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她要是留了疤痕,不!

    “大夫,夫人脸上抓伤的真的?”婆子看着夫人激动的情绪,开口问大夫。紫yu阁

    跪在地上还有站在一边的丫鬟婆子都望向大夫。

    “你肯定是不会治,才乱说,一定是这样,你乱说,不过是抓伤的怎么会留下疤痕?我的脸还有身上怎么会好不了,自己没本事,还骗我,我找别的大夫还有太医!”

    萧柔柔还在尖叫着。

    婆子看着大夫。

    大夫理解眼前这位夫人,后宅的这些夫人遇到这样的事都是一样:“因为汁液有毒,夫人抓伤了脸,毒性也渗到了里面,夫人抓得越狠,毒性渗透得越深,即使解了毒,脸上也会——只能事后再擦些利于恢复的膏药,能恢复一点,但有多大的效果就不一定了。”后面的不说也明白了。

    原来是这样,婆子注视着夫人的脸还有抓过的地方,这些地方难道都会留下疤痕?夫人怎么肯定接受不了。

    跪在地上还有一边的丫鬟婆子听了大夫的话才知道夫人为什么抓伤的好不了。

    这样说来,夫人是真的?

    “那有没有办法尽量不留下疤痕——”婆子还要再问。

    “这要看情况。”

    大夫也没有办法保证,主要是到时候才知道,只能尽量。

    “本夫人要找太医给我看,太医肯定能治好,我的脸上不可能留下疤痕,也不能留下疤痕,要是留下疤痕,二爷不会再要我!”

    萧柔柔再次尖声叫喊,挣扎着,想要下床冲到大夫面前。

    “夫人,你冷静一点,拦住夫人!”婆子望着夫人,跟着又转向一边的婆子丫鬟,叫她们拦紧了,夫人这是要找大夫的麻烦?

    “谁敢拦本夫人?本夫人不信这个庸医的话,我脸上不会留疤!”

    萧柔柔推开拦着她的人,只是丫鬟婆子被推开还是拦在前面,她根本冲出去。

    “夫人,你不要这样——”拦着的丫鬟婆子开口,望着夫人想要说什么,夫人这样冲下去就有用吗?

    “夫人,大夫会尽量想办法,现在是夜里,夫人要找太医还是明早再请太医来!”婆子也道。

    “我不!”

    萧柔柔猛的又一推抓着她,拦着她的丫鬟婆子,瞪着她们,恨恨的:“你们是不是在笑话我?我知道,你们现在一定在心里笑我,笑我的脸好不了,是不是想二爷看了不会要我?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以为能瞒过我,我一眼就看出来!你们别想,我的脸会好,二爷也不会不要我!竟敢看本夫人的笑话!”

    “夫人,老奴没有笑夫人也不敢笑夫人。”婆子说。

    “奴婢等也不敢。”跪在地上还有站在一边的丫鬟婆子也道。

    “什么不敢?你们一定在笑话我!”

    萧柔柔看看这个再看那个,咬牙切齿,她觉得她们就是在笑话她,看她的笑话,一定是的,她想要挣脱:“本夫人的笑话不是那么好看的,你们小心点!等本夫人好了,有你们好看,本夫人要太医,不要这个庸医给本夫人治。”萧柔柔恶狠狠的瞪着。

    “夫人,太医只有明早。”婆子苦口婆心。

    “谁说只有明早,现在也可以,去!”萧柔柔大叫。

    “那老夫就。”大夫本来就不想多留下去。

    “大夫,还没有给夫人——”婆子马上叫住大夫。

    “可是夫人看样子并不想让老夫医治,老夫也不好再医治,老夫确实比不上太医,老夫就先离开了,只是夫人脸上的红点不能再抓,要是再晚一点,说不定。”大夫道,他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

    说的是事实,看了看夫人脸上越来越吓人的红痕。

    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还有一边的丫鬟婆子望着夫人,夫人真的不让大夫治?

    “没有听到本夫人的话?我要太医!”萧柔柔一听之下,又是一冲,丫鬟婆子围住。

    “夫人,大夫的话你应该听到了。”婆子看看夫人再看大夫:“你刚才的意思是夫人再晚一点,脸上身上留下的疤痕会更深是吗?”

    大夫知道没有同意,他不可能离开:“对。”

    “我不相信,我不信!”萧柔柔怎么能够相信,她怎么也不相信,怎么可能更吓人,她不要去信。

    “夫人不要闹了,夫人难道想像大夫说的?”婆子开口,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还有一边的婆子丫鬟不知道夫人会不会答应。

    “本夫人。”萧柔柔还要说,恨到极点。

    “夫人想清楚,要是像大夫说的那样!”婆子接着劝夫人,看着夫人的表情。

    “你,你你。”萧柔柔脸变了又变,咬牙切齿,说了三个你字都没有说出来,她不想信,可是。

    要是真的像这个庸医说的,那她的脸该怎么办,她哼了一声对着婆子还有那个庸医:“哼,那还不让这个庸医给本夫人。”

    婆子松了口气,看向大夫:“那就请大夫先给夫人治了再。”

    大夫也知道不治好不能走。

    跪在地上还有一边的丫鬟婆子提起的心放下,然后又提起,夫人的目光太可怕,还有夫人的样子。

    “夫人,还是躺下吧,或者。”婆子朝着夫人再次劝说。

    “本夫人就这样。”萧柔柔哼了一声,才不坐下和躺着。

    丫鬟婆子都看着夫人。

    “老夫会尽全力为夫人医治。”大夫在这时道。

    “谢谢大夫,夫人情况不知道。”婆子还没有问完。

    “哼,你敢不尽力为本夫人医治,要是本夫人有什么,到时候你别想走!”萧柔柔又冷哼一声,盯着庸医,咬牙道。

    婆子不再说话,跪在地上还有站在一边的丫鬟婆子知道夫人的意思。

    “老夫只能说竭尽全力。”大夫道。

    “嬷嬷,夫人。”一个丫鬟走了进来,看到夫人,忙行了一礼,又抬起头来看着嬷嬷还有大夫:“大夫交待的东西,奴婢已经准备好,带来了。”

    婆子看了眼,果然带来了,又看了看夫人,转向大夫:“大夫东西都送来了,夫人。”

    萧柔柔高昂着头。

    “现在才带来,想让本夫人脸彻底毁掉是不是?”语气怨恨的,不知道这个庸医要怎么让她止痒。

    她现在看谁都不顺眼。

    尤其是长得好的丫鬟,丫鬟跪在地上,不敢说话,手上捧着带来的,跪在地上站在一边的丫鬟婆子也不敢说话。

    “夫人。”婆子凝着夫人。

    “要治就治,说什么,我的脸都成了这样了,还耽搁时间!”萧柔柔心里也急,怕自己的脸成了一团的麻子,不过嘴上还是很是不耐烦。

    婆子没有再说,注视着大夫:“大夫。”

    “老夫马上给夫人解毒。”大夫看了看丫鬟手上的东西,点头,婆子见大夫点头,放下心。

    大夫开始示意丫鬟,说出解毒的办法:“把药给老夫,老夫处理了再放赶成药浴,夫人泡一泡就好了。”

    丫鬟点头,她要去小厨房备热水。

    大夫处理好就要弄药浴,夫人要泡。

    婆子还有萧柔柔听到大夫的话,萧柔柔:“还不知道能不能行!”其余的人心是这样的想法。

    “要是不行,看本夫人要他的脑袋。”萧柔柔愤恨的。

    “夫人,会有效的。”婆子安慰夫人。

    “希望像你说的。”萧柔柔冷冷看婆子一眼。

    大夫到了外面,把丫鬟手上的东西处理了,小厨房那边送了热水过来,丫鬟站在一边,大夫把处理过的药示意丫鬟都放到里面。

    “放进去后,让夫人进去泡就可以了。”大夫道。

    丫鬟进了里面,热水放好。

    婆子望着夫人:“夫人坐下吧。”

    “那个庸医!”

    萧柔柔方才挣扎,半站了起来,她又坐了下来,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还有站在一边的丫鬟婆子后退了一些。

    这时丫鬟进来,行了礼。

    “大夫为夫人配药浴了。”婆子看着。

    “哼。”

    萧柔柔之前闹还不觉得那么痒,一下子不闹,坐了下来,全身还有脸上又不停的痒起来,痒得她又想抓了。

    想要把皮一起抓破,只有这样才不会再痒,她动起来,痒得她受不了,心里像慌得很。

    “好痒,还不快点,痒死我,还不——快放进去,让本夫人进去泡,怎么还不好,到底会不会,怎么这么久。”

    萧柔柔怕再抓以后出门无法见人,强忍着不去抓,可是那种痒意令她咬得唇都白了,她看了一眼丫鬟,还不弄好。

    婆子也看着丫鬟。

    众人都看着。

    “夫人,嬷嬷放好了。”丫鬟照着大夫说的做完,回过身来,行了一礼,站在一边。

    萧柔柔猛的:“还不扶本夫人进去。”之前中了毒,清了毒,身体发软,而且不能下地。

    婆子扶着夫人,一边的丫鬟婆子也扶着。

    还有的丫鬟跪在地上望着。

    萧柔柔扶着婆子的手,下了床,一边痒得不行,强忍着不去抓:“扶夫人过去。”

    萧柔柔到了浴桶前,她回过头冷着脸:“还不给本夫人出去,留在这里做什么,看本夫人的笑话还是?”

    “是,夫人。”丫鬟婆子一听都下去,萧柔柔让婆子给她宽衣,扶她进浴桶,进到浴桶,她站在里面。

    浴桶里的水很深,很热,让她身上都出了汗,一股药味,很难味,怪怪的,萧柔柔不想坐下去。

    “夫人,还是坐下吧。”婆子在一旁着急道。

    其余的丫鬟婆子也看着,萧柔柔想到不留下疤痕,还是硬着头皮坐了下来:“又臭又恶心,一股药味,要不是为了不留下疤痕,本夫人才不坐。”

    坐了一会,就想站起来,只是想到脸才没有,婆子在一边,其他的丫鬟婆子也是。

    “夫人只要多泡泡就好了。”

    “真的多泡泡就会好?太恶心了,都想吐,你们就不想吐?”

    萧柔柔忍着恶心,要是多泡泡能一点痕迹也不留就好,坐下来后,药浴直接到她的脖子,混身都热得不行,不知道是谁送来的热水,竟然这么热。

    就不想想会热到她,想热死她是不是?

    还有也太恶心了,她以前听说过药浴,从来不知道是这个样子,恶心死了,要不是知道那个大夫不敢,她都要怀疑那个大夫是不是整她,这居然是药浴,她忽然想到自己的脸。

    身上只有热,不再痒,不知道是太热还有这恶心的药浴有效果。

    婆子吩咐着丫鬟婆子,吩咐完一抬头对上夫人的目光。

    “夫人怎么?老奴觉得还好。”

    “我的脸呢?怎么办?这样只能泡到身上,脸才是最要紧的。”萧柔柔摸着自己的脸,现在只有脸上发痒,她不敢想像她身上好了,脸上花了的情形,她最在意的也是脸。

    身上都还是其次,只要穿上衣裙就看不到,脸呢,她的脸才是最重要的。

    她看着婆子,抓着她。

    “夫人,放心,方才老奴问了丫鬟,老奴让人端了配了药的水过来,服侍夫人净面。”婆子知道夫人的担心。

    她趁夫人坐下的时候问过了。

    “哦?净面就能解毒?”

    萧柔柔看过去。

    “这是大夫吩咐的,想来不会有错。”婆子身边的丫鬟端着水,里面也放了药下去,一看就和泡的药浴是一样的。

    萧柔柔看着,想像着自己用那样的东西净面,就。

    “夫人,老奴服侍夫人净面吧。”婆子开口,丫鬟婆子站着。

    “哼。”萧柔柔的回答是哼一声,为了脸,她点头,婆子示意丫鬟,服侍起夫人净面,萧柔柔想着要不让人洒点花瓣进来。

    就不会这么难闻一股药味还有恶心了。

    萧柔柔一边想着一边决定净了面就说,婆子为夫人净面,丫鬟端着水。

    药汁恶心,但净了面,萧柔柔脸上就不再那么痒。

    又用打湿的东西敷在她净了面的脸上脖子上,萧柔柔渐渐不再觉得痒,只是不舒服,脸上沾沾的还有恶心的味道。

    婆子见夫人脸上都敷好了解毒的药,示意丫鬟婆子把水端出去,为夫人束好发。

    “夫人?”

    婆子道。

    “干什么?”萧柔柔不耐烦,婆子:“夫人好点了吗?”

    “好了。”萧柔柔更加不耐烦,婆子不再说,不知道过了多久,萧柔柔觉得脸上干了身上也泡得发胀。

    “不知道可不可以起来了?”萧柔柔不高兴的。

    “夫人想起来了?还是再泡泡,老奴去问一下。”婆子道。

    “去吧,还有拿点花瓣来,放到里面,问一下行不行。”萧柔柔想到之前想好的,看着婆子,婆子行了礼,看了丫鬟婆子眼,退到外面。

    萧柔柔哼哼两声,看着。

    丫鬟婆子不敢说话。

    “你们说那个庸医是不是整本夫人,这真的能泡好,还有我的脸。”萧柔柔说着又生起气来,特别是看到丫鬟光洁的脸。

    “夫人?”丫鬟婆子不知道夫人的意思是。

    “滚出去,不要让本夫人看到你们!”萧柔柔发了火,丫鬟婆子跪下,不敢抬头,婆子到了外面。

    问了大夫,不知道药浴里能不能放花瓣,夫人想放点花瓣在里面。

    在婆子看来,夫人放了也没用。

    “不行。”大夫摇头:“会中和掉药性。”

    “那我和夫人说,不知道夫人还要泡多久?”婆子又问。

    “差不多了。”大夫开口,婆子知道了,让婆子在看着大夫,她进了里面,看到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夫人一个人泡着。

    “夫人,老奴问过了,夫人再泡一会就可以起来,沐浴更衣后,擦点药膏就可以了,慢慢就会好,老奴叫人去小厨房送热水过来,至于花瓣,大夫说怕中和药性,夫人还是不要了。”

    婆子恭敬的的。

    “好!”

    萧柔柔也没有力气生气,睥了地上的丫鬟婆子眼,过了片刻让婆子扶她起来,让丫鬟去小厨房,萧柔柔不再泡。

    起身后,小厨房那边送来了热水,萧柔柔让人扶着她到里面,泡了泡,换了几次热水,觉得身上没有药味才起来。

    她讨厌这股药味。

    又不能用皂角,因为泡得时间久,身上的药味很恶心,想要去除身上的药味不是那么容易,好在泡了几次热水,身上药味很淡。

    不再那么恶心想吐。

    她伸着手,婆子还有丫鬟为她更衣,身上的红点真的消了下去,抓过的红痕,萧柔柔看了看,没有那么明显。

    婆子还有丫鬟婆子也看着夫人。

    夫人的身上确实好了很多,脸上也是,只是还是留了痕迹。

    “夫人。”夫人看来在摸。

    “我的脸怎么样?”萧柔柔她对着铜镜照了照,什么也看不到,她突然想到萧菁菁的琉璃镜,她只有一小块。

    萧菁菁那个女人要什么有什么,让她怎么甘心,她摸了一下,脸上不再像之前一样能摸到小点。

    应该好了很多,只是还能摸到抓过的痕迹,隐隐作痛,当时痒起来抓着只觉得舒服,痛也是舒服,现在只有痛。

    她又仔细的摸了一下。

    丫鬟婆子依然看着,夫人要是看到不知道?幸好夫人看不到,也没有要看,铜镜看不清。

    “看看,我脸上还有没有红点,是不是还像之前一样。”

    萧柔柔又问。

    “夫人脸上好了许多。”婆子道。

    别的丫鬟婆子没有开口。

    “真的?那。”萧柔柔还是摸着脸,听到婆子说好了很多,她相信自己只要找到方法,用药,一定能恢复。

    就算这个庸医不行,还有太医,一定有办法。

    “夫人真的好了很多,只是还有一些红点。”婆子也不敢瞒着夫人,萧柔柔让人把她那块二爷送给她的琉璃镜拿过来。

    丫鬟婆子之前就担心夫人会看,婆子心头叹了口气:“夫人没有什么好看的,再过几日就好了。”

    “不看一下,我不放心,还不快去。”婆子的态度,让萧柔柔心中莫明不安,盯着她。

    “夫人稍等,老奴就去。”

    婆子去了。

    萧柔柔还是摸着脸还有脖子,很快,婆子走了进来:“夫人。”

    “我的镜子呢。”

    萧柔柔直接问,看向她,伸出手,要镜子,婆子把琉璃镜给了夫人:“夫人,这才是一开始,所以。”

    “所以什么?你们是不是在骗本夫人?”萧柔柔拿过琉璃镜一看。

    丫鬟婆子不敢发出声音,婆子:“夫人,夫人脸上真的好了很多。”

    萧柔柔这个时候看清了琉璃镜中的自己,吓到了,被吓到了,她的脸满是红红点点,这不是她,这是哪个鬼?

    这不可能是她。

    这不是她,绝不是她,绝不是她的脸,她的脸怎么会是这样,又吓人又可怖。

    “不,这不是我的脸,这不可能是我的脸,一定是哪里弄错了,你是谁,你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萧柔柔手上的琉璃镜掉了下去,尖声大叫,婆子一见,赶紧接住,看向夫人:“夫人,不要这样。”

    “是,夫人。”

    “不要这样,你们还好意思说,你们还说本夫人的脸好了,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好了,你们骗本夫人!或者说本夫人之前脸更吓人?”

    萧柔柔想到自己顶着这样如鬼还吓人的脸,怎么敢出门。

    别的人一定会把她当成鬼。

    她竟然变得这样丑,这不是她。

    二爷说不定再也不想看她一眼。

    她,她该怎么办。

    “啊!”萧柔柔不敢再想,一声大叫。

    “夫人,这才解毒!”

    婆子怕夫人真的疯了,那她没有办法向二爷交待,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也怕夫人疯了。

    “啊。”

    萧柔柔还在叫。

    “夫人,你冷静一下,不是还有太医。”婆子轻轻的。

    “对,对对,你说得对,我不会一直顶着这张脸,我的脸一定可以恢复。”萧柔柔回过神来,抓着婆子。

    “夫人会恢复的。”婆子看着夫人。

    “你说得对,我不能放弃,现在是这样,只要治好了,就可以回到从前,你说是谁害我成了这样?”

    萧柔柔把唇咬出了血。

    “夫人,需要查。”婆子凝视夫人。

    “之前也是查,现在又是,之前的还没有查到?”萧柔柔生了气。

    ------题外话------

    还有一章,我会写了更,亲们明早看吧,一万字。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