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不是做梦
    “赶紧的,老四媳妇得知了,就会好起来,不会郁郁寡欢的了,外面也不敢说什么,老四从来没有叫我失望过,这次也没有叫我失望!这些天都是关于吴府把三房分出去的事。网”

    各家都议论着,让议论老四还有老四媳妇的人少了些。

    算是一件好事。

    不过吴府这次把三房分出府,准确的说是赶出府,很是猜测。

    老四派人送了口信,派去南边的人也有了消息,虽然老四媳妇那边不久也会知道,但。

    “是,老夫人。”

    张嬷嬷连忙应道,上前扶着老夫人,吴府的事一传出来,就传得到处都是,算是掩盖了一半四爷和四夫人的事:“老奴这就扶老夫人去。”

    “嗯。”

    纪老夫人点头,不再想别的,只想把老四有消息的事,告诉老四媳妇,老四找到了,没有事,很好。

    张嬷嬷扶着她,带着另外的丫鬟婆子一路往竹园去。

    竹园。

    丫鬟婆子守着,纪老夫人扶着张嬷嬷到了。

    “老夫人。”

    丫鬟婆子看到老夫人过来,快速行了一礼,跪在地上,纪老夫人让她们起来,张嬷嬷也开了口,丫鬟婆子起来。

    “你们夫人在?”

    纪老夫人问丫鬟婆子,丫鬟婆子听到老夫人的话,她们知道老夫人是来看夫人的:“夫人在写东西。”

    “哦?写什么?”

    纪老夫人随口一问,走了进去,老四媳妇爱写写画画的,她也不以为意,就是怕伤神,太过用脑了,也没有等丫鬟回答。

    张嬷嬷等扶着老夫人,跟在后面。

    “老夫人。”低着头的丫鬟婆子抬起头来,看到老夫人的背影,还想要说什么。

    纪老夫人到了里面,看到老四媳妇,老四媳妇在写写画画的,赵嬷嬷端着汤在一边劝着,香草梅兰也在。

    她回头示意身后的人,退出去,只抓着张嬷嬷的手走上前。

    “郡主。”赵嬷嬷想让郡主休息一下,手上的汤是小厨房熬的汤药,她更想劝郡主多少喝点,郡主一直这样写写画画,香草梅兰也担心不已,郡主每夜都很晚才睡,早上很早起来,脸色不好。

    好像不知疲累一样。

    郡主这样,她们也不敢休息,她们只有提到四爷还有郡主腹中的小公子,郡主才会休息一下,但很快又会这样。

    她们知道郡主是因为四爷,要不是为了腹中的小公子,说不定已经去找四爷了。

    “郡主,你不是不舒服吗?”赵嬷嬷再次劝说着郡主,今天一早起来,郡主脸色就有些苍白,手很凉,不舒服,她们想请太医,郡主不让,说会好好休息。

    郡主就是这样好好休息的。

    “我没事,嬷嬷。”

    萧菁菁头也没抬。

    香草梅兰对视看向赵嬷嬷。

    “郡主,喝点吧,要不老奴就去请太医,和老夫人说声。”赵嬷嬷觉得郡主入魔一样,手上的动作不停。

    画了半天画的都是乱的,都会废掉,揉成一团扔到地上,地上已经扔了好几团了,赵嬷嬷低头扫了一眼。

    “郡主休息一下吧。”她又道。

    “是啊,郡主。”香草梅兰也说,萧菁菁还是画着,纪老夫人听到赵嬷嬷的话,也看出了老四媳妇脸色不对。

    “老四媳妇又在写写画画?脸色怎么这样?是不是病了,怎么不请个太医来?”纪老夫人走到近前,老四媳妇病了她并不奇怪,老四媳妇跟不知道累一样,她每天都在担心。

    像老四媳妇这样不病才怪,老三媳妇那边刚好,最近啊,老三媳妇老四媳妇都要她来操心,轮流着,她都挂着心,张嬷嬷也注视着四夫人的脸。

    三夫人才好了。

    “老夫人。”

    赵嬷嬷香草梅兰听到老夫人声音,听出是老夫人,知道老夫人来了,她们回头就看到老夫人,忙行了一礼,萧菁菁也终于抬起了头来,她行了一礼。

    “娘。”

    “起来,老四媳妇,你们不必多礼,老四媳妇,你脸色很不好,听赵嬷嬷说的,你一直在写写画画,怎么不休息,还有汤好了怎么不喝?”

    纪老夫人掠过赵嬷嬷香草梅兰,目光落在老四媳妇的身上,又上前一步,松开了张嬷嬷的手。

    张嬷嬷向四夫人行了一礼,退开些,赵嬷嬷还有香草梅兰行了一礼,在老夫人过来,她们往后一退,让开位置。

    有老夫人劝,郡主说不定会听一些。

    “娘,怎么来了。”萧菁菁扫了张嬷嬷,让张嬷嬷起来。

    “坐下说吧。”纪老夫人示意。

    萧菁菁坐了下来,纪老夫人也坐在一边,萧菁菁看了眼画的东西,放下手上的碳笔,墨色的碳笔包着布,擦了一下手,望着婆婆。

    “该请太医来看看,看你,总是不听话,来我摸一下,是不是!”纪老夫人伸出手来,放到老四媳妇的额头上。

    “娘,不用。”萧菁菁想要别开头,赵嬷嬷忙:“郡主,你就让老夫人看下吧,你看看你。”郡主还担心三夫人病了,自己也是一样。

    香草梅兰重重点头。

    张嬷嬷:“四夫人,老夫人是担心你。”

    “我知道,娘。”萧菁菁哪里会不知道,还是想别开头,想说什么,纪老夫人最后还是把手放到她的额头上,看了看,嗯,有点凉,没有发热,这就好。

    不过太凉了也不好,老四媳妇更瘦了,一点没有养胖,在她的眼中,都快形销骨立,都快没有眼看了。

    所有人都看着老夫人。

    “不热,不过很凉。”纪老夫人过了会开口。

    “是,老夫人,郡主一起来就是这样。”赵嬷嬷马上说,香草梅兰还是点头,张嬷嬷看着四夫人。

    “娘,只是。”

    萧菁菁摇着头,试图说什么。

    “老四媳妇不要说了,还想骗我,虽然没发热,可是这么凉,也不是好事。”纪老夫人打断了老四媳妇的话。

    “娘。”萧菁菁道。

    “有时候病了也会混身发凉,你看看你。”纪老夫人又说,手摸向老四媳妇另外的地方,脖子还有脸,以及手等。

    赵嬷嬷等紧张等着。

    郡主身上发凉,就像老夫人说的,有可能是病了。

    萧菁菁看着婆婆,纪老夫人摸了几处,都很凉,老四媳妇身上都是凉的,好像冻到了一样,难怪脸色不好。

    一点血色也没有,都没有温度了,不行。

    “不行,老四媳妇,你身上太凉了,还是找太医看看,要不就请大夫入府,去请吧,请来。”纪老夫人说着转过身来,看向张嬷嬷,下了决定,不打算再由着老四媳妇自己乱来,顺便看下她的小孙子如何了。

    老四媳妇这样,她的孙子也不会好,她又不能怪老四媳妇,一切源头在老四,唉,事情怎么就这样。

    幸好老四有消息,和老四媳妇一说,老四媳妇高兴了就好,要不然长期以往下去她都要担心得睡不着了。

    “老奴马上去。”张嬷嬷行了一礼,看着四夫人,向老夫人点头。

    “嗯,去吧。”纪老夫人道。

    张嬷嬷又看了看,退了下去。

    “娘,不用。”萧菁菁口中的话没有说出来,纪老夫人又打断了她,抓着她的手,想让她的手暖和一些,老四媳妇这样凉怎么受得了:“听娘的话,不要再说了,等大夫来了看看,不行找太医。”

    “老夫人说得对,郡主。”赵嬷嬷香草梅兰就怕郡主不听老夫人的,跟着老夫人道:“看看又没有坏处,为了小公子。”老夫人有魄力,老夫人身份不同,可以不用像她们一样。

    萧菁菁还能说什么。

    “老四媳妇。”纪老夫人怜惜叹口气,注视她。

    “娘,你。”萧菁菁说。

    “不要再这样对自己了。”纪老夫人又叹气,一连的叹气:“我看到不好受呀。”

    萧菁菁想做什么。

    纪老夫人按下她,让她坐好,赵嬷嬷还有香草梅兰凝着。

    “你都快瘦得看不到人形了。”纪老夫人又说了一句,目光在老四媳妇的脸上身上扫过,赵嬷嬷香草梅兰不能再赞同。

    “我就是吃不下睡不着。”萧菁菁道。她望着婆婆。

    “有一个好消息,老四媳妇,听了保管你高兴起来,不会再这样了,你这样就是亏待自己还有孩子,老四看了得多痛心啊。”

    纪老夫人摇头又点头。

    “娘,是什么?”萧菁菁轻声问。

    赵嬷嬷香草梅兰也听着,不知道老夫人有什么消息,还是好消息,难道是四爷有消息了?

    她们猜着,看着老夫人和郡主。

    要是这样,她们脸上多了喜意。

    “娘,有什么好消息?”萧菁菁没有多想,她怕自己有了期望会失望,会难受。

    纪老夫人一眼看穿了老四媳妇强作的坚强。

    更是心疼不已,老四媳妇都不敢想老四了。

    倒是,她看向赵嬷嬷香草梅兰,她们似乎猜到了什么,再看老四媳妇一点也没有,拍了一下她的手,对上她的目光。

    萧菁菁虽然怕失望,心底深处还是期盼的。

    “老四媳妇,是好事,老四有消息了。”

    她看到她的眼里:“你不用再这样。”

    “娘!”

    萧菁菁猛的站起来,站起来后,不知道做什么,她站着低头注视婆婆:“娘,你说什么,你说,你说四爷有消息了,是真的吗?我没有听错,是好消息是不是?”她一连问了很多。

    “是,老四媳妇,刚得到的消息,娘不想再看你这样下来,赶过来告诉你,这样你就能好点,你没有听错,一点也没有,放心,不要激动,不要这样,冷静一点,好好的,嗯?”

    纪老夫人劝慰着她,拍着她的手,一点一点。

    赵嬷嬷香草梅兰呆住了,她们没有想错,果然是关于四爷的消息,还是好的,四爷有消息了,这?

    她们面面相窥,四爷有消息,那郡主也可以不再像这些日子一样折磨自己了。

    “郡主,四爷有消息了。”她们一起看向郡主。

    “对,老四有消息了,老四媳妇,好了,一切都过去了,过去了,都好了,好起来了。”纪老夫人继续说,合着赵嬷嬷香草梅兰的话,望着还是站着的老四媳妇,她感觉到老四媳妇在晃动,怕老四媳妇站不住。

    “娘,嬷嬷,香草梅兰。”萧菁菁头是晕的,眼前也有点发黑,不过她强撑着,没有让自己晕倒,她看着嬷嬷还有婆婆,慢慢的。

    不敢相信,不敢置信,四爷真的有消息,不是做梦。

    “坐下说,老四媳妇,站着做什么,等娘告诉你。”纪老夫人拉了一下老四媳妇,又站起来,拉她坐下。

    “郡主,坐下吧。”赵嬷嬷香草梅兰同样担忧,站着看着郡主。

    “四爷。”

    萧菁菁只想知道四爷在哪里,还有关于四爷的消息,她望着娘,坐了下来,她想到做梦,手突然掐了一下脸。

    她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还是真的,她怕,很怕,她克了四爷,四爷。

    “你做什么?老四媳妇,怎么自己掐自己?”纪老夫人看到了老四媳妇的动作,一下子抓住她的手,不让她掐自己。

    不过萧菁菁已经掐到了,很痛,真的很痛,掐得很用力,像是不顾一切,不是做梦,是真的。

    她看着婆婆。

    “郡主,你。”赵嬷嬷香草梅兰也看到了郡主掐自己的动作,明白郡主是在做什么,上前一下,又停住。

    她们看到老夫人阻止了郡主,用不上她们。

    后退一步。

    “娘,一切是真的,四爷有消息了是吗?”萧菁菁眼中有泪,脸上掐过的地方还有印记,也红红的。

    纪老夫人也看出老四媳妇为什么这样:“老四媳妇,你让娘心疼得不行。好好坐着,老四送了消息回来,南边也来了人,想来老四出现的事宫里也知道了。”

    “娘。”

    萧菁菁抓紧娘。

    “不要再自责,老四就要回京了,到时候。”

    纪老夫人安抚。

    “嗯,娘。”

    萧菁菁眼中含泪点头,四爷好好的,没有事,四爷要不了多久就会回京。

    “老四媳妇不要哭,不要再难过了,再难再苦都过去,你从现在开始要好好保重自己,等老四回来。”纪老夫人抱住了她。

    萧菁菁靠着婆婆。

    *

    宫里。

    熙和帝确实得知了纪永叔出现的消息。

    问了侍卫,知道事情已经办得差不多,他点了头。(://)《盛宠之嫡妻归来》仅代表作者失落的喧嚣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平台。

    【】,谢谢大家!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