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七章 告诉陛下
    “公子。````”

    侍卫道。

    “秦王殿下找本公子干什么?不会是想见本公子了。”周安挑眉。

    侍卫看着公子:“秦王殿下是想见公子。”

    “本公子真是受欢迎!”周安阴柔俊美的脸上都是笑,手上的折扇停了停,没有再继续摇,他合起来,放到手心里面。

    “公子,秦王殿下不知道是为什么。”侍卫开口。

    “本公子想想,秦王是想知道本公子有何事,找本公子这么急,还是说知道本公子和纪宁一起了?顾瑶说了什么?”

    周安笑着猜测,看着侍卫,侍卫不知道,望向公子。

    周安猜测完,也不让侍卫回答,笑容加深,放下马车的布帘,让侍卫下去,他是不会回府的,爹找他就找他。

    回府也是被爹教训,不如明天再回去,他一日不采花弄草就不舒服,摇着折扇,心情格外的好,秦王要见本公子就等着。

    本公子专门上门的时候,秦王不见本公子,现在,本公子难道跑去秦王府?

    *

    宫中,养心殿里,熙和帝和以往每日一样,召见了几位大臣,问一些朝事,再次觉得疲累,总管公公拿着拂尘站在旁边,宫人退下去。

    总管公公也知道殿下累了,他也和每日一样,守在陛下的身边,挥退所有的人。

    熙和帝看着殿门口,都下去了,他好像每一日都是这样过的,虽然至高无上,拥有皇权,还是要被关在皇宫里,偶尔能出宫。

    皇宫很大,但也很小,身为皇帝,只能在宫里,大多时间都要处理政务,闲瑕可以去后宫走一圈,算是不错,再是手握天下权柄,皇帝不是那么好当的。

    多少人想当,以为皇帝无所不能,可是当了才知道不是。

    他收回目光,端着手上的茶杯,轻轻磕着,放到嘴边喝了喝,也算是休息一下,过会去后宫。

    退到殿门口的,宫人小心抬了一下头,又低下头,总管公公扫了扫,回头,看向陛下。

    熙和帝喝了几口茶水,刚才和几个大臣说话,生气,口都干了,喝了几口茶水,总算是解了渴了。

    只要喝几口茶就会舒服些,茶也是他算是爱的武夷山大红袍。

    温温的,能解渴,也能暖一下心,总管公公俯着身,上前,看陛下喝完了,他伸出手来:“陛下,还要不要?老奴让宫人再——”接过陛下手上的茶杯,拿在手中,对着陛下道。

    “差不多了,朕不用了。”熙和帝道。

    “是,陛下。”总管公公也不说什么,行了一礼,看着陛下又拿起奏折翻开看,他低头退了出去。

    到了殿门口,叫了一声,把茶杯给了宫人,让宫人下去,他进去了。

    走到陛下的身边,陛下又在看,他也上前,整理起来。

    熙和帝看完了手上的奏折,又拿起来一本,眉头皱起来,不高兴,总管公公发现,不知道陛下想什么。

    “秦王还有晋王,太子办得怎么样了。”熙和帝放下手上的奏折,问起总管公公,又问起秦王几个的事。

    总管公公看向陛下:“陛下。”

    他把知道的禀给陛下,秦王殿下晋王殿下还有太子殿下先是想办法,结果是太子殿下羸了,这是陛下没想到的,陛下还以为是秦王殿下,陛下可是帮着秦王殿下,就是他都差点以为是秦王殿下。

    最后,是太子殿下,晋王殿下就不说了,陛下想办法让太子殿下,晋王殿下秦王殿下平手,让太子殿下秦王殿下晋王殿下再比。

    太子殿下秦王殿下晋王殿下又开始了。

    熙和帝听着。

    总管公公和陛下说了。

    “你说这一回会是太子赢还是秦王。”熙和帝问,盯着总管公公,站了起来,背负着双手。

    “这。”总管公公不知道,望着陛下,经过上次的事,他不知道,就算没有经过之前的事,他一个奴才也没有办法说。

    秦王殿下和太子殿下的想法差不多,太子更直接,做法太子殿下更直接,秦王殿下也是,更为周密,就要慢一点,晋王殿下则不一样。

    “老奴不知道,秦王殿下还有晋王殿下都是厉害的,能想到怎么做,晋王殿下稍微不同。”他不敢说得太明白,欲言又止的。

    “晋王朕是不抱想法,秦王太仁厚了,太子呢。”熙和帝又问,他知道太子和秦王的办法差不多,太子想得更多,所以,太子赢了,可他不允许,这次太子更是比秦王做得狠,晋王连秦王也不如,要是再是太子赢了,这个皇帝也没办法。

    他不想再像上回了。

    “太子想不顾一切,秦王怎么不学着。”

    “太子殿下难得果断,秦王殿下性子一直果断,这次,只能说秦王殿下也不差。”公公道:“要看接下来。”

    熙和帝哼了哼,不再问,他就是想到,提一提。

    身为皇帝,有时候看着就好。

    “纪永叔。”熙和帝一直怀疑太子的办法有纪永叔的插手,虽然没有查到,总管公公听到陛下提到太傅大人。

    “太傅大人,陛下要不要召见太傅大人。”

    熙和帝摇了一下头。

    “陛下,太傅大人求见陛下。”守在养心殿外面的御前侍卫出现在殿门口,恭敬的走进来,行了一礼,抬头看向陛下还有总管公公,总管公公闻言,纪太傅来了,不知道有什么事,他转向陛下。

    “陛下,太傅大人过来了。”

    “让他过来,还说什么。”熙和帝睥了总管公公一眼,对着进来的御前侍卫道,他也想知道永叔来是为何,他还没有召见他呢,总管公公看向侍卫,示意了一下,还不快去,没看陛下等着,不高兴了?

    侍卫应了是,望着总管公公的表情还有陛下的,忙退出去。

    熙和帝没有说什么,总管公公还是看着殿门口,没有一会,御前侍卫走进来,后面是纪太傅。

    御前侍卫行了礼,纪尧也行礼。

    “陛下,太傅大人来了。”

    熙和帝盯着,总管公公回头。

    “起来,下去,永叔。”熙和帝先是挥手向着侍卫,再是凝着纪永叔,御前侍卫抬头,退下去。

    总管公公不语。

    熙和帝还是看着纪永叔,半晌后:“起来。”他沉着声音,威严不已。

    “谢陛下。”纪尧行礼起身,站直了身体,神色温和从容,看不出有什么,熙和帝看了看。

    总管公公舒口气,其实也想知道纪太傅来为什么事,不会是为太子殿下。

    太傅大人起来了,他退到一边去。

    熙和帝:“你来见朕做什么?”声音更沉,更威严,总管公公听出来了,陛下这是不太高兴。

    虽则陛下宠信纪太傅,纪太傅也有分寸,但是太子殿下的事,还是让陛下不高兴。

    纪太傅又过来。

    还不是陛下召见。

    “陛下,臣有事要禀报给陛下。”纪尧开口,平静的向着陛下道,总管公公不再多想了,听着纪太傅说。

    熙和帝还是一脸威严:“何事,让你跑来见朕,有什么在早朝上不是说了。”他不知道还有什么事让纪永叔过来的。

    “陛下。”纪尧注视着陛下:“南边水患押解进京的犯人已经进京很久,关在天牢也够久了,陛下该处理了。”

    熙和帝听了,想到了,他也有决断,写好了圣旨:“圣旨朕写好了,不过再审一审,看还有没有什么,你去看过没有,他们是他抓进京的。”

    原来纪永叔来是关于犯人。

    总管公公应了一声是,他没有想到。

    “臣去过。”纪尧回答。

    “朕的意思再看一看。”熙和帝说,总管公公知道陛下的想法。

    “臣知道了。”

    纪尧说。

    “行了。”熙和帝就要挥手,总管公公看着纪太傅。

    “陛下,还有一件事,关于长公主殿下的事,臣有话要说。”纪尧望着陛下,他来也是为了这件事。

    “皇姐有什么事?”皇姐又有什么?熙和帝皱眉,纪永叔来是为了皇姐儿?怎么又和皇姐有关?他好些日没有听到皇姐什么了,上回纪永叔也和他说起过皇姐的事。

    他疑惑又猜忌,审视纪永叔。

    总管公公也没料到,纪太傅是为了长公主殿下,长公主殿下做了什么让纪太傅来见陛下?他发现陛下审视的视线。

    长公主殿下不是不再像之前?

    “是,陛下。”纪尧回答。

    “皇姐干了什么?要是你敢乱说,朕饶不了你,纪永叔。”熙和帝虽知道纪永叔不会无的放矢,可还是这样说。

    上次的事,他虽然皇姐儿像纪永叔说的一样,他在皇姐那里,安排了人,没有说什么。

    总管公公心中点头,又觉得纪太傅这样说,肯定有什么。

    “陛下,臣心里只有菁华郡主,陛下是知道的,想来大家也知道,就算菁华郡主有了身子,臣也没有想过纳妾,不想长公主殿下竟这么关心臣的事,关心臣没有服侍的人,还有臣身边有没有人,不知道长公主殿下为何这样关心。”

    纪尧开口。

    “要为臣纳妾,还送人给臣,找的还是和菁华郡主一样的,这是侮辱臣和菁儿,臣不明白长公主殿下为什么要送女人给臣,长公主殿下在想什么。”

    “你说皇姐派人插手——”

    熙和帝问。

    总管公公听出长公主殿下做了什么,这!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