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四爷收到信
    赵嬷嬷说着:“老夫人什么也没有说,碧衣那个丫鬟有管家急,在老奴看来,找到现在还没找到,多半和老奴之前说的一样,没有什么可说的。”

    “嗯。”萧菁菁开口,也赞成。

    “管家觉得有罪,郡主,之前又来请罪。”赵嬷嬷道:“老奴说不用了,让管家还是去找人,碧衣那个丫鬟跑了,原本老奴还以为是管家一家人自己做出来的,看来不是。”

    萧菁菁点头。

    “掌柜那边还不知道,管家一家要是再找不到人,也该通知一声了。”

    赵嬷嬷又道。

    “让管家到时候去说一声。”萧菁菁不准备插进去。

    赵嬷嬷也是一样的意思。

    香草梅兰看着嬷嬷和郡主,她们听到这里:“郡主。”

    “这个碧衣丫鬟的事,该让丫鬟们听一听,叫她们知道,要是还有起这心思的,哼。”赵嬷嬷打断她们,目光睥向两人,又和郡主:“最好等最后要是被人卖了,或者没有下场,让人看看这就是私逃的下场。”

    “嬷嬷说得没错。”萧菁菁道。

    香草梅兰心中一紧。

    外面有丫鬟过来,是七巧还有冬菱两个丫鬟,七巧冬菱行了:“郡主。”

    “嗯?”赵嬷嬷一听看过去,萧菁菁也是,香草梅兰:“郡主,七巧和冬菱肯定有事。”

    “进来。<>”

    萧菁菁道,看着她们,赵嬷嬷没有说话,香草梅兰也没开口。

    七巧冬菱走了进来,又行了一礼:“郡主,老夫人派人过来问郡主的情况。”

    “哦。”萧菁菁哦了一声,赵嬷嬷香草梅兰一听,赵嬷嬷笑了起来:“老夫人可真是,这两日每日早晚都会派人过来,还以为老夫人因为崔家来人没有多余的心思。”老夫人显然格外重视,老夫人越是这样,她越高兴,香草梅兰七巧冬菱也笑。

    萧菁菁在嬷嬷的目光下,也笑了笑,赵嬷嬷又和郡主说起老夫人的重视还有派来的人。

    萧菁菁心头一松,赵嬷嬷看郡主高兴她也高兴。

    直到,赵嬷嬷出去了一趟,回来:“郡主,崔家的人要走了,张嬷嬷也回了宜园。”

    “离开了。”萧菁菁道,赵嬷嬷点头。

    “崔家的人没有?”萧菁菁又道,赵嬷嬷摇头:“没有。”现在各房只有四房安静,丫鬟婆子至多底下说一说。

    二房三房还有二夫人三夫人那里,可是有不少人,郡主这里,老夫人不许人来。

    *

    宜园,张嬷嬷也走了进去,她见过大老爷还有崔家的人,到了门口,问了守在外面的丫鬟婆子,走进去。

    老夫人在喂小奶猫,小奶猫又白又小,出生没有太久,乖乖的蹲在地上,张嬷嬷看着,老夫人身边站着丫鬟,手上捧着小奶猫的吃食,她走上前看了一眼:“老夫人。”

    “回来了?”

    纪老夫人又喂了一点东西,小奶猫很是乖巧,看小奶猫用得不错,她嘴角多了一点笑意,小奶猫是锦姐儿带来的,让她这个祖母帮着照看,锦姐儿身子不好,老二媳妇不许锦姐儿养,她就留了下来,等锦姐儿过来看一看,这只小奶猫别看小,倒是惹人喜爱。<>

    她有空也会亲自喂吃食,逗一逗,方才想到小奶猫不知道饿了没有,没事,就让人带过来了。

    张嬷嬷也是知道的,这只小奶猫是锦姑娘最爱的,没有说话。

    纪老夫人又喂了点,笑看了一下,让丫鬟下去,扫了张嬷嬷一眼:“这只小东西跟什么都明白似的。”

    “老夫人。”张嬷嬷也觉得小奶猫聪明。

    “该取个名字了。”纪老夫人等丫鬟婆子端了水来,净了手,又让她们下去,目光注视着小奶猫,坐了下来。

    张嬷嬷随着老夫人:“老夫人可以给它取个名字。”

    “等锦姐儿自己取吧,那个小丫头,可是喜爱得紧。”纪老夫人想到锦姐儿,张嬷嬷一听点头。

    此时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崔家的人走了没有、老大那边。”纪老夫人问。

    “老奴过来的时候,崔家的人要走了,想来现在该走了,大老爷和崔家的人说得极明白,崔家老夫人也是明理的,崔家人也没再说什么,大夫人本就畏罪自尽。”张嬷嬷轻声的。

    纪老夫人没再提更没问。

    从今以后,崔家的人无关紧要,之前还有顾忌。

    “老夫人。<>”

    一个婆子在外面行礼,纪老夫人扫了下,认出来人,知道是怎么了,示意张嬷嬷,让人进来,张嬷嬷也看到了,开了口:“进来说。”

    婆子一听,小心走进来,看到老夫人还有张嬷嬷,恭敬的行了一礼,抬起头来。

    纪老夫人当然不会亲自来问,婆子看向张嬷嬷。

    “有消息了?查到没有?”张嬷嬷见状,向老夫人点了一下头,纪老夫人颔首。

    “张嬷嬷,没有,庄子上的人只知道馨姑娘最近一段日子就不好,突然就。”婆子开口,对着张嬷嬷也是对老夫人。

    语气有些担忧,老夫人想要查馨姑娘发疯的事,可是庄子上并没有什么,老夫人会不会生气?

    她心中担心,趴在地上,低头,不敢再抬头。

    “老夫人,馨姑娘那边没有查到什么。”张嬷嬷看在眼里和老夫人说了。

    纪老夫人也听到了,目光掠过婆子,没有生气:“都问过了?”语气听不出有什么。

    “是,老夫人。”婆子更加恭敬不已。

    张嬷嬷在一边看着,听着老夫人询问,婆子回答。

    “人都问过,也都查过,没有就算了。”纪老夫人这时道,意思就这样,张嬷嬷也不再说,老夫人显然是觉得就这样了。

    不再查了。

    纪老夫人也不是真的不查,人都问过,还没有结果,说不得就是自己想不开疯的,想到崔氏,崔氏不是之前疯颠了吗,馨姐儿像崔氏也不一定。

    张嬷嬷过了一会,也从老夫人那里知道老夫人所想的了,老夫人想的也许是对的。

    *

    纪大老爷站在门口,送崔家的人离开,小厮站在一旁。

    “岳母慢走。”

    纪大老爷开了口。

    “还是不要叫我岳母了。”崔老夫人扶着儿媳妇的手突然回头。

    纪大老爷没有说话,崔氏的嫂子还有大兄二兄也都看向娘还有纪大老爷,也都回过头来。

    “姑爷,不对,以后不能叫姑爷了,崔纪两家也没什么关系了,休书我看了,你娘也是这意思,我懂,以前的事就算过去,我更不是你岳母,两家也不再是姻亲。”

    崔老夫人扶紧儿媳妇的手,再次开口,走之前,看了纪大老爷一眼。

    纪大老爷抱拳,神色不变。

    崔老夫人叹了一口气。

    崔家的人脸色一下又变得不好,纪家的态度他们都看到了,也知道了,休书他们也是看到的,纪家也不怕被人说?

    崔家的人虽知道纪家没有错,可是,他们还是不高兴,送走了崔家的人,纪大老爷回转,他怕娘那边想问他。

    “老爷?”

    “去娘那里。”纪大老爷吩咐人,看了一眼门外,往里面去,小厮得了命令,行了一礼,留了下来。

    崔家的人出了纪府的门,正要上马车,不禁再次看向纪府大门,特别是崔老夫人看了看纪府,崔家的人不知道她在看什么,想问又没有,崔老夫人看了一会,收回目光,纪府和崔府两家形同陌路,她打算去亲自去接女儿的尸身。

    派去的人还没有到。

    也不知道到了哪里,把女儿接回来,可不易,她想着,崔氏嫂子还有大哥二哥想和娘说点什么,崔老夫人扫了所有人一眼,还有他们一眼:“你们先回府里,我去接你们妹妹。”

    “娘。”崔氏的兄长还有嫂子想说什么。

    “不要多说了,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想说什么,迎了你们妹妹,再说,我身体还好,亲自去,你们商议一下,回府说下,就不必去了,你们妹妹是迎回府还是,要是留在庙子里或者哪里,你们妹妹一个我不知道多孤单,你们妹妹被休了,无处可去,我的意思是你们妹妹再错也是你们妹妹,外面说什么不必去在意,府里也不惧,最重要的是你们妹妹以后。”

    崔老夫人开口,女儿被休又自尽,想迎回女儿,只怕府里不同意,就是几个儿子媳妇都有可能不同意,各家还不知道会怎么说,府里要是怕连累,不愿意。

    她也要想个办法。

    “娘,妹妹犯了错,嫁了人,被休还自尽,要是照娘的,外面不知道会怎么议论,妹妹曾经是纪家的媳妇,纪家的人无情休了妹妹,妹妹本该纪家安排,不如找个地方——”

    崔氏的大哥二哥一听,他们之前就想说了。

    崔家的人都看着崔老夫人。

    崔氏两个嫂子没有说话,但看得出也有担心,她们觉得小姑子留在庙子里也可以,崔老夫人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你们。”想要说什么又没有,果然,连儿子媳妇也不乐意,她的女儿难不成真要留在外面。

    “娘不是儿子不顾妹妹,而是。”崔氏的大哥二哥想要解释,崔氏嫂子也开口:“娘,主要是府里的名声,还有以后府里的姑娘。”

    话没有说完,意思自明。

    崔老夫人又不是老糊涂,还是知道的,她也想到府里的情况,之前只想着女儿自尽了,心痛,如今再想府里还有孙女的名声,又迟疑不定。

    怕真的像媳妇说的一样。

    “娘,要不我们还是接了妹妹,不过找个地方,把妹妹埋了就是,庙子里终归不是好去处,以后。”崔氏的大哥二哥也没有想好,眼见娘的表情,崔家的人看着老夫人。

    “发吧,不过娘还是要去一趟,看看你们妹妹。”崔老夫人也不再想下去了,说着掠过他们,上了马车。

    崔氏的大哥二哥也上前:“娘,儿子陪你去吧。”

    “不必。”崔老夫人摇头,最终留下二儿子还有二媳妇。

    京城关注着纪府的各家知道的人上门的,等到崔家的人离开纪家,也都知道氏是畏罪自尽,崔家想来都知道了,不然不可能不闹。

    等到崔家的人远远离去,各家有的发现现崔家的马车往京城外行去,不知道?

    有人猜到一些,有人没有,崔家不少人则是回去了。

    去了京城外面的不知道是不是为崔氏而去,纪家好像不管?渐渐各家也得到更多的消息,崔家的人上门,纪家老大招待的,纪老夫人没有出面,崔氏真的动了手,人是在被纪家送到庙子里自尽的。

    之前的传言并没有误。

    崔氏确实是怕被休自尽,可是还是被休了。

    纪家容不下崔氏,早写了休书,崔氏已经不是纪家大夫人,因为崔氏做的,纪老夫人也不想让崔氏有纪家的身份。

    崔家的人都没见,直接交给纪家老大处理,纪崔两家不止不是姻亲,还成了陌路。

    崔氏也由崔家的人接回。

    如此总总,也有几家从纪二夫人纪三夫人那里打听的,有些更是知道崔氏对付的是菁华郡主,菁华郡主?

    崔家的人回了府里,崔老夫人坐在马车里,到了京城外面,行到半路,也没有碰到派去的人。

    让二儿子先一步快点。

    她人老了,崔氏的嫂子看着婆子。

    崔老夫人则是掀着马车布帘看着外面,眼看二儿子先去了,等到又行了一段,看到二儿子带着人等着。

    还有派去的人,她的女儿,她叫了马车停下来。

    这才看到二儿子还有派去的人,马上掀着马车的布帘询问起来:“怎么样?

    ”娘,妹妹的尸身不好运。“天气热,就怕一路上不好。

    ”这,那就去了再说。

    崔老夫人也是明白人,开了口,崔氏的二哥点头,和身边人说了下,一行又往庙子去,到了庙子前面。

    下了马车,早有打点,庙庵很小,里面的师太知道崔家人会来,带着人迎上来,崔老夫人着急的问起来。

    知道女儿身边放了冰块脸色好点,走了进去。

    看了女儿。

    崔老夫人手在颤抖,崔家别的人站在一边看,崔氏的二哥还有嫂子上前,扶着娘,崔老夫人眼晴红了。

    她的儿啊,扑了上去,师太带着人站在不远处,不知道过了多久,崔老夫人的情绪稳定了下来。

    她开始看着女儿的样子,她的儿,崔氏的二哥也看着,妹妹死了,崔氏的嫂子不敢靠太近。

    半晌后,崔老夫人没有再看,她在女儿身上上上下下看过,问了女儿是怎么自杀的,发现是用刀刺到腹中。

    她的儿怎么能!

    崔氏的二哥觉得妹妹用刀插进腹中自尽,有些不对,只是想不到哪里不对。

    *

    崔氏的事慢慢关注的人少了崔家的人也没什么动作,纪家也不做什么,像是崔氏的事彻底和纪家无关。

    也是,休离了的妇人,不知道崔家会如何做。

    有人想到纪宁,还有那个馨丫头,纪家不知道会如何。

    过了两日,崔家终是有了动作。

    崔家老夫人回了京,崔氏被埋在了京城外面。

    表面上没有人再提,也没有人再议论,说什么,私下还有人,吴府还有几家和纪家交好的,觉得纪家这样最好。

    过了几日。

    吴家最小的哥儿满月。

    各家都到吴家道贺。

    远离京城的一处院子里,一个侍卫得了一封信,从外面进来,走进里面,和守在外面的侍卫说了一声,敲了门。

    纪尧看完了手上的信,想着什么,提笔又写了一封信,回了,吹干折好放进信封,交给人,

    听到声音,转着手上的玉板指:“进来。”看着进来的侍卫。

    “爷。”侍卫走了进来行了一礼。

    “什么?”

    纪尧看向侍卫还有他手上的信。

    “是京城来信,夫人送来的。”

    侍卫抬起头来,看着四爷,举起手上的信,是京城还有夫人送来的。

    ------题外话------

    这章本来说好下午三四点更的,可是我睡过了头,望天,弄到现在,亲爱的先看,十二点前还有一章四千多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