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六章 顾瑶报复
    几个丫头的脸不可能烂掉,又没有发生什么。<->

    “你们说什么,再说一遍,告诉我。”顾瑶的祖母再次沉下声音。

    她身边的婆子丫鬟盯紧下面的人,也想知道是不是听错了,几个姑娘脸都烂了?大姑娘之前才划花了脸,好在大姑娘是弃子,又送入了秦王府,秦王府没在意,脸也只是划花,抹些粉,厚点就看不出来。

    “老夫人姑娘的脸不知道怎么了,起来,都红肿溃烂了,很不好,姑娘不知道怎么回事,吓到,老奴等也一样。”跪在地上的婆子丫鬟,再次抬头望着老夫人。

    她们想到姑娘的脸,磕起头来,一边磕头一边道。

    顾瑶祖母身边的丫鬟婆子张着嘴,说不出话,转向老夫人。

    顾瑶的祖母也沉了几口气,她坐了下来:“你们说的是真的,几个丫头的脸真的烂了?还是溃烂?”

    脸色变得不好看了,竟然是真的,看这些丫鬟婆子的样子也不敢骗她,都是几个丫头身边得用的。

    “是,老夫人。”丫鬟婆子点头,头也不敢抬,只希望老夫人能拿出主意,姑娘该怎么办。

    顾瑶的祖母想问什么问不出,一时很乱,突然之间得知几个孙女脸都烂了,任谁的心情都不会好,她身边的人也一样,望着老夫人。

    大姑娘没用后,老夫人就打起几个姑娘的主意,最近几日都留在身边教养像之前说的,老夫人一日日看重,有想法,几个姑娘脸也在精心装扮下,多了几分姿色。

    忽然之间脸烂了,怎么能接受?以后怎和通力合作,要是几位姑娘的脸能好还行,要是不能,老夫人需要拿定主意。

    “老夫人。”

    跪在下面的丫鬟婆子等了一会,没有听到老夫人的话,她们小心的抬头,也能股东和老夫人还有老夫人身边的人。

    “是突然烂掉的还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还有有没有弄清楚是什么原因,我记得昨天还没事,不过一晚过去,就突然烂了,没有点反应,还是一起烂了,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仔细回想一下是不是用了什么,或者,这里面要说没什么我不信,如今只有找大夫来看下,再说,你们是怎么服侍你们姑娘的?”

    顾瑶的祖母越说越生气,冷盯着丫鬟婆子。

    丫鬟婆子不敢说话,又不能不说:“是突然烂的,老夫人,没有理清是怎么回事,姑娘接受不了,老奴就过来了,里面的原因老奴不知,是老奴没有服侍好姑娘。”她们再次磕起头来。

    “看你们的样子就知道料得吓人,不然不会这样,找大夫去了是不是?我现在去看一下,等大夫来再说,先主要是治脸。”

    顾瑶的祖母沉沉的盯着她们一会。

    丫鬟婆子头贴着地面,顾瑶的祖母叫了她们起,让自己不要多想,先看再说。

    她身边的丫鬟婆子,婆子点头,丫鬟还是看着老夫人。

    丫鬟婆子起来,看向老夫人,顾瑶的祖母叫了两个人跟着她一起往外面走去,两个婆子可人风味着老夫人。

    丫鬟婆子见状跟上。

    到了门口,守在外面的婆子行礼,顾瑶的祖母没有理会,她决定先去看二丫头,一个个看。

    后面跟着的丫鬟婆子,其中一个高兴,老夫人先看姑娘真好,其余的不高兴,想到姑娘,很急,可也不敢催老夫人。

    扶着老夫人婆子听到老夫人先去二姑娘那里,扶紧了老夫人,顾瑶的祖母并不厚此薄彼此:“我会挨个看。”话落都满意了。

    一行到了地主。

    二姑娘的院子,早有丫鬟望眼欲穿。

    一看到老夫人来了,慌忙行礼,抬起头来,顾瑶的祖母阻止了她们的话,挥手后,持着婆子的手,带人走进去。

    叫了身后二丫头的贴身嬷嬷上前来,带路,跟在后面的婆子忙上前来,走在老夫人的身边。

    余下的看着,心中担心着自家姑娘。

    顾瑶的祖母进了里面,丫鬟婆子都行礼,她都是挥手,没一会,听到一声我的脸。

    是二丫头的声音,掀起门帘,看到两个丫鬟跪在地上,二丫头摸着脸。

    二丫头的脸,顾瑶的祖母停下来,仔细打量,所有人都停下,看向二姑娘,原本在的丫鬟也看着二姑娘。

    “二姑娘,老夫人来了。”有丫鬟拉了二姑娘一眼,二姑娘。

    “祖母。”

    顾家二姑娘一下子听到,环视了一下四周,祖母,祖母在哪里,她脸上很痛,很难受,火辣辣的刺痛,为什么没有看到祖母,是不是有人骗她。

    她瞪向刚才说话的那个丫鬟,祖母在哪。

    “二丫头。”顾瑶的祖母开了口,声音淡淡的,带着人一步一步走到二丫头的面前,站定,盯着她。

    “祖母!”顾家二姑娘闻言,猛的一转头,这一次看到了祖母,她冲向祖縒,才冲了一步,顿住,自己的脸烂了,祖母来了,祖母一定看到了,那祖母还会喜欢她,留下她,还会对她好吗,大姐姐,她只觉得兔死狐悲,她嘲笑大姐姐,现在自己也和大姐姐一样。

    大姐姐的报复吗。

    “祖母。”她心中害怕,还是再次道。

    顾瑶的祖母也看清了二丫头的脸是怎么样的,比她想的还要烂,她皱眉,脸色难看,都说不出话来,扶着她的两个婆子也是,惊到了,吓到了,张嘴欲言,一个字也吐不出,二姑娘这脸还是脸吗,成了这样,谁要,谁看得上,谁愿意多看一眼。

    老夫人,她们看向老夫人,一眼看出老夫人和她们一样,表情沉重。

    跟着过来服侍三姑娘四姑娘的丫鬟婆子看到二姑娘的脸,她们只觉得像看到自家姑娘。

    好像自家姑娘还要吓人,有的觉得姑娘要好点。

    再余下的丫鬟婆子都是看习惯了,不那么吓了。

    “祖母。”感觉着祖母的视线还有脸色,感觉着另外的目光,顾家二姑娘后退着,她想把脸手放在脸上,盖着,想躲起来。

    找个地方藏着,不让任保人看到,想重新换一张脸,戴上帷帽,对帷帽。

    “我的帷帽呢,我的帷帽。”

    她最怕的来了,祖母一定很厌恶她的脸,还有三妹妹四妹妹身边的人,她看到了,一眼看到,一定也会笑话她。

    三妹妹四妹妹指不定怎么想她。

    她没有时间去想为什么三妹妹四妹妹五妹妹六妹妹七妹妹身边的人会在这里。

    顾家二姑娘的样子还有动作,让她更滑稽。

    她对着她身边的丫鬟。

    “姑娘。”

    丫鬟婆子不敢动。

    顾家二姑娘更生气,想跑去找帷帽戴上。

    “二丫头,你这个样子。”顾瑶的祖母终于开了口,一个字一个字的道,有点难以开口的样,在场的都凝着老夫人。

    更有另几个姑娘身边的人想着老夫人看到姑娘应该也是一样。

    “老夫人。”

    扶着老夫人的婆子手握紧。

    “祖母,我,我我。”顾家二姑娘连说了三个我说不出话。

    想去找帷帽的动作停住。

    她的丫鬟婆子感觉着姑娘的悲愤,其中一个去找帷帽,找姑娘的帷帽,更庶住也好。

    “姑娘,奴婢马上去找。”

    顾家二姑娘看着祖母,她向着祖母行了一个礼,还是盖着脸,怕祖母看到:“祖母,你不要害怕,不要怪我,不要生气,我的脸会好的。”

    顾家另几个姑娘身边的人也希望如此。

    希望能好起来。

    “二丫头你怎么成了这样,你的脸为什么肿成这样,溃烂成这样,这还是脸吗。”顾瑶的祖母紧跟着道,这样的脸一点用都没有了,她语气冰,扶着她的两个婆子感受到了,老夫人是放弃二姑娘了吧。

    其余的人也能感受到,念及自家姑娘,也是心慌,更不用说顾家二姑娘了,她再次后退几步:“祖母,我也不想的,我也不想。”

    “不想还是成了这样。”

    顾瑶的祖母不想再看二丫头,可是转头一想,另几个丫头也脸烂了,这一想她脸黑了,不愿想另几个丫头都是这个鬼样子。

    二丫头是没救了,另几个丫头要是也没救,那她一下少了多少棋子,顾瑶的祖母更生气。

    对于造成这一切的生气,也生气这几个丫头连自己的脸也保护不了,被弄成这样。

    不知道是自作自受,还是。

    “姑娘,帷帽来了.”这时,丫鬟找到了帷帽,拿着帷帽过来了,到了姑娘的面前。

    “在哪里,在哪里?”

    顾家二姑娘一下子急起来,顾不上别的,看向丫鬟,伸出手,丫鬟把手上的帷帽给了姑娘。

    顾家二姑娘拿在手里,一看,就要戴上,丫鬟上前,在顾家二姑娘的手放下的时候,在场的人更看清了脸上的情况。

    顾瑶的祖母眼中多了厌恶不已,扶着她的两个婆子也是,还有其他的丫鬟婆子张着嘴。

    “姑娘,奴婢帮你戴上。”丫鬟想服侍姑娘,顾家二姑娘不要,不让人靠近,也不让人服侍她,她一个人拿着帷帽,后退,往脸上戴。

    “成了这样还不——”消停,顾瑶的祖母不愿看二丫头作了,看到这么恶心的脸也是好事,但,她不想再呆。

    “祖母。”

    顾家二姑娘听到祖母的话,顾瑶的祖母要走,顾家二姑娘手上的帷帽一下子晃了晃。

    “娘,说是几个丫头的脸都烂了?”

    顾家二夫人三夫人走进来,带着人,她们对着顾瑶的祖母,自己的婆婆。

    没有注意到顾家二姑娘,只看到丫鬟婆子。

    她们先是听到自家姑娘脸不好,准备去看下,就听到说是几个丫头都不好,便准备找婆婆,去了婆婆不在,来了二丫头这里,她们跟来了。

    “你自己看就知道。”

    顾瑶的祖母见她们也来了,扫她们一眼,知道她们不没有看到二丫头,不然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丫鬟婆子望着二夫人三夫人。

    顾家二夫人三夫人听罢,一扫,下一刻看到了二丫头。

    “啊!鬼啊”

    她们叫了起来,这哪里是脸!她们后退几步,被身后的颇好了扶住,才没有再退。

    跟着她们进来的人也看到,不出意外,一样吓到,二姑娘成了这个样子?认不出来了。

    “这是二丫头?这是脸,这样的脸,比鬼都吓人,烂成这样,怎么可能?”顾家二夫人三夫人继续叫。

    跟来的人也一脸茫然。

    “啊!”顾家二姑娘也叫起来,她是想躲起来,后悔为什么没有提前把帷帽戴上,她身边的人切忙扶着她。

    她把帷帽戴在脸上,才后退着,躲藏。

    顾瑶的祖母冷眼看着,她带来的人都是。

    只有另几位姑娘身边的人有种同命相怜的感受。(://)《盛宠之嫡妻归来》仅代表作者失落的喧嚣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平台。

    【】,谢谢大家!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