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三章 算是解脱
    “我不要去庄子上。”

    孙姨娘楚楚可怜的,拉住张嬷嬷,摇了摇。

    张嬷嬷拍了一下孙姨娘的手,睥向丫鬟婆子。

    “张嬷嬷。”丫鬟婆子向着张嬷嬷点头,张嬷嬷盯着她们:“你们是知道老夫人的命令的,守好孙姨娘。”

    “我们知道。”丫鬟婆子回答。

    张嬷嬷嗯了一声,回过头来:“孙姨娘,老夫人的话是不会更改的。”

    “妾不要去庄子上,妾想留在府里,妾要等老爷――”孙姨娘还是摇着头,不停的摇着,格外的可怜兮兮。

    丫鬟婆子在一边冷眼旁观。

    张嬷嬷盯着孙姨娘:“孙姨娘想不去庄子上,唯一的办法就是好起来,只有这一个办法,不要再这样病下去,闹得人仰马翻的,孙姨娘自己该清楚,老夫人厌恶什么,这么久了,孙姨娘还是整天混混沌沌的,闹着想老爷,你说老夫人会怎么想。”

    她知道老夫人厌恶透了孙姨娘的闹腾,才会让她再来,老夫人本来是想搓磨一下孙姨娘,孙姨娘倒是聪明,病了起来,老夫人不好再动手,孙姨娘越是这样,老夫人越是生气。

    只有孙姨娘好了,老夫人才能下手。

    不过孙姨娘这样也不怕伤到肚子里的孩子,

    老夫人终究还是顾念孙姨娘怀的是三老爷的,孙姨娘再这样作下去,长时间的病下去,有个好歹,三老爷也会闹!

    “可是老夫人。”

    孙姨娘知道老夫人讨厌她,她要是好起来,老夫人一定会对付她的。

    “孙姨娘怕什么,只要孙姨娘行得正,坐得直。”张嬷嬷毫不在意的,孙姨娘倒是心里明白,知道老夫人要搓磨她。

    丫鬟婆子看着张嬷嬷再看孙姨娘。

    老夫人?

    “老奴看孙姨娘还是不要怕了。”张嬷嬷又道。

    “妾知道老夫人讨厌妾,妾。”

    孙姨娘可怜巴巴的,要哭起来。

    “孙姨娘应该听清了老奴的话的。”张嬷嬷叫了一声,就是因为孙姨娘这个样子,老夫人才厌恶。

    “张嬷嬷。”孙姨娘还是可怜兮兮的。

    丫鬟婆子算是习惯了孙姨娘这样,张嬷嬷:“孙姨娘不要在老奴面前哭了,老奴都是实话实说,孙姨娘哭是没用的,三老爷不在,看不到,听不到,只是让孙姨娘更惨,我能说的就是这了,孙姨娘继续病下去只能去庄子上,还会伤了肚子里的孩子,庄子上也不是那么好过,没有了孩子,孙姨娘觉得自己有什么下场,要是留在府里,就要好好的,听话,听老夫人的,老夫人不过是想教一下孙姨娘的规矩,让孙姨娘不要闹腾。”张嬷嬷不耐烦的。

    “妾。”孙姨娘叫了一声,丫鬟婆子松口气。

    “孙姨娘别以为这样就能躲过去,老夫人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张嬷嬷漫不经心的,老夫人想做什么不能做:“孙姨娘知道自己病了多久吗。”

    “妾会好起来,只是妾还是怕。”孙姨娘害怕起来,不由的。

    丫鬟婆子眼中闪过什么。

    “孙姨娘知道就好,老奴就不多说了。”张嬷嬷开口。

    “妾身边的人。”

    孙姨娘想起什么。

    “孙姨娘又想多了,孙姨娘还是顾着自己得好,不要想太多了,孙姨娘身边的人老夫人已经处置了,孙姨娘想也没用,还是说老夫人派来的人没有服侍好孙姨娘,所以孙姨娘才要找人?”

    张嬷嬷注视着孙姨娘不算白胖圆润仍然看不到昔日动人的脸:“要是这样那老奴和老夫人说一声――”

    丫鬟婆子心里一紧。

    要是这样,老夫人一定会怪她们的。

    孙姨娘脸一白,慌忙:“不是,妾不是。”

    丫鬟婆子放下心来,望着张嬷嬷。

    “那孙姨娘就不要问,老奴还以为孙姨娘不满意,准备和老夫人说下。”张嬷嬷谁也没看,孙姨娘不停的摇头:“妾没有不满。”

    “没有不满就好,三老爷和三夫人已经到了任上,一路很顺利,三老爷和三夫人很好,因此孙姨娘还是好好保重身体。”

    张嬷嬷慢慢的。

    孙姨娘听了后,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一样,脸色白得很,摇摇欲坠:“老爷,夫人,妾,不知道老爷有没有要说的告诉妾。”老爷和夫人一起,是不是忘了她。

    她白着半圆的脸,带着期待和惶恐。

    张嬷嬷冷眼:“老奴要说的就是这些,老奴告辞了,三老爷只写了信给老夫人,有没有提孙姨娘老奴不知道,老奴只知道三老爷和三夫人很好。”

    孙姨娘不相信。

    丫鬟婆子上前。

    张嬷嬷说走就走,她出了厢房,到了外面,扫过外面的人,走了,直接回了宜园见老夫人。

    “张嬷嬷你回来了?”丫鬟婆子见张嬷嬷回来,马上开口,

    朝着张嬷嬷。

    “嗯,怎么?”张嬷嬷看过去,盯着她们,丫鬟婆子抬着头:“老夫人不久前,问起嬷嬷回来了没有。”

    “我知道了。”张嬷嬷听了知道了,问了一句,谁在里面陪着老夫人,知道没有人,她加快步子走了进去。

    “老夫人。”进去她看到老夫人,走近叫了一声,纪老夫人闭着眼,不知道是在休息还是在想什么,戴在手上的佛串取了下来,手拔弄着,一下一下的,青铜的香炉里有淡淡的轻烟袅袅升起,飘了起来。

    飘了满室,一室安静,只有淡淡的味道,让人不像是置身在厅中,而是置身于佛堂里。

    淡淡的香正是佛堂的佛香,轻烟飘散,半隐半现老夫人的脸,让老夫人看着宝相庄严,张嬷嬷不敢再开口打断老夫人。

    只能站在一边,等着老夫人醒过来,纪老夫人哪会听不到脚步声,她又没真的睡过去,只是闭目缓缓念着经文,拔着佛串而已,在闭目养神,想着事。

    “如何。”

    片刻之后,纪老夫人睁开眼来,看向张嬷嬷,淡淡的问起来,手上的佛串还在拔弄着,嘴里也念着经,脸上面无表情,心如止水的样子。

    “老夫人,老奴和孙姨娘说了。”张嬷嬷得到老夫人的话,再看老夫人睁眼,缓过心神,说了出来。

    纪老夫人没有再出声。

    “照着老夫人的心思,孙姨娘知道了,想来会好,到时候老夫人就能――”张嬷嬷开口。

    “好。”

    纪老夫人又闭上眼,转动着佛串,张嬷嬷退到了一步。

    *

    果然,孙姨娘渐渐好了起来。

    竹园。

    “郡主,三姑娘的死,被冻死的事有人去看了,应该很快就会有不少人知道了,郡王爷想来也会知道了。”

    赵嬷嬷和郡主说。

    她一直关注着,从得知那位三姑娘死了,冻死,她就让人紧盯着,得知那位赵二爷去看了,想来会告诉郡王爷。

    “父王知道就知道吧,不是早有预料,父王可能会回京一趟。”萧菁菁说。

    “老奴还不是担心郡王爷又后悔。”赵嬷嬷说着,说起她才起的担心。

    “父王后悔。”

    萧菁菁说望着嬷嬷。

    “可不是,这是老奴才想到的,三姑娘做错了事,郡王爷不满,可是三姑娘不在了,郡王爷会不会想到三姑娘的好。”

    赵嬷嬷没说完。

    萧菁菁没有说话。

    “郡主,是老奴想多了,老奴不该和郡主说,这只是老奴的一点想法,不足以说明什么。”赵嬷嬷忽然又。

    “嬷嬷。”萧菁菁摇头。

    “郡主才从吴府回来,陪着老夫人,表姑娘回门――”赵嬷嬷这时说。

    “雯表妹很幸福。”萧菁菁开口。

    “郡主,老夫人好像又派了人去见孙姨娘。”赵嬷嬷为了打断郡主的思绪,她提起来孙姨娘的事。

    萧菁菁果然回神了。

    七巧冬菱进来。

    赵嬷嬷马上问起七巧冬菱,七巧冬菱行了一礼,说起来,赵嬷嬷听着,望向郡主。

    *

    没有出乎赵嬷嬷的意料,萧柔柔冻死的事凡是有点渠道过后都知道了,居然是在大冷的天里跑出去,摔在地上,一夜过去冻死了。

    这个萧柔柔也真是。

    竟然冻死了。

    就这样死了,知道的都摇头,不禁唏嘘的,不过说起来也算是解脱了,一了百了了。

    不用再受苦受罪了,要知道被送到那个地方,可不是好消受的,还是犯了错。

    知道的都想到菁华郡主,不知道安郡王府还有菁华郡主会如何,吴老夫人还有安郡王府最先得到消息,吴老夫人觉得死了就死了,正好,很是高兴,死了就不会有后患了,可以说很好。

    萧菁菁派了人和外祖母还有贺侧妃说。

    贺侧妃是最意外的。

    吴老夫人得知菁姐儿早一步就知道,也没有说什么,不想菁姐儿多想,劝慰了她,她会和安郡王说,贺侧妃也一样。

    知道的各家看安郡王府没有动静,不再关注。

    吴老夫人当时就写了信,送去大营,贺侧妃也是。

    大营里。

    萧成接到了信,打开信看完,大手中的信落了下去,落到地上。

    柔姐儿死了,冻死在地上。

    他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叫了人进来,他要回京城一趟。

    时装秀一直在酝酿。

    叶蓁为了让人知道时装秀,又发了宣传单,还到处宣传。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