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三章 等到了人
    公公和侍卫哪里还敢耽搁或说一个字,恭敬快速的行了礼,快速的退了下去。

    去查了,打听了,想办法弄清楚。

    顾姨娘和陛下的事。

    会有人知道?他们能查到吗?要是没有人知道那他们要打听起来很难。

    殿下想来也知道。

    他们一边想一边出了门,对视一眼,叫了人,看了一眼书房里面的殿下,收回目光。

    过了一会,又有人出现在门口,看着里面,行了一礼,恭敬的跪在地上:

    “殿下,属下有事禀报。”

    秦王派了人调查,一个人站着,忽然走到一边,拿起回来的时候抽出来放好的佩剑,抽出剑,拿着剑鞘,动了动,看着手上的剑身,另一只手丢开手中的剑鞘,冰冷的剑身冰冷无情,他举在面前。

    照出他的脸,和剑身一样冰冷无情,他嘴角动了一下。

    还是一片冰冷,空着的手一动,拿起一边放着的干净手帕,一点点擦试起来,明明剑身上面没有什么,冰冷得能映出人来,早就擦干净了,他还是慢慢的拿着手帕擦试着。

    像是要擦去剑身上面的一层,看到里面,又像是要擦去剑身上的灰尘,认真仔细。

    而且专注,秦王擦了一会,手上的帕子觉得不干净了,他丢开来,看向一边整齐放着的干净手帕,嫌弃的挪了一下脚看了下脚边脏了的手帕,拿起另一条干净的继续搾不。

    跪在门口的人没有听到殿下的声音抬起头来,看到殿下擦着佩剑。

    殿下擦试得格外认真,他不敢再说话。

    秦王用了几张手帕,才觉得剑身上一尘不染,再也没有灰尘,不用再擦试,脚边丢了几张手帕,他握着剑,把它放到一边的案桌上,丢开手上的手帕,用手细细的摸了一下,摩挲。

    帕子像白色的云落在地上,修长有力的手指在剑身上面划过,脸色依然阴沉,突然顿了顿,举起手,上面有一道伤口,有血流了出来。

    看了一眼,随手拿过一边干净的手帕擦了一下,同样丢到地上。

    上面留下一团晕开的血迹,他皱了一下眉头,没有理会,盯向门口,叫了人进来收掇好。

    有侍卫在门口应了是,走了进来。

    秦王坐了下来,手上又流了血出来,他拿起一张干净的帕子擦起手中的流,指着地上的帕子让侍卫收拾,侍卫发现了手帕上的血,看向殿下。

    秦王扫他一眼,让他收拾好了下去,侍卫不敢再说,收拾好下去,秦王目光落到门口跪着的侍卫身上。

    “好了,进来!”

    他开口,沉着声音,把包着手的手帕抽开扔掉,门口跪着的侍卫听到殿下的声音,看到一个侍卫出去,他走进来,跪下行礼:“殿下,属下有事禀报。”

    “说吧。”

    秦王看着他:“有什么要禀给本王,太子出宫了?”

    书房很静,只有殿下的声音,侍卫抬眸:“是,殿下,属下等发现。”

    正说着,发现面前手帕上有血,看了几眼,抬头:“殿下,你的手。”

    “本王没事,继续说。”

    秦王沉着脸。

    侍卫望了殿下一会,低头:“殿下太子殿下出了宫,属下等见太子殿下马上回来,殿下说一旦发现太子殿下要马上回禀,属下等不敢耽搁,要是殿下要去,应该来得及。”

    “本王是这样说过,你们看到太子了?”秦王一听再也忍不住了,站了起来,几步走上前。

    “是,殿下,属下等看到了太子殿下,殿下要去吗,属下等一刻不停,太子殿下。”侍卫回答还想说。

    “本王早就说过,当然要去。”

    秦王开了口,怎么可能不去,他早就想去了,沉着声音。

    侍卫:“那殿下现在去——”

    “还不带路,带本王去,本王要好好看看。”秦王冷下声音,目光如刀刺向侍卫,声音变低,低哑的说,侍卫感觉到身上的目光,知道是殿下的,忙低着头,磕了一个头,站起身来。

    “是,殿下。”他让到一边。

    “不走在这里做什么?”秦王不耐烦,侍卫不敢再浪费时间,走到前面,秦王跟着侍卫出了书房,到了外面,他吩咐了人,守在门口的侍卫点头。

    秦王走了几步,管家听到殿下回府,好像发生了什么,王妃娘娘找殿下,他过来,一眼看到殿下,殿下带着人似乎要出去,他小心的退到一边,让开路,等着殿下过来。

    没有多久,殿下带着人过来了,他远远看着殿下,待到殿下走到近前。

    秦王带着人一步一步,看到管家。

    “殿下。”管家迎上前去,恭敬的行了一个礼,磕了一个:“殿下要出门?不知道殿下要去哪里?”他恭敬又小心的问道,看着殿下。

    秦王不开口,不过停下了步子,他身后的人也停下来。

    管家见殿下没有说话,看向殿下身边的人,看了一眼,又低头:“殿下,王妃娘娘让老奴来问殿下,王妃娘娘问殿下是不是很忙。”

    观察着殿下的表情。

    “本王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和王妃说声等本王回府再说。”秦王淡淡的,开了口,身边的人看着管家。

    “是,殿下。”管家不敢再问,看出了什么,见都看着他。

    秦王不再说话,他身后的人也不再看,管家让到一边,看着殿下带着人走远,出了府里。

    发生了什么事?

    他还是去回王妃娘娘吧。

    *

    秦王仍然没有骑马,骑马很多人会看到,他需要隐蔽,上了马车,让人关上门,看了一眼外面的人,侍卫退开,马车行驶。

    马车往某个地方行去,秦王坐在马车里,一个人沉着眸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事。

    太子,太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王掀起马车的布帘,看向外面,外面什么也没有。

    旁边的侍卫发现什么,骑马到马车门帘前,一下子看到殿下,他马上恭敬的:“殿下。”

    秦王睥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看向另外的方向,放下马车布帘。

    “殿下快到了。”侍卫还要说的话被殿下的动作止住。

    只要望着马车。

    他看了一会殿下放下的马车布帘,殿下不想听吗,他还以为殿下想要知道,他想了想骑马离开。

    殿下要见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

    没有多久,马车停了下来,已经到了,侍卫们离得稍远就停下,怕太近被发现,有人看到,殿下没有说直接去,只是说想看一看。

    殿下应该不想让人看见,他们心中想着,几个侍卫对视点头,有人上前,有人走到马车前:“殿下,到了。”

    秦王在里面听到,他早就料到,从马车停下来开始,马车的车门打开来,侍卫们站在外面。

    秦王还是坐在马车上,面无表情:“在哪里?”他不可能下马车,目光掠过他们,扫向远处。

    侍卫们也知道殿下不可能下马车,他们告诉殿下就是为了让殿下知道,闻言,为首的侍卫告诉了殿下是前面哪一户。

    秦王盯紧,侍卫看在眼中。

    “就是那家。”指着前面一户人家,秦王看见了,神色平淡,没有什么情绪:“是吗,本王很意外,太子在里面?进去多久了?”沉吟了一会,陡的问。

    “回殿下,太子殿下不久前进去的,太子殿下心悦的人也在里面。”侍卫道:“相信要不了多久会出来,殿下可以再近点,进去,也可以在这里等。”

    “太子。”秦王道。

    “殿下是进去还是等太子殿下出来?”

    “本王在这里等。”

    秦王府里。

    得了殿下命令去办的公公还有侍卫派了人去查,回来,正要禀报殿下,就得知殿下出了门,殿下又有什么事?

    怎么会出门?是陛下和顾姨娘的事?殿下有消息了?应该不可能,那是什么?

    他们想着,公公决定问一下人,他走到书房门前,问了问书房外面的人,知道是盯着太子殿下心上人的人回来。

    有消息,殿下带着人去了,看来太子殿下出现了,只有这样殿下才会去,殿下说过。

    又问了问,果然是,他知道了,侍卫也听到了。

    “既然殿下出府去了,就算了,等殿下回府再禀给殿下,殿下也知道,殿下现在是去见太子殿下,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殿下会不会动手。”公公带着担心。

    侍卫点头。

    守在书房外面的侍卫听了,看着公公,公公心中担着心,殿下和太子殿下见面是什么样,太子殿下发现殿下会如何,他为了早点让殿下宽心,用最快的速度完成回来,谁知道——,

    *

    秦王看到了太子。

    他说在这里等就在这里等,一直在这里,终于让他等到了人,目光落在太子身上,侍卫站在旁边,看了一眼收回目光。

    “殿下,太子殿下出来了。”

    秦王没有说话。

    “殿下。”侍卫又道。

    “本王看到了。”秦王说还是看着。

    不远处是后门。

    秦王看到了太子殿下。

    太子的心上人呢。

    看向一边的侍卫,侍卫低头。

    秦王没有再问,盯着太子。

    他在想要不要派人过去,让太子知道他已经知道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