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气得晕倒
    ,精彩小说随时,手机用户请访问。

    袁冰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倒在一张床上,没有丫鬟还有婆,她摸了摸额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想起四姨娘的话,低头看到身上的嫁衣,脸色大变,虽然不知道是在哪里,可是她知道她不能呆在这里。

    她要去找姐夫。

    她记得自己被强逼喝了一杯水,就昏了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可是现在却出现在这里,她怕,正要起来,门外有脚步声响起,她抬起头看过去,门被打开,婆子丫鬟站在门口。

    “老爷,新姨娘就在里面。”

    “好,好好,你们在外面守着,老爷我就进去了,看看我的小美人。”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道。

    走了进来。

    袁冰语吓到,想要躲起来。

    可是不等她躲起来。

    “嘿嘿嘿。”

    又老又丑的男人搓着手,已经走了进来,看到她,笑得恶心的看着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果然是美人,是老爷我喜欢的,老爷的乖乖,你终于成了我的妾了。”

    “不!”

    袁冰语吓得大叫:“你是谁,你让开,不要过来,不要,我要叫了!”

    “叫吧,叫吧,老爷的小美人叫得越大声,老爷我越兴奋,老爷就是喜欢不听话的,要是听话反而没有趣。”

    又老又丑的男人上前一步。

    “不!”

    袁冰语吓得跳了起来:“你到底是谁!”

    “小美人不要怕,老爷是谁,当然是你的老爷,来来来。”又老又丑的男人一下子扑上去了。

    “不,不要,你不能过来!”

    袁冰语推了一把。

    “老爷我的小乖乖,不要叫,不要叫,老爷来疼疼你!”又老又丑的男人再次扑向袁冰语。

    “不,你让开,你滚开,你不要碰我,你是谁!”袁冰语想要逃开,她疯了一样挣扎起来,剧烈的挣扎,脸色惨白,又慌又怕,不,她不要被碰到,只有姐夫能碰她。

    “老爷会好好疼你的,不要跑,不要跑。”

    又老又丑的男人继续扑向袁冰语,哪里会让她跑掉。

    “我不要,不要!”袁冰语被扑到一角,她摇着头,哭了起来。

    “老爷的乖乖不要哭了,老爷会心痛的,小乖乖,只要你听话,好好服侍老爷,老爷会宠着你,来吧,老爷的心肝。”

    又老又丑的男人一下子把袁冰语扑到床榻上,撕起她的嫁衣,嘿嘿嘿的怪笑着:“老爷的小美人,老爷来了,乖,不要急,不要急,快了,老爷马上就让你好好的。”

    “不要这样!”袁冰语又慌又怕,眼中绝望,知道自己逃不了,她不停的挣扎:“放开我,放开我,不要,放开我!”姐夫,姐夫你在哪里。

    她恨,好恨。

    “嘿嘿。”

    又老又丑的男人一下子啃了下去,袁冰语身上的嫁衣被嗤一声撕坏,再也遮不住了。

    袁府。

    “四姨娘,语姑娘。”一个婆子走到四姨娘的身边,看着四姨娘,四姨娘擦着香膏,让丫鬟先让开,转过头来看着婆子,妖娆妩媚:“想说什么。”

    “语姑娘已经到卢侍郎府里了。”婆子开口。

    “应该已经洞房了。”四姨娘不知道想到什么,玩味的一笑:“咱们这位语姑娘以后就是卢侍郎的小妾了。”说完笑得越发妩媚动人了。

    “四姨娘。”婆子还想说什么,不敢看四姨娘的笑容。

    “夫人一向看不起小妾,现在咱们这位语姑娘也是小妾,还是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的小妾,我真的太高兴了,老爷呢。”

    四姨娘又道,笑着。

    “四姨娘,老爷。”婆子开口。

    “咱们的夫人是不是还想找老爷?”四姨娘没有等婆子说完,婆子点头:“是,老奴发现夫人又想让人找老爷。”夫人一直闹着。

    “夫人还真是不死心啊。”四姨娘一笑,站起来,想再去看看夫人。

    “对了,派人告诉那个人,就说我已经办好了。”四姨娘想到了什么,看着一边的丫鬟,那位语姑娘成了卢侍郎的小妾。

    夫人也再翻不了身,她想要弄清楚对方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帮她想这个办法,还有很多。

    “姨娘。”丫鬟看着姨娘。

    “那人还来过没有?”四姨娘又问。

    “姨娘没有。”丫鬟回答。

    “没有吗?”四姨娘想了想,想到自己会能对付夫人还是有人找上门来,问她想不想对付夫人,她当然想,她问对方是谁,对方说她不需要知道,只说想还是不想。

    她最后和对方合作。

    “是,姨娘,姨娘。”丫鬟还想说什么,四姨娘没有让她再说,示意她去,丫鬟退下。

    “心肝,要去哪里。”袁老爷走了进来,婆子丫鬟连忙行礼,四姨娘高兴了起来,妖娆的走向老爷。

    “老爷你可来了,妾还以为。”

    “心肝找老爷有事?”袁老爷看着心肝过来。

    “还不是语姑娘成了卢侍郎的妾,妾还没有恭喜老爷,卢侍郎想必要不了多久就会帮老爷——”四姨娘风情万种的靠向老爷。

    袁老爷:“老爷也要谢心肝,要不是心肝,老爷我——”

    四姨娘睥了一眼婆子,婆子马上退了出去。

    袁夫人此时气得要死:“贱人,贱人,早该杀死她的。”四姨娘那个贱人,竟然敢不把她放在眼里,她想打死她,来来回回的走了几圈,还是不解恨。

    她真是恨死四姨娘那个贱人,贱女人了。

    语姐儿不知道怎么样了,外面的人都听那个贱人的话,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被送去那个卢侍郎府里了,老爷也是,竟然听信那个贱人的话,也不见她。

    她该怎么办。

    接下来她该怎么做,才能让那个贱人不再得意?才能让老爷来见她,不再被贱人骗了,才能出去,像以前一样。

    她要想办法像从前一样,让老爷视为正妻,那些贱人只能听她的,府里也是她做决定。

    她要抢回一切。

    语姐儿再让她不喜,厌恶也是她的女儿,有资格安排的只有她,不是四姨娘那个贱人,就算是要把语姐儿卖给人作妾,也要是她这个娘,四姨娘那个贱人凭什么?

    以后她再想把语姐儿卖给人,也没有办法卖了,她越想越气,四姨娘那个女人,就是生来和她作对的,抢走她的一切不说,还卖了她的语姐儿。

    她没想到这次会让四姨娘那个贱人得意这么久,老爷还看也不看她,要是知道,她不会那样做。

    至少会小心点,没想到只是错了一次,就让四姨娘那贱人爬到了她的头上,连语姐儿也送出去,她一开始她还不是太担心,想着老爷气消了,想来就会见她,放她出去,语姐儿那里有她,四姨娘那个贱人就容她嚣张几天,就是老爷几日不见她,她也有信心,还叫身边的人去见老爷,谁知道。

    如今身边的人也都不再听她的,府里的丫鬟婆子都只知道四姨娘那个贱人,不知道她这个夫人。

    不认她这个夫人,好像四姨娘那个贱人才是夫人,可恶可恶,忠心她的也被四姨娘那贱人送去了别的地方。

    她想找也找不到,不知道过了多久。

    一个婆子走了进来:“夫人。”

    “说,语姐儿呢?”袁夫人看到进来的婆子,上前,抓着她。

    “夫人,语姑娘。”婆子想要说什么,又不敢,看着夫人的表情,她知道夫人为什么这样。

    袁夫人一听,哪里还会不知道,她气得脸都青了,盯着婆子:“是不是已经?语姐儿难道被送去卢府了?”是不是?

    她被关在这里,什么也没有听到。

    “夫人。”

    婆子还是不敢说,只是望着夫人,她想到语姑娘被四姨娘下了药,送上桥,老爷也赞同四姨娘的。

    府里都要听四姨娘的。

    袁夫人脸更青:“我知道,那个贱人这是想气死我,这是想报复我,太可恨,以为这样就能气死我?不可能的,我还就要好好活着,看那个贱人最后是怎么作死的。”

    “夫人,四姨娘也是小看了夫人。”婆子立马道。

    “那贱人知道什么,得意便猖狂,还卖了我的女儿,老爷也信她,老爷这是忘了那个贱人只是一个妾了,也不看看,要是叫人看到会如何,贱人想打击我,我偏不气,想要报复,我奉陪。”

    “夫人,四姨娘是知道夫人的心思,才。”婆子也道。

    “语姐儿是怎么上桥的?”

    袁夫人忽然想起什么,又问,盯紧婆子。

    “夫,人,老奴,看到,听说。”婆子对上夫人的目光,知道再不说出来,夫人就要生气了,她结结巴巴的开口:“语姑娘是被。”

    “是不是被那个贱人动了什么手脚?或者做了什么?还不快说!告诉我,还吞吞吐吐干什么?”袁夫人哪里会不知道嬷嬷为什么这样,知道肯定是四姨娘那个贱人做了什么。

    语姐儿她还是知道的,不可能愿意嫁。

    她和语姐儿是一起被老爷关起来的,语姐儿心中最想嫁的还是永叔,在她看来就算四姨娘那贱人再怎么说也不可能,何况是卢侍郎那个老男人,老爷命令也没用。

    可是现在还是嫁了。

    那么就不难猜了。

    “夫人,四姨娘逼着语姑娘换上嫁衣,和语姑娘说了很多,语姑娘不愿意,老奴打听到,四姨娘给语姑娘下了药。”

    婆子开口,小心的看着夫人。

    “这个贱人!”袁夫人觉得自己果然没有猜错,那个贱人果然动了手脚,也只有这样,语姐儿才可能嫁去卢侍郎府。

    老爷太过份了,跟着那个贱人一起胡闹。

    “夫人。”婆子又道。

    “嫁去多久了?”袁夫人想问得更清楚,婆子回答起来:“已经好一会了,夫人,卢侍郎府派来的小桥来了,四姨娘就送了语姑娘上桥。”

    “哼,一个贱人。”袁夫人让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着了那个贱人的招,还是生气,气得不得了:“贱人不得好死,早晚会不得好死。”

    “夫人,语姑娘已经成了卢侍郎大人的妾室,夫人再气也没有用。”

    婆子道。

    “不要再说了,语姐儿不是我让她嫁的,我会把她带回来,我要你去办一件事。”袁夫人吩咐起婆子来。

    “夫人要?”婆子不知道夫人想做什么。

    “我要你。”袁夫人把她的计划说了出来,婆子听了,袁夫人让她去办,只是想到四姨娘那个贱人她心里一阵阵不舒服。

    “那个贱人现在说不定和老爷怎么说,府里都没有我的立足之地。”

    袁夫人想要说什么,倏的发现眼前一阵阵发黑,她居然头晕了起来,张嘴,一下子往后倒了下去。

    “夫人,夫人你怎么了?”婆子一下子吓到,扑上前,一把接住夫人,夫人怎么了?

    “夫人?夫人?来人啊,夫人晕过去了,来人啊。”

    *

    纪府。

    赵嬷嬷小声和郡主说着。

    “郡主,那个小袁氏已经成了卢侍郎的妾室,以后就是卢侍郎的小妾”

    “嬷嬷?”萧菁菁望着嬷嬷。

    “是,郡主,就是今日,那位袁姑娘被卢侍郎府派了一顶小桥接到了府里,再不会烦到郡主,一切如预料的,老奴刚才得到的消息便来告诉郡主。”赵嬷嬷说。

    “卢侍郎的妾室。”萧菁菁开口。

    “郡主,这一下。”赵嬷嬷又道,把袁府发生的事还有那位袁夫人被关着都告诉了郡主。

    萧菁菁听着。

    “郡主,胆敢害你,就该好好治一治。”赵嬷嬷恨恨的。

    “嗯。”萧菁菁点头。

    香草梅兰走进来,刚好听到嬷嬷的话,看着郡主和嬷嬷。

    “郡主。”

    萧菁菁抬头,赵嬷嬷也看向她们。

    “郡主。”香草梅兰道。

    “什么事?”萧菁菁问,赵嬷嬷也跟着问她们,香草梅兰行了一礼:“郡主,张嬷嬷来了。”

    “请张嬷嬷进来。”

    萧菁菁没有问,知道有事,让香草梅兰去请进来。

    香草梅兰行了一礼,去了。

    过了一会,张嬷嬷过来:“给四夫人请安。”

    “张嬷嬷请起,不知道,你来是?”萧菁菁看着张嬷嬷问道。

    “老夫人让老奴告诉四夫人,过几日靖康侯老太君寿辰。”张嬷嬷行完礼,抬起头来。

    ,精彩小说随时,手机用户请访问。高速首发盛宠之嫡妻归来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