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太医一连把了两只手,沉吟起来,摸了摸胡子。。

    “郡主这是?”赵嬷嬷忍不住问起来,急切担心,香草梅兰没有问,但也紧盯着太医。

    萧菁菁感觉到小腹还在往下坠,她摸着,竭力平静,望着太医。

    太医闻言开了口看向菁华郡主:“郡主是喜脉,恭喜郡主。”道了一声喜。

    萧菁菁来不及说话,她心里说不上是高兴还是别的。

    “喜脉?”

    赵嬷嬷松了口气,郡主真的有了喜,可是,接着她更担心,郡主为什么会不舒服?还有下坠感,难道?

    香草梅兰也是一样的想法,先高兴,然后就担忧。

    “那郡主为什么不舒服还有觉得——”赵嬷嬷跟着又紧张的问,怕会有什么,想要从太医脸上看出什么。

    “郡主的脉像很显,按照推算应该有一个多月了,本来该强劲有力的,但郡主的脉像有些不对,像是。”太医沉吟着,对上赵嬷嬷还有郡主的目光,又看了郡主一眼,像是斟酌。

    “像是什么?”

    赵嬷嬷马上问,郡主真的不好?

    萧菁菁也开口:“太医直接说吧,像是什么?”

    “郡主的脉像有些滑胎的迹像。”太医闻言,恭敬的看向菁华郡主,说了出来:“两次把脉都是一样,不稳。”

    “滑胎?”赵嬷嬷脸色大变:“郡主怎么会滑胎?”她立马紧盯着,想要抓住太医。<>

    香草梅兰心中紧张到了极点,萧菁菁手握紧,滑胎?她摸着小腹。

    “以郡主的脉像来看,加上你们说的,郡主的症状,是滑胎,不知道你们平时有没有注意,郡主有了身子,有些东西不能接触,很可能是碰了不能碰的。”

    太医大概看出了怎么回事,还是看着郡主,郡主的样子像是接触到不能接触的。

    萧菁菁怔了怔,香草梅兰竭力回想,一时想不到太多。

    “接触到不能接触的?”赵嬷嬷不停的想着。

    “对,不然郡主不可能滑胎。”太医来的时候问过,知道一些,才能以此判断。

    “平时老奴很注意。”赵嬷嬷还想说什么,没有说出来,看看郡主又看向太医:“太医的意思是什么?”

    “一些香料或者带花木。”太医沉吟着点了出来,看了看四周。

    赵嬷嬷心中明白了,香草梅兰也想到什么。

    萧菁菁握紧的手松开。

    “老奴一会就一样一样检查。”赵嬷嬷沉着声音道,向着郡主,恭敬说完对着香草梅兰:“一会你们好好检查一下。”

    香草梅兰应了是,赵嬷嬷又看了看郡主,再次转向太医:“等一下,请太医留下一会,看一看有哪里不对或者对郡主不利的。”

    “这是应该的。”太医没有说什么。

    “老奴谢太医,不知道太医看这间房间有没有不妥的?”

    赵嬷嬷问起太医,都看向太医。<>

    太医看了看,摇头:“这样是看不出来的。”

    萧菁菁说不上失望还是什么,香草梅兰心头提起。

    “那就一样一样看。”赵嬷嬷知道只能仔细再找,想到郡主的情况:“不知道郡主现在怎么样?”郡主有滑胎的迹像,现在怎么样,她急得不行。

    香草梅兰同样急得不行,她们最担心的就是这,萧菁菁手刺得手心生疼,她怕,害怕自己的不谨慎害了她和四爷的孩子。

    又像前世一样,没有护好她和四爷的孩子。

    “郡主的情况,要是再晚一点,说不得就保不住了,不过现在发现得早,只要小心一点。”太医闻言道,菁华郡主虽有滑胎还只是一点迹像,要是再晚个一二天,或一点,说不得就要用力保了。

    还不一定保得住,甚至可能见红,他也松口气,算是万幸,菁华郡主怀的是纪太傅的,连太后皇上都会关注。

    他想到的是太子妃娘娘见红的事,还没有查出来,现在菁华郡主也有滑胎的迹像,太子妃见红的事有人说是菁华郡主做的。

    他们这些太医知道更多。

    菁华郡主和太子妃娘娘见红的情况差都是滑胎,只是太子妃娘娘更严重,不过都救治得及时。

    香草梅兰心头终于不再担忧,萧菁菁手也不再握紧。

    “那就请太医开点保胎的或者。”赵嬷嬷想的更多,直接朝着太医。

    “好的。<>”

    太医颔首。

    赵嬷嬷叫了香草送太医出去一下,开保胎的方子,太医行了一礼先退下了,把了脉接下来开了方子就是留下来帮着检查一下,香草送了太医出去,赵嬷嬷留了下来,看向郡主:“郡主,老奴一定要查清楚。”

    梅兰也点头。

    “嬷嬷你来查吧。”萧菁菁望向嬷嬷:“看是什么。”

    “是,郡主,郡主放心,老奴会仔细的看看,查出原因,有太医在一边看着,想来不会有问题,很快会有结果。”

    赵嬷嬷道。

    萧菁菁应了一声,她慢慢放松了,梅兰看着郡主,萧菁菁的小腹还是隐隐坠涨,不舒服,太医已经在开保胎的方子,她摸了摸,不知道太医开了方子,香草什么时候熬好,不可能马上,她心中担心,想让太医另外先稳住。

    梅兰看到郡主的动作:“郡主。”

    赵嬷嬷哪会没看到,一下子担心起来,上前两步,看着郡主的样子:“郡主是不是还是很不舒服?要不叫太医再看看,等方子开了,让香草再快点熬好,别不好了。’

    “嗯,梅兰你去问一下太医。”萧菁菁吩咐起梅兰,赵嬷嬷听罢不放心的看了梅兰一眼。

    “是,郡主,奴婢马上去。”梅兰对上郡主和嬷嬷的目光,连忙退下去。

    萧菁菁看着。

    “郡主,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都是老奴没有护好郡主。”赵嬷嬷觉得是自己没有管好郡主身边的人,才会这样。

    “嬷嬷。”

    萧菁菁开口。

    “太医也是,明明知道郡主的情况,也不会施针先缓解一下。”赵嬷嬷一边陪着郡主一边不高兴,就怕一个大意她的郡主胎不稳了,不好。

    萧菁菁知道是自己想得太多,太害怕,主要是前世让她很怕。

    “老奴先陪着郡主,等太医进来说了,老奴再下去找人查,郡主请太医的事只怕四房都知道,老夫人也知道了。”赵嬷嬷看着郡主的神情,决定留下来,先陪一下郡主,再说。

    郡主看得出很不好,有她在,有什么也好叫人,至于老夫人,肯定知道了。

    萧菁菁也知道:“娘那里,一会和娘说一下。”

    “是该说下,”赵嬷嬷觉得瞒不了老夫人,郡主的情况还是要和老夫人说一下,郡主有喜本来是好事,可是现在弄得——

    幸好并没有真的滑胎,要是真的滑胎,还不知道怎么和老夫人交待,就是现在这样老夫人那里都还不知道如何说。

    萧菁菁点点头。

    赵嬷嬷还要说什么。

    这时外面有脚步声响起,是梅兰进来了:“郡主,太医说来给郡主施针。”行了一礼,抬头快速道。

    “好。”萧菁菁道。

    “让太医进来吧。”赵嬷嬷看了郡主一眼,郡主点头,她直接开口吩咐梅兰。

    “是,嬷嬷,太医已经开好方子,香草带着人照着方子熬药了。”梅兰又道。

    “这还差不多。”赵嬷嬷心里这才吐出一口气,香草那丫头去熬药了,太医再给郡主施几针,郡主还有她的小公子不会有问题。

    梅兰抬着头。

    “还不快去,让太医进来。”赵嬷嬷想完,一瞪眼,瞪着梅兰那个丫鬟,还跪着做什么,不是说了叫太医?

    梅兰退下去,赵嬷嬷神情好了不少:“郡主,很快就会好。”

    “嬷嬷,不会有事的是吗?”萧菁菁不由问。

    “肯定不会有问题的郡主,放心吧。”赵嬷嬷赶紧安慰郡主,她是不相信她的郡主命这么不好的。

    她的郡主命只会最好,什么事也不会有。

    “郡主。”梅兰又进来,后面跟着太医,行了一礼,太医也行礼,萧菁菁看过去,叫了起,赵嬷嬷直接:“太医,你先施针吧。”

    “好,现在就给郡主施针,之前把脉只是有些迹像就没有施针,既然郡主说不好,那就施几针吧,先扶郡主躺下吧。”

    太医道,取出银针。

    梅兰站起来退到一边,一听,忙上前,赵嬷嬷正要叫人,看了看她,梅兰和嬷嬷一起扶了郡主躺下,萧菁菁躺着后不再有下坠感,赵嬷嬷看着郡主:“郡主觉得如何。”

    萧菁菁:“嬷嬷先让太医施针吧。”

    赵嬷嬷:“老奴立刻叫太医。”

    “太医。”赵嬷嬷立马看着太医,梅兰也是,太医听了后应了是,走到郡主面前,先提醒了几声,施起针来,萧菁菁心里紧张,赵嬷嬷就怕错了眼,梅兰目不转晴。

    不知道过了多久,太医收了手,已经施完了针。

    萧菁菁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看着太医。

    “郡主,好了,你看看还有没有不舒服。”太医把银针放好,回过头来,对着菁华郡主,萧菁菁感觉了一下,肚子没有下坠感,还有一点隐隐的不舒服,已经不像刚才,她不再害怕和担心。

    “郡主还有没有?”赵嬷嬷梅兰更急。

    “没有了嬷嬷。”

    萧菁菁说,赵嬷嬷梅兰彻底不再担忧,转向太医,太医把银针都收了起来:“郡主没事,想来就不会再有什么,等安胎的药熬好,服侍郡主喝了,卧床休息一下,暂时不要大力动作。”

    太医交待了些。

    萧菁菁听着,赵嬷嬷梅兰两人更是记在心上,赵嬷嬷详细问了,都记住,太医离开,等着检查好了后回宫,

    萧菁菁:“嬷嬷,检查吧。”

    “老奴正要说。”赵嬷嬷目送太医出去,才要说话,就听到郡主的,看着郡主开口道,梅兰不知道嬷嬷要怎么开始检查。

    “嬷嬷先从这里开始吧。”萧菁菁心中有了主意,赵嬷嬷:“老奴也是这个意思,只是郡主休息不了了,在这里会吵着,要不郡主去另一间房间?”

    萧菁菁听后同意了。

    赵嬷嬷立马让梅兰去问下太医,郡主这个时候能不能移动,梅兰去而复返,说了太医的话,郡主可以移动。

    “那就现在。”赵嬷嬷示意她去叫人来,扶郡主去别处。

    梅兰到了外面,叫了七巧还有冬菱进来。

    七巧冬菱行了礼,抬头,她们不知道郡主是哪里不舒服,心中想着,行完礼在郡主叫起,站了起来,微微抬头。

    “你们和梅兰一起扶郡主去——”赵嬷嬷和她们说了没有耽搁时间。

    七巧冬菱小心的睥了一下太医,心中不知道想了什么:“是。”

    “郡主老奴留在这里,梅兰扶郡主去吧。”

    赵嬷嬷和郡主说完对梅兰。

    “是。”梅兰看向郡主。

    萧菁菁示意嬷嬷尽管去做,赵嬷嬷扫了七巧冬菱一眼:“郡主,老奴先扶你起来。”扶了郡主坐起来,萧菁菁没有说什么,梅兰接过,七巧和冬菱也上前,扶住郡主。

    赵嬷嬷看着,等到七巧和冬菱梅兰扶了郡主去次间,她回过头来,天气没有之前那么热了。

    要是还是像之前一样热,郡主才难受。

    不过还是叫了人,吩咐了一些,给郡主送水还有冰块进去。

    婆子是梅兰的娘。

    赵嬷嬷才放心。

    她扫视一眼周围,等到梅兰过来后,叫了人进来,

    “从这里检查,一样一样来,就像上一次。”

    上次郡主的珠钗掉了,一一找过,并没有发现不对,不知道是不是漏掉了,这次要更仔细才行,在猜测郡主怀上的时候她就很小心了,有些郡主不能碰的,她都让人撤下,不知道还有什么她不知道。

    要是无意的还好,要是有人害郡主,一定要抓出来。

    又叫进来的两个丫鬟是经过赵嬷嬷观察,跟着郡主陪嫁过来的丫鬟,和她们说了一下情况,当然不可能告诉她们怎么了,只是提了要找什么。

    她们也和七巧冬菱一样,只知道郡主病了,面对赵嬷嬷的目光还有话,她们找起来。

    赵嬷嬷一样一样看。

    时不时看看梅兰还有两个丫鬟,事情没有查清前,尽管少让人知道郡主的情形,两个丫鬟在赵嬷嬷的指挥下,梅兰也在赵嬷嬷的指挥下。

    一直没有找到什么,郡主不在了,赵嬷嬷让梅兰请了太医进来,梅兰去了,太医也来了,郡主常用的太医看了,屋子里的东西,太医看过并没有问题。

    太子妃见红那日也是这样,太医摇头。

    赵嬷嬷忽然想到净房,房间里都没问题,只能是漏掉了,或别的地方有问题。

    她让梅兰去和郡主说一声,余下的丫鬟继续,和太医说了一声,去了净房里面。

    郡主常用的香膏在净房找到,还有一些百合香,以及沐浴用的东西,太医带着人进来,看了看,赵嬷嬷看着太医的动作,想着要是还是找不到该检查哪里。

    两个丫鬟站在一边眼中更疑惑了。

    也很紧张。

    太医看了几样都摇头,没有问题,就在赵嬷嬷以为这里找不到什么的时候,太医忽然拿起一把香看了看闻了闻,又用手弄了一点下来检查过后,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这些香里混了檀香在里面。”

    赵嬷嬷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看着香。

    两个丫鬟也是。

    “郡主难怪会滑胎。”太医又刮了一点闻了下。

    赵嬷嬷神色一变:“混了檀香在里面?”檀香她知道,多用会导致不孕,这些东西她很早前就知道,这样说来,有人刻意在香中混了檀香。

    目的说不定就是害郡主。

    在很久前就计划好了。

    檀香的厉害很多在后宅的人都知道,都是有了身子后不能接触的,成了亲的也最好少接触。

    两个丫鬟更是吓到,郡主滑胎?她们张了张嘴。

    “这些香料里面含的檀香用多了用久了会导致怀不上,郡主想来并没有用太多,所以。”太医算是找到了罪魁祸首。

    “不出意料就是它了。”

    “真的有檀香?”赵嬷嬷看着太医手上的香,明白太医的意思,这些香里要是真的有檀香定会让郡主滑胎,她回想了一下,郡主有了身子以来,并没有用过这些香,至于这些香为什么里面混了檀香,她会查出来。

    想要害郡主,不想活了。

    要不是郡主并不喜欢用香,天天用,说不定郡主连身子也不会有,更可能一直怀不上,到时候会有什么后果,不用想就知道。

    谁会想害郡主?她记得这些香是大房派人分给各房的,各房都有,大房,崔氏,会不会是崔氏想害郡主?

    也许就是崔氏

    只有她有这个可能,崔氏一直恨郡主,香也大房送来的,虽然各房都有,谁知道里面有什么,当时她也想过会不会有什么,又想崔氏不会那么明目张胆,想着郡主也不会用,她眼中有冷意,要是真的是崔氏,她会找老夫人,给一个交待。

    因为郡主不喜欢用香这些香才放在这里,一直丢着,按理来说郡主不会滑胎才是,她把想的说了出来。

    不明白不用为什么还会害了郡主,不会是这香不用也会害郡主吧?

    “这个。”

    太医也不是很明白,想了想,一时也有些想不明白,照常理来说,不用是不会有妨碍的,又是在净房,郡主也不可能一直呆在这里。

    过了一会后。

    “会不会有人用守,你不知道。”太医又道:“要是没有用过一般是不可能滑胎的,郡主不可能滑胎,不用常时间呆在一边,才有可能闻到。”

    “谁会点?”赵嬷嬷脸立刻沉了下来,太医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会是谁?她看向两个丫鬟,谁被收买了害郡主。

    两个丫鬟反应过来,郡主有了身子,可是滑胎,所以,发现赵嬷嬷盯着她们,她们脸一下白了。

    “嬷嬷。”

    赵嬷嬷冷眼看向她们,两个丫鬟怕得一下子跪了下来,赵嬷嬷还是盯着。

    两个丫鬟头也不敢抬,赵嬷嬷向着太医:“我会查出来,要是叫我查出是谁,背主的人留之何用!”

    “那些先不说。”太医摇头,还在思索什么。

    两个丫鬟更心慌,也不知所措。

    赵嬷嬷想要问太医不点,放在净房久了,会不会对郡主有影响。

    太医这时像是想出来了,走到角落,看了看,像是发现了什么,手刮了一下,又看了看手上的香,仔细的看了一下。

    赵嬷嬷也上前,知道太医又发现了什么,心中担心。

    两个丫鬟听到脚步声,才轻轻抬头,脸格外的白,嬷嬷怀疑她们?她们该怎么办。

    赵嬷嬷见太医还不开口,急了。

    太医看完抬了头来:“这些香,应该少了几根,这里有燃过香的痕迹。”太医都检查完,赵嬷嬷哪会不知道太医的话是指什么。

    太医的意思非常明显。

    真的有人害郡主,还趁人不在点了香,不用说,是竹园的人,还有身边的,要不然不会有机会点香。

    还有香的来处。

    点香的人说不定也是崔氏收买的人。

    “应该是有人趁着没人的时候点过。”太医又道。

    赵嬷嬷一瞬间想明白了,恨恨的:“该死的东西,如此害郡主,老奴找到了,不碎尸万断才怪。”

    太医没有说话,赵嬷嬷看了看太医发现的痕迹,两个丫鬟又低下头。

    “老奴会去和郡主说,这些老奴会留着,太医再看看。”赵嬷嬷最后道,希望太医再看看。

    太医同意了。

    赵嬷嬷扫向两个丫鬟,两个丫鬟动也不敢动。

    “还不起来,找找还有没有什么。”

    赵嬷嬷恨恨的。

    “是,嬷嬷。”两个丫鬟起身,赵嬷嬷又和太医说了一句,出了净房,和郡主说去。

    *

    次间,萧菁菁又躺着,七巧冬菱看着夫人,萧菁菁让她们倒点水来,她想喝水。

    “不知道夫人想喝茶水还是?”七巧和冬菱恭敬的开口。

    “白水吧。”萧菁菁道,七巧和冬菱不知道赵嬷嬷那边怎么了,还有郡主为什么要来次间,她们心中有太多疑惑,对视一眼,冬菱去端茶倒水,七巧留了下来,服侍郡主。

    梅兰过来了,行了一礼和郡主说着:“郡主,还没有查出来,嬷嬷让奴婢过来陪郡主。”

    “还没有找到?”萧菁菁道。

    “郡主,嬷嬷会找到的。”梅兰说,萧菁菁没再问。

    七巧心里在想着。

    没有一会,冬菱端着水进来了,行了一礼,恭敬的上前,把手上的水端到夫人的面前,萧菁菁示意梅兰。

    梅兰接过冬菱手上的水,让她下去,扶着郡主,服侍郡主喝水,冬菱退到七巧的身边,两人一起恭敬的望着夫人。

    梅兰服侍郡主喝了水,又扶郡主躺下,七巧在一旁,冬菱接过郡主喝完的茶杯,退了下去,到了门口看到赵嬷嬷过来。

    她刚要退开。

    “郡主怎么样?”赵嬷嬷冷冷看向她,冬菱很怕赵嬷嬷,她:“郡主刚喝了水。”

    “嗯。”赵嬷嬷走进去,挥了一下手,看到梅兰还有七巧,看向她的小郡主,走到近前:“郡主。”

    “嬷嬷来了,找到了吗?”萧菁菁抬头。

    梅兰还有七巧看着赵嬷嬷,她们退了几步,把位置让给嬷嬷,赵嬷嬷没有再看她们,现在没有查清,谁都有嫌疑。

    “郡主,找到了,老奴就是过来和你说的,知道你等着。”赵嬷嬷回道。

    “是?”萧菁菁问,梅兰七巧也想知道,梅兰是想知道找到什么,七巧不知道赵嬷嬷在找什么,她们都不敢出声,都听着。

    “郡主是香。”赵嬷嬷把经过告诉了郡主,低声的道:“是净房里的香,有人点燃过,不知道是哪个背主的丫鬟,趁着人不在的时候,没有叫人发现,不然也不会害了郡主,该死的东西,老奴只想碎尸万断,太医在房中没有检查出什么,后来发现香有问题。”

    “香。”

    萧菁菁听着嬷嬷说的,听了经过,脑中想了不少事,梅兰张了张嘴,脸色变了又变,七巧听出了什么,夫人?

    “会是谁。”

    萧菁菁心中浮出一个人来,不过还是问,望着嬷嬷。

    “郡主,既然对方那么大胆,敢害郡主,不是和郡主有仇就是恨郡主,这就好找了,太医说得很明白,也看得很仔细,现在还在看,一会看看有没有漏的,身边的人都要好好清理一遍,老奴马上就让人查,这些丫鬟婆子都要查,看看是谁背主,至于背后的人,老奴有猜想,会不会是大夫人。”

    赵嬷嬷说了心中的想法,把一切都和郡主说了。

    萧菁菁:“我和嬷嬷想的一样。”她也想到了:“至少也和她有关。”

    “老奴也是这样想法。”

    赵嬷嬷又道。

    “嬷嬷去做吧,该怎么做就怎么,太医还在,再看看。”萧菁菁听完了所有的,对嬷嬷道。

    “郡主你就休息,一切有老奴,郡主心中有数就好了。”赵嬷嬷怕郡主多想,郡主可不能多想。

    “嬷嬷放心,为了四爷,为了孩子,我也不会。”萧菁菁已经不敢再有一点错了,她要护好她的孩子。

    “那老奴就放心了。”

    赵嬷嬷说着就要去。

    梅兰欲言又止,有人害郡主,那些香她见过,就在净房,她和香草服侍郡主沐浴的时候,她和香草知道郡主不喜欢用香,才没有点。

    太医检查出来,那些香的来历她们知道,真的像嬷嬷说的、

    会是谁害郡主?大夫人收买了谁?七巧很害怕,同时总算知道夫人有滑胎的迹像,夫人有了身子,赵嬷嬷在查,太医查出了香有问题。

    大夫人有嫌疑,还有她们这些丫鬟。

    赵嬷嬷说不定会怀疑她们。

    “你们也要洗清自己身上的嫌疑。”赵嬷嬷回身,就看到梅兰七巧。

    “嬷嬷。”梅兰开口。

    “先服侍郡主。”赵嬷嬷没有等她们说,七巧脸白得透明,说不出话,梅兰好一点,她没有害过郡主,也不担心。

    “香草还没有把药熬好?”赵嬷嬷想到香草去熬药了,她要去看看,如何了。

    又问了郡主的情况,赵嬷嬷没再停留。

    梅兰:“郡主。”

    七巧也不禁开口。

    “只要不是你们,就不用怕。”萧菁菁淡淡的,梅兰立马:“奴婢只是在想害郡主的人是谁。”

    七巧还是怕。

    “嬷嬷在查了。”萧菁菁道。

    梅兰不敢再说话,七巧更不用说,萧菁菁着急的等着香草把熬好的药端过来,还有嬷嬷查出来。

    赵嬷嬷出了次间,亲自去了小厨房一趟,发现香草亲自守着,还算满意。

    正要进去,就看香草吩咐丫鬟把药倒出来,倒到碗里,整个小厨房都是药味,小厨房里的贾嬷嬷还有婆子丫鬟都不知道怎么了,打听着。

    香草带着丫鬟,把药倒好,并没有回答贾婆子等的话,还算知道什么最重要。

    如今郡主最为重要,别的都是次要,不必去理会。

    赵嬷嬷点头:“好了?”她上前。

    “嬷嬷。”香草回过头还有丫鬟也看出来,香草看到赵嬷嬷,以为郡主又有了什么事:“是不是郡主?”

    “不是,郡主很好,药熬好了就端进去,郡主还等着呢。”赵嬷嬷没有多说什么,吩咐起香草,香草这丫鬟看着还算忠心。

    “是,嬷嬷。”香草应了是,带着丫鬟就出了小厨房。

    赵嬷嬷也让开。

    小厨房的人看着,想说什么没有。

    赵嬷嬷看着香草端着药离去。

    “赵嬷嬷怎么来了?不知道夫人怎么了,怎么熬药?听说还请了太医,还让香草姑娘亲自来。”贾婆子还有小厨房的人再次问起来。

    贾婆子几人在看到嬷嬷的时候就忙问,赵嬷嬷目光落在她们的身上:“郡主有点不舒服,就找了太医看下,开了点方子,太医查出有人想害郡主,我会查出来是谁,一会你们也配合一点,老奴还要去陪郡主。”

    赵嬷嬷把能说的说了,不能说的没有说。

    “有人害夫人,谁?”小厨房的人都惊住了,有人竟敢害夫人,贾婆子眼中闪过什么,上前一步,走到赵嬷嬷面前,小心的:“不知道夫人如今可还好?”

    小厨房其余的人一听,也看向赵嬷嬷。

    “郡主还好,不过有人胆敢害郡主,不能姑息。”赵嬷嬷也审视了贾婆子一眼,这些人也要查,小厨房的人送热水的时候也有机会进入净房,她也算是先说一声。

    “夫人没事就好,老奴刚才吓死了,胆敢害夫人,简直是不要命了。”贾婆子开口。

    小厨房的人点头。

    不知道是谁害夫人,弄得都要查,赵嬷嬷又看了看她们,没有再说,一时看是看不出什么的,她还要查,还有事,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赵嬷嬷回了前面。

    “人都通知了吗,只要是院子里的都叫来,一个个的询问,查。”赵嬷嬷问起一个婆子。

    “赵嬷嬷。”对方一听,回身。

    赵嬷嬷带着人先查院子里的人。

    次间,香草带着丫鬟,端了药过来,梅兰忙上前几步,七巧看着,香草进来,没有让丫鬟端,接过药碗,让丫鬟在外面,走进来。

    “郡主。”

    萧菁菁看着香草,让她端过来,再叫梅兰七巧扶起她,扶她坐起来,她不怕太用力了,梅兰七巧连忙扶了郡主。

    萧菁菁坐了起来,靠着,香草行了一礼,端着药跪行上前,萧菁菁让她起来,服侍她用药。

    “郡主,药是奴婢盯着,熬的。”香草起身端着药,服侍郡主用。

    萧菁菁不像嬷嬷怀疑香草几人,所有人都怀疑,她倒是不怀疑香草几人。

    她喝起药来,药很苦,她忍着一口气喝完了,香草站在旁边等着,看着郡主自己喝药,把端来的果脯端过来。

    梅兰七巧也看着。

    萧菁菁喝了药,出了一口气,口中都是苦味,很难受,把碗给了梅兰,看到香草递过来的果脯,她拈了一颗用了。

    又连着用了几颗,口中的苦味依然没有淡,只是没那么难受了。

    “不用了。”萧菁菁没有多用。

    香草端开,放到一边。

    萧菁菁动了一下,想要躺回去。

    梅兰七巧又服侍着郡主,香草想帮忙,萧菁菁躺好,摸了一下小腹,觉得暖洋洋,没有不舒服了。

    “郡主,你好好休息。”香草梅兰开口,七巧也叫了一声夫人。

    “我会休息。”萧菁菁渐渐也觉得想休息一会。

    *

    竹园,传言多了起来,整个四房都有了传言。

    太医到现在还没有离开。

    夫人身边的人来来去去的。

    宜园,纪老夫人虽然知道老四媳妇请了太医,但并没有马上派人去,她想着,老四媳妇要是有什么,说不得会派人告诉她。

    她就不用急着去问。

    免得要是有什么。

    等了等,老四媳妇那边还是没有派人过来,不会老四媳妇真的不好吧,太医听说也没有离开,她不免担忧起来。

    心里尤其担心。

    张嬷嬷看出老夫人的担心,她出去打听了一下四房那边的消息,得到一些消息,只是都只是传言:“老夫人,要不老奴亲自去看一下。”

    “再等一会吧,要是不行就去看下,老四媳妇平时看着还好,也不像休弱的,这一段也没有病,昨日还好,怎么突然就。”纪老夫人也是想不通。

    不过人有时难免病一病。

    老四媳妇说不是就是哪不舒服。

    张嬷嬷:“是,老夫人。”

    才落口。

    “娘。”

    郑氏柳氏走了进来,她们也是得了消息四弟妹好像是请了太医,忙完就过来了,不知道娘知道不知道什么。

    “四弟妹请了太医不知道?”

    “娘正说着呢。”纪老夫人一看她们。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