向蓁妹妹:“蓁妹妹不必专门送礼物,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没有打开看。

    赵嬷嬷看了看叶姑娘的嬷嬷还有丫鬟,香草梅兰也是,好像看出了什么,她们心中想起什么。

    “菁姐姐礼尚往来,菁姐姐都送了我不少好东西,我怎么能不回送,我知道菁姐姐是富婆什么都有,只好设计点新东西,这里面可是我亲自设计,做的,盯着丫鬟一点一点做的,挑的最好的,很小,可是最性感的。”叶蓁看着菁姐姐没有说完,笑着对菁姐姐:“菁姐姐一会回房后再打开看,看看喜不喜欢。”

    “好。”

    萧菁菁若有所思。

    “菁姐姐到时候要好好谢我,最好是试一下看合不合适,不合适就说一声,等四叔回京。”叶蓁脸上打着哑谜。

    “嗯,我会的。”萧菁菁点头。

    “菁姐姐最好是回房打开,在外面可不要打开。”叶蓁又说了一次,神神秘秘的。

    萧菁菁都答应了,赵嬷嬷和香草几人更加猜测。

    “菁姐姐送我的东西我很喜欢,尤其是怀表,你看,我天天带着。”叶蓁这时笑着把戴在衣服里面的怀表弄出来给菁姐姐看,晃了晃,爱不释手,又打开了怀表:“有了它,我就可以随时看时辰了,不用都不知道什么时辰。”

    所有人都看到。

    叶蓁奶嬷嬷还有丫鬟注视着菁华郡主。

    萧菁菁:“蓁妹妹喜欢就好。”

    “菁姐姐还有吗,要是有,也可以戴一只,很方便的,怀表我可是早就想要,菁姐姐就是一只大腿,以后我要更抱着菁姐姐的大腿才是。”

    叶蓁嘿嘿一笑。

    “还有,我会戴的。”萧菁菁点头。

    “那就好,菁姐姐,那日我和菁姐姐说景非翎放我鸽子,我在离开的时候碰到景非翎那个男人了吧,他说是来接我的,我才不信,本来不想理他,他跑来和我说,说那日有事忘了和我说。”

    叶蓁想起那日,景非翎带她去吃了烤鸭,还送了东西给她,又向她道了歉。

    她才勉勉强强原谅了他,再有一次,她绝不原谅了。

    谁叫她爱美呢。

    “蓁妹妹和景世子说清就好。”萧菁菁道。

    “好了,菁姐姐,我不打扰你,设计图我可是画了一堆了,菁姐姐看看礼物喜不喜欢,要是喜欢我们可以在店里卖。”

    “蓁姝妹。”

    萧菁菁让嬷嬷把她画的拿来,给叶蓁看一下。

    *

    等到叶蓁离开,回到屋子里。

    赵嬷嬷香草梅兰都看着盒子,萧菁菁打开,发现是折好的一团,一团是黑色的,一团是紫色的。

    清透而细致的放在盒子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赵嬷嬷几人都望眼欲穿。

    萧菁菁拿了起来,蓁妹妹一直带着神秘的笑。

    赵嬷嬷香草几人也都盯着郡主的手:“不知道叶姑娘说的是?”赵嬷嬷的话还没有说完,郡主手上那一团展开了。

    她看清了,黑色的襦裙?怎么这么长?一点也不平整,她不由皱眉,还有这是什么做的、倒是好料子,可是太薄了,太透了,太凉。

    这种料子怎么能用这个做襦裙,如何穿上身,穿着岂不是什么都看到了?伤风败俗?

    还有外面这件又是什么,披的?披风?

    最让她不解的是前面,怎么露了一大块。

    胸口都能看到了,这,这到底是什么,还是襦裙吗?赵嬷嬷觉得自己定是认错了。

    赵嬷嬷眉头越来越皱,香草梅兰也说不出话,这是叶姑娘设计的裙子、为什么是这样?

    只有那种地方的女人才会穿这样露的裙子,不,那种地方也不会穿。

    叶姑娘却送给郡主,还说是独一无二,亲自设计,叶姑娘是羞辱郡主?可是叶姑娘怎么会羞唇郡主、

    她们不由自主想起叶姑娘往日送的东西,叶姑娘总是会一些大家没有见过的。

    还送过郡主内衣。

    这应该也是。

    赵嬷嬷同样也想起来了,可还是分辨不出这又是什么,是穿出去还是?

    叶姑娘这次也没说清楚,只能看着郡主。

    萧菁菁也在猜测,她摸了一下,很细很滑,是最轻薄的丝绸,黑色的,很长,外面的比较短,设计得很独特。

    她知道自己穿着正好,她放下来,可能是和蓁妹妹相处久了,她大概知道这两件是什么了,虽然还不是太明白。

    她想了一下里面穿上蓁妹妹送的内衣,再穿,在四爷的面前——忽然觉得很羞涩还有自信。

    想来这些是不能穿出去的,只能私下穿,不管是谁看到都会说伤风败俗,比如嬷嬷和香草梅兰,蓁妹妹一向都是如此。

    她又拿起紫色的,紫色的是束胸的,后面交叉的黑色细带,很短,是轻纱做的,半透明,比黑色的还要透明,很美,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也摸了一下,自己穿着非常的短。

    她发现自己越来越明白它们是什么,怎么穿,也渐渐喜爱起来,蓁妹妹太坏了,她脸微微一红。

    只是让她现在换上,她还有些接受不了,等四爷回来,她再试,脸更加的红,她明白了蓁妹妹说的话了。

    蓁妹妹现在在笑吧。

    赵嬷嬷还有香草梅兰张着嘴看到郡主突然脸红,郡主是想到了吗:“这更短。”

    “嬷嬷。”

    萧菁菁没再想,折好紫色的裙子,放下,关上盒子,抬起头来,看着嬷嬷还有香草梅兰。

    “郡主这?”

    赵嬷嬷不由,香草梅兰也是一样。

    “香草梅兰,把它放好。”萧菁菁吩咐香草和梅兰,香草梅兰再是好奇想问,还是应了一声是,上前取过郡主手上的盒子。

    两人退下,只留下赵嬷嬷一人。

    萧菁菁站了起来,赵嬷嬷马上上前:“郡主知道叶姑娘送的是什么了?”

    “对。”

    萧菁菁颔首。

    “那。”赵嬷嬷想问。

    萧菁菁也简单的和嬷嬷说了,看向嬷嬷的神情,赵嬷嬷听完,不敢相信,萧菁菁没有再看,赵嬷嬷啊了一声,回过神来,发现郡主走了,忙追上,要是真的像郡主说的,郡主怎么能留下:“郡主啊,叶姑娘太伤风败俗了,郡主你要留下?难道?”

    “嬷嬷,蓁妹妹的一份心意。”萧菁菁道。

    “那郡主也不用——”留下,赵嬷嬷觉得叶姑娘真是比之前更胆大,她想劝郡主还给叶姑娘。

    叶姑娘觉得好,就自己穿去。

    送来给郡主做什么。

    郡主的名声别被叶姑娘弄坏了。

    “又不是第一次。”萧菁菁还是一如既往。

    赵嬷嬷拼命想劝郡主,香草梅兰过来看到赵嬷嬷的样子,心中疑惑,她们站在一边,听着嬷嬷劝着郡主。

    当然最终,赵嬷嬷还是没有劝过郡主,她也决心不让人知道,严令香草梅兰不许提半个字。

    *

    隔日,萧菁菁起来后,觉得小腹下坠,不舒服,赵嬷嬷吓到了,香草梅兰也是,让人请来了太医,给郡主把脉,郡主的月事依然没有来,会不会?香草梅兰紧张担心起来,七巧还有冬菱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她们守在外面看着里面,其他的丫鬟婆子也看着。

    夫人生了病还是?赵嬷嬷请了太医入府,要是夫人真的病了,怎么办,四爷不在府里。

    纪老夫人那边也在不久后知道了。

    里面。

    太医朝着菁华郡主行了一礼,萧菁菁叫了起,赵嬷嬷看着太医,想让太医马上给郡主把脉。

    香草梅兰也看向太医。

    “太医。”

    赵嬷嬷等不急。

    “老夫这就给菁华郡主诊脉。”太医起身,开口,赵嬷嬷早就准备好了。

    太医没有再说什么,把起脉来。

    赵嬷嬷紧盯着更紧张。

    萧菁菁心跳加快,香草梅兰等待着。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