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还不快去,马上让驸马还有世子过来。樂文小說|”长公主昨晚歇在宫里,她陪着太子查了害太子妃的人,陪着母后,用了一天一夜,终于查到害太子妃的人。

    是东宫的一个宫人,悄悄的跟在太子妃的身后,见没有人后,推了太子妃一把,太子妃才会摔倒掉到湖里。

    被太子查出来,抓起来,皇弟派人带走了。

    不知道皇弟会怎么审问,太子妃运气很好,这样了还是什么事也没有,她还专门留下来,就是想知道情况,更是问了太医。

    皇弟太子还有母后都不放心,留了人在东宫,她想做什么也会被发现,太子妃这一出事,后宫都动了。

    各宫都来看了太子妃。

    太子不待见她这个姑母,母后昨晚又教训了她问她怎么又跑进宫里来,难道想住回宫里,皇弟怀疑她,她出宫前求见皇弟,皇弟没有见她,让她好自为知。

    她知道皇弟不会再容忍她了。

    皇弟看来忘了当初她是怎么帮着他登上皇位的,要不是她,皇弟哪会那么顺利登上皇位。

    皇弟现在就忘了,还说什么看在她帮了他登上皇位的份上才不和她计较,皇弟就是骗她的,要是皇弟真的记得她帮过他,不会这样说。

    皇弟明明忘恩负义,还把错推到她的身上,她心中很生气,早知道当年就不帮皇弟了。

    太子妃都摔了还掉到湖里,也没有小产。

    “是,公主殿下,奴婢就去。”笨手笨脚的宫人听到长公主殿下的吩咐,抬起头来,诚惶诚恐道。

    接着要退下去。

    “那还说什么?”

    长公主想完,一听,猛的站起来,指着宫人,又要指责怒斥。

    宫人低着对,往外面退。

    “公主殿下,奴婢知错。”宫人慌忙道。

    这时,外面有脚步声传来,还有宫人请安的声音,接着一个宫人出现在门口,跪了下来,行礼,抬头望着长公主,开了口:“公主殿下,驸马还有世子殿下听说你回府,想要见你。”

    跪在长公主面前正要起身的宫人闻言看向门口的宫人,又跪了下来。

    “驸马世子来了?”

    长公主也看过去,听了宫人的话,问起来。

    “是,公主殿下。”宫人开口。

    “让他们马上进来。”长公主还想让人找他们过来,和他们说一下皇弟怀疑的事,没想到他们就来了。

    想来是想问什么。

    “是,公主殿下,奴婢就去。”跪在门口的宫人下去。

    长公主不说话,她站着,跪在下面的宫人更不敢说话,一直到驸马还有世子殿下进来。

    长公主看到驸马还有世子,她坐了下来,让宫人下去,看着驸马还有世子:“你们来得正好,我正要让宫人去找你们。”

    “娘入宫怎么样?”

    卫烨走到近前问,看着娘,他想知道娘有没有问清楚,驸马没有说话,站在一边,手上拿着一把折扇。

    等着公主殿下说。

    “还能如何,坐下说吧。”长公主道,语气不好,卫烨还有驸马坐了下来,宫人行礼退下。

    “娘派人回来说太子妃出事,要留在宫里,娘陪着太子妃,太子妃真的没事?现在宫里如何了。”卫烨问起娘来,娘昨晚留在宫里,不知道?

    驸马手轻轻摇着扇了。

    长公主注视着:“太子妃没事,我问过太医,也留下看了,还想着有事,最好,没想到太子妃一点事也没有,太子抓了一个宫人,是推了太子妃的人,后面有没有人不知道,皇弟带走了,各宫都惊动,东宫都是人,我留着等差不多就回来。”

    “公主殿下,外面传太子妃出事,并没有关于太子妃没事的消息。”驸马说。

    “对,娘。”卫烨也道。

    “想来是皇弟不想让人知道吧,不知道是不是又是想试探谁。”长公主觉得自己看清了皇弟的打算了。

    以前她觉得皇弟会听她的,如今她不能确定,皇弟也不像她想的那样。

    先前皇弟试探她,她不知道,钻了套,不知道皇弟又想试探谁,是不是秦王,要是这样,她要赶紧和秦王说一声。

    派一个人悄悄找秦王。

    别让秦王像她一样被皇弟盯住,怀疑,那就是真的不好了,秦王要上位,不能让皇弟起疑。

    她怕皇弟怀疑秦王派人害了太子妃,不然不可能派人试探,因为担心,她要格外注意。

    “公主殿下觉得皇上想试探谁。”驸马注意着公主殿下的表情。

    卫烨看向母亲。

    “本公主怎么知道,只能猜是不是秦王,如果是,我不想让皇弟怀疑上秦王,但,皇弟的心思不好猜。”长公主说。

    “那公主殿下就不要猜了,不过,在下觉得公主殿下或许没有想错。”驸马想了一下,公主殿下的话让他不由想了想。

    “爹觉得?”

    卫烨看着爹。

    “要问你娘,皇上还有没有说什么,要是秦王,怎么做。”驸马没有回答,还是问长公主。

    “本公主想让人和秦王说一下,别到时候。”长公主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看着世子还有驸马,她要派人和秦王说一声。

    “公主殿下想得没错,是该说一声,公主殿下说皇上怀疑公主殿下截杀安郡王还有。”驸马道。

    “娘,到时候儿子和秦王殿下说一下就是,你说皇舅舅真的怀疑我们了?”

    卫烨担心的问。

    “对,你皇舅舅怀疑我们。”长公主把和皇弟的对话还有皇弟说的话,以及出宫前求见皇弟,皇弟没有见还有警告告诉世子和驸马。

    “娘,这样说来,皇舅舅是真的知道,怀疑娘还有我们了,接下来我们要是再做什么,皇舅舅说不定会出面,以前也是皇舅舅在试探我们。”

    卫烨紧跟着。

    “皇上可能是听了什么,派人查到。”

    驸马思索了一下。

    “不管皇弟怎么知道,反正不能再轻举妄动了,只能这样,皇弟更是让我好自为知,皇弟当皇帝当久了,手握大权,站在皇位上,不愿再把我当成皇姐,再听我的话了。”长公主一说就气愤。

    “公主殿下还是慎言,皇上的人不知道在哪里,说不定就知道,之前我们不够小心,加上公主殿下的身份,吴府就是一个套子,静观奇变最好。”

    驸马劝说,看了一下四周,提醒道。

    皇上身边有人,说不定正听着。

    经过这次的事,他觉得公主殿下不能再随口乱说,皇上也许会知道。

    长公主看到驸马的目光听到驸马的话,脸色不好。

    “公主殿下,皇上可能是真的知道了。”驸马继续。

    长公主也不清楚。

    “娘,皇舅舅没有说看中谁。”卫烨开口。

    “你还想让娘怎么问?你皇舅舅不愿见娘,说是看中谁都是他的事,娘就是想帮你也帮不了,烨哥儿,什么也不要做,秦王那里悄悄提醒一下就行了。”

    长公主听罢,看着烨哥儿,不耐烦。

    她把皇弟说的看中谁不看中谁的话也说了,皇弟那样说,她怎么可能还问。

    “公主殿下,以不变应万变,时间久了,皇上就不会再怀疑。”驸马说出他的想法,长公主叹口气:“也只能如此了,短时间内什么也不能再做,母后昨晚又训了我,说我太子也不尊重我这姑母,太子妃要是小产我就不担心了。”

    “娘,儿子什么也不需要做了吗?”

    卫烨还是想着吴雲那个女人。

    “你还想做什么?”

    长公主直接问。

    “吴雲那个女人。”卫烨说,长公主不想再提起吴雲那个丫头,不悦的凝着儿子:“提她做什么,难道你真喜欢上吴雲那个丫头?”

    卫烨眼中一闪,没有说什么,驸马看着儿子。

    *

    另一边通往京城的路上,纪宁带着人悄悄离开了书院,出了越州,往京城去,身边只带了很少的人,都是他的心腹。

    他要尽快回京,他脑中都是瑶儿受委屈的样子。

    他怕再晚回去,瑶儿会受更多的委屈,他要回京,问瑶儿愿不愿嫁给她,秦王让瑶儿委屈,不配得到瑶儿。

    周安坐在旁边,看向纪宁,漫不经心的笑着,手上摇着折扇:“子恒兄就这样走了,留下身边的人,一个也不知道。”

    “我要马上回到京城。”纪宁道。

    “子恒兄真的要悄悄回京,谁也不说?连京城那边也不通知一声,要知道子恒兄回京,除非藏着,不出面,一出面就会叫人发现的。”

    周安是知道纪宁打算,决定,纪宁要是想通知人,不会这样,他还是想打趣一下。

    这一路的人都是他的人,跟着他到越州来的。

    纪宁的人很少,只有少少的几人。

    他才到越州,没有好好玩,

    纪宁要走,他一个人也可以留下来慢慢游玩,但想了想,一个人也太无趣了。

    他也想看纪宁回京后怎么做,看一场好戏。

    也许真的是一场好戏呢,他来越州,除了打发时间以外,不就是想看戏,想玩一玩,还有就是告诉纪宁一些事吗。

    纪安:“对。”

    “子恒兄留下的人都是纪四叔的。”周安睥了一下马车外面的小厮,他掀起马车的布帘,外面有点热。

    “热起来了,要不要找个地方歇一下。”他回过头来,笑着问纪宁,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我想早点回京。”

    纪宁也看向外面。

    “好吧,既然子恒兄想赶路,不畏艰辛,快点回去,阻止顾瑶成为秦王的妾,那我就陪着子恒兄。”周安笑容加深,懒洋洋的,阴柔俊美。

    纪宁:“……”

    “就是不知道能瞒多久,子恒兄这样走了,虽然安排好了,留下的人早晚也会发现。”周安又展开折扇。

    “那个时候我已经要到京城,见到瑶儿了。”纪宁说。

    周安笑得意味深长。

    *

    一场秋雨,天气更凉爽,整个京城都凉了下来,太子妃摔倒,掉到湖里的事查到后宫余贵嫔的身上,那个宫人是余贵嫔的人。

    余贵嫔不喜欢太子妃,因此派了宫人害了太子妃。

    皇上太后带人去冷宫。

    余贵嫔拒不承认,撞柱自杀,以谢亲白,太后皇上见状,不得不让人再查,继续查下去,太子也让人接着查。

    太子妃后来也求了情,余贵嫔才没有被处理。

    各府观望。

    过了些日子。

    南边的消息一日日多了起来。

    纪太傅带着人在回京的途中遇到黑衣人拦截,几方势力搅在里面,纪太傅都逢凶化吉,离京城已不远。

    早朝上,熙和帝下了一道旨,派人去京城外面迎接纪太傅回京。

    离京城不远。

    纪尧听着侍卫回报各方势力的人到哪,他又安排了人,望向京城。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