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
    “好了,四爷和郡主去二房看锦姑娘了,锦姑娘想见四爷和郡主,你们收拾一下,快点,收拾好都下去,出去,在外面守着,等四爷和郡主回来……“

    赵嬷嬷送走了四爷和郡主,老夫人派人来,是锦姑娘想见四爷和郡主,现在四爷和郡主去了,不知道锦姑娘会如何,她回过头来,看着香草梅兰几人开口。

    “是,赵嬷嬷。“

    香草梅兰几人道,梅兰看着四爷离去的方向,过了会才回过头来,看着赵嬷嬷,低下头,心一紧。

    “快点行动。’

    赵嬷嬷看见了,不耐烦的扫了她们几个一眼道。

    香草梅兰几人再次点头,赵嬷嬷也不再多说,往前去,香草梅兰几个跟着。

    萧菁菁跟着四爷到了二房,锦姐儿住的院子,点着灯,灯火通明,丫鬟婆子急切的来来去去,端着水。

    “快点,再快点,姑娘不好。”

    “是,快点,没听到吗,夫人急着要。”“嗯。”

    “四爷。“

    萧菁菁看到眼前的一切,望向身边的四爷,带着担心,纪尧转过头来:“不要担心,不会有事的。”

    萧菁菁轻点头。

    “四爷四夫人,你们来了?姑娘很不好,叫着四爷和四夫人。”一个婆子急急的走出来,一下子看到四爷还有四夫人带着人过来了,姑娘正叫着,她快步上前,行了一礼,抬起头,连忙说道,望着四爷和四夫人。

    “先进去。”

    纪尧看到婆子,拉着菁儿,点了一下头,往里面。

    萧菁菁也占欧弟,跟着四爷。

    “是。”婆子马上道,快步走到前面,跟着来的七巧冬菱走在后面,她们看向四周。

    “四爷,四夫人请。”到了门口,婆子停下来,回头,恭敬的对着四爷和四夫人,扫到四爷四夫人身后的七巧冬菱。

    七巧冬菱也停下步子,没有说话,婆子又看向四爷和四夫人。

    “嗯。“

    纪尧拉紧菁儿的手,看着婆子,应了一声,萧菁菁也是,婆子微微让开门,纪尧拉着菁儿直接进去了。

    婆子站在门口,正要进去,想到什么,脚步一顿,回过头来,对着七巧冬菱:“你们在外面等四爷和四夫人吧,姑娘不好,里面有不少人,丫鬟婆子都在外面。“

    七巧冬菱相视一眼颔首,她们也知道。

    婆子没有再说,转身进去了,七巧冬菱留在外面,她们注视着丫鬟婆子,走上前,小声的打听了一下锦姑娘的情况。

    和她们想的猜不多,她们看向里面,她们再次对视,带着担忧。

    锦姑娘身体不好,经常病,但没有一次像这次一样,要是锦姑娘真有什么,那?该怎么办。

    她们正在担心,就听到。

    “大夫来了,快,大夫来了,姑娘。”她们看了过去,看到丫鬟婆子还有大夫,大夫来了,这就好,大夫来了,锦姑娘肯定不会有事,她们一起松了口气,再度对视。

    四爷和郡主不知道看到锦姑娘没有?她们又看向里面。

    *

    萧菁菁跟着四爷进去,婆子很快冲到前面,扑到床榻前,砰一声跪了下来,又哭又笑的:“姑娘,姑娘,四爷和四夫人来看你了。”高兴的对着姑娘道,回过头来,看向四爷和四夫人。

    “姑娘,快看,快看,四爷和四夫人来了。”

    “四婶婶,四叔。”

    锦姐儿脸色苍白,瘦弱,脸上有异样的红晕,躺在床榻上,小小的身子只占了床榻一角,很是可怜,听到婆子的话,她抬起头来,看到了四叔和四婶婶,她开了口,稚嫩的声音小小的。

    “四叔,四婶婶。”

    “姑娘,看到四爷和四夫人了吧,四爷和四夫人来看姑娘了。”婆子又道,抓着姑娘的手。

    锦姐儿伸出了手,婆子一把抓住。

    柳氏擦着眼晴,手上拿着手帕,坐在床榻边,看着锦姐儿,听到婆子的话,看过去,看到四弟妹和小叔子。

    她站起来,纪二老爷站在一边,也看向老四和四弟妹,丫鬟婆子跪在地上。

    除了来去端水的,都跪在地上,纪老夫人扶着张嬷嬷的手,也在擦着眼角的泪,张嬷嬷看了四爷和四夫人一眼,望向老夫人,她心里不好受,锦姑娘太可怜了。

    她都不忍心看,何况老夫人。

    “老夫人。”

    “没事,老四和老四媳妇来了就好。“纪老夫人小声的,她心里都揪成一团了,尤其是看着锦姐儿的样子。

    她的乖孙女从小到大一直遭着这些罪,也不知道老天爷为什么让她的乖孙女受这些罪。

    总是这样,一会好一会不好,好不容易孙女大了,身体好了,以为过去了,好好再养下就行,还是时不时会病,这次更是病得不轻,她哪里会不难过,锦姐儿才这么点大,怎么就不落在她这老太婆身上呢。

    锦姐儿想见老四和老四媳妇,她便派了人去叫,有老四老四媳妇在,锦姐儿也能高兴。

    她活得够久,不活也可以,锦姐儿呢,才多大,她愿意为锦姐儿承受,可是,老天爷就是这样不公平,不把这样的病痛落在她身上,偏落在锦姐儿身上。

    萧菁菁跟着四爷走到锦姐儿的面前。

    他们看了看彼此。

    “锦姐儿。“萧菁菁蹲下了身体,手握住锦姐儿的手,纪尧站着,不过也伸出手来,拍了拍。

    “锦姐儿,四叔来看你,还有你四婶婶。“他低低的,带着笑,摸了一下锦姐儿的小脸。

    “四婶婶四叔。”锦姐儿天真的眼晴望着四叔和四婶婶,让人怜惜不已,笑了起来,苍白的小脸让人心酸。

    萧菁菁眼中酸酸的,想哭,她望向二嫂还有娘,点了一下头,纪老夫人也点头:“你们来了,好好陪下锦姐儿。“她低声道。

    张嬷嬷跟着点点头。

    “是,娘。“萧菁菁道,又看向二婶。

    柳氏说不出话,她擦着眼泪,纪二老爷扶着她,她:“四弟妹,麻烦你和四叔了。“

    “没有,二嫂,二嫂什么也不必说,我都知道。“

    萧菁菁开口,想说什么说不出来,扫了地上的丫鬟婆子一眼,还要再说什么。

    “好。“

    柳氏擦干了眼泪,可是又流了出来,纪二老爷脸色也沉着,纪老夫人一声声叹气,被张嬷嬷扶到一边。

    萧菁菁没有看到三嫂还有别的人,她转开视线。

    “锦姐儿乖,告诉四叔哪里不舒服?”

    纪尧也抬头和娘还有二嫂二哥打了招呼,他低下头来,蹲下身体,蹲在菁儿的旁边,一边搂着她,一边拍了拍锦姐儿的手,温和的问。

    萧菁菁听到,收回视线,看着锦姐儿:“锦姐儿,告诉四婶婶你哪里不舒服,好不好,四婶婶和四爷和四夫人来看你了。”

    “四婶婶,四叔,锦姐儿不痛。“

    锦姐儿摇摇头,小模样让人心疼不已:“真的不痛,四婶婶四叔,锦姐儿一点也不痛。“

    “痛的话告诉四婶婶,要是锦姐儿哪里不舒服,也告诉四婶婶,锦姐儿头晕不晕?“萧菁菁接着问,纪尧也问,摸着她的小脸,小脸发着热,很烫,他轻轻的摸着。

    “四婶婶,锦姐儿不头晕。”锦姐儿弱弱的,稚气的脸很乖。

    “大夫。“

    萧菁菁想到大夫,她心中更酸软,难过,猛的抬头,大夫共了吗,她摸了一下锦姐儿的脸,手烫到。

    她急急的问。

    纪尧直接站了起来,望向娘还有二嫂二哥,纪老夫人扶着张嬷嬷的手,注视了孙女,对着老四和老四媳妇:“已经叫了。”

    这一次锦姐儿病倒,比上一回要厉害,上回好了,这次。

    纪老夫人闭了下眼,这次锦姐儿也会好。

    萧菁菁听到婆婆的话,她又低下头,上一世锦姐儿并不是这个时候去的,她握紧锦姐儿的手。

    让自己相信自己,就像上次一样。

    “四婶婶,四叔,不要担心锦姐儿,锦姐儿没事。”锦姐儿忽然慢慢的。

    “锦姐儿。”

    萧菁菁说不出话。

    所有人都看着,纪尧也握紧锦姐儿的手。

    “锦姐儿会好的,就算好不了,锦姐儿也没关系,也不伤心,锦姐儿都知道,知道自己的身体。”锦姐儿又说。

    “四婶婶四叔,不要难过。”

    最后,锦姐儿伸出手,想要替四叔还有四婶婶擦眼泪。

    萧菁菁自己擦了,纪尧摇头。

    “锦姐儿!“萧菁菁哭了。

    纪尧看向菁儿。

    “四婶婶四叔都不要难过。“锦姐儿艰难的。

    “锦姐儿想吃什么,等你好了,四婶婶给你做,好不好?”萧菁菁这时候问。

    纪尧:“对,想要什么和你四婶婶说,也可以和四叔说,锦姐儿。”

    “四叔我想和四婶婶一起,四婶婶锦姐儿想吃四婶婶做的点心,还想和四婶婶一起画画。”

    锦姐儿稚气的:“四婶婶四叔答应带锦姐儿出去玩。”

    “等你好,就可以和你四婶婶一起画画,四叔会让你四婶婶多准备一点你喜欢吃的,再和你四婶婶一起带你出去玩,放心,你叫四叔还有你四婶婶来就是为了?”

    纪尧一笑,没有等菁儿回答道。

    锦姐儿点头。

    柳氏哭出声,所有人都禁不住想哭。

    萧菁菁:“四婶婶爱你。”她握紧锦姐儿的手。

    “四婶婶。”

    锦姐儿也:“锦姐儿也爱你,还有娘,爹,四叔,祖母。”

    所有人望着。

    不等任何人反应过来,锦姐儿整个人痉搐惊厥起来:“娘,娘,四婶婶,祖母。“

    “锦姐儿。”

    萧菁菁吓了一跳,抓紧菗姐儿。纪尧也是。

    “姑娘,姑娘,你怎么了?不好,姑娘高烧得——“所有人都吓到了,床榻边跪着的丫鬟婆子一看,一摸,都吓到了。

    姑娘,姑娘这是怎么?姑娘啊。

    她们扑到姑娘身上,想唤醒姑娘,柳氏更是脸色大变,推开纪二老爷扑了过来:“锦姐儿,娘的锦姐儿。”跪在地上。

    “锦姐儿。”纪老夫人脸色也变得难看,整个人再稳不住了,上前两步,张嬷嬷都扶不住。

    “老夫人!“老夫人你要?张嬷嬷看到锦姑娘的情况,知道老夫人的心情,她快步扶紧老夫人,到了床边。

    “老夫人,你慢点,锦姑娘不会有事的。”

    “不会有事,都这样了。”纪老夫人听不下去了,打断张嬷嬷的话,张嬷嬷还是道。

    “你看看,看看。”

    纪老夫人咬牙切齿,恨恨的,张嬷嬷再也说不出话,锦姑娘明显不对,所有人都围在床榻边。

    她一扫,觉得这样不好,看到二老爷。

    她想说什么。

    纪二老爷没有动,可是他的担心一点不比在场的人少,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张嬷嬷看见二老爷,她看得出二老爷也同样担心。

    二老爷。

    她刚要开口。

    门外一阵喧哗,还有脚步声以及。

    “老夫人,夫人,大夫来了。”丫鬟婆子走了进来,还有大夫也来了,张嬷嬷听罢,一看,看到大夫,不再看二老爷,回过头高兴的:“老夫人,大夫来了!让大夫给锦姑娘看看。”

    她一说,所有人都反应过来,看向门口。

    大夫来了?

    对,大夫来了,还是让大夫看看姑娘,萧菁菁动了动,纪尧扶住她,纪二老爷上前,扶起柳氏,纪老夫人后退一步,整个人人恍。

    “大夫?”她看到了大夫,马上让大夫分配来,给锦姐儿看,只是蹲过,人老了,忽然站起来,有点受不住,头晕了点。

    张嬷嬷赶紧扶住老夫人:“老夫人,大夫来了,不必担心。”

    纪老夫人睥她一眼。

    丫鬟婆子跪在地上,纪老夫人不等门口的丫鬟婆子说话,直接吩咐让大夫进来,立刻给锦姐儿诊脉。

    “快,快,快。“一连说了几个快,没有时间耽搁,锦姐儿的情况太不好。

    她都不忍心看。

    柳氏还有萧菁菁扶着锦姐儿,锦姐儿抽搐了一下,昏了过去。

    她们拍着锦姐儿的脸:“锦姐儿?“

    “大夫呢?”她们抬头。

    “马上,立刻给锦姐儿看。”纪老夫人大声的。

    没有人说话,大夫是经常来纪府的,纪府要是有什么,除了太医,有时候太医不方便,就是他。

    他听了老夫人的话,行了一礼,看了所有人走到床榻前,他知道自己来是为什么。

    “老夫人放心。”

    他放下医药箱,看了看,所有人等着。

    纪老夫人重重说了一个好字:“好,你看着办,锦姐儿就交给你了。”

    “老夫会好好检查。“大夫道。

    在场的人都屏住呼吸,不说话,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夫诊了脉,又检查了一下,他回头,纪老夫人急忙上前:“怎么样?”以为是有结果了,她慌忙问。

    所有人都想知道,锦姑娘到底?

    不想,大夫却是:“老夫人,还是让人都出去吧。“让人先出去。

    所有人不明白。

    纪老夫人也是,上前盯着大夫:“为什么?”张嬷嬷觉得老夫人是关心则乱,不然不会想不出来的。

    “人太多了,不利于锦姑娘。”大夫说,看着老夫人还有在场的人。

    纪尧看着菁儿,萧菁菁站起来,柳氏点头,纪老夫人回神,很快让人都出去,只有几人留下来,大夫继续。

    丫鬟婆子退下去后,纪老夫人松口气,大夫点点头。

    纪老夫人坐了下来,心里紧张,张嬷嬷站在老夫人的身边。

    半晌,大夫取出了银针,扎了针,他已经看出锦姑娘的情况,和老夫人大致说了一声:“锦姑娘主要还是老毛病,吹了风,身体底子,发了热,身体的火热之症又犯了,还有过敏,这一次发得有些厉害,可以说是来热汹汹,都抽搐了,锦姑娘才会昏过去,还有就是老毛病犯了,有些凶险,一个不好,可能就。“

    大夫没有说清楚,纪老夫人明白了。所有人都明白。

    萧菁菁想问,纪尧抓住她的手,对她摇头,萧菁菁发现二嫂在哭,二嫂,纪二老爷安慰着她,留下的婆子还有丫鬟都看着姑娘,姑娘,可怜的姑娘啊。

    “姑娘。”婆子更是哭出声。

    大夫皱了一下眉头。

    “那该怎么办?”纪老夫人没有再让张嬷嬷扶,她缓过心情,镇定下来,问大夫,锦姐儿这该如何办。

    是像往常一样还是?她也想哭,可是她不能哭,她要让大夫医好锦姐儿,让锦姐儿好起来,像之前一样。

    她必须要镇定下来,问清楚,张嬷嬷帮着老夫人问。

    所有人也盯紧大夫。

    “老夫会想办法,先还是退下高热,再说,老夫会竭尽全力。”大夫没有说大话,他想了想,他觉得还是有把握的,纪老夫人闻声说了几个好字。

    “好好好好。“张嬷嬷跟着一连的点头。

    柳氏还是哭,不过镇定了不少,纪二老爷放开她,她扑到床上,萧菁菁和四爷一起等待,丫鬟婆子也有了希望。

    “有什么需要就说,我让人帮你,只要医好锦姐儿。“纪老夫人一镇定下来,一切好了很多,大夫开始吩咐起来,纪老夫人便让丫鬟婆子去。

    丫鬟婆子取了大夫所要的东西,渐渐,大夫额头上出了汗,拿出了银针,烤过后,一一扎了下去,看准地方。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大夫扎完了针,然后就是开药,大夫开了药,让人去熬药,想喂下去,擦试身体,降温,还有就是随时注意着,反复的擦身体,注意身体温度。

    紧跟着,药熬好,想办法喂了药。

    “好了。“

    大夫检查了一下,把了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对老夫人道:“没有再发热了,老夫人可以摸一下。”所有人到了床边,摸了下。

    锦姐儿身上的温度降了下来,不再抽搐,惊厥,还是没有醒。

    纪老夫人更是摸了一会,发觉是真的降了温,心里一块大石头放下。

    “老夫人,接下来就是注意反复高烧,因为锦姑娘身体里有火热之症,还有就是身体不能负荷太多,又有过敏之症。”

    大夫看在眼中,说了锦姑娘的症状,这些都是关键的,要注意的。

    所有人心里都清楚。

    萧菁菁也是清楚的。

    “我知道该怎么做。”不是第一次,纪老夫人知道大夫的意思,该怎么做,只是还是要问一下大夫:“还是像以前?”

    “对,老夫人,锦姑娘太小,身体不能负荷太多,火热之症只是减轻,因为有过敏之症,有些方法不能用,老夫只能斟酌着。”

    “我都知道,知道。”

    纪老夫人道,众人都有数。

    大夫交待了一切,大夫既然说了像从前一样,纪老夫人让照顾锦姐儿的丫鬟婆子进来,照顾着锦姐儿,所有人都守着,没有人离开。

    柳氏也坐在床榻边,萧菁菁坐在另一边,因为有前例,一切变得有序起来,不再像之前。

    “好了,锦姐儿好多了。”

    纪老夫人心头放松下来,看向老四老四媳妇,老四老四媳妇过来这么久,都没有休息,老四明日还要入宫。

    还是早点回去休息。

    她让老四和老四媳妇回去休息。

    纪尧看向菁儿,萧菁菁感觉到四爷的注视,她对着婆婆:“娘,锦姐儿还没有醒过来,我和四爷再等一等,等锦姐儿醒了,看过再走娘。”

    纪尧也是这个意思。

    “好吧,好吧,你们高兴吧,为了你们好,让你们休息还不愿意。”纪老夫人看着两人,看出两人都是一样的想法,没再说。

    “锦姐儿没醒,我和四爷不放心。”萧菁菁又道。

    纪老夫人说了一声好了,转向老二两人。

    张嬷嬷觉得老夫人不必问就该知道。

    丫鬟婆子也这样想。

    “你们呢?”纪老夫人还是问了,不过没有像问四爷和四夫人,老夫人也许也知道二夫人二老爷更不会离开。

    “娘,我和柳氏守着,你回去休息。”柳氏没有说话,纪二老爷道。

    “我去休息什么,你们都不走,都留下来守着,我这样的老太婆,休息那么多做什么,也没必要,你们既然不走,我也不走,我这老太婆没有事,不像你们。”

    纪老夫人叹口气,目光落在锦姐儿身上。

    “那娘。”

    纪二老爷开口。

    “和你们一起留下,你们不走,我也是,反正老了,睡得少。”纪老夫人不等老二说完,就回答了。

    丫鬟婆子知道老夫人二老爷二夫人四老人四夫人要留下来,大夫没有多呆,又检查了一下,把了脉,感觉到什么,松开后,一看,锦姑娘醒了。

    “怎么?”纪老夫人问,看到大夫的动作,所有人都盯着,大夫转过身来,示意老夫人等看:“锦姑娘醒了,不过可能不会醒太久,很快会睡过去,不必担心。”

    他说完,又回身看着锦姑娘。

    “醒了?”纪老夫人听在耳中,马上看着锦姐儿,其他的人也是,都看到了锦姐儿睁开眼,大夫:“是的。”

    往后又一退。

    “祖母,娘,四婶婶。”锦姐儿睁开了眼,看到祖母,四婶婶还有四叔娘爹,她开口,稚气的声音响起,柳氏扑下去,萧菁菁还有纪老夫人也是,都围紧了。

    锦姐儿想说什么,大夫让人退开一些,让出位置,纪老夫人都听大夫的,让人退开,大夫看过,点头。

    纪老夫人知道锦姐儿好了,大夫嘱咐了几句,纪老夫人使了人送了大夫出去。

    回身,发现锦姐儿又闭上眼睡了。

    “锦姐儿。“

    纪老夫人一急。

    “娘,锦姐儿睡了。“柳氏好了很多,她看到锦儿睡着的,心情好了很多,纪老夫人:”那就让她休息。“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

    都看着。

    过了一会,纪老夫人让老四老四媳妇走,她也站起来.

    让老二两人也去休息.

    萧菁菁和四爷一起回了竹园.

    赵嬷嬷带人上前来,问起,知道锦姑娘好了,没有再问.

    *

    顾府.

    顾瑶的脸包了起来.

    黛眉白着脸.

    顾瑶神色扭曲.(://)《盛宠之嫡妻归来》仅代表作者失落的喧嚣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平台。

    【】,谢谢大家!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