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六章 心浮气躁
    只可惜妹妹并不能帮他。

    而他也并不能忘了吴雲,只好亲自来,准备等天黑后派人进去,打听清楚吴雲被关在哪里,他再进去见吴雲。

    天一点点黑下来。

    卫烨没有动,远远望着吴府,直到天彻底黑下来。

    “去吧。”

    他一挥手,身边的侍卫应了一声,恭敬的起身朝着吴府去,不见身影,卫烨看着,一个人站着,过了一会:“吴雲。”

    他收回目光,扫了眼四周,不想让人发现他,他要等着,派进去的侍卫出来。

    吴府,吴雲已经没有被关在祠堂,被关在院子里。

    可是还是苦不堪言,她站在案桌前,手上提着笔,抄着书,抄得手又发酸还是没有抄完今天要抄的。

    啊啊啊,她要疯了,真的要疯了,手酸得厉害,也没有办法,不能不抄,不抄就只能一直关着,不能出门,一步也不行,还要学规矩,还要——

    祖母的要求也太多了,这那的,都是惩罚,还要一件件来,跪祠堂就够狠了,跪得抄了几天还是没有抄完,每天都要抄,抄完还有,手好不容易过了一晚好了点又要抄,又酸得不行,丫鬟婆子依旧站在一边。

    她们首要的任务仍然是看住二姑娘,就像之前在祠堂。

    老夫人下了命令,任何时候都要看住二姑娘。

    吴雲不想再抄了,天黑了,该休息了,她不要抄了。

    她告诉菁表姐的话,菁表姐没有和祖母说吗?不然祖母为什么不放她出去?

    “我不要,抄了。”

    吴雲看着外面的夜色,手不经意一划,在抄好的纸上划下一道,她啊了一声,猛的丢开手上的笔,回过头来,盯着丫鬟婆子,甩着手。

    丫鬟婆子一直关注着二姑娘,见状,正要开口,看着二姑娘甩着手的样子。

    “我,不,要,抄,了,我要休息了,啊!”只见二姑娘大声的就像是喊一样,连着喊了几声。

    吴雲盯紧她们。

    “二姑娘,老夫人交待了。”

    丫鬟婆子闻言,对上二姑娘的目光,为首的婆子,没有说完,丫鬟们都点头,二姑娘看来又要闹,又不想抄了,老夫人是为了让二姑娘磨性子,才让二姑娘抄书做针线,二姑娘呢,抄了几天书做了针线,好像没有改变,性子还是那样,可以说更毛躁了,老夫人知道很生气,要她们盯好,不让二姑娘休息,不抄完不许休息,老夫人还安排了二姑娘学规矩,二姑娘学规矩的时候倒是不闹,一抄书做针线就闹,看来规矩还是不够。

    要和老夫人再说一声。

    好在二姑娘规矩才学了几天,做针线抄书也是,时间长了也许就好了,要真的磨掉二姑娘的性子,需要的时间恐怕很长。

    想到这里,她们接着又:“二姑娘还没有完成,等完成了吧。”

    “我说了不抄了。”

    吴雲还是大声的,告诉她们:“我想休息了。”

    “二姑娘,还不算很晚,再抄一会,还没有到时候,二姑娘也没抄完,到时候老夫人问起来,老奴几个不好交待,老夫人也会生气,说不定会加重惩罚二姑娘。”婆子丫鬟在旁边看到,还是为首的婆子开口,目光落在二姑娘抄的纸上。

    “你们就知道拿祖母来压我,你们,你们,以为拿祖母压我我就会就范,祖母。”吴雲想要说什么,很生气,气冲冲的。

    “二姑娘,老奴只是说老夫人一直关注着,会问。”丫鬟婆子对视一眼,为首的婆子道。

    吴雲还是气,气了一下。

    “我累了,要喝水要吃东西,天都黑了,你们还是这样盯着。”气过后,她大声的开口。

    “二姑娘累了可以稍微休息一下,要喝水吃东西也可以,老奴安排人去取就是,不会让二姑娘饿到渴到,为了二姑娘能专心抄书等,老夫人说了除了吃用上清淡点,简单点,这样有利于二姑娘抄书。”

    为首的婆子再次道,话中藏话,丫鬟们也跟着点头。

    说着,为首的婆子就示意丫鬟去取,虽然觉得二姑娘并不是真的饿,还是让人去取取二姑娘要吃的,丫鬟应了声去了。

    “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话中有话?祖母让我用得简单点,还不就是不让我吃好吃的,你们是在笑我?”

    吴雲看在眼里,怎么可能听不出来,气极而笑。

    “二姑娘想多了,老奴就是把老夫人的意思说出来,老夫人也是为了二姑娘好,好让二姑娘认真抄书。”

    丫鬟婆子看着为首的婆子,为首的婆子不卑不亢的。

    “你,抄什么抄,祖母什么都是对的。”她都是错的。

    吴雲看着婆子的样子格外气恼。

    “记得晚膳的时候二姑娘用了不少,吃得多也喝了不少水,说是抄书抄饿了,这才多久呀,半个时辰有吗,二姑娘又饿了,二姑娘还真是饿得快,看来二姑娘用了心,所以才抄着抄着又渴了饿了。”

    婆子继续说,看起来一点也没有生气。

    听不出有什么,就像平常说话,可是吴雲就是从里面的意思,她气死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想说我骗你?嘲讽?你是什么东西,我就是饿了,渴了,累了不行?我肚子是无底洞,一会就饿不行?”

    吴雲一连说了问了几个不行,可见心中有多气,昂着头,不屑高傲的开口。

    丫鬟婆子有的在心里想,有的看着二姑娘,为首的婆子面对着二姑娘的指摘还有目光,恭敬的退了一步:“不是二姑娘想太多了,老奴怎么敢,二姑娘想用就用吧。”

    “老奴叫人去了,要用多少就说,老奴主要是想说,二姑娘看不出来这么能——”为首的婆子道。

    “这么能吃是不是?我就是能吃干你何事!”吴雲没有等她说完,打断她的话,不客气的道。

    这些丫鬟婆子都不是她身边的,是祖母安排盯着她的,她身边的都不知道被祖母弄去哪里。

    她心中都是火,学规矩的时候她还能忍着,知道闹起来规矩会更多,一抄书一绣花她就气闷心浮气躁,沉不下气来。

    她也知道要沉住气,但她最讨厌抄书和绣花。

    “老奴没有别的意思,二姑娘想吃的,老奴派人去了,二姑娘还是继续抄书吧。”为首的婆子也不想再和二姑娘扯下去了,再说,二姑娘不知道是不是又会生气。

    “现在说没有别的意思了?我知道你们怎么想的。”吴雲恨恨的。

    “二姑娘!”丫鬟婆子低头,然后为首的婆子:“二姑娘。”

    “我说了我累了,饿了,渴了,要休息,不想抄。”

    吴雲直接大声的,不等她说完。

    “二姑娘可以先抄着,待丫鬟送来点心和茶水再——要不就先休息一下,不抄,之前老奴就说了。”为首的婆子开口,丫鬟也是一样的想法。

    “听不懂我的话?”吴雲大声的。

    丫鬟婆子:“……”

    “我不要抄。”吴雲重重的加大声音。

    “那二姑娘等不及,就绣花吧,绣花也可以,绣一会,再抄,用了水还有点心继续,休息的话要等到了时候。”

    为首的婆子慢慢的,和丫鬟们对视一下,目光一转,转了一个话题,丫鬟看着二姑娘。

    “我才不要绣花,我不抄书也不绣花,绣什么花,累死人了,眼晴都要花了,要瞎了。”吴雲一听到她们让她绣花,不抄书就绣花,她不要。

    “那老奴不知道怎么做了。”

    为首的婆子丫鬟不知道怎么说了。

    “我说了我要休息。”

    吴雲一个字一个字。

    婆子丫鬟无言,过了一会:“二姑娘,老夫人那边二姑娘不怕吗,二姑娘不是不想再跪祠堂。”

    “你的意思是说祖母会罚我再跪祠堂,你吓我?”吴雲不相信的。

    她只跪了一天一夜祠堂就差点站不起来,腿都麻木了,还青紫了,现在还没有好,祖母下了命令派人盯着,没有人敢放水,都盯着她,她连歇一会都不行,直到天亮,她腿快断了,再也不想跪了,她的意思是她不听话,祖母还会罚跪祠堂?

    “二姑娘,老奴不敢吓你,只是实话实说。”

    为首的婆子开口。

    丫鬟也觉得老夫人会罚二姑娘。

    “你的实话实说就是吓我!”

    吴雲哼了声。

    “二姑娘,你自己选择吧,一会点心茶水就来了。”为首的婆子轻轻的。

    “我的手痛得很,又酸,怎么绣花。”吴雲感觉着手的酸痛。

    “二姑娘还是继续抄书吧。”

    为首的婆子说。

    “我不抄。”吴雲打定主意不抄了。

    “二姑娘。”

    婆子丫鬟一起开口。

    “我就不抄,也不绣花,我要——”吴雲摇头。

    外面越来越黑,灯笼的光不算亮,隐隐约约能照亮四周,有婆子从外面进来,回头看了下,摇了摇头,走进去。

    “二姑娘没有闹吧?”她走到门口,看着守在外面的婆子,问了一声,二姑娘过了这么多日,还是没有磨平性子。

    守在门口的婆子正要说什么。

    婆子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仔细的听了听:“二姑娘好像不想抄书?”二姑娘又不想抄书绣花了?

    真是。

    婆了没有再问,她走进去。

    与此同时。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