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四爷失踪
    “郡主,怎么了?郡主?”赵嬷嬷听到了郡主的惊叫声,拍着门,很是担心,怕郡主哪不好。

    萧菁菁心还是跳得很快,像是要窒息一样,没有回答,提到嗓子眼,看了一眼四周,微亮的烛光被风吹过,晃动着,她低下头,抱着自己,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梦,想到刚才做的梦。

    四爷。

    “四爷。”她梦到前世最后一次见到四爷,四爷过来,她亲手递了一杯茶给四爷,四爷喝了她递的茶。

    有人想让她害四爷,她不敢,四爷喝完茶,让她有事找他身边的人。

    她目送四爷离去,再之后,四爷——

    她头很痛,还想往下想,可是头越来越痛,痛得她什么也想不起来,后面的她记不起来,只知道四爷不在了。

    “四爷。”她忘不了四爷披着石灰色鹤敞,一身青色直裰,儒雅温润看着她。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做这个梦。

    是四爷有事还是?心还是不安的跳着,周围很静。

    “郡主?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郡主?你到底?老奴。”赵嬷嬷的声音伴着拍门声再次传进来,非常的担心。

    萧菁菁像没有听到一样,脸色不好。

    “郡主?郡主?老奴担心你,老奴进来了。”赵嬷嬷眼看着郡主没有反应,心中担忧得很,今晚是香草梅兰守夜,她不放心,不想听到郡主的叫声。

    香草梅兰也过来了,急急的,手上提着灯笼,看向赵嬷嬷:“嬷嬷,郡主?”又看了一眼里面。

    “你们是怎么守夜的,怎么服侍的?”赵嬷嬷格外生气,她们守夜怎么守的,看她们一眼,就要推开门进去。

    香草梅兰脸一白,也跟着,赵嬷嬷想到灯笼,看向她们,脸色不好,香草梅兰也望着赵嬷嬷。

    “我没事。”

    萧菁菁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不要去想,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她对着门外,闭了一下眼晴睁开:“嬷嬷。”

    “郡主!”

    赵嬷嬷没有听到,直接走了进来,手上提着灯笼,香草梅兰在后面。

    一眼看到郡主。

    萧菁菁抬起头来,看到赵嬷嬷还有香草梅兰:“嬷嬷,你们出去吧。”

    “郡主这样,老奴怎么能出去,郡主是做了噩梦还是?”赵嬷嬷哪里会走,她再次上前,凝着郡主,担忧的。

    “郡主。”香草梅兰也道,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头,抬头:“是奴婢来晚了。”

    “你们没有来晚,不关你们的事。”萧菁菁看了香草梅兰,知道不关她们的事,她又望着赵嬷嬷:“嬷嬷,我真的没有事。”

    “真的吗,郡主?”赵嬷嬷还是注视着郡主的表情,香草梅兰也是。

    “嗯。”

    萧菁菁不再去想,摇了一下头。

    赵嬷嬷仔细打量了一下郡主,让香草梅兰把一边的灯点燃,香草梅兰行了一礼,起身,点亮了灯,赵嬷嬷看到了郡主的样子:“郡主你看看,你还说。”

    萧菁菁也看向嬷嬷。

    “郡主额发都湿了,还有脸上都是汗,还说没事。”赵嬷嬷看到了郡主湿了的额发还有汗,接着开口。

    香草梅兰走过来也看到了,郡主?萧菁菁也发现自己额发湿了,她摸了一下对上赵嬷嬷还有香草梅兰的目光。

    “我真的没什么,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她有些想不起梦中的情形了。

    “郡主果然是做了噩梦!不知道郡主做的是什么噩梦?”赵嬷嬷闻言立马问起来,香草梅兰也想知道。

    “忘了想不起来了。”萧菁菁越回想,越想不起来。

    “那就好,不要想了,郡主。”赵嬷嬷注视着郡主,也觉得郡主还是不要想了为好,香草梅兰点头。

    “嗯。”萧菁菁颔首。

    “郡主还是好好休息,离天亮还早,去端点水来,服侍郡主净下面。”赵嬷嬷和郡主说完,看郡主点头,转向香草梅兰,语气不是很好。

    “是。”香草梅兰马上行礼去了。

    “这两个丫鬟守的是什么夜。”赵嬷嬷盯着不高兴的说,回过头来,看着郡主。

    “我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嬷嬷。”萧菁菁道。

    “老奴担心郡主,郡主净下面再接着休息吧,额发湿了,脸上也是汗,外面还在下雨。”赵嬷嬷这时候说,也不再提之前的。

    萧菁菁再次颔首,有赵嬷嬷陪着,点了灯,她不再像之前一样不安。

    赵嬷嬷还是凝着郡主。

    香草梅兰去了小厨房,小厨房因为郡主有了身子,夜里也有人守着,就怕郡主想用什么,一看到香草梅兰,问了起来:“香草梅兰姑娘,你们怎么来了,是郡主?”

    香草梅兰告诉小厨房的人,郡主醒了,想用水,小厨房的人一听,马上烧起热水来。

    香草梅兰看着小厨房的人忙碌,等到水烧好,她们让小厨房的人跟着。

    到了厢房外面。

    “郡主。”她们先进去。

    萧菁菁和赵嬷嬷一起看出去。

    “郡主,水来了。”香草梅兰道,萧菁菁看向赵嬷嬷,赵嬷嬷让她们送进来,香草梅兰行礼退下。

    到了外面,叫了小厨房送水的人,把水送到里面。

    小厨房的人送了水,低头退下去,香草梅兰看着郡主,赵嬷嬷白了她们一眼:“还站着干什么,服侍郡主。”

    说着看着郡主,萧菁菁没有说话,香草梅兰马上服侍郡主净面还有净手,以及——

    赵嬷嬷在一边看着指挥,萧菁菁净了面,觉得脸上干净了很多,香草梅兰为郡主净了手,赵嬷嬷问郡主还要不要沐浴。

    萧菁菁摇头,赵嬷嬷又问了郡主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知道郡主没有哪里不舒服后,让香草梅兰叫人把水撒下去。

    香草梅兰去了,赵嬷嬷服侍郡主又躺下。

    很快,小厨房的人进来,行了礼,起身,撒下了用过的热水,香草梅兰看着,等小厨房的人离开,她们再次回到床榻前看着郡主。

    赵嬷嬷为郡主放下床帐,萧菁菁躺着,望着她们:“好了,你们也去歇息吧。”又扫了赵嬷嬷一下。

    “郡主要是再做噩梦,叫老奴。”赵嬷嬷点头:“或者老奴等郡主歇了再去。”

    香草梅兰也想说。

    “嬷嬷,你们去歇息吧,我要睡了。”

    萧菁菁说,闭上了眼晴,赵嬷嬷香草梅兰看了看,对视一眼,退了出去,到了外面,赵嬷嬷是不放心的。

    香草梅兰也是。

    赵嬷嬷想到两个丫鬟守夜还来得这么晚,想说她们,香草梅兰表示她们守着,赵嬷嬷去歇息。

    赵嬷嬷看了她们一会。

    萧菁菁躺在床榻上,她睡不着,想着前世四爷去南边的事。

    南边,因为水患,多了很多流民,被水淹了的城里很乱,此时正下着雨,黑暗中,十几个黑衣人举着手中的剑,正进了一座院宅,宅院很安静,看不出有什么。

    十几个黑衣人进去后,小心的往一间厢房去。

    厢房外面挂着灯笼,没有丫鬟婆子走动,也没有侍卫,十几个黑衣人停下步子,不知道商量了什么,胆子大了起来。

    为首的一挥手,黑衣人都跟着上前。

    “砰——”一声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火光燃了起来。

    映上了天空,天空中,有什么炸开,十几个闯进去的黑衣人发现不对,想要逃走,来不及了。

    院子里,忽然亮了起来。

    冲出来侍卫,围向黑衣人,黑衣人眼看不妙,举起手上的剑,刺向围着他们的人。

    “抓住人!”

    “是。”其余的黑衣人也冲上去,围过来的侍卫更早就举起手上的剑,对杀起来,厮杀声还有火光以及急冲冲的脚步声,让整个宅院都亮了。

    在夜色中很是显眼,黑衣人虽然有十几个,但在围着他们的侍卫拼杀下,只余下两个,正在这时,外面又有黑衣人冲进来。

    更多,冲杀过去,不过渐渐黑衣人越来越多,有些支撑不下去了。

    “爷,来的人很多,比属下预料的更多,爷还是离开的好。”杀死了一个黑衣人,侍卫首领回到里面。

    纪尧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侍卫首领看向四爷。

    “嗯。”纪尧转着手上的玉板指,看了一眼外面,没有再说什么:“按着布置的做,不要让人知道我的消息。”

    “是,四爷,属下知道怎么做。”侍卫首领行了一礼,纪尧收回目光,没有再看,转着玉板指

    离开了这里。

    侍卫首领恭敬送走了四爷,回到前面,提剑就杀,黑衣人杀了不少侍卫,还是没有看到要找的人。

    他们对视一眼,再次杀过去,一时之间,宅院后面刀光剑影,一片厮杀,火光也燃得更大,灯笼在风中摇晃着。

    “杀!”“杀过去,一定要抓到人。”“一定要,要是抓不到,上面——”

    “上面要的是纪太傅的命。”“今晚是最好的机会,一定要抓住人,杀了!”

    黑衣人说着,用命拼杀过去。

    慢慢灯笼一一熄灭,不知道过了多久,厮杀的声音小了,天空的火光照亮了附近,地上都是血,还有死去的黑衣人侍卫。

    浓重的血腥味弥漫,被落下来的雨冲涮着,流得到处都是。

    厮杀持续了一夜,到了清晨,宅院终于安静起来,血水流了出来,有人发现了,拍起门来,等到有人打开门,吓得不行。

    *

    京城,一匹从南边快马加鞭不知道送了什么信入宫,各家都不知道南边又有什么事,熙和帝从贵妃的寝宫出来,到了前面,召见了这个侍卫。

    各家都想知道南边发生的事。

    “给陛下请安。”侍卫跪在下面,面容憔悴,他行完了礼抬起头来,总管公公过来,也行了礼,站在一边。

    熙和帝看了总管公公一眼,盯着侍卫:“说吧。”

    侍卫不仅面容憔悴,更是一身风尘仆仆,看得出一直在赶路,熙和帝也不在意:“有什么消息要禀给朕?”

    总管公公也凝着侍卫。

    “陛下,太傅大人失踪了。”侍卫磕了一个头,快速的望着陛下。

    “什么?失踪?”熙和帝听了,脸沉了下来:“失踪是什么意思?”总管公公也没有想到,不由看了看陛下,再看侍卫。

    纪太傅失踪?怎么会。

    “陛下,太傅大人被人刺杀。”侍卫把得到的消息告诉陛下,太傅大人是前些日子失踪的,有人半夜刺杀太傅大人,太傅大人离开后,没有人再见过太傅大人,有消息说太傅大人被刺死。

    熙和帝听着,总管公公也是,太傅大人被刺杀,还死了,这?

    他有些不信。

    熙和帝也不信:“派人找过没有?”

    “找过,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太傅大人,那些刺杀太傅大人的人,也在找。”侍卫回答道。

    “朕知道了,会再派一个人去。”熙和帝脸上看不出什么。

    侍卫低下头,不敢说什么。

    “下去吧。”熙和帝沉着声音,侍卫行了一礼,低头退下,总管公公回过头来:“陛下,太傅大人陛下觉得——”

    “朕也不知道永叔是死还是活,那些人敢刺杀永叔,是要和朕作对,朕让永叔去便是找出这些人,巡视,这些人敢这样做,就是造反,朕会在早朝上说一说,再派一个人去,到时候清剿。”

    熙和帝威严的道。

    总管公公不敢再说别的,想到菁华郡主,菁华郡主还有了身子,只是看了陛下,没有说。

    熙和帝带着人往乾清宫去。

    他找了几个大臣入宫,几个大臣听到纪永叔在南边失踪,都没有想到,怎么会失踪?纪永叔不会是出了事吧?要是这样,陛下打算?

    之前南边水患,现在纪永叔失了踪。

    “纪太傅怎么会?”

    “朕也想知道。”

    熙和帝坐在御案前,威严的看着他们,他同样想知道,总管公公手拿拂尘,在一边看着。

    “陛下的意思是?”几个大臣知道陛下让他们入宫,肯定是有事要说,他们看着陛下。

    “朕要再派一个人去,还要让人去找人。”熙和帝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几个大臣并不觉得意外。

    听完了陛下的命令,都领了命,熙和帝还有很多要做,总管公公也听着。

    等到几位大臣出了宫,开始行动起来。

    隔日的早朝上,熙和帝直接把纪永叔在南边遇刺失踪的事在早朝上宣布了,南边有反贼,他要再派人去查清,清剿找人。

    各大臣都没有料到,听了陛下的话,面面相窥,意识到陛下的意思后,看着陛下,熙和帝神色威严。

    各大臣想到什么,看向昨日入宫的几个大臣,他们应该早就知道了。

    纪太傅失踪!

    熙和帝盯着下面的人,总管公公同样站在一旁,陛下这样宣布,菁华郡主肯定会知道,他没有动。

    “朕要找到人,也要!”熙和帝脸色沉沉的,威严无比。

    *

    纪府。

    纪老夫人又喂了小奶猫,眼看时间不早,她扶着张嬷嬷的手,起身,不想,老大老二过来了,说是有事。

    纪老夫人看了张嬷嬷一下,想了下老大老二会有何事,老大的亲事,她派人合八字了,两人是天生一对,张嬷嬷扶老夫人坐下。

    “去看看,让他们进来吧。”纪老夫人一边想一边吩咐。

    “是,老夫人。”

    张嬷嬷道,退到外面。

    纪老夫人看着外面,片刻老大老二进来了,她看着老大老二,还有张嬷嬷,张嬷嬷没有说什么,回身看向大老爷二老爷。

    纪老夫人开了口:“你们是才下早朝回府,不休息来做什么。”

    “娘,四弟。”

    纪大老爷两人走近,看着娘。

    纪二老爷没说话。

    “老四?”纪老夫人不解,张嬷嬷走到老夫人身边。

    “是,四弟。”纪大老爷又道。

    “你们四弟怎么了?”纪老夫人又问。

    ------题外话------

    还有一章,十点半的时候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