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五章 借酒浇愁
    一秒★小△说§网..】,精彩小说无弹窗!

    萧菁菁不知道父王怎么想,摇头。

    “郡主,郡王爷应该是满意了,没听到都赞,真正有情有义是在活着的时候就宠着护着,不是放任着,让她自生自灭,还纳为妾,后来才扶正,哪里像那位,那位三姑娘就算做了什么,也不该不管了。”

    赵嬷嬷哼了下。

    萧菁菁颔首。

    没有多久,外祖母那边也知道,派了人过来传话,说外面传的人不少,让她不必理会。

    “郡主,外面的人只知道赞,知道什么,老夫人想来也和老奴一样。”赵嬷嬷道。

    萧菁菁让人告诉外祖母,她明白。

    赵嬷嬷去了。

    萧菁菁知道父王在府里,想要回去一下,和四爷说了,四爷答应了。

    天亮起来,赵嬷嬷一边叫着人服侍郡主起来,让人去端水过来,站在一边问郡主,她昨晚就知道郡主和四爷说了要回去一趟。

    早上四爷就走了,四爷不在。

    “郡主,你和四爷什么时候回去?”

    “嬷嬷知道?四爷说下午回府要是有空就回去。”萧菁菁一惊,转头看向赵嬷嬷,缓过神,本来也要告诉赵嬷嬷,准备一点东西,赵嬷嬷提起她就说了。

    “好,老奴知道,会准备,郡主回去一下好,三姑娘葬了,郡主可以问下郡王爷,和四爷一起去看下,让郡王爷高兴,郡王,反正三姑娘死了,一了百了,人死为大,都过去了,郡主。”赵嬷嬷说了。

    萧菁菁懂赵嬷嬷的想法,她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

    “郡主何必和一个死人计较。”赵嬷嬷又道,萧菁菁想到萧柔柔对她做过的:“我不想去。”就算萧柔柔人不在了,她还是不愿原谅。

    人死了就能一笔勾销吗。

    她知道赵嬷嬷是想她在父王面前表现一个态度,

    因为萧柔柔死了。

    “郡主你啊。”赵嬷嬷知道郡主放不下,可是在郡王爷眼中,那位三姑娘现在只剩下好,郡主这样,并不好。

    萧菁菁不说话,赵嬷嬷也不再劝。

    扶郡主走到琉璃镜前坐下来,叫了人进来,给郡主梳头,萧菁菁坐着,也不动。

    “郡主不愿意就算了。”赵嬷嬷笑了笑。

    *

    下午,秦王从外面回来,侍卫在后面,公公也在,管家过来,行了一礼,叫了一声殿下。

    秦王叫了起脚步不停,公公白了他一眼,跟着殿下。

    秦王进了书房坐下,叫了人进来,看了公公一眼,公公候在一旁,低下头,侍卫停我门外,一会人过来,进来了。

    是幕僚,幕僚进来后行了一礼看着殿下:“不知道殿下?”行的是人的礼节,很有人风范。

    秦王让人下去,公公下去,到了门外,和侍卫一起,看着书房里面,转身尖着嗓子吩咐侍卫守好,吩咐完走到一边。

    正好看到管家,不悦起来,管家看到公公,马上过来,笑着,陪着笑往书房看了眼:“殿下?”

    公公尖着嗓子白着他,不高兴的:“殿下当然在里面,不要进去打扰殿下。”

    管家明白过来,还是小心的询问公公:“我知道,不过殿下这是?”

    “殿下的事是你我能过问的?”公公尖着声音说,管家不再问,还是陪着笑,站在旁边等着,等着殿下忙完。

    “你来是有什么要禀给殿下?”公公见状,不高兴的问。

    “是那边,侍卫过来回话,要禀给殿下。”

    管家说了。

    “哪边?”公公还是问,管家:“殿下派去找那位纪公子的,已经办成了。”

    “哦,是那件事,既然是这样,就在这里等着,等殿下忙完再进去说一声,反正也不是急事,你也说完成了,想必照着殿下的意思做了,殿下知道也会高兴,正好殿下不是很高兴。”公公开了口。

    “殿下怎么会不高兴?为什么?”管家一听,马上紧张起来,担心的问。

    “殿下为什么不高兴?还能有什么,还不是皇上要交事情给殿下做,太子殿下插一脚,太子妃说是可能小产,一直就没动静。”

    公公恨恨的,很生气。

    管家明白过来,他和公公一样,为殿下不值,附和着公公:“太子殿下老是和殿下作对,又插一脚,不知道是什么事,皇上要让殿下做什么,皇上最在意的一直是殿下,太子妃那边都打听不到消息,也不知道如何,都是太子殿下封锁消息,太子就那么怕有人知道?太子妃娘娘不会真的小产了还是?消息这么久也没有传来。”

    “杂家哪里知道,反正太子殿下老是和殿下作对,这次也是,殿下很不悦。”公公睥着他。

    管家不再说。

    “你给杂家在这里等着,等殿下叫人,知道吗,那位纪公子。”

    公公想到顾姨娘,还活着疯了一样的顾姨娘,王妃娘娘不知为何问起顾姨娘,不在意梅园那位,倒是在意顾姨娘。

    殿下很不满,不愿告诉王妃娘娘,王妃娘娘好像很在乎,私下还在打听。

    殿下还不知道,要是殿下知道――王妃娘娘也真是。

    “是。”管家应道,公公别开头,看向书房门口,没有多久,书房门帘掀起,管家和公公等了等,等人走了,他们过去。

    管家也到了书房门口。

    “你在这里等着,杂家进去和殿下说。”公公回了一下头,进去了,管家点头站在门口,侍卫面无表情。

    管家等了会,不敢看进去。

    不一会,公公出来:“殿下让你进去,还不快点。”

    管家应了声,进了书房见了殿下,公公站着,管家行了礼:“殿下。”

    秦王:“你想见本王,有什么要说。”

    “殿下。”管家看了一下公公,公公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说。

    管家低下头:“那边传来消息,已经按着殿下的意思找到纪大公子,纪大公子再也站不起来。”他恭敬的道。

    公公听到这里,不再急,望向殿下,叫了声殿下。

    秦王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本王知道了。”

    管家失望,抬了一下头,又低下去,公公在一边说:“殿下,照着殿下的吩咐那位纪公子手脚动不了,又说不出话,谁会知道他是谁,就是躺在京城街头也不会有人多看一眼,认出他是谁,更不会有人发现,殿下放心,那位纪大公子不可能回纪府,纪府的人也不会找到,你说是吗。”

    他最后看向管家,管家点头。

    “我说过担心吗。”秦王说。

    公公一听,赶紧低头:“是老奴想太多了,殿下没必要担心,老奴要说的是这样一来,一切都会照着殿下想的发展。”

    秦王盯着他,不说话,公公低头,管家看着。

    秦王站了起来,走向他,一步一步,公公后退一步,跪在地上,不知道殿下有什么事,管家没有。

    秦王几步到了他们的面前,站住,居高临下俯视着公公还有一边的管家,公公低头,管家也不禁跪了下来:“殿下。”

    “本王从来都不需要担心这样的事情。”秦王一个字一个字的道,锁着他们两人,慢慢的道。

    “是,是,殿下。”公公赶紧尖着嗓子,管家也跟着。

    “本王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话,一切本来就会朝着本王想的发展。

    ”秦王又开口,公公管家一起磕了一个头。

    秦王站得笔直不再开口,公公管家过了一会没有听到殿下的话,终于小心的抬头。

    秦王还是盯着他们。

    “殿下,老奴知道,不知道殿下还有什么事。”管家问起来,公公尖着嗓子。

    “本王要问顾瑶一件事。”秦王忽然道,转过身来,往里面走去。

    公公管家都来不及反应,秦王走了几步他们才回过神来。

    “殿下你要见顾姨娘?殿下的意思?”公公反应过来,立刻抬头,管家也差不多:“殿下要见顾姨娘?”

    “对,本王的话没有听到?”秦王站着,回身身来,威严的面向他们,反问。

    “不知道殿下有什么事?老奴派人去叫顾姨娘,或者派人见顾姨娘,不知道殿下是在府里见还是。”管家一口气说了很多。

    公公也点头。

    “本王在府里,不去,也不想去庄子上,不想见顾瑶。”秦王说了出来。

    公公管家听出来了,那殿下的意思是?

    “本王不去也可以,本王的意思是你们派一个人去庄子上见顾瑶,见到顾瑶后,就说本王找她,她不是说知道一切,本王要知道一样。”秦王道,公公管家对视一眼:“殿下的话我们明白了,不知道殿下想知道?”

    “就说本王想知道太子的心上人是谁,在哪里。”

    秦王说了出来。

    回到位置上坐下来,盯向他们。

    公公和管家俯着身,应了一声:“是,殿下,老奴知道了。”

    他们终于知道殿下为什么要见顾姨娘了,知道了殿下的想法,他们会马上派人去庄子上见顾姨娘,问顾姨娘太子殿下的心上人。

    只是顾姨娘真的知道太子殿下的心上人是谁在哪吗,要知道谁都不知道,殿下派了人找都没有找到。

    顾姨娘能知道?就算顾姨娘知道很多事,他们想到听说的,顾姨娘疯了一样知道很多。

    殿下相信了,加上殿下留下顾姨娘,说明顾姨娘也许是真的知道什么。

    他们想着。

    秦王:“还不马上去,在这里等什么,等本王送你们去是不是?”他生起气来,冷着声音,沉下脸来,随手拿起案上的东西就砸过来,有笔还有书。

    啪一声响,东西落在地上。

    “殿下!”公公和管家跪着身前落下东西,他们吓了一跳,差点就被砸中,殿下看来很急了,都等不及,不由抬头叫了一声,然后低头,也不敢后退,只能低头应是,退下。

    看着落在面前的书还有笔,心中漏了一拍,过后才抬头,公公和管家退出去了,秦王站了起来,走了几步背负着双手。

    太子的心上人。

    周安找了这么久也没有找到,派的人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半点消息,果真是没用,没用的东西!他冷着脸。

    太子和他作对,他]想知道太子的心上人。

    想到顾瑶那个女人,不是说都知道吗,那就告诉他太子的心上人是谁,他现在就派人去问她。

    *

    “殿下。”公公和管家退到外面,目光依然落在里面,片刻两人才一起回神,转身看向对方。

    两人一起开口,又一起不说话,一直到过了会。

    “殿下要知道太子殿下的心上人,我马上去。”管家开口,公公脸色看不出什么的尖着嗓子:“杂家等着管家派人回来。”

    “好。”管家点头,公公不再说,两人一起再次看了看书房,和侍卫说了一声,退了下去。

    管家先去了,公公站在外面。

    管家叫了人去庄子上见顾姨娘,把殿下的话问了,再回来告诉他,他再和公公说一声去见殿下。

    这时看到人过来,他挥手让人快点去,殿下还等着他也等着,最好快点,一路小心,不要有差错,见过顾姨娘把要问的问了。

    侍卫下去,管家站着,看着人过来,他:“怎么了,你跑过来是有事要说还是。”

    “周嬷嬷陈嬷嬷。”来人开口。

    “周嬷嬷陈嬷嬷的事有进展了?现在如何。”管家问。

    “周嬷嬷还有陈嬷嬷好得差不多了,查到一些事。”来人开口,管家听了,原来是周嬷嬷陈嬷嬷的事。

    “查到什么事?”

    周嬷嬷陈嬷嬷先是相继出了事,没有人看着顾姨娘,就是那么巧合,殿下只能让她们休息,重新安排人。

    后来顾姨娘出了事,惹了殿下,被关起来,再然后就是现在,周嬷嬷陈嬷嬷好不好都没有什么关系了。

    顾姨娘被送到了庄子上,也疯了。

    不过殿下一直很关心,现在周嬷嬷陈嬷嬷好了,殿下应该会高兴――

    殿下一直在派人查,周嬷嬷陈嬷嬷出事的原因,一直没有查到什么,不知道这次是不是查出来了。

    “是周嬷嬷陈嬷嬷出事的原因。”来人说。

    “什么原因。”

    管家只觉果然查到了,是谁,他想知道。

    “是顾姨娘安排了人,对周嬷嬷陈嬷嬷下了手,之前没有找到人,所以没有查出来,现在找到人查了出来。”来人说了出来,管家听了,是顾姨娘?他要禀给殿下:“抓到的人呢。”

    “在外面,让人抓着。”

    来人抬头。

    “问清楚了?看来是顾姨娘的人,顾姨娘藏得很深,明明有人盯着,殿下为了仿着顾姨娘把顾姨娘送到那个院子,没想到顾姨娘还是敢,你跟我来,和我一起去见殿下。”管家说。

    来人应道是。

    管家带着人回了书房外面,公公看过来,管家上前和公公说了一声,告诉公公,公公看向后面的人一起点头。

    带着他们一起到了书房门口叫了一声殿下,又回过头来看向管家两人。

    “殿下,老奴有事要禀给殿下。”

    管家两人没有开口。

    公公接着:“殿下,周嬷嬷陈嬷嬷出事的原因查到了,人也安排了。”回头看着身后的人示意他们。

    很快,他们进去了见到了殿下。

    他们行了礼抬头。

    “殿下,人安排了,想必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知道顾姨娘的回答。”管家道。

    公公在一边指着旁边的人:“殿下,这个人来说查到了周嬷嬷陈嬷嬷出事的事,是顾姨娘派人做的,不想整天被人管,被人看着,所以才会动手。”

    被公公指着的人跪在地上磕着头。

    “殿下,是顾姨娘。”公公说,让跪在地上的人说,跪在地上的说了,回答了。

    “顾瑶?”秦王皱眉盯着他们。

    “是,殿下。”

    管家也开口。

    “顾瑶!”

    “……”

    *

    安郡王府。

    萧菁菁和四爷到了。

    ------题外话------

    昨晚回来虽然不晚才晚上七点半,可是卡,加上陪儿子还有和父母说话,啊啊就只写了那么一点,今天回来多写点。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