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章 嘉和郡主
    说着礼表哥还有仪表弟考中的事,四爷最近忙的事。

    叶蓁派了人来告诉她,在榜下被景非翎发现带回去了,纪尧轻笑着,温和的端起一边的茶水吹着茶沫子轻轻的磕着,没有喝,玉板指衬着茶杯绿得温润。

    七巧冬菱还有赵嬷嬷趁机送了点心还有甜的甘蔗汁进来,放在萧菁菁手边。

    赵嬷嬷也不说话,看七巧冬菱放好就示意她们跟她出去,四爷和郡主一边用着东西,私下说着话。

    纪尧收回目光,对着菁儿。

    “没有玩麻将?”

    他问起来,他时不时会和菁儿搓两把。

    萧菁菁把叶蓁去看榜的事说了,端起赵嬷嬷放在手边的甘蔗汁喝了一口,清甜的的汁水,润了一下唇。

    甘蔗汁是用快马送进京的甘蔗榨出来的汁,怕太甜,放了不少水。

    不能喝太多,她喝了一口放下来,看到点心。

    “这个景非翎,空了为夫陪你搓两把。”纪尧说着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笑了起来。

    “没想到礼表哥还有仪表弟考得这样好。”萧菁菁望着,把点心放到四爷面前。

    “学得好,当然就考得好了,为夫当年也不过如此了,确实考得不错。”纪尧开了口,笑了笑,拿了两块尝了,喂了菁儿两块。

    萧菁菁:“外祖母说过了殿试再宴客。”她吃下两块点心,摇头不要了,让四爷用,她喝着甘蔗汁,纪尧也不再用了。

    “哦,那到时候去贺喜。”

    纪尧走到她的面前,拉着她,抓紧她的手,十指交叉:“菁儿。”

    “四爷。”萧菁菁点头,叫了一声,纪尧轻笑过后:“我在皇上那里看过礼表哥的那篇策论,写得极不错,很精彩,连皇上都赞,几位大人也都觉得好。”

    萧菁菁看着四爷,是吗,前世是不是也是这样,她脑中放空,不停的想着。

    纪尧和菁儿说了说他看到的策论:“礼表哥的这篇策论,破题也不错,很有实干,算是里面最好的,菁儿很想知道?”

    他看出菁儿眼中的东西。

    萧菁菁前世从不关心这些,现在因为四爷,她想知道,轻轻点了一下头。

    “这样啊,还有一篇也不错,也有一些策论写得好,但其它一般的。”

    纪尧便对她提了一下前几名的策论,和礼表哥的策论的区别,萧菁菁听得很认真。

    纪尧说完,拉近她,手放到她的肚子上,感觉了一会,当然里面是不会动的。

    他也不在意,早就习惯,还是笑笑,轻拍了一下,就像是要打他一般。

    萧菁菁感觉到了,里面好像轻轻动了下,再感觉没有了,四爷明显没发现,太轻了,她希望里面再动一下,可是没有。

    纪尧放开了她,萧菁菁望着四爷。

    “看着我?”纪尧问。

    萧菁菁不说话,四爷拉她坐了下来,俯视着她。

    “等这个出生,为夫好好教他读书。”

    萧菁菁不语。

    “殿试的时候皇上肯定会出题,礼表哥的策论让皇上记住了,肯定会问礼表哥,只要礼表哥答得不差,一个状元跑不了。”纪尧又道,提起殿试的事。

    萧菁菁也知道。

    纪尧又提了殿试的事,萧菁菁也听着。

    “殿试主要是临场发挥!”

    说了说话,纪尧扫到一边,拿起放着的弈棋,小小的棋子拿在手心把玩,他把玩一下,温和笑笑回过头来,眸中一闪,萧菁菁也看到正要说话。

    “菁儿我们来下一局如何,好久没有陪菁儿下过。”纪尧开口,修长如玉的手上依然拈着弈棋,另一只手拿着弈棋,修长如玉的手指动了动,很是好看,萧菁菁看了几眼,自己的手指都没有四爷的好看。

    四爷要是再穿上宽袍大袖,便是魏晋的风流名士。

    四爷的手指修长,指腹有常年握笔还有练剑留下的茧子,握着她的手的时候,会让她的手心痒痒的。

    萧菁菁收起思绪,点了一下头:“好,四爷。”

    “菁儿,为夫不会让你。”

    纪尧坐了下来,在旁边,手握住她的手,拿起一子,萧菁菁感受着手背上的微痒,也不用四爷让她:“我也不需要四爷让。”这样的对话两人对弈时,时有发生。

    纪尧笑笑对着外面叫了人,让人进来摆好棋桌,坐在一边,拉着菁儿,赵嬷嬷七巧冬菱都进来了。

    纪尧再让她们把茶水还有甘蔗榨出的汁还有点心一起拿过来,等摆好棋桌,他拉着菁儿分别坐下。

    在赵嬷嬷嬷看着七巧冬菱送来点心和茶水甘蔗汁后,问了四爷还有没有吩咐,行礼退下去。

    纪尧拈着一颗棋子,茶水点心还有甘蔗汁放在手边轻易拿到的地方,棋盘很干净,他示意菁儿先来,手上的棋子很洁净,被他放下,他端起茶杯,里面有新泡的茶水,他边吹边喝。

    萧菁菁拿着一子,看着棋盘,想着怎么下,没有心思喝甘蔗汁还有用点心,看看四爷想着看过的棋谱,这次她不会再输给四爷。

    纪尧好整以瑕的等待着,看着菁儿的表情,嘴角上扬,温和儒雅,非常的有耐心,就像是在教学生。

    萧菁菁想到什么,落了子,抬头就发现四爷的样子,四爷把她当成学生吗?好像一直都是这样。

    不是把她当小丫头就是学生,还说把她当成妻子。

    纪尧放下茶杯,指了指,手指更显得修长如玉,骨节分明:“菁儿确定这里?”

    “对。”萧菁菁不知道四爷是不是在笑她没有下对,四爷虽然没有笑,她就是觉得四爷在笑,也是习惯。

    纪尧倒是真没笑,打量了一下,菁儿对弈进步了不少:“可以,菁儿,你进步了。”

    萧菁菁心头一松,四爷是说真的吗?她看了看四爷,四爷眼中只有笑意,包容的,她知道四爷不会哄她,心头放松,什么也不想。

    “喝口水润润,为夫看看。”纪尧没有马上下,端起甘蔗汁给菁儿,萧菁菁接过,端在手中,没有马上喝。

    纪尧不在意,拿起子慢慢看,好像不知道怎么下一样,看得很慢,过了好一会还是这样。

    萧菁菁看在眼里,知道四爷在逗她,四爷怎么会不知道怎么下,她喝了一口甘蔗汁,正要说话。

    纪尧就下了一子,抬头微微的笑:“为夫差点不知道如何下了。”

    “四爷就骗我玩吧。”萧菁菁不以为然,四爷又逗她。

    纪尧:“呵呵。”

    萧菁菁不理会,她又放下甘蔗汁,拿起一子。

    *

    宫里,太后的慈宁宫后面的偏殿里面,嘉和郡主一个人坐着,坐了一会,站起来,往外面看了眼,还是没有看到人,她收回目光。

    一个宫人出现:“郡主?”

    “本郡主没事,下去,看看。”嘉和郡主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她是专门打了机会,不让人进来,一个人留下来,让人去打听,等消息。

    宫人闻言,看了看郡主,退下去,嘉和郡主:“不知道静安有没有时间和我一起出去走一走。”她看一眼外面的天色。

    宫人顿了下,嘉和郡主忽然听到脚步声,她看出去,宫人从外面快步进来,嘉和郡主盯着。

    “郡主。”宫人叫了一声。

    嘉和郡主:“怎么样了,中了没有?”她上前一步,先看了眼殿外,没有看到人,才放下心,盯着宫人,不想太后娘娘知道她打听男人的事,尤其是外面的男人的事,而且是顾昭。

    “郡主,没有,顾公子没有中,好像落了榜,奴婢打听过了。”宫人摇了一下头,知道郡主想知道的是什么,知道郡主怕太后娘娘知道,她是郡主带入宫里的丫鬟,贴身丫鬟,从小跟着郡主一起长大。

    郡主只信任她。

    所以郡主不方便做的,像打听消息还有别的,都是让她去,她也一般都会打听到,这一次。郡主让她找机会打听顾公子有没有得中,她好不容易跑出去,想办法打听了。

    为了怕人知道,她还问了得中的是哪府的公子。

    顾公子没有中,落了榜,倒是吴府的公子中了头名。

    她了解郡主,不敢说,只是郡主问,她不能不说。

    “没有?竟然没有中?不是说才学不错,是顾府的大公子?”嘉和郡主听了很不高兴,生气的道,当初她被赐婚的时候,那些不是说顾昭这个顾府的大公子,很有才学,她还以为多有才学,听到他要考,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是还在借酒浇愁吗,不过她也想过考中了,她不用嫁一个白身,居然连个状元也考不上,别说状元了还落了第,简直是丢尽她的脸。

    她来来回回走着。

    气死她了,气死她了。

    之前借酒浇愁,为了顾瑶,不过一个妹妹,看他的样子,差点死在酒里,她当时就生气,要不是圣旨赐婚,她只能嫁给他,她早就找人打他一顿了,就这样还想中状元,难怪没有考上。

    “郡主。”宫人想说什么,抬着头,看着郡主的表情变化。

    嘉和郡主走了几步回过头来:“想说什么就说。”她恨恨的,很气。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