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七章 顾瑶报复
    “这处庄子是你的吧,上面的人不是你,那么,就是你把人送在上面,你要把来威胁谁?”怪不得顾瑶要见他,周安边问边想。

    顾瑶不开口。

    周安问了身边的侍卫,听没有听到,侍卫行了一礼,他一直默不作声,就像不存在一般。

    其实一直都在,侍卫点了头。

    顾瑶看向他,侍卫还是那个样子。

    “听到就好。”周安一笑。

    侍卫依然默不作声的站着。

    “还要说什么?”周安再次看向顾瑶,顾瑶:“我希望能尽快,我要最快知道结果。”

    “行,本公子还以为是什么事,就是这件事,本公子派个人去看一下就行了,还有没有别的事?比如想见子恒兄。”

    周安随意的道,逼近顾瑶,凝着她的面容。

    “这是我需要你帮的第一件事。”顾瑶再次道。

    “不要告诉没有了?”周安摇了一下头。

    “暂时没有,我要知道庄子上有没有变故,这几个人还在不在,要是发现就告诉我。”顾瑶开口,她要确定了,才能决定接下来的。

    周安从中看出了什么。

    顾瑶神情微变。

    “本公子了解你,顾瑶,你应该在算计什么,不过本公子不想多到时候会,既然没有事了,那接下来就是我要的报酬。”周安的手拿着折扇挑起顾瑶的下颌。

    顾瑶望着他,没有变,清冷的脸,容貌不俗,很美,美得不食人间烟火,就是多了缺陷,脸上好像多擦了脂粉,在掩盖什么,整个人不如以前那样美丽清冷,也没有特意打扮,发丝微乱,衣衫普通,整个人也少了那种自视甚高,还是美,在外面就会变得柔美端庄,善解人意,还有温柔如水。

    柔盾又让他想要拆开,他想让多点人看到。

    面对报酬,他哪里还会忍住。

    世人只看到一面,很少能看到两面,他就是,纪宁都不如他,纪宁是个傻子,被骗得。

    “好了,去吧,照着她说的去办。”在这之前,周安先要让侍卫去。

    侍卫领了命,走到一处隐秘一些外面没有人的窗户前打开窗户,看了一下外面,顾瑶看到,直接说那里是哪里,侍卫一听翻身出去了,去办事了。

    没有走屋顶,屋顶太高,下来容易,上去难,留下屋顶上的洞还有顾瑶和周安。

    顾瑶见人去了,没有听到动静,显然没人发现,那人地方出去是花园,她要做的办到,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无视周安,不过没有出去,没有反悔。

    周安看着,此时走向她,一下到了她面前。

    顾瑶抬头。

    周安笑容轻浮,顾瑶不动,两人对视,对视间,里面闪过什么,周安伸出了空着的手,顾瑶还是那个样子。

    “子恒兄都没有这样过吧。”周安忽然道。

    “不要提他。”顾瑶不想在这时提纪宁,她会想到,不舒服。

    “不想本公子提,本公子就是感叹,有人为了你不顾一切,你不想着,痴心不已,糊了眼,别的都看不到。”

    “你又为萧菁菁不平?”顾瑶问。

    “是也不是,为子恒兄不平,看看,像我一样多好。”周安道,顾瑶看进他眼晴里。

    周安突然用手捂住她的眼晴,顾瑶动了动,周安笑出声来。

    “姑娘,姑娘。”

    门外,黛眉回过神来,想到姑娘和周二公子独处,想进去,想要拍门,想到姑娘的样子还有姑娘和周二公子说的话,自己被姑娘赶出来。

    一开始是姑娘还让她留下来,她听到里面隐隐动静,还有笑声,她手放下,姑娘到底和周二公子有没有?

    两个陪嫁丫鬟守在门口,看着黛眉的样子,不明白黛眉为什么这样,想到姑娘,姑娘让黛眉出来,姑娘留在里面,不知道?

    姑娘把黛眉推出来的时候,她们只看到姑娘,什么也没有看到。

    看黛眉的样子,发生了什么?可是她们不知道,只能在心中想,姑娘吩咐她们守着门,不让人进去。

    显然是有事,留下黛眉,黛眉应该知道不少,她们并没在意,她们服侍姑娘不如黛眉,不想姑娘还是把黛眉推了出来。

    黛眉还想进去?似乎担心,黛眉担心什么,里面只有姑娘一人,难不成还有人?

    她们想问黛眉。

    “黛眉?”见黛眉不知道想什么,她们对视一下。

    黛眉回过头来。

    “黛眉你这样,是不是姑娘有事?”两个陪嫁丫鬟问,黛眉不可能说出来,她摇头,守在门口。

    等着姑娘叫人的时候,姑娘要是和周二公子一起,看姑娘的样不是第一次,纪公子,纪公子好可怜。

    姑娘这样对纪公子,纪公子不知道,没有人知道,她也是才知道,姑娘还让纪公子一片心。

    周二公子和纪公子更是朋友。

    纪公子怎么也想不到吧。

    两个陪嫁丫鬟很担心,门里没有声音。

    *

    顾府。

    所有人盯着,顾家二夫人三夫人咬牙切齿,敢害她们的女儿,死不足惜,之前就该打死了,不该停的。

    丫鬟趴在地上。

    有人进来,把丫鬟带下去,丫鬟还是不动,顾老夫人哼声,顾二夫人三夫人想说什么,丫鬟婆子也是。

    丫鬟被拖了下去。

    顾老夫人看着,宁死不说,那就让人把这个丫鬟打死,看看她说不说,之前她让婆子去告诉老二媳妇老三媳妇及审问的人,不说就死,当然不可能真把人打死了,还要问呢,只是一个教训,让她知道怕,那个丫鬟被压了起来,扒下裤子,仗责,但居然还是嘴硬不愿说。

    气死她了,知道后,她觉得没用,让人把丫鬟带过来,她自审问。

    丫鬟来的时候,被扔下来,直接趴在地上,动也动不了,衣衫上有血迹,整个人出气多,入气少,看着不行了,顾老夫人不信,让人端了水来,泼到她的身上。

    婆子端了冷水来,一泼,丫鬟一动,才好了起来,竟然还是冥顽不灵,那么就没有什么好说。

    这是逼她对她用更狠的,打死她是不,死了倒便宜她,她是想让她死,可一了百了,背后的人她就不知道了她就可以什么也不说,这是她最恨的,背后的人是她最知道的。

    背后的人不知道给了她什么好处,她宁愿这样,让她连命也不要。

    她是不想要,她的家人呢,顾老夫人从下面的人那里知道,这个丫鬟没有什么亲人。

    是被卖到府里的,只有孤身一人,这种丫鬟,最不好对付了,必须得抓到软肋,要是抓不到没法,她要真得了好处,决定去死了。

    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可这种人要抓软腮边哪里好抓,孤身一人,还有什么?也许有亲人,只是府里没人知道,在别的地方,顾老夫人想得格外的深远,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这个丫鬟是被人安插进府里的,早早安插进府,就是为了这一天,可会是领班,这么早安插人进府里,还没有人发现,这个人手很长,肯定不是一般人,会是谁,有什么目的,是不是还安插了人,还有她不知道的想法,查到的是这个丫鬟是十二三岁的时候入府的。

    前几年才入府,这很可能。

    “不说就认定是你。”顾老夫人又道,没再往下想,一想她觉得担心,背后有一双手,有个人一直盯着。

    所有人点头,顾家二夫人三夫人更是点头不止,干脆就弄融会贯通吧,再查就是,这个丫鬟都不说。

    “娘,她不说,就认下是她。”顾家二夫人恶狠狠,看着被拖出去的丫鬟,血流在地上,那个丫鬟还是不动。

    其余的人望着老夫人。

    “还是要找出背后的人才行。”

    顾老夫人不是她们那样的思维,顾二圾人三夫人又不是不想,其他的人颔着首,顾二夫人:“难道又吓唬她一下,不打死,那她肯定不怕,像之前,只有真的打死她,或者半死,不对,先头就是半死了,还不是没有用,只有真打死了。”

    有人若有所思,顾三夫人也愤怒,不过没开口。

    “那就这样,打,一直打,让人盯着,守着,边审问,只要不说,就一直打下去,直到。”

    顾老夫人想了又想,下不了决心,一边想要找到背后的人,一边想出一口气,两个儿媳妇都不想忍了,丫鬟婆子盯着,老大老二老三还有几个姨娘几个丫头都——放过的话说不过去。

    她示意了一个婆子,婆子上前,行礼,跪下,磕了头,得了老夫人的话,也是命令,她应了是。

    其余的人想知道更多,老夫人打算,老夫人看得出是想好了,只是不知道老夫人为什么不一口气说完,那个丫鬟是定死还是活

    顾二夫人顾三夫人也想知道婆婆最后的决定是什么,打死还是不打死那个丫鬟,心中着急,她们想打死

    “娘,直到什么?”她们等不及,问了出来。

    “直到打殆之前,再问,不说就打吧,打着,打着,只要余下一口气就行,我还不相信了。”顾老夫人睥了她们一下,让她们不再说,扫视众人,说了打算。

    “不打死吗?”顾二夫人三夫人不高兴,竟然不是打死。

    别的丫鬟婆子觉得老夫人说得最好。

    “就只剩下一口气,也算是生不如死了,反正一直审一边打,这口气吊着为了再审。”顾老夫人看着二媳妇三媳妇那点想法。

    没有大局观她觉得。

    老大老二老三还有几个姨娘几个丫头要是也这样问,哼。

    她就解释一遍“人死了,还能问什么。”

    再气愤,也要忍辱负重。

    找到了背后的人,想怎么处置不行,就是用各种办法折腾,出口气,也不为错。

    但在之前,要注意就要注意。

    打得只有一口气,也够了。

    “娘?”顾二夫人三夫人急切需要婆婆说完,丫鬟婆子在思索着老夫人后面的话。

    顾老夫人再哼了下,连丫鬟婆子都不如,二媳妇三媳妇平时不是这样,不过也蠢,心太乱

    她不说,丫鬟婆了都能想到她的用意,二媳妇三媳妇还要她说。

    “就是一直审一直打,要是只有一口气还不说,就先不审,让她恢复一下,有点力气了,再审,一直不停,这也算是出口气,也能找到背后的人,两全其美,双管其下,有话说没?”

    “娘我们明白了。”“顾二夫人三夫人满意了。”

    娘这样很好很好,那个丫鬟不说,就折腾她,那口气,就先给她留着,她的命没用后再取,这样更能让她们出气。

    她们不再说什么。

    顾老夫人心情还是不能好。

    背后的人啊。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