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一章 还要起来
    “老夫人怎么还是没有睡?老奴还想着要是老夫人歇息了——”她就不叫醒老夫人,老夫人难得睡过去,哪怕她知道老夫人担着心,也打算明早再报给老夫人。

    “反正还是睡不着,索性便等了,你现在说雲丫头睡了我就好放心,我相信你,盯着的人没有什么吧。”吴老夫人一边说一边问。

    带着随意。

    “没有事,老夫人,老夫人老奴亲眼看过二姑娘,府里什么事也没有。”周嬷嬷知道老夫人指什么。

    压下声音,小声的和老夫人说,都和老夫人讲了。

    “嗯。”

    吴老夫人嗯了下,若有所思,在想着什么,周嬷嬷看在眼中,过了一会,看外面的天色,很晚很晚了,不由:“老夫人,没有什么事,还是歇息吧。”有什么明天再说吧。

    “雲丫头睡了就好。”吴老夫人还在沉吟,说了这样一句,不再说了,一度她想过雲丫头是不是没睡,有事。

    她闭上眼,看来是她多想了,府里好好的,那种心神不安忽略了什么的感觉仔细感觉,好像也不见了,明明之前还在。

    一转眼就不见了,让她都觉得是不是错觉,她居然曾经觉得忽略了什么,罢,罢了,她任由周嬷嬷扶着躺下来。

    “是啊,老夫人。”

    周嬷嬷接着开口,服侍老夫人躺好。

    吴老夫人再一次睁开看了看她,让她下去,她的心里平和,什么都没有了,雲丫头没事,又想起菁姐儿,雲姐儿菁姐儿这都是要她操心的。

    周嬷嬷放下床帐,看老夫人像是又在想事情,她:“老夫人还在想?”以为老夫人还在想二姑娘。

    “没有,是菁姐儿,安郡王前日被召进宫里,菁姐儿啊,还有就是莲丫头。”吴老夫人不可能看不出她在想什么,开了一下口。

    周嬷嬷闻言,明白过来老夫人的意思,正要说话:“三姑娘还有郡主,老夫人是担心?”

    “不说了,你想来也知道,莲丫头也要定亲,去睡吧,都这个时候了,陪了我这么久,别明天起不来。”

    吴老夫人却不想再提,挥手让她去睡了,明天别起晚了。

    看了看她,闭上眼,似乎真的要歇息了。

    周嬷嬷就算还有什么想问的,听了老夫人的,也不再问,再看老夫人的样子,她小心的退出去。

    “雲丫头那里还是不要放松了。”轻飘飘的一句话落下来。

    周嬷嬷一顿看向老夫人的方向,二姑娘都睡着了,老夫人刚才不还放心。

    吴老夫人只是突然想到就说了,这句话不是第一次说,先头都说过,她不再开口。“是,老夫人。”

    周嬷嬷心中再是想,还是退到外面,陡的想到从二姑娘那里离开的时候听到的那一声轻响,微皱了一下眉头。

    那声轻响她是真的听错了吗,要不要再去看下?可当时什么也没有发现,摇了一下头。

    *

    卫烨没在吴府呆太久,见过吴雲,等人走了,看了吴雲的厢房,出了吴府,侍卫跟在后面。

    回到府里,卫烨回头看了一下跟在他身后的侍卫,侍卫跪了下来,望着世子爷:

    “世子爷?”

    “本世子交待你的给本世子办好。”卫烨要吴府的打算,吴雲不愿和他一起离开,就算了,但他不可能让吴雲离开他,嫁给别的人,就算他成了亲,吴雲也只能是他的人。

    “属下会好好办好。”侍卫低头回答。

    卫烨不再说话。

    外面的侍卫出现在门口,小厮还有前院的管家也过来,看向世子爷,想问什么,世子爷去了哪里、怎么这个时候才回府?

    怎么到半夜才回来?他们想着。

    卫烨对着侍卫,挥了一下手,让他下去,没有理会进来的人,侍卫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侍卫快速离开。

    卫烨冷着脸,才有时间看向进来的人,小厮和侍卫不敢说话,管家感觉到世子爷的目光,走上前一步恭敬的抬头,望着世子爷:“世子爷怎么这个时候才回府?世子爷是不是遇到什么,世子爷是休息还是?”

    小厮和侍卫也抬起头来,等着世子爷的话。

    “本世子的事需要告诉你?”卫烨看过去,冷冷的,冰冷嘲讽,管家脸色一变,低下头,再也不敢说话:“老奴逾越了,老奴有罪。”磕起头业,跪在地上。

    侍卫和小厮更不敢说话。

    卫烨想起吴雲的话,吴雲要是愿意和他离开,是最好的,他会把她安置好,可是她太不知好歹。

    她难道不知道她只能是他的?不管如何!

    *

    吴雲这一晚没有睡着,脑中都是卫烨那个混蛋说的话,她咬牙切齿的躺在床榻上,翻来覆去,卫烨那个混蛋。

    她为什么要想他说的话呢,为什么要想,为什么?她几次想用手敲自己的头,卫烨那个混蛋都走了,她又不想和他私奔,猛的从床榻上坐起来,抱着锦被。

    抱得很紧,抱了一会,她揉了一下锦被。

    然后躺了回去,卫烨那个混蛋别想让她和他一起,下一刻她又坐了起来。

    她记不清这一晚她坐起来多少次了,看着床帐,羞恼的埋着头,抱着锦被捂着脸,卫烨那个坏蛋,混蛋:“怎么不死。”

    气咻咻的骂完,马上捂嘴,她竟然想让卫烨那个混蛋死,她怎么会这样想,卫烨那个混蛋虽然很坏,但她还是不想她死,啊,她怎么这么矛盾。

    一想到这,她不由自太又抱紧锦被把头深深埋在上面,闻着淡淡的馨香,脑中是卫烨让她和他一起离开的样子。

    又是卫烨说的话,他说要娶她,还让她和他私奔,最后还说不怕被祖母知道。

    混蛋就是混蛋,她不要再想了,一转眼天都要亮了,她躺回床榻上,用锦被盖住自己盖得很紧。

    可又觉得呼吸不过来,看向窗户外面亮起来的。

    等到天真的亮了她起身。

    要是卫烨那个混蛋在她面前,她一定要冲过去打他几下泄愤,都是他说的话让她一直想着,睡也睡不着。

    “啊!”吴雲抱着自己,摸着脸。

    一夜没睡有多难受都知道有多难过,她一定很憔悴,一定很难看,摸了一下脸,想一下就知道,脸色多不好。

    她想找琉璃镜照一下,往常她从来没有这样一夜都睡不着,满脑袋都是某个讨厌的人,一夜没睡,整个人不禁脸色难看,憔悴,也不舒服,眼晴涩涩的,身上也不舒服,她还要绣花抄书。

    她哪里有力气和精神,很想看下自己的样子,双手摸着自己的脸,躺回去,望着床帐,在床榻上滚了滚,她抱紧锦被,头埋进去,想要接着睡,把觉补回来。

    可是还是睡不着,翻身坐起,气得不行,竟然还是睡不着,那就不睡了,就算不舒服,天亮了,自己不叫人进来,要不了多久也会有人进来。

    “来人。”

    话音刚落下。

    “姑娘醒了?”外面有声音传进来,还有脚步声,随着门推开的声音,服侍她的丫鬟婆子进来,更是端着什么,进来后,向她行礼,跪在地上,吴雲看着进来的人脸色不好,别开头:“起来吧。”

    “姑娘醒了,要起来了吗?”婆子开口,丫鬟在后面,吴雲盯着她:“还不起来还在干什么?”她质问她们,脾气不好。

    一夜没有睡,她心里说不出的烦躁。

    丫鬟婆子面面相觑,回过头来,还来不及说什么:“姑娘,让老奴服侍你起来,还有洗漱吧。”

    吴雲一听,见她们起来走向她,她摇头,猛的盯着她们;“我才不要起来,谁说我要起来了?”

    不是想起来,那?婆子丫鬟还是看着二姑娘:“姑娘不是想起来那?”

    “我只要想和你们说一声,我昨晚没睡好,要再歇息一下,不要现在起来,你们也不要来打扰我,等我要休息好了我自己会起来,不然没有精神也没有力气学规矩抄书,知道了吗,你们现在给我出去守着,不要让人来打扰我,我谁也不见。”

    吴雲不满的,扫过她们,她也生气。

    “姑娘昨晚没休息好,要再睡一下,不想马上起来,不让老奴来打扰,休息好再起来,老奴们守着,姑娘说谁也不见,不许人来,老奴听到了,知道了,可要是老夫人——姑娘就不怕老夫人知道派人来,还有姑娘这样,老夫人怎么会不问一下,且姑娘说没睡好,昨晚姑娘睡得很早,发生了什么事——”丫鬟婆子听了,脸色变了下,为首一个婆子想到什么慢慢说,最后开口,注视着二姑娘,带着疑惑不解,想看出什么。

    吴雲不喜欢被这样看着,别过头来:“能有什么,当然是。”她没有说完。

    丫鬟婆子还是那样。

    “姑娘。”

    “没有听到我说的?什么也没有发生!”吴雲大声的打断她们的话,不想再听,她知道自己要找个借口,不然不能让她们相信:“我就是没睡好,半夜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做了一个噩梦醒了,吓死我了,吓了半天,抱着自己,一直没有再睡,所以一夜没有怎么睡,又困又累,想再睡一会,补会来,有了精神才能抄书什么的。”

    “姑娘现在就能睡得着吗?”

    听了二姑娘的理由,丫鬟婆子不知道信还是没有信,只有为首的婆子问,她们想了什么,仔细打量姑娘的样子。

    “你啰嗦什么,就你事多,明白了吗,我说的话。”吴雲生气的,不喜欢被怀疑,不喜欢听她们说,手一伸,指着为首的婆子,气得不行,这两天她总是这样生气,最后直接道。

    丫鬟婆子:“姑娘做了噩梦?不知道是什么噩梦?”

    “为什么要告诉你们,况且我也不想说,也不怎么记得起来了,就是一个噩梦,你们问这么清楚干什么?”

    吴雲不知道她们怎么还不走,还这么多问的,她咬牙,想要赶她们走。

    “老奴人知道了,只是一个噩梦,姑娘其实不必这么怕的,也没必要一夜不睡,看姑娘的样子精神是不好,这样也——老奴会和老夫人说。”

    婆子丫鬟看着姑娘,为首的婆子淡淡的。

    “你们要是想和祖母说就说,我说的是真话。”吴雲正在说,话还没有说完,听到婆子的话。

    婆子丫鬟也听到了姑娘的话,对视一眼,端着的东西她们早放下,现在。

    “没有听到我说,你们要说就去说。”吴雲紧跟着。

    丫鬟婆子相视。

    “你们又不是聋子,还不去。”

    吴雲见状,生气的,丫鬟婆子还是那个样子。

    *

    吴老夫人也起来了,净了手,用了早膳,周嬷嬷在一边服侍完,让人下去。

    很快,吴老夫人就得知了雲丫头一大早起来叫了人后说自己一夜没有睡好,做了一个噩梦,一直没睡,没有精神,想再睡一下,不许人打扰,等睡醒才起来抄书的事。

    说完就自顾自睡了,什么也不管,丫鬟婆子纵是想叫醒她,也没有办法。

    只能守着,然后来禀给她。

    现在还没有起来。

    这也没什么,要是真的,就让她睡一会,就算受罚,也——只是雲丫头才被罚多久,都没有好好的认真的认过罚。

    不知道是真是假,做噩梦睡不着,要补觉,还那样大大咧咧不管不顾的,就不怕她生气?

    还是那样肆意,雲丫头还是一点没变,肆无忌惮,她想要达到的效果,看来光这样不知道要多久。

    再加点东西,再加紧时间,吴老夫人看着跪在下面的婆子,收回视线,扫过身边的人还有周嬷嬷。

    其余的丫鬟婆子出去了,听到脚步声了,要进来了。

    周嬷嬷:“老夫人。”

    二姑娘昨晚怎么会?

    “做噩梦?不知道雲丫头梦到什么,不会是卫烨吧。”吴老夫人突然说起来,周嬷嬷也不知道,想说卫世子什么,又没有。

    她看向下面跪着的婆子,下面的婆子同样不知道二姑娘做的什么梦。

    听到老夫人的话,吓了一跳,再不敢动。

    “想来应该是真,不过做了噩梦没有睡着,不舒服就能偷懒了?没睡着,该抄书也要抄,去叫她起来,等一会去。”

    吴老夫人想硬下心来,声音不悦,平静的,雲丫头这样不行,可说着还是心软的:“我这心呀,还是软了。”

    周嬷嬷完全看出来听出来了:“老夫人,二姑娘没睡怎么能抄好书。”她懂老夫人的矛盾。

    下面的婆子也抬头。

    “看什么?”

    吴老夫人心里不舒服,都下定决心罚雲丫头了,可现在,她一看下面的婆子抬头,冷冷看过去。

    “老奴不敢。”下面跪着的婆子再也不敢抬头了,倏的低头。

    吴老夫人哼了声。

    “老夫人。”周嬷嬷开口。

    “还是叫雲丫头起来。”吴老夫人不打算心软了,和周嬷嬷说,周嬷嬷同样明白老夫人的心,点头去了。

    吴老夫人坐着。

    周嬷嬷奉命再次到了二姑娘的院子外面,和昨晚一样,到了后,院子里的人看到周嬷嬷到来,马上过来。

    看着院子里的人,周嬷嬷说了老夫人有事让她来,要见二姑娘,院子里的人听了,知道了什么:“老夫人是要让二姑娘起来吗,二姑娘还没有起来。”

    “我亲自去叫,你们也做自己的,准备好,二姑娘醒了就继续,老夫人说了,和往日一样。”

    周嬷嬷说了一声,走进去。

    院子里的丫鬟婆子听出什么,看着周嬷嬷身影,周嬷嬷进去了。

    她看到了二姑娘身边贴身的丫鬟婆子,和她们也说了声。

    一起到了二姑娘的面前,掀起床帐,二姑娘倒是睡着了,睡得很熟的样子,丫鬟婆子不敢出声,看向周嬷嬷。

    周嬷嬷站着:“二姑娘!”叫了几声二姑娘都没动静,这样下去不行,她示意一边的人。

    拍二姑娘的脸,让二姑娘醒来。

    吴雲正在做梦,做着自己指着卫烨骂的美梦,她准备对卫烨的气还回去,感觉到了什么,她醒了过来,她还没有骂够。

    谁吵醒了她?她——她睁开眼,很生气,一下看到周嬷嬷。

    再看旁边的丫鬟婆子,周嬷嬷为什么在这里?

    她愣了下,回过神来:“你们?”

    “二姑娘,老夫人让你起来,还要抄书和学规矩——”周嬷嬷看二姑娘睁开眼,没有迟疑,把老夫人的话说了。

    老夫人还等着呢。

    丫鬟婆子不说话。

    吴雲不敢置信:“你说什么?”

    周嬷嬷又说了一遍。

    吴雲还是不相信,看看周嬷嬷再看丫鬟婆子,她不相信祖母会这样对她。

    周嬷嬷看出二姑娘所想:“二姑娘不相信?觉得老夫人不会这样?那姑娘错了,老奴在这,就说明了,二姑娘起来吧,收拾好。”

    她退开一步,示意一边的人。

    一边的人过来。

    “我说了我没有睡好,我要补觉,祖母不知道?”吴雲想哭,她才不要起来。

    “老夫人知道,但二姑娘还是要起来,谁叫二姑娘自己不睡好呢。”

    周嬷嬷就是那样。

    “我都没有精神。”

    吴雲继续。

    “该做还是要做,姑娘。”

    周嬷嬷不再多说。

    丫鬟婆子服侍吴雲起来,吴雲脑中混乱,头痛。

    *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