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六章 大同小异
    女人们主要小声说着话,男席那边尤为热闹,大声阔论,交谈着,让女席这边都不由看过去。

    男人们的目光更是盯着高台上的舞者还有乐者,看得目不转晴,都忘了喝酒了。

    只有少数的不为所动。

    比如纪永叔还有秦王太子还有——太后看在眼里,男人都是一个样,看到长得漂亮的就走不动了,好在还有不为所动的,像永叔那样,懒得再看了,收回视线。

    后宫的女人还不算多,要想再收一个也没有什么。

    反正后宫有的是位置,一个女人罢了。

    熙和帝也端着酒杯看着,太后贵妃说话,不经易再看,不得不说中间的舞伎很美,虽然蒙着面纱,也看得出身姿曼妙,美丽无双,尤其是眉目如画,肤如凝脂,乌发的发丝轻舞,配合着手上的水袖飞扬。

    粉色的轻纱若隐若现的,穿在她的身上,只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一眼,一举手一抬足都充满了魅力,那双眼晴更是会说话一样,秀丽多姿,妩媚动人,就是身边围着的几个舞伎也不差。

    都是眉目如画,如痴如诉的,弹琴的是男子,不停的挥动细长的手指,弹拨古琴,她边弹边唱,如醉如痴,琴曲哀怨,歌声凄凉,穿透肺腑。

    很是动听。

    太后想到中秋宫宴,每次宫宴都是这样的节目,男人们的目光女席这边同样看到了。

    “美人啊美人,真美。”叶蓁看得眼晴冒光,她看着高台上的舞女还有乐伎,手上恨不得打拍子。

    要不是被萧菁菁拉住,她已经冲上去:“水袖甩动,乌发轻扬,眉目如花,舞姿极美,动人心魄。”她看得痴了,以前看的都是现代舞。

    到了古代虽然也参加过,不过这次真的不同凡响,她想到现代时看过的电视。

    古代的电视里就是这样演的,她好喜欢这样的水袖一甩的舞,电视接下来一般都会有美人跪伏在皇上面前还有各大臣面前,然后献媚,她很想知道接下来是不是她想的。

    电视上一般会演中间的舞女会是女主,一出现就勾住男主的目光,在场所有人的目光,要不就是公主还有妃子。

    她也想上去跳一曲这样的舞,水袖一甩真美,不知道这叫什么舞,在电视上也看到过这样的舞,古代好像都是这样的,她想学会这样的舞,到时候就可以自己跳一曲。

    她决定了,一定要学一学。

    萧菁菁几人看着,听到叶蓁的话都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她,叶蓁一直都是这样的。

    叶蓁想像着自己学会了,也像那样在上面跳,多美啊,自己就和天仙一样。

    不知道会迷倒多少人。

    她一想到就高兴。

    萧菁菁几人听到叶蓁的笑声,叶蓁对上她们的视线。

    “这就是除夕宫宴啊。”感叹一声,叶蓁拉紧萧菁菁。

    萧菁菁:“……”

    “中间那位舞伎,你们说会是谁。”叶蓁又跟着问,还是没有人回答她,她也不在意。

    “不愧是除夕宫宴。”叶蓁又望着上面感叹。

    萧菁菁几人还是看着她。

    叶蓁想着前世小说里也写过可是只有亲临其境才能知道小说根本不能描述其一。

    中秋宫宴还有之前的——

    “菁姐姐要我学舞,我决定了,我要学舞,还有这些舞伎身上的舞裙,差了一点,我要设计这样的舞裙,然后换上,自己也舞一曲,一动会名动京城,名动天下,大家都会知道我叶蓁是第一才女。”

    叶蓁忽然转回头来,朝着萧菁菁几人说着,举了一下手,很是用力,像是下定决心,嘿嘿笑着。

    萧菁菁:“……”其他人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叶蓁怎么说什么就是什么,想学水袖舞,还一曲名动京城,名动天下,第一才女?

    这不是顾瑶曾经的称号吗,看着叶蓁脸上的自信还有手上的动作,不知为何觉得真的有可能。

    叶蓁不知道她们看什么:“这样的舞裙不够美,明明这么美的舞,要是换上我设计的,啧啧。”她笑着说着,形容着。

    萧菁菁她们听着,觉得叶蓁的想法很奇特,要是真的像她说的,也许是真的。

    “我们也想看到。”

    “那就试目以待吧。”叶蓁说,萧菁菁想到她们要设计成衣,没有多少时间,想提醒一下叶蓁,又想到叶蓁并没有说什么时候就没有。

    “我到时候学会了也跳一曲。”叶蓁的声音并不大,她也知道不能叫得太大声,叫人听到了,不过还是有一些听到看过来。

    “看什么。”

    叶蓁发现了,萧菁菁几人也发现了,看叶蓁好像一点不在意,叶蓁还在说着:“你们要不要学?”

    萧菁菁吴雲摇头,叶蓁觉得可惜,这样好看的水袖舞,她们不学她一个人学就是了,不过不知道好不好学。

    “你们不学我自己学,这样美的舞,不知道好不好学。”叶蓁一个人说着,萧菁菁几人像看什么一样:“蓁妹妹想学可以请人教,以前蓁妹妹没有学过吗。”

    “学,没学过,什么,你们学过,会不会跳?”叶蓁先回答,说着意识到什么,一下子问起来。

    她装作很平常的样子,她身边的嬷嬷丫鬟几次想开口,如今闭上嘴。

    “琴棋书画,都可以学。”萧菁菁回答了她,叶蓁这才想到自己差点漏了馅,真是一时高兴,大意了大意了。

    再看菁姐姐她们好像没怀疑,嘿嘿一笑,吴雲其实听了叶蓁的有点兴趣,和叶蓁小声说起来。

    萧媛媛也是,她想成为京城第一才女还有名动天下,看着叶蓁。

    叶蓁说的是真的吗,成了第一才女,她就可以像大姐姐一样。

    “快看,快看。”叶蓁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看向高台上面还有男席那边,指着,也有人看到了。

    旁边的人听到叶蓁的话还有动作也看过去。

    萧菁菁她们也是。

    不等萧菁菁几人看清,叶蓁急切的回过头来,拉着萧菁菁的手,高台上一曲舞已完,中间的舞伎到了熙和帝的面前,手中的水袖一甩,跪了下来。

    刚刚好跪在熙和帝的身前,身姿曼妙不已,动人无比。

    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的肚兜。

    让人呼吸加快,男人的目光就那样凝住。

    就那样跪着,轻纱飘动,乌黑的发丝落下来,面纱也轻落,露出一张美丽的脸,带着点英气还有艳丽。

    很美。

    不是公主也不是妃子,只是美艳的舞伎,跪在熙和帝面前,别的舞伎则是到了各位大臣的面前,一身的水绿轻纱,蒙着面,乌发轻扬,身姿如游鱼般灵活玲珑丰润,跪在几位重臣面前。

    纪尧的面前也跪着一位,还有太子,秦王,晋王,景非翎还有一些重臣面前,这些舞伎脸上的面纱都落了下来,微微抬起了头,露出俏丽多情的面容,还有白皙如玉曲线分明的身子,水绿色的轻纱什么也遮不住,乌黑的发垂在面前,一双多情的双眸抬起来。

    妩媚柔情的望着面前的大人。

    所有人都看着,女席这边都紧张了起来,岂有此理,有些诰命夫人生起气来,这些狐猸子。

    这次的除夕宫宴是谁安排的,弄出这样的狐猸子来,虽然是宫里的贵人操办,可她们还是生气。

    看着自己大人身边的女人,那样子,再看皇上,皇上身边也有,更是一个大狐猸子。

    其实每年的宫宴大同小异,安排的也差不多,女人们,尤其是一些宫里的舞伎乐伎都想在宫宴上露头,不管是被谁看上,也比一直当乐伎舞伎强。

    要是能被重臣,皇子皇上看上,那——

    各位夫人就不高兴了。

    有些夫人看着自己老头子也盯着,上次的中秋宫宴还有还有——也是如此,她们脸色不好。

    太后习以为常了,贵妃还能笑出来,和太后娘娘说话,其她女人听到,也放松下来。

    皇上面前可是也有,贵妃都不在意,也许就是贵妃安排的,她们心中再有怨还是得笑着。

    太子妃没说什么,薜氏看向太子妃。

    “纪太傅。”薜氏忽然看向菁华郡主,笑了笑,纪太傅身边那位美人,好像是除了中间那位长得最好的。

    她家殿下身边的都有些不如,她又看向殿下,萧菁菁也在看着,赵嬷嬷很着急。

    四爷怎么看着那个女人。

    叶蓁也是:“四叔看什么。”她没有料错,不过她拉紧菁姐姐。

    吴雲几个盯着,萧媛媛看向大姐姐,大姐姐在生气吧,萧菁菁并没有生气,只看了一下就没再看。

    “老四媳妇。”她听到婆婆的声音,看过去。

    纪老夫人她们何尝没看到,有眼晴的都看到,谁没有眼晴呢,她睥老四那一眼收回来和老四媳妇笑笑。

    萧菁菁放心。

    熙和帝赏了面前的舞伎,让她倒酒,舞伎上前来,成了陛下的女人可能几日后就被陛下厌弃,之前不少舞伎就是。

    舞伎还是高兴的上前为陛下倒酒水。

    下面的人都明白,不知道这一位能不能出头。

    纪尧看着面前的女人,女人挨得很近,他转着玉板指打量了一眼,旁边太子笑出了声。

    纪尧看过去。

    “很美不是吗。”太子端着酒杯,咳了下,轻笑。

    秦王目不斜视。

    太子很想说声伪君子。

    太子让舞伎给他倒酒,纪尧没有理会,其他人,各有各的处置,大多大臣都留了下来。

    *

    三公主呆呆愣愣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