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四叔我没有挑畔你,我说的是实话,四叔为什么不相信我?萧菁菁那个女人是为了报复我,我可以证明给四叔看。”纪宁看着四叔。

    “我不需要你来证明,我会让人送你回越州。”

    纪尧不想再听,站了起来,转着手上的玉板指,转身就走,菁儿心里的人是谁,他不需要别人说。

    “四叔,我不会回越州。”

    纪宁望着四叔喊道。

    “不回越州也可以,我会让人守在外面,让你你哪里也去不了,让人把你关起来。”纪尧脚步一停,回过头来,冷冷的。

    “四叔你就为了萧菁菁,要把我关起来!”

    纪宁发疯一样,说不出是嫉妒还是别的,萧菁菁就这么让四叔着迷?他为什么看不到萧菁菁哪里好?

    “那是你四婶。”纪尧看着他,神色冷静,转着玉板指的手一停,回过头。

    纪宁冲上前去:“四叔,我要娶瑶儿,还要知道娘和馨姐儿的死。”

    “你以为你能娶到顾瑶?”纪尧毫不在意的,走到门口,吩咐了守在外面的侍卫,看他一眼,冷静的。

    “为什么不能,我心中只有瑶儿,四叔,不管如何。”

    纪宁发誓一样。

    “你要是想不顾一切,害了整个府,我会毫不留情把你清理出去!”纪尧丢下一句,走出门。

    纪宁上前:“是萧菁菁害了娘和馨姐儿是不是四叔?”

    “我会让你见馨姐儿一面。”

    纪尧说完,头也不回。

    “我现在就要见馨姐儿四叔。”纪宁冲到门口,就要冲出去,叫住四叔,他忘了瑶儿的事,被门口出现的侍卫拦了下来,他看着拦住他的侍卫,停下步子。

    “大公子,请停下。”两个侍卫开口,盯着他。

    “我要见四叔,我有话和四叔说,你们放开我。”纪宁大声的,想要推开侍卫出去,侍卫不动,用力拦下大公子,四爷交待了,不能让大公子出去。

    纪宁只能看到四叔离开,知道自己出不去,四叔不会让他出去。

    “大公子还是不要叫了,四爷已经走了,等四爷空了会让人带大公子去的,大公子还是进去吧。”两个侍卫再次道,看着眼前的大公子。

    纪宁现在就想见馨姐儿,他收回目光,看向他们,推开他们,往外:“我现在就想见。”

    “大公子还是等一等。”

    两个侍卫继续拦住大公子。

    纪宁不知道四叔什么时候才会让他见馨姐儿?

    他盯着拦着自己的侍卫,四叔不让他离开,是想阻止他娶瑶儿?很快瑶儿就要入秦王府。

    他出不去就不能阻止瑶儿,也不能娶瑶儿,更不能带瑶儿走,瑶儿只能成为秦王的妾。

    四叔,我一定会出去,带走瑶儿。

    *

    纪尧上了马车,坐了下来,神色从容淡然,慢慢转着手上的玉板指,侍卫关上马车的门,行了一礼,抬头看了四爷一眼。

    纪尧看向他:“有什么事?”

    “四爷,大公子会不会逃——”侍卫想说什么。

    “他逃不了,回府吧。”纪尧道。

    “是四爷,威远侯府二公子和大公子一起回京。”侍卫恭敬的道,迟疑了一下,想到什么开口。

    “周安在哪里?”纪尧问,挑了一下眉头,转着玉板指的手停了停,侍卫说了一个地方,纪尧想了想,看了一下天色,吩咐侍卫去,他要见一下周安那小子。

    侍卫应了是,恭敬的的低头,退了下去,翻身上了马,马车的车门关上,行驶了起来,纪尧掀起马车布帘。

    然后放下马车的车帘,纪尧想着宁哥儿的话,他手不由自主转起玉板指来,眉头皱起,沉吟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神深邃,看不到底

    侍卫骑在马上,和另一个侍卫说了什么

    到了地方,侍卫看了眼,手一挥,马车停了下来,停在青楼外面,侍卫派人去问了什么,得到回答,翻身下马,恭敬到了马车前。

    “四爷。”

    纪尧想了一会没有再想,听到声音掀起马车布帘,淡淡看着侍卫。

    侍卫:“四爷到了。”恭敬的道。

    纪尧扫了眼前面,收回视线,见周围没有人,位置很好,不会太引人注意,目光落在侍卫身上点头:“好。”

    “四爷是在这里见还是?”

    侍卫又抬头。

    “带他过来,在这里见我。”纪尧不打算去别的地方,侍卫应了是,退下后和旁边的侍卫说了一声。

    纪尧看着侍卫去了,放下马车布帘。

    侍卫叫了之前守在青楼外面的人,指了指前面的青楼,让他进去找威远侯府二公子,四爷等着。

    等人进去后,他等在外面,眼前的青楼是京城最大的两家青楼之一,他没有去过,只在四爷和太子去的时候,守在外面过,威远侯府二公子在里面。

    他回头看了四爷坐的马车,看向青楼的门,青楼专供贵客累了歇息的一间房,红帐里,周安衣袍敞开,搂着怀里的美人,低头亲着。

    “洒不醉人人自醉,美人,让本公子好好亲亲。”

    美人在怀,他亲了一口,邪气的一笑,阴柔俊美如敷了粉的脸上多了风流,上下其手,美人的手中端着一杯上等的美酒,薄薄的肚兜遮不住白皙如玉,玲珑有致惹火的身体,在他抬起头后,十指纤纤端着酒喂到他的口中。

    “二公子好久没来,奴真是想死二公子了。”

    “是吗?本公子还以为美人忘了本公子了,本公子好久没来,美人说不定有别的恩人了。”

    周安又是一笑,喝了一口酒。

    “奴怎么会忘了二公子,二公子,天要黑了,公子一直没有走,公子今晚也不走,也陪奴是不是?”美人又喂了一口酒,亲了亲周安的脸。

    周安一把擦了一下,低头亲了亲她:“对,不想让本公子陪?再来一次。”

    “二公子,从昨晚二公子来找奴,到现在,二公子一直不放过奴,一直在奴这里,奴——”

    美人也搂着周安。

    “不喜欢?不想?”周安风流的。

    “奴想。”美人还要说什么,周安取过她手上的酒,一口喝掉,堵住她的嘴,美人就是美人,不过就在这时,门被敲响。

    周安不想理会,耐何,门还在响,美人动了动,周安抬头。

    “谁?”周安很不高兴,任谁都不高兴,他放开怀里的美人,抬起头来,美人也坐了起来,看向门口,不过还是搂着周安。

    “公子。”是侍卫的声音,周安一听,推开了怀里的美人,眼中划过什么,他站了起来,美人一摔,摔到床榻上,抬头。

    “二公子?”很是动人。

    周安看她一眼,轻浮的蹲下身体,抬起她的下颌:“美人等着本公子,本公子看看有什么事,就回来。”

    “二公子不要忘了奴。”美人拉着周安。

    “乖,本公子去去就来。”周安不想和她多想,丢开手,披起外袍,走到了门口,打开门。

    侍卫行了一礼:“公子,纪太傅派人找二公子,要见二公子。”

    “纪四叔要见我?”周安听到纪四叔派人找他,知道他在这里,他挑了一下眉头,纪四叔在哪里?他看向侍卫身后。

    “是,公子。”侍卫回道。

    “纪四叔在哪里?”周安问,侍卫说了。

    周安没想到纪四叔这么快就找上他,问清楚后,知道纪四叔应该一直派人盯着他,他并不意外,和侍卫说了一声,回到里面,穿好衣袍就要走,侍卫退开。

    “二公子不要奴了吗?”

    披上薄薄衣裙的美人走出来,拉住他。

    周安听到走到起来的美人面前,轻浮一笑,风流阴柔,挑起美人的下颌:“美人等本公子,本公子有事。”

    “二公子,奴在这里等你,不知道二公子要去?”美人问起来。

    周安一笑:“这可不能告诉你。”

    他放下手,走了出去,侍卫走在后面,美人看着,周安出了青楼,看到了纪四叔派来的人。

    他摇起手上的折扇:“不知道纪四叔在哪?”

    “二公子请跟在下来。”侍卫开口,两个侍卫让开。

    “好。”周安摇着折扇跟着侍卫,带着人,不久之后,他看到了纪四叔,纪四叔坐在马车上,他走过去。

    挥手让侍卫停下,不用跟着他。

    “纪四叔好。”周安道。

    纪尧看着周安,也没有让侍卫上前来。

    “纪四叔找我来,不知道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周安又开口,笑得漫不经心,扫过纪四叔身边的侍卫,笑容加深。

    “你去了越州,是为了什么?”纪尧淡淡的问,侍卫都看着这位二公子。

    “纪四叔想知道?纪四叔是不是以为我是为了子恒兄?纪四叔想多了,我去越州,是因为京城太无聊,所以就去找子恒兄玩一玩。”周安笑着回答。

    纪尧面无表情:“我知道你和宁哥儿关系好,宁哥儿去越州是读书,你告诉了宁哥儿一切,让宁哥儿回京城来想做什么。”

    “纪四叔,我可没有让子恒兄回京,我还想在越州呆一呆,是子恒兄要回来,可不关我的事。”

    周安马上解释:“纪四叔,子恒兄早晚会知道,纪四叔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

    “不管宁哥儿和你说了什么,我希望你不要帮着宁哥儿,我会让人送宁哥儿回越州,不希望有任何事发生。”纪尧道。

    “纪四叔觉得子恒兄会听吗?”周安合着折扇。

    “不听也要听。”纪尧平静的。

    周安看着纪四叔,萧菁菁,他的眼神变得复杂。

    “我和威远侯说了你回京的事,想必很快就会找来。”纪尧这时又道,语毕没有再说,看向侍卫,示意一边的侍卫,侍卫上前关上马车的车门,翻身上马,离开。

    周安看着马车离开。

    *

    “回府。”

    纪尧坐在马车里,对着马车外面,侍卫在外面听到,马车转了一个方向,天黑了下来没有多久,马车停下来。

    “四爷,到了。”侍卫道。

    马车的车门打开,侍卫站在一边,纪尧下了马车,没有转玉板指,正要进门。

    “四爷。”有马蹄声响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纪尧看过去,很快,一个侍卫过来,到了近前。

    纪尧问。

    “四爷,太子殿下派了人过来,太子殿下出了宫,请四爷一起喝一杯。”

    侍卫道。

    “太子出宫做什么?”

    纪尧问,不过没有进府,和侍卫说了说,又上了马车,一边的侍卫知道四爷的意思,马车调转头。

    竹园,萧菁菁等着四爷。

    天黑了四爷还没有回来,她又等了等,天彻底黑下来,渐渐深了,四爷还是没有踪影。

    赵嬷嬷也担心。

    香草梅兰几个也面面相视,担心。

    梅兰想问,不敢。

    萧菁菁告诉自己,四爷肯定是宫里有事,才没有回来,赵嬷嬷也安慰着郡主,让人出去看看,等着。

    眼看很晚了。

    萧菁菁想派人问下娘,四爷是不是在娘那里。

    赵嬷嬷劝住郡主,亲自去打听,打听回来,四爷没有回府,后来打听到四爷回了府,不过刚下马车又有事,离开了。

    萧菁菁不知道四爷又有什么事。

    她等着等着,睡了过去。

    赵嬷嬷安慰了郡主很久,都安慰不了郡主,看见郡主睡过去,放下心,退了出去。

    四爷啊,去了哪里?

    她决定守门,等四爷。

    纪尧是半夜才回来的。

    他喝了酒,走进院子,停下步子。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