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章 装病应对
    黛眉想到另一件事:“奴婢听到好像死了一个丫鬟,不知道是不是?”她看着姑娘,觉得很可能是。=

    几位姑娘脸肯定毁掉了,那种药粉会让人脸溃烂,不用问就知道一定溃烂了,老夫人不可能不查,查到了定会审问,她不觉得会一直查不到。

    “既然到现在都没有人找上门,应该不会有什么。”顾瑶不管那个丫鬟是不是死了,她开口。

    黛眉点头,姑娘说得对,那个丫鬟肯定是没有把姑娘供出来。

    不知道是谁审问的,那个丫鬟没有说,想到姑娘的手段,她不再想。

    “如果不是那个丫鬟。”

    黛眉又问姑娘。

    “说明还没有查出来,有什么可怕的?就是查到,她不会说。”顾瑶有自信,看到她的眼里去。

    黛眉微低下头,对着姑娘:“姑娘,奴婢就想着应该差不多了,那些药粉该起作用了,几位姑娘笑话姑娘,害了姑娘,还嘲讽看不上姑娘,该有报应了,正要打听一下,和姑娘说一说。”

    “她们是活该,以为不会对她们动作?太不了解我了,伤了我的脸,还看不起我,那样对我,我怎么会不还回去,这只是开始,以为我入了秦王府就动不了她们?”

    顾瑶慢慢的道,摸向脸上的疤痕,一点一点的。

    黛眉看着姑娘的动作,知道老夫人等虽了解姑娘,但都不够了解,连她这个天天服侍姑娘的人,有时候都不了解姑娘。

    很多时候都是,不知道姑娘在想什么,何况别的人,姑娘在外面都会掩藏起来。

    “姑娘也是以牙还牙。”

    “嗯。”

    顾瑶手还是摸着,清丽美丽的面容微扭曲,脸上的脂粉有点掩不住疤痕,黛眉一眼看到,低头。

    “最好是脸全溃烂掉。”

    顾瑶知道自己下的药粉有什么效果,黛眉点头:“姑娘,几位姑娘的脸肯定溃烂了,比姑娘惨得多,就是医治也治不了,以后完了,再没有资格出现在姑娘面前,老夫人还有二夫人三夫人几位姨娘几位老爷现在不知道——还有几位姑娘恨死了自己的脸吧,一定很气,很痛还有痒,也许会疯了。”

    “疯了最好。”

    顾瑶一点也没有同情,只有无情还有冷漠,娘的恨,她的,祖母父亲二叔三叔还有都是应得的。

    “姑娘,几位姑娘怪不了任何人,老夫人也是。”黛眉也跟着道,想到几位姑娘要是疯了,她摇头。

    几位姑娘那么在乎容貌,觉得姑娘比她们长得好,曾经围着姑娘,后来嘲笑姑娘,脸溃烂后可想而知会如何,说不定比她想的还要,真的会疯。

    “就算再找大夫,找太医也没用,我就是要让她们留下疤痕,记住,比我的脸还在惨,看她们还怎么嫁人,不是觉得怎么嫁都比我嫁得好?”

    顾瑶一直记着这些话。

    黛眉闻言重重点头:“姑娘说得对。”

    “祖母不是想让她们几人替代我吗,我看祖母怎么替代我?她们只会成为比我还要笑的笑话,我会让祖母知道不是谁都能代替我!”

    顾瑶语气冰冷。

    “怎么可能替代得了姑娘!”黛眉马上附和,没有哪位姑娘能够代替得了姑娘的,老夫人也是想多了。

    “真想亲眼看看。”

    她们那一张脸,有多可怕,顾瑶在心中想着,也说了出来。

    “姑娘,外面都说府里风水不好,几位姑娘脸都溃烂了,还提起姑娘你。”黛眉想着外面的话。

    也是从厨房采买的人那里听到的,她因为想跟着周嬷嬷陈嬷嬷,无意中看到厨房的人和周嬷嬷陈嬷嬷说话,厨房采买的人知道姑娘是顾家的女我和,周嬷嬷陈嬷嬷是姑娘身边的,就和周嬷嬷陈嬷嬷说。

    “不过大多都是说几位姑娘还有府里的,说姑娘的很少。”

    “有更新鲜的,怎么可能还会记得我。”这也是顾瑶的目的。

    “希望不会怀疑姑娘,老夫人等怀疑别的人。”

    黛眉不怕丫鬟说,不过担心老夫人等怀疑姑娘。

    “怀疑没有用。”顾瑶不在意,有一天她也许会让人知道是她做的,祖母要恨就恨,现在,她在意的是她报了仇,让人也尝到了她的痛,她脸被伤到,划花,流血后的刺痛,比她更痛十倍。

    “奴婢听着婆子们说的,以后府里怎么,还有几位姑娘要是不好,应该会连累姑娘也,会觉得府里是不是估季什么不好的事。”

    黛眉最后说。

    顾瑶从来不在乎:“我是秦王府的妾。”不是别的人,不是顾府的人,不再是第一才女。

    是一个被人看不上,当成笑话的妾。

    “姑娘!”黛眉不禁开口,看出姑娘的情绪,姑娘不好过,姑娘竟说自己是一个妾,这在以前不可想象,姑娘连听到都不悦,最近却经常,姑娘是变了还是没有办法。

    “我本来就是一个妾。”

    顾瑶再次道。

    “姑娘你不要这样说。”黛眉轻轻的。

    “妾,至少暂时是,妾,要想不再是妾。”顾瑶不知道在沉吟什么,话没有说完,只说了一半。

    “姑娘,有一天不会是,姑娘,周嬷嬷陈嬷嬷奴婢跟了几次,都没有什么,基本就是和姑娘说过的,陈嬷嬷周嬷嬷喜欢找人说话,奴婢不敢跟太紧,还要在周嬷嬷陈嬷嬷回一前回来,听到的不多。”黛眉和姑娘说着,外面的消息,跟着周嬷嬷陈嬷嬷听到了点,不过都不是重要的。

    除了方才说的,没有需要和姑娘说的,她跟着周嬷嬷陈嬷嬷的时候,两个丫鬟陪着姑娘和丫鬟婆子说话,指示她们做事。

    一步步掌握丫鬟婆子,不止为收服。

    两个丫鬟还有丫鬟婆子在她进来后出去了,有些事,只有她和姑娘知道,两个丫鬟再次守在外面。

    “嗯。”顾瑶又和她说了什么,黛眉听着,主仆两人说了一会,没有再说,顾瑶说完了,门口忽然有声音,是守在外面的丫鬟,好像有脚步声,有人来了:“姑娘。”

    “去看下。”顾瑶听到开口,黛眉同样听到,正要说话,闻言,点了头,出去了。

    顾瑶看着,黛眉到了门口,走出去,一下见到守在外面的两个丫鬟,还有一个丫鬟,是她没有见过的丫鬟,站在不远处,等着,周嬷嬷陈嬷嬷不在这里。

    周嬷嬷陈嬷嬷在她回来前和厨房的采买说着话,到现在还没回来,她不再想。

    “有事?”

    黛眉收回视线,问的是两个守在门的丫鬟。

    两个丫鬟知道问的是什么,看了一下不远处的丫鬟:“她说是侧妃娘訅身边的丫鬟。”

    “侧妃。”黛眉皱眉。

    “是,侧妃娘娘,想见姑娘。”两个丫鬟担心的道,黛眉想起之前听到的,知道是秦王殿下招来的,秦王殿下突然出现,不管为何,在外面看来殿下来了,想来会让人猜测。

    尤其是不知道秦王殿下出现的原因。

    这位侧妃娘娘知道当然会来。

    这位侧妃是太子殿下的表妹,本该入太子殿下的东宫,入了秦王府,爱上秦王殿下,秦王殿下看不上,还是纳了,但从入府一直不得宠。

    和姑娘差不多,比姑娘好的是,身为侧妃,背后还有家族,身份比姑娘高,她要见姑娘想做什么?

    她心中担心,姑娘身份必竟太低了,对上会吃亏,好在不是梅园那一位得宠的,有秦王殿下撑腰。

    那位不知道会不会找姑娘,她担心,还有梅园还有女人,秦王殿下一动,这些女人能不在意吗。

    “好,我知道,我过去。”黛眉只高兴周嬷嬷陈嬷嬷不在这里,不然又不知道会说什么。

    要在周嬷嬷陈嬷嬷回来前弄清楚。

    两个丫鬟也想了不少,担心,想问又没有。

    一个婆子探头,在更远点的地方,两个丫鬟看到:“就是她先进来通报,把人带来的,直接说要见姑娘。”两个丫鬟指着那个好。

    黛眉知道了,记住了婆子,婆子对上黛眉的视线,退下去。

    黛眉转回头,走到不远处的丫鬟面前,丫鬟点头,很有礼,黛眉心中想着:“你是。”

    丫鬟笑了笑:“我是侧妃娘娘身边的丫鬟,你是顾姨娘身边的大丫鬟吧。”

    “是,不知道你来是?侧妃娘娘有什么事要见我家姑娘。”黛眉开了口问,丫鬟怔了下:“姑娘,你家姑娘,是指顾姨娘吧。”

    “对。”黛眉看着对方。

    “你说姑娘,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顾姨娘是姨娘,是殿下的姨娘,你还叫姑娘,所以,顾姨娘入府好些天了,侧妃娘娘早就想见顾姨娘,只是怕顾姨娘还没有适应,让奴婢过来请顾姨娘。”丫鬟道,笑容加深。

    “请我家姑娘?”黛眉再次问,她觉得对方好像话中有话,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想要看清楚。

    “是,侧妃娘娘想请顾姨娘,侧妃娘娘说顾姨娘想来适应了,殿下也来过,说明殿下是在意顾姨娘的,恭喜顾姨娘,然后让奴婢来,请顾姨娘过去一见。”

    丫鬟又说,还是笑。

    “让姑娘过去相见,侧妃娘娘。”黛眉脸色不好,对方的话中真的没有话?为什么她觉得那句恭喜那么讽刺呢,她怎么觉得是在嘲讽她还有姑娘,对方想让姑娘去,姑娘。

    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像说的,而且让姑娘主动去,姑娘曾经的身份在那里,对方想羞辱姑娘吗,姑娘。

    光凭这一点,姑娘也不该去,这位侧妃娘娘以为派个人来,姑娘就要去?

    “就是这样,请顾姨娘过去和侧妃娘娘一叙。”丫鬟接着又道:“侧妃娘娘等着,还请快点。”

    “我会问一下姨娘。”黛眉开口,不想再说,侧妃娘娘要见姑娘,姑娘就要去?

    “侧妃娘娘见到顾姨娘定会高兴,请进去和顾姨娘说吧,我等得到消息,再一起回去。”

    丫鬟道。

    “你还是先回去吧。”黛眉让她先回去。

    “侧妃娘娘让奴婢等着。”丫鬟道。

    “恐怕要让你和侧妃娘娘失望。”黛眉忽然想起什么,不想让姑娘去。

    “哦,为什么?你家姨娘有事?”丫鬟立马问。

    “姑娘入了府,要去哪里都要有周嬷嬷陈嬷嬷,不能离开院子,周嬷嬷陈嬷嬷两人此时不在,只能等一等。”黛眉也不在意让对方知道。

    事情就是这样,对方说不定早知道。

    “哦,没关系的,顾姨娘要是担心,不用的,侧妃娘娘派奴婢来,殿下没有说什么,显然就是不阻止。”

    丫鬟听后,摇了一下头。

    她确实知道这位顾姨娘入府,身边有人看着:“也是秦王殿下看重顾姨娘,周嬷嬷陈嬷嬷也可以让人去找,要是可以,周嬷嬷陈嬷嬷可以陪顾姨娘一起。”

    “还是问下姑娘。”黛眉说,哪里看重了,这不是活活打脸吗,还有周嬷嬷陈嬷嬷,她一点也不想她们知道。

    哪怕她知道瞒不了,很快周嬷嬷陈嬷嬷就会知道,对方来就是为了打脸吧,还有召见姑娘,要不是姑娘身份太低了,也不会这样,她一句话也不想说。

    姑娘不去,她不相信那位侧妃娘娘能怎么。

    “殿下哪里会管这种事,这是后院,怎么不能走动,你进去禀给顾姨娘吧。”丫鬟还是说。

    黛眉打算进去和姑娘说下,她虽然自作主张,但还是要问下姑娘:“我进去说一声。”

    两个丫鬟过来听到,脸色一变。

    “你要是不好说,可以通报一声,奴婢给顾姨娘说。”丫鬟这时又道,志在必得。

    “不用。”黛眉想进去了。

    “好。”丫鬟笑着,也不再说。

    黛眉不知道她说好是什么意思,看向两个丫鬟,两个丫鬟向着黛眉:“姑娘在叫黛眉姐姐。”她们过来是刚刚姑娘问怎么了。

    侧妃娘娘要让姑娘过去。

    “我这就进去。”黛眉再也不说,知道姑娘等不急了,进去了,丫鬟笑着,两个丫鬟看着黛眉的身影,片刻回头看向对面的丫鬟。

    陈嬷嬷和周嬷嬷回来了,走过来后,她们看到一个婆子,再往前一看,看到一个陌生丫鬟,和顾瑶身边的陪嫁丫鬟站在一起。

    那个丫鬟是谁,怎么在这里?还站在顾瑶的陪嫁丫鬟身边,像是在说什么。

    这个丫鬟是哪里来的,要做什么?她们一起想着。

    在她们不在时,发生了什么?不是让人看着吗,她们问了那个婆子,婆子就是她们留下看着的人,她们收服的。

    在她们有事时帮着看着,今天就是,她们一起去了厨房,让婆子看着。

    不然她们只会去一个。

    婆子把丫鬟的身份说了,周嬷嬷陈嬷嬷听了走过去,那位侧妃派人召见顾瑶。

    黛眉那个丫鬟进去和顾瑶说了。

    顾瑶敢去吗?

    可能不敢,可能也不会去,殿下也不让顾瑶离开院子,也许殿下是默许的,她心中动了动。

    “你是侧妃娘娘身边的,来见姨娘。”周嬷嬷陈嬷嬷走近后道。

    听到声音还有步子,丫鬟回过头来:“是,两位是?”

    两个丫鬟站着,周嬷嬷陈嬷嬷。

    “我们是。”周嬷嬷陈嬷嬷说了身份,丫鬟高兴起来:“侧妃娘娘听说过周嬷嬷陈嬷嬷,请周嬷嬷和陈嬷嬷跟着顾姨娘一起。”

    “好,不过殿下不让姨娘出院子,姨娘那里也不知道。”周嬷嬷陈嬷嬷一起道,看也不看两个丫鬟。

    两个丫鬟心提起来。

    “希望你们能劝一下顾姨娘,侧妃娘娘很想见顾姨娘。”

    丫鬟说。

    折辱还差不多,这位侧妃想见顾瑶不是为了殿下过来才怪,心中想着,不过这是她们要的,所以,周嬷嬷陈嬷嬷:“我们会的。”

    周嬷嬷陈嬷嬷不止知道,还要劝姑娘,两个丫鬟更是担忧。

    周嬷嬷陈嬷嬷和丫鬟又说了几句,走了进去。

    两个丫鬟也想进去,丫鬟一笑。

    见周嬷嬷陈嬷嬷过去,她没有再呆了,院子里很快知道侧妃娘娘要见姨娘,院子外面也有也有人知道。

    *

    黛眉到了里面,看到了姑娘站着,不耐了,她几步,快速到了姑娘面前,行礼抬头,望着姑娘:“姑娘。”

    “怎么了?”顾瑶看向她,怎么去了这么久,黛眉听出姑娘话中的意思,没有浪费时间,再说别的,把外面侧妃娘娘派了一个丫鬟过来,让姑娘去的事情说了。

    所有的都告诉姑娘。

    那位侧妃娘娘看不起姑娘,以为自己又是什么。

    顾瑶脸色也不好,黛眉说完。

    “让我去拜见她?以为我被贬成了一个妾,就可以站在我头上?她以为她是什么?”

    顾瑶脸色难看开口,对着黛眉

    黛眉点头:“对,姑娘。”

    “看来这些人忍不住了,想要对我做什么,从萧琰来过,我就知道。”顾瑶开口。

    “姑娘,那你要去吗?”黛眉问。

    “想见我,想要召见我,让我去,必有想法,我也想去看看,让她知道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顾瑶没有说去还是不去。

    黛眉一听,担心着急的:“不要去,姑娘,可以不去,为什么要去。”

    顾瑶感觉到黛眉的担忧,她看向她:“放心,我不会去的。”

    黛眉本来还想谥才能,一听,不再说,姑娘不去就好,姑娘怎么决定不去的?虽然她觉得以她的了解,姑娘不会去。

    “现在我不会去。”顾瑶说。

    至少这个时候不会,才入府,没有根基,没有把握她不会去,她不会去别的方,就算再怎么也不会去,去了只是自取其辱,被那个女人羞唇,看不上,成为一个笑话。

    她要是去了,不管如何,都会被人看低,她的身份在那里,在众人眼中,她算是承认自己是一个妾,脸面什么都丢尽,那个女人身份比她高,她还要向她们低头,哪怕被笑话,也要向那个女人行礼,磕头,那个女人哪里配让她行礼磕头。

    为了不磕头,她不去。

    不去,她知道那个女人会觉得她不敢,会想办法让她去,她要想一个办法。

    就算那个女人来,也不用行礼。

    “姑娘本来就不该去,奴婢出去说一声。”

    黛眉道,就要出去。

    “就说我病了。”顾瑶开了口:“人不舒服,等我身体好了再去,别过去过了病气给侧妃,不用请大夫,就说是得了风寒,好多了。”

    反正就是不去,顾瑶说完。

    “奴婢知道。”

    黛眉知道怎么说

    “周嬷嬷和陈嬷嬷回来没有,知道了吗?那个丫鬟,还在外面。”顾瑶坐了下来,想起什么,盯着她。

    “奴婢进来的时候周嬷嬷陈嬷嬷还没有回来,姑娘,奴婢也担心,也许周嬷嬷陈嬷嬷等人走了才会回来。”

    黛眉说。

    “也许已经回来了,要是周嬷嬷陈嬷嬷回来,就会知道。”顾瑶道,黛眉也想到了。

    顾瑶没有再说话,让黛眉扶她去躺下,到了内室,她躺下后,黛眉给她盖上薄被。

    她知道姑娘为什么让她这样做,装病。

    她也觉得姑娘这样好,周嬷嬷陈嬷嬷要是进来也不会说什么。

    顾瑶又让黛眉准备了一些什么,黛眉做了,顾瑶闭上眼,让她退出去,黛眉行了一礼,退出去。

    到了外面,她看了看,又回了一下头,往门口走去,才走了几步,不到门口,有人进来了,她看到是周嬷嬷和陈嬷嬷,没有再走,停了下来,回头望了一下,再次看向周嬷嬷陈嬷嬷:“周嬷嬷陈嬷嬷,你们进来了?”

    “黛眉丫头。”

    周嬷嬷陈嬷嬷也同时看到了黛眉,开了口,看向里面,没有看见顾瑶,顾瑶呢,不过黛眉在这,看样子要出去,显见顾瑶是在的:“我们怎么进来了,你说呢,是不是觉得很意外,侧妃娘娘那边派人来找姨娘,你也不说,也不派人叫一下我们两人,我们可是姨娘身边的,是殿下和娘娘的人,姨娘要,我们也要去,你居然不派人叫我们,还是我们回来才知道,听说了,侧妃娘娘可是侧妃,想见姨娘,和姨娘说话,还等什么,你和姨娘说了没有?”

    “说了。”

    黛眉回答,很不岔陈嬷嬷嬷周嬷嬷的话,这就是责怪她了,带着威胁还有种种,质问,不过她还是忍着:“不是我不通知两位嬷嬷,是不知道嬷嬷你们在哪,还有没有来得及”

    “算你说得过去,你家姨娘怎么说的?”周嬷嬷陈嬷嬷对视后,还是不悦,其中一人问,另一个盯着黛眉,要不是外面还有人,侧妃还等着,她们不会这样轻易打住

    黛眉不想说,她也不高兴

    顾瑶在里面听到了外面的话,陈嬷嬷,周嬷嬷,她更是恨

    “姑娘”黛眉开口

    “想来是答应去的吧,侧妃相邀,姨娘位份低,想来是要去的,见一见,见过礼,也能让姨娘在府里限走些”周嬷嬷陈嬷嬷一幅明白的样子

    顾瑶手握紧,她们又在羞辱她,她之前决定的因为一些事暂缓了,也许她不该暂缓

    周嬷嬷陈嬷嬷该死

    “不是”黛眉就要说

    “周嬷嬷陈嬷嬷进来找我有什么事吗?”顾瑶的声音响起,黛眉一听,回过身来:“姑娘,你人不舒服,就不要说话了”

    她是急中生智,顾瑶点头,还是不好,心中依然恨,怒

    周嬷嬷陈嬷嬷两人听到顾瑶的声音,不再理黛眉,看着里面,带着担心,急步往里走:“姨娘不舒服,怎么又不舒服?之前怎么没有听说,姨娘这样经常不舒服,叫大夫吧,老奴两人去找”

    她们走了进去,走到屏风前,绕过去。

    黛眉没有往外走,也跟着,到了姑娘的床榻前,床幔放着,看不到里面,心头一松,望向周嬷嬷陈嬷嬷,对着她们:“姑娘只是得了风寒,不想请大夫,休息一会就好,风寒也不重,周嬷嬷陈嬷嬷不要打扰姑娘,让姑娘好好休息就好了。”

    “怎么能不请大夫呢,请了大夫来看才能好得快。”

    周嬷嬷陈嬷嬷不相信,心中又起了怀疑,一直盯着床榻,但看不到里面,当没有听到黛眉的声音,自顾自的。

    黛眉看出来了。

    姑娘一定有准备,顾瑶知道周嬷嬷陈嬷嬷会怀疑,她:“你们进来是?”

    周嬷嬷陈嬷嬷这才想到要事,她们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方才没有想到,才想到,应该在一开始就想到的,顾瑶不会是不想去见侧妃吧。

    也对。

    了解顾瑶,再加上要是真去,就是被羞唇,顾瑶怎么会去,加上顾瑶的身份复杂,此时又低,去了只能低头,低头,再低头,她们让顾瑶去是她们站在娘娘殿下那边。

    站在顾瑶这边,都不会去。

    谁知道侧妃怎么想的,突然派人召见,说是有话说,没有人知道,殿下都没有发话,她相信殿下知道。

    那位侧妃她们相信不会喜欢顾瑶,不说顾瑶曾经是秦王正妃,单只那位侧妃对殿下的迷恋。

    锦绣是有殿下护着,得宠才没事,若不是,早没有了。

    顾瑶不想去,那么。

    “姨娘,老奴两人进来是问下姨娘要去侧妃娘娘那边了吗,去请安。”周嬷嬷陈嬷嬷想完。

    还要再说,简单的行了一礼,没有等顾瑶叫起,就站直了身体:“姨娘要过去了吗?黛眉丫头和你说了,外面侧妃娘娘派来的人还在等,就等着姨娘你去,不过姨娘你人不舒服。”

    黛眉脸色变了变,顾瑶手更紧握紧又握紧。

    “姨娘不舒服,那侧妃娘娘那边是——”周嬷嬷陈嬷嬷继续说。

    “咳咳咳。”

    顾瑶忽然咳了三声,有些不好,黛眉一下子冲到床榻前,扶着姑娘,为姑娘拍着背:“姑娘,好些了吗,姑娘,你还是休息吧,躺着好好休息,奴婢去和侧妃娘娘派来的人说。”

    顾瑶低着头,靠着黛眉,没有说话,点了一下头,躺了回去,黛眉扶着,没有让人看到姑娘的脸。

    顾瑶的声音一直有些低哑。

    周嬷嬷陈嬷嬷站在一边看着,想要看清,又看不清,好不容易看到一点,只看到顾瑶脸色苍白,好像有点凉,皱着眉头,还要开口,顾瑶真的病了?

    黛眉扶了姑娘躺好,马上放下床帐,回过身来。

    “姨娘。”周嬷嬷陈嬷嬷仍旧道,顾瑶又是一声咳,黛眉着急的:“姑娘,一切交给奴婢,不要再说话,姑娘再说话只会更咳。”

    顾瑶不再说话。

    周嬷嬷陈嬷嬷不高兴,黛眉这时望向她们:“周嬷嬷陈嬷嬷,姑娘是真的不舒服,得了风寒,我们不要打扰姑娘,还是出去吧。”

    周嬷嬷陈嬷嬷不动:“姨娘病了,可侧妃娘娘那边,姨娘想好怎么办了吗。”

    “姑娘说了,她不好,不过去了,告一声罪,等病好了再去,别过了病气给侧妃娘娘。”

    黛眉道。

    周嬷嬷陈嬷嬷不走,她也不能走

    她很想把周嬷嬷陈嬷嬷带出去,到外面

    周嬷嬷陈嬷嬷不相信:“姨娘是这样说的?”又看了一下床榻。

    “是,我会和侧妃娘娘的人说,相信侧妃娘娘能理解,姑娘好了就会去。”

    黛眉说。

    “会去吗?”

    周嬷嬷陈嬷嬷无法确信顾瑶是不是真病,是不是推脱,就算病了:“刚才我们看姨娘病成这样,还是请大夫看看”

    也许请了大夫能弄清是不是装的病,顾瑶说病了,又咳成那样,要是硬说她没病,让她去见侧妃,说不过去

    有个万一,不好

    弄清了是不是真病就好办,真病那没什么,装病的话,她们就可以应对了,现在她们也可以看出点什么,之前她们说请大夫,黛眉拒绝了,是不是装的病不敢请?

    “要请,我会去请”

    黛眉看着床幔,回头,就像忘了周嬷嬷陈嬷嬷的话:“走吧,周嬷嬷陈嬷嬷,不要再在这里打扰姑娘”

    “你还没有说请大夫”周嬷嬷陈嬷嬷不罢休,黛眉不知道怎么办,姑娘没有说

    “那就麻烦周嬷嬷陈嬷嬷了”

    顾瑶的声音突然传出来,黛眉心中一紧,姑娘,请了大夫就会知道姑娘不是真的生病

    顾瑶没有再说什么,周嬷嬷陈嬷嬷没想到顾瑶会答应,她们还是不信:“老奴两个会让人去请,姨娘等着吧,侧妃那边老奴两人也会派人去说,等姨娘一好就去”

    黛眉不知道周嬷嬷陈嬷嬷为什么这样

    周嬷嬷陈嬷嬷在姑娘没有入秦王府的时候虽然也监视着姑娘,但并不像现在这样,不过这样过份

    周嬷嬷陈嬷嬷的意思就是一下要让姑娘去见侧妃

    顾瑶咬牙

    “黛眉你和我们一起还是?”周嬷嬷陈嬷嬷又转过头来

    黛眉要自己和外面的人说

    顾瑶:“周嬷嬷陈嬷嬷出去吧,黛眉你也一起”

    “是,姑娘”黛眉心里放松,脸色好些,行了一礼,周嬷嬷陈嬷嬷没有行礼,还是站着,微点头就走了出去

    她们很想掀起床幔好好看看顾瑶是不是真病,摸一摸,想到要请大夫了,还是她们请,心里也放心了

    黛眉跟在周嬷嬷陈嬷嬷后面,床榻上,顾瑶手上拿着一个帕子,帕子里包着凉掉的茶水,从茶壶里倒的,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发凉,就算周嬷嬷陈嬷嬷真的掀起床幔也一样

    她丢开手上的手帕,很湿,冰凉一遍遍在她手上脸上擦过

    黛眉到了门口,转了转身,感觉到周嬷嬷陈嬷嬷的视线,没再看,周嬷嬷陈嬷嬷盯紧她

    到了外面

    丫鬟和两个陪嫁丫鬟等着,听到动静,看过来,一下子看到

    黛眉和周嬷嬷陈嬷嬷上前

    周嬷嬷陈嬷嬷开了口,黛眉本来要开口的

    丫鬟看向周嬷嬷陈嬷嬷还有黛眉,两个陪嫁丫鬟没有看到姑娘,心里不再那么担心

    “不知道顾姨娘?”丫鬟没有看到顾姨娘,问黛眉还有周嬷嬷陈嬷嬷,这位顾姨娘不会不敢去见侧妃娘娘吧,不会不想去吧

    两个陪嫁丫鬟紧张

    “姑娘病了”黛眉马上说

    周嬷嬷陈嬷嬷点头,睥了黛眉一下,没有让她再说,笑着和丫鬟说了,完全和平时不一样:“姨娘有点不好,病了,得了风寒,可能不能去见侧妃娘娘,怕过了病气,只能等好了”

    黛眉脸色更不好,她也说了

    丫鬟听了,左右看看,真的病了?她不免怀疑,侧妃娘娘派她来,这位顾姨娘就病了?她没有见过这位顾姨娘,但听过不少,关于这位顾姨娘的,她一下想了不少

    是不是太巧合了

    “请和侧妃娘娘说一声,老奴两人要安排人去请大夫”周嬷嬷陈嬷嬷知道丫鬟和她们一样怀疑了,看着黛眉开了口

    黛眉不说话,两个陪嫁丫鬟站着

    “好,我会回去告诉侧妃娘娘,把顾姨娘病了的事和侧妃娘娘说,看侧妃娘娘怎么说”丫鬟想了想道

    还是先回去和侧妃娘娘说一声

    她语毕向周嬷嬷陈嬷嬷几人点了点头,示意,走了,离开了,周嬷嬷陈嬷嬷看着,等看不到

    “我们要去请大夫了”眼中带着深意

    黛眉:“谢周嬷嬷陈嬷嬷,我进去服侍姑娘”一点也看不出来什么,周嬷嬷陈嬷嬷哼了一声

    两个陪嫁丫鬟:“我们也进去”

    周嬷嬷陈嬷嬷看她们一眼,走了,两个陪嫁丫鬟看向黛眉,黛眉不让她们开口,一起进去,到了里面

    顾瑶坐了起来,黛眉一进去就叫姑娘,顾瑶听出是她,放松下来,黛眉到了床榻前,掀起床幔

    两个陪嫁丫鬟见到姑娘,行了礼,顾瑶没理她们和黛眉说话,黛眉说了

    两个陪嫁丫鬟知道姑娘是装的病

    “我要病一场”先前是装的,但现在不能,顾瑶道

    黛眉听出姑娘的意思,姑娘要瞒过大夫,让周嬷嬷陈嬷嬷无话可说,不然,周嬷嬷陈嬷嬷肯定会做什么

    那位侧妃还等着姑娘去请安,她想劝,顾瑶摇头,不让她劝,两个陪嫁丫鬟张着嘴

    顾瑶扫了扫她们,让黛眉准备,让两个陪嫁丫鬟去帮忙

    两个陪嫁丫鬟心中也慢慢想通了姑娘所为

    外面看到侧妃娘娘派来的人只有一个人离开,姨娘没有去,正猜着,就得知姨娘病了

    *

    纪尧回了府里,他让身边的侍卫回去,他一个人先去了一趟宜园,到了后,人不少,他和娘示意,纪老夫人看了他一眼,让人都退下,丫鬟婆子也都下去。

    待到都下去后,她看着老四老四又有什么话这个时候说,一回来就来她这里

    “娘,宁哥儿回京城了。”

    纪尧道,转着手上的玉板指,漫不经心的

    “宁哥儿回京城,我怎么不知道,没有听说?”纪老夫人马上问起来宁哥儿回京城,她一点消息也没有得到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