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二章 新年伊始
    “太子殿下呢?”

    “娘娘。”宫人听到太子妃娘娘的话,看着太子妃娘娘:“太子殿下在外面,不知道是不是在审问——”

    太子妃笑了笑,宫人见状想说什么,太子妃娘娘心情好像很好,是因为太子殿下?

    “看下太医走了没有,皇祖母父皇派来的人,不要让父皇还有皇祖母派来的人知道,太子殿下说了,知道吗?”太子妃笑着吩咐起来。

    父皇还有皇祖母派来的人还好不是一直贴身服侍她。

    宫人应了是,退出去。

    太子妃从床榻上坐了起来,宫人忙上前扶起太子妃娘娘:“娘娘。”宫人开口,她们是近身服侍太子妃娘娘的,知道太子妃娘娘还有太子殿下商量好,太子妃娘娘并不是真的不舒服。

    太医也是太子殿下找来的,所以知道娘娘的情况,也知道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要做什么。

    “你们说贵妃娘娘有身子是好事还是坏事。”

    太子妃盯着她们,太子让她装不舒服,以后不会有人再做什么,也可以看一看有没有人露出什么。

    宫人也不知道,望着太子妃娘娘。

    太子妃坐起来后,宫人端了温水进来,跪在地上,行了一礼,拧开帕子,太子妃擦了一下脸,舒服了一些,又有宫人递上帕子,不过不是温水是有些冰的水,太子妃手上擦了下放到脸上,显得脸我些发白,宫人接过帕子退了下去。

    宫人站在一边。

    “去看一下太子殿下!”太子妃开口一边说一边躺下。

    “是,娘娘。”一个宫人跪在地上,知道太子妃娘娘想见太子殿下,她退了出去。

    太子妃躺了回去,免得有人进来看到怀疑,尤其是父皇还有皇祖母派来的人。

    留下的宫人看着太子妃娘娘,太子妃想到贵妃娘娘有身子,她摸着自己的肚子,宜妃得了风寒。

    “你们说贵妃会不会——”贵妃娘娘有喜,真是让人意外。

    “娘娘。”宫人跪在地上,望着娘娘:“贵妃娘娘才——”

    “是吗?”太子妃这时又道,谁不想要那个位置呢,贵妃也是一样,宫人闻言低下头,太子妃娘娘的意思是?

    另一边,太子笑着坐着,手指轻敲着,公公从宫人的手中接过茶杯递上,太子接过,喝了一口,侍卫跪在地上,公公站在一边,看着太子殿下,没有人说话。

    太子笑了笑,放下茶杯,公公上前一步,太子看过来。

    “孤派去的人看来到现在还没有发现什么。”太子转回身来,一笑:“你说孤是不是想错了?”

    侍卫抬起头来,公公:“殿下不会想错。”

    “孤不急。”

    太子又笑:“孤倒要看看有谁想对付孤!”

    公公不知道说什么,看着殿下,侍卫低下头。

    “贵妃竟然有喜,父皇真是——让孤另眼相看,让孤怎么说呢。”太子笑着摇了摇头,孤该恭喜父皇,宜妃那个女人得了风寒,孤这个太子的位置,太子无味的摇着头。

    “殿下,贵妃娘娘就算生下小皇子,也无法和太子殿下。”公公听到殿下的话,马上道,侍卫点头。

    “你觉得孤会担心这些?”太子看他一眼,笑得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孤希望父皇越高兴越好,越热闹越好。”

    公公还有侍卫看着殿下,太子想到太子妃:“去看下太子妃那边——”

    “是,殿下,皇上太后娘娘贵妃娘娘很担心太子妃娘娘。”公公这时道。

    “孤知道。”太子看向他。

    “殿下,陛下还有太后娘娘应该会派人查。”公公再次道,太子过了一会,公公看向太子殿下:“殿下,皇上还有太后娘娘说不定会……”

    “孤和她说过,她应该知道怎么做。”太子笑着吩咐。

    “老奴马上去看看,殿下。”公公道,看向一边跪着的侍卫,太子让侍卫下去。

    侍卫下去,公公还没有出去,一个宫人出现在殿门口,公公看出去回过头来:“殿下。”

    “去看看。”太子让他去看看,公公向殿下点了一下头,走了出去,问过后知道太医走了,他回到里面,告诉太子殿下。

    “走了。”太子咳了一声,又是一笑。

    公公点头,太子妃娘娘也派了身边的宫人过来,公公一问,太子妃娘娘要见太子殿下,他望向太子殿下。

    太子听了,挑了一下眉头:“孤去见下太子妃。”公公跟上太子殿下。

    到了太子妃寝宫,太子走进去。

    “太子妃要见孤?有什么事要告诉孤?”

    太子妃见到了太子,她坐了起来行了一礼,太子坐下来。

    “殿下,臣妾都是按着殿下说的办的。”太子妃道。

    “孤很满意。”太子看了一眼旁边的宫人。

    太子妃挥手让宫人都退了下去,公公在一边,也跟着退下去。

    “殿下不知道有没有发现什么。”太子妃望着太子殿下,太子站着:“还没有,孤会让人盯着。”

    “要是没有发现什么?”太子妃问,太子:“孤不想有人害孤的儿子。”

    “贵妃娘娘有喜,殿下是怎么想的?”太子妃又问起来:“宜母妃应该是因为殿下赢了秦王殿下才得了风寒。”

    “孤不介意。”太子挑了一下眉。

    太子妃:“殿下。”

    太子抓住她的手,看了她的肚子:“太子妃在担心什么,孤都没有在意。”话中有话,太子妃看着太子,没有人说话。

    “好久没有看到菁妹妹,菁妹妹的肚子很显了,都没有找到机会和菁妹妹说话,找个机会让菁妹妹进宫说说话。”

    “要问一下太傅。”太子道,不以为然的,太子妃看出来了。

    公公退到殿外,看着里面。

    *

    相比于宫里宫外一些关注太子妃身体又得不到具体消息的。

    “太子妃怎么样了?还是那个样子?”太后一得闲就找了宫人过来,问起太子妃的情况,她让人去东宫看了。

    “太后娘娘,太子妃娘娘还是那样,东宫那边没有传消息过来,太子殿下不让人说。”

    跪在地上的宫人向着太后娘娘,还是那个意思。

    还是那样吗,太后听到。

    其余的宫人站着,不说话,低着对,恭敬无比。

    “是,太后娘娘。”跪在地上的宫人回答。

    虽然太后娘娘没在问,她知道太后娘娘想问什么,太后想到太子的意思,太子妃出事后,找了太医看,她和皇帝去了,确实是小产,好在只是有点迹像,并不严重,太子要求封锁消息,不想有人知道,她和皇帝一开始并不同意,太子说可以看出是谁想害太子妃。

    罢了,她和皇上答应了,就照着太子的意思吧。

    既然答应了,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说是不担心,怎么可能一点不担心。

    “继续看着吧,要是有什么再说。”太后吩咐。

    跪在地上的宫人应了是。

    太后不再说话,不知道想什么。

    “太后娘娘。”跪在地上的宫人过了会见太后娘娘不说话,不由自主开口。

    “下去吧,就当哀家没有问,明白吗。”太后不想再问了,让宫人下去,宫人退了下去,太后坐着。

    看向身边的宫人,宫人们行了一礼。

    谁也不知道太后要做什么,不久之后,一道声音响起,还能是谁,珠丫头。

    太后听出来,笑了笑,看了出去。

    “外祖母,外祖母。”宝珠郡主一边叫着一边带着人从外面进来了,冲进殿里,看到外祖母。

    到了外祖母面前,身后的人亦步亦趋。

    “怎么了,珠丫头。”太后脸上情绪敛起来,带着笑伸出手来,拉住珠丫头的手,让她过来,扫了眼她身后跟着的宫人嬷嬷。

    宫人嬷嬷进来行礼,跪在地上,宝珠郡主靠着外祖母,太后看了眼珠丫头又看地上跪着的宫人嬷嬷。

    “起来吧。”太后叫了起,宫人还有嬷嬷站起来,低着头后退到一边,到郡主的身后。

    一边的宫人也向宝珠郡主请安,宝珠郡主也叫了起,宫人起来,同样退到一边。

    太后没有再关注,只看着宝珠这丫头:“珠丫头你又来找外祖母做什么,不去玩?”

    “外祖母。”

    宝珠郡主摇了一下外祖母:“我知道外祖母担心太子妃娘娘,过来陪外祖母。”她知道外祖母不高兴,一直记着太子妃娘娘的事。

    宫人还有嬷嬷没有人开口。

    “真是好孩子,真是孝顺的好孩子。”

    太后笑容加深,要是容姐儿也这样就好了,她就真的什么也不愁。

    “外祖母,太子妃娘娘不好吗?”宝珠郡主开口问,静安姐姐还有嘉和姐姐都提起过,太后叹了口气,摸了一下她的头,小声和她说了。

    知道这丫头肯定自己担心,又听人说起,想了想还是告诉了她,免得这丫头担心,只要嘱咐好她,就不会说出来。

    关心这件事的人可不少,多得是,还有贵妃那边有喜的事,肯定也有不少人关心,说起来,这个除夕也不算没有喜事。

    原来是太子表哥不想让人知道,宝珠郡主知道太子表哥不想让人知道,点头,外祖母让她不要和人说。

    “知道就好。”太后拍了她一下。

    “外祖母,我不会说的。”宝珠郡主开口。

    “外祖母相信你。”太后看着她,笑了笑,宝珠郡主靠着外祖母,随后又想到什么,站起身来:“外祖母,贵妃娘娘有喜,是喜事——”

    “贵妃很争气,外祖母很高兴。”太后高兴了,也想起贵妃的事来。

    宝珠郡主也笑起来:“我也喜欢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很好。

    “贵妃比起后宫的女人好了不少,外祖母也一样,有了喜,也算是后辈子有依靠了。”太后知道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尤其是后宫的女人。

    太后说着就是一叹。

    叹息过后,不知道想到什么,可能是自己年轻的时候,也许是以前。

    就要让人去看看,她要赐东西给贵妃。

    宝珠郡主明白外祖母的话,点着头。

    “你可以和贵妃多接触,别的。”这句话太后以前说过,现在又提,想到宜妃的作妖,大过年的得了风寒,学小姑娘,还这不好那不好,亏得这几日皇帝没去。

    不知道是不是也厌烦了还是太子妃的事在那时在,贵妃又有身子,加上得了一个美人。

    反正皇帝没有再经常去了,贵妃一比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她都无法说了。

    因为这样,她才没有找皇帝来,除夕那晚后皇帝只去了宜妃那一晚,然后就是陪着贵妃还有那个新得的美人。

    几个出众的舞伎皇帝留下一个,其余的赏了人,只要想要的,有那个意思的重臣都得了一个。

    太子没要,秦王没要。

    这些男人真是,也不怕后院起火,烧了身,对了。

    “外祖母,我知道。”宝珠郡主还在点头。

    “听话就好,听话才是乖孩子。”

    太后看着她,想着那晚的事,又拍了拍她的手,看着宝珠这丫头的样子,宝珠郡主也望着外祖母,片刻后。

    太后叫了人,让人去库房看一下,选些上好的东西,她要赐给贵妃,贵妃做得好,为皇家孕育子嗣,是大功。

    不能不赏,除夕那晚太急了,又有别的事,没有顾得上,现在空闲下来了,也该赏赐一番了,待到生下皇子,还有赏赐,这是惯例,少不了的,少了就不符合规矩了。

    她差点就忘了,一时之间没有想起来,最近事情太多,还是宝珠这丫头提醒得好,皇上也不提醒一声,似乎也没有赏赐贵妃,她没有听说,明明是歇在贵妃那边的。

    不知道是不是也忘了还有别的原因,贵妃也不提醒一声。

    不过贵妃要是提醒就不是贵妃了,她要让人打听一下,得到命令的宫人应了一声,退了出去,还有嬷嬷。

    “外祖母。”

    宝珠郡主看着。

    余下的宫人嬷嬷依然站着。

    “宝珠啊,你提醒了外祖母很好,不提醒,外祖母还不知道,你皇舅舅多半也是事多一时忘了。”就是太子妃那里也要赏点东西,还有宜妃,太后想到宜妃就闭上眼,皱眉。

    “外祖母。”

    宝珠郡主看出外祖母的心思还不最后的不悦,外祖母,她叫了一声,拉了拉,太后睁开眼,不再提了,也不想去想。

    “对了,宝珠丫头那晚和烨哥儿说得怎么样,还有。”太后问起别的来,宝珠郡主回答起来。

    “外祖母,大哥——”

    太后认真的听着。

    *

    熙和帝也在询问太子妃的情况,从美人那里出来,总管公公知道更详细一点,他亲自遣了人去东宫。

    听到陛下的话,他恭敬的。

    熙和帝盯着他。

    总管公公:“陛下,太子妃娘娘没事,太子殿下还是封锁着消息——”

    “他想干什么。”

    熙和帝没有等总管公公说完,不悦的。

    总管公公:“太子殿下想来是想看一看。”他觉得太子殿下就是想看一下,陛下想太多了,陛下总是误会太子殿下。

    “看什么,太子是觉得都想害他,也不看他是什么!他以为他赢了秦王一次就坐稳了太子之位?”

    熙和帝心里一直有一团火,没有发出来,现在趁机发出来了。

    那就是太子那个他一向不看好,也不放在心里的,居然能赢过秦王,他一直看重的秦王。

    总管公公看出来了:“陛下。”

    “他要看就看,朕不会管他,朕要看看他能找出什么。”熙和帝不高兴的。

    总管公公抬头。

    过了没多久。

    太后娘娘身边的人过来。

    总管公公看着陛下,太后娘娘想要赏赐贵妃娘娘,想知道陛下有没有赏赐贵妃娘娘。

    熙和帝去了母后那里。

    *

    转眼就是年初五。

    纪府。

    纪尧收到一封信。

    “下去吧。”纪尧转着玉板指。

    三哥也写了信回府,要和娘说一下。

    三哥三嫂到了。

    ------题外话------

    卡文了,写不出来,望天,先更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