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八章 不能怠慢
    第六百三十八章

    “爹,能说什么,就是向太子殿下表忠心。”周安把和太子殿下说的都向爹说了出来,太子殿下的态度还有他的想法。

    威远侯皱着眉头,管家也听着。

    竟是这样,老二真的敢找太子殿下。

    周安说完看向爹:“爹,你说我做得如何,是不是很好,我可是向太子殿下表明了我的忠心耿耿,为了怕爹你多想还来专门告诉你,太子殿下会相信的。”

    “你告不告诉我都没什么,别连累府里就好。”威远侯道,管家跟着点头。

    “爹,我可是照着爹的意思做的,太子殿下总会相信我的忠心。”周安回答,手上的折扇合着。

    “至于忠心耿耿,还是要太子殿下没有怀疑才行。”威远侯开口沉着声音:“而且我何时让你去找太子殿下了,要是让人发现看你。”倒是大胆,让太子殿下出宫见面。

    管家心中也有想法。

    “爹,儿子不会让人知道的。”周安手上的折扇敲着手心,在爹面前,他可不敢摇开折扇摇。

    “但愿。”威远侯说,管家颔首。

    “爹这是不相信,还是不相信我,儿子和太子殿下说好了。”周安听出爹话中的意思。

    “太子殿下是那么容易相信人的吗,太子殿下不是秦王。”

    威远侯点到为止。

    *

    前面是店面后面是住的地方的一处巷子,天快要黑的时候,吱呀一声,后门打开。

    “殿下,里面。”公公一直守在马车旁,和侍卫一起,以防有人过来看到,很是小心,派了人去巷口盯着,等了半天,终于等到殿下,看到殿下走出来,他恭着身子上前一步,尖着嗓子,扫了眼里面,没有看到多的人,只有殿下。

    看来那位又和殿下生气了,看殿下的样子还好,殿下和周二公子说完话就要来这里,昨晚殿下才来过,今天又来,那位可是闹腾得慌,不知道和殿下说了什么,想到殿下的心思,他可不敢怠慢也不敢多想。

    殿下想接那位进宫,那位不愿意,殿下不知道怎么想也由着,殿下一开始可不是这样想的。

    那位真的是很得他们殿下的心,和太子妃还有东宫的各位都不同,他不再想,殿下看过来了,侍卫也上前来。

    “回宫。”太子去了一个地方,出来,要回宫,看了公公一眼还有侍卫,没有多说,脸色苍白,多了点红晕,他捂着嘴,手上拿着帕子。

    “是,殿下。”公公不敢再问殿下心里那一位,只是担心殿下,又看了一眼里面,收回视线,他扶着太子殿下,甩了一下拂尘。

    太子咳着,不过很轻,来看看她,就算她不待见他,看到她身上的生气,他心情不错,挥了一下手,侍卫起身。

    公公示意一边的侍卫,还在做什么,还不快点打开马车的车门,殿下要回宫了,侍卫得到公公的目光,走到马画前,打开马车的门后,公公扶着殿下上了马车,天色有些晚了,殿下再不出来,他也要让人进去问殿下了。

    马车的门关上,他退开来。

    回到东宫,公公想到周二公子和殿下说的话,他还不知道殿下和周二公子说了什么,不由的。

    “殿下,不知道周二公子和你说了什么。”公公小心的问殿下,殿下往里面走着,周围都是东宫的侍卫,他放心的跟着。

    太子坐了下来,听到他的,看向他。

    “殿下。”公公望着太子殿下,行了一礼,很恭敬。

    太子盯着他:“想知道?”

    “不是,殿下,杂家只是觉得周二公子会不会故意接近殿下——”公公想说什么,望着殿下的表情。

    “孤知道你在想什么,知道你想问什么,不止是你还有人想知道吧,想知道孤和周安说了什么。”太子打断他的话,没有让他再说,咳了一声说道。

    公公不敢说话。

    “孤知道。”太子又道。

    “殿下。”公公尖着嗓子担心的看着殿下,过了一会:“杂家怕周二公子有阴谋,今天只是一个开始,殿下要是听了周二公子的话知道不是,那就好,杂家也不用担心。”

    “周安不敢。”

    太子笑了起来,周安有阴谋?他敢吗,他挑了一下眉头:“你们要是知道周安说了什么就会知道他不会,要是有阴谋在孤今天去见他的时候就该露出来了。”

    “杂家是怕以后周二公子做出什么。”公公还是紧跟着道。

    “孤一开始不是没有想过,孤想过周安的目的还有会做什么,周安告诉孤秦王派他找到孤在宫外的心上人,还有手上有秦王的把柄,秦王安排他做什么。”太子说了出来,带着笑。

    公公望向太子殿下,太子笑着咳了几声。

    “殿下还是不要说了。”公公见状,转向外面:“怎么还不把殿下的药送来。”太子笑了起来:“怎么样,听了后?”把把和周安的话说了。

    “孤没事。”太子没有再咳,公公仔细打量了一下殿下才安心,想到太子殿下刚才说的,周二公子向殿下说的话。

    周二公子居然——殿下是怎么想的?

    “听到孤说的?”太子笑问。

    “是,殿下,周二公子这是。”公公听着,开了口,殿下相信吗,相信周二公子的话,还有周二公子的忠心耿耿吗。

    太子看出他的想法:“孤当然不会这样轻易相信,孤有的是时间,相信以后会知道是不是忠心耿耿。”他笑着,没有说别的。

    “杂家还以为周二公子是想投靠秦王殿下呢。”公公恭敬的道。

    太子:“谁知道呢。”也有可能周安是真的投靠秦王,骗孤的,周安要是真的像他说的对他忠心耿耿孤怎么没发现呢。

    公公想着殿下的意思,周二公子!周二公子有秦王的把柄,殿下要动手吗?

    从这里倒是可以看出周二公子没有骗殿下,就是不知道其它有没有骗殿下了。

    太子想着周安的话还有样子。

    周安说他投靠秦王是为了知道秦王想做什么,好通知他这个太子。

    公公想完没有再想,望向殿下。

    太子:“给孤找个女人,秦王不是想知道孤的心上人是谁就让他知道,孤要看下他想拿孤的心上人怎么办,还有秦王的把柄,给孤派人去看看是不是真的,周安有没有骗孤。”

    “是,殿下。”公公应了是,太子再次咳起来,公公急起来,没有马上出去,看着殿下,太子还是若有所思的笑。

    公公几次想说什么,看着殿下又没有,宫人进来,送了茶水,行礼请安,公公马上走过去,接过她手上的茶水。

    送到殿下的面前。

    太子回神,不再想,接过他手上的茶杯,揭起茶杯的盖子,磕了一下,喝了一口。

    公公这才退下去。

    退出去前和宫人说了什么。

    *

    吴府,纪尧和吴大老爷对弈,手上拈着白子,一边喝着茶水,一边落子,这一局已经下了好一会了,吴大老爷知道自己多半又输了,抬头看了眼对面的纪永叔。

    看向面前的棋局,他的白子渐渐被永叔的黑子包围住,赢不了了,没有必要再下下去。

    吴二老爷站在一边,也看出来了,不一会吴礼回了府过来了,站在旁边也看着。

    吴文吴武吴仪也都过来,他们也看出了什么。

    吴文吴武时不时看一眼表姐夫,这位表姐夫很厉害,没有人说话,整间书房很安静。

    天晚了。

    “该你了。”纪尧放下手中的黑子,这一下,再没有任何悬念了,吴大老爷又拿起一颗白子,这是最后几颗了,他拈在手中,最后没有落子,他不管落哪一个子,都是输不如就这样了。

    所有人都发现了。

    “这一局又是永叔你赢,我输了。”吴大老爷丢开手中的白子,开口道,他望过去,望着永叔还有棋局。

    “只是饶幸。”纪尧也发现了,看向旁边的人,吴大老爷也看向一边。

    “你们都来了,今天几局都是永叔赢,都没有赢一次,你们要不要来一盘?”吴大老爷看着老二还有礼哥儿仪哥儿文哥儿武哥儿。

    似乎是才发现文哥儿几人过来了:“你们都回府了,事情完了?”吴文吴武点头,叫了人,还是看向表姐夫。

    吴大老爷发觉了,没有再说,他扫向老二:“二弟要不要来?”他接着又问。

    “大哥还是算了,我可不行,永叔的棋力又进步了,我不是永叔的对手,连大哥都连输了几次。”吴二老爷摇头,不准备下场一试。

    “随你吧,你不来就算了。”吴大老爷说,随即睥着吴文吴武几人:“还不见礼,还站着做什么。”

    吴文吴武见礼,吴仪吴礼早就见了礼,纪尧没有说话,微微一笑,神色温和,相互之间见了礼,吴文吴武见完了礼,不说话站着。

    纪尧也不在意。

    “永叔,他们几个——”吴大老爷想说什么。

    纪尧摇头:“没事。”

    “你都说没事好就算了。”吴大老爷说完,还是不满,看着文哥儿武哥儿几个:“你们要不要来?”

    吴文吴武摇头。

    本书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