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一章 梦寐以求
    “也许顾公子是没有考好,下次一定能考上。》>》”宫人道,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郡主,只能想办法。

    她相信顾公子还是有才学的,这次不行,那下次呢,郡主不该这样看死了顾公子,郡主必竟是要嫁给顾公子的。

    “下次就行?一个状元算什么,就考不中,要是下次也考不中呢。”嘉和郡主生气的质问。

    “那。”宫人也不知道:“其实能不能考中并不代表什么,郡主。”宫人还想再说。

    “说什么,你明明知道我的意思,考不中,不能代表才怪,连这都考不中还有什么用。”嘉和郡主不想再听。

    宫人不再说,低下头。

    “其他人呢,谁考中头名?”

    嘉和郡主也知道再说也没用,生气的问,盯着宫人,誓要看进她的眼里。

    顾昭那个没用的男人!

    宫人正要说话,郡主还在生气。

    嘉和郡主因为不想让人知道她对顾昭的想法,所以都是私底下,无人的时候,连静安也不知道,她在静安面前都不会表现成这样,都是一个人时,在殿里时,因此才会找时间一个人,宫人抬头,对上郡主的视线:“郡主。”她了解郡主。

    “说啊,怎么不说。”

    嘉和郡主忽然回神见她不说话,她生气的开口。

    “郡主,头名是吴府的大公子,还有吴府的二公子也中了,只是在后面一些。”宫人道,前三名大家都知道,吴府的大公子得中头名更是连后宫的宫人都知道。

    都在说吴府大公子才学出众,比原来纪府的大公子还要出众,就像曾经的纪太傅。

    这些她没有说,怕说了郡主更不满。

    “吴府的大公子?竟然是他,竟然是吴府的大公子中了,还有呢。”

    嘉和郡主听了。

    顾昭真是没用,她不想嫁个白身的想法破灭了,这么没用,也不知道其它方面行不行。

    她以前并没有看不起顾昭,还是喜欢的,也愿意嫁过去,何况是圣旨赐婚,谁知道知道得越多,打听得越清楚,尤其是顾瑶混成一个妾,顾昭这个男人为了一个妹妹借酒浇愁,现在连状元也考不上,就生气。

    怎么能不气。

    在静安的面前她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对,听到宫人说吴府大公子中了,中了头名,连二公子也有名次。

    就顾昭那个男人没用。

    “其余的,是。”宫人把打听到的都说了出来。

    “我就知道顾昭那个男人没用,看看都中了,就他没有。”嘉和郡主脸色变得不行。

    宫人:“郡主,你不要这样。”

    “为什么我赐婚的不是吴府大公子,而是顾昭那个男人。”嘉和郡主猛的反应过来,对着宫人说,宫人哪里敢插半句话。

    好在这时候外面有了动静,不知道是谁来了,宫人看了一眼,回头:“郡主。”

    “不知道是谁。”嘉和郡主也停下来,看出去。

    “郡主可能是县主。”宫人想了想说,小心的。

    她知道只有这样说,郡主才会不再生气,太后娘娘一般不会派人来,因此只能说静安县主。

    “去看看。”嘉和郡主道,宫人见郡主果然平静下来,她行了一礼,走了出去,一看是静安县主。

    “县主。”她上前行礼。

    静安县主微笑带着宫人,看了眼里面,问了声。

    宫人说了郡主在里面,县主让她进去说一声。

    “郡主,是县主。”她向县主又行了一礼,得知县主是来找郡主说话,她转身进去禀报。

    嘉和郡主没有说话,挥了一下手,等到静安县主带人进来,嘉和郡主已经带上了笑了上前一步,拉着她往里走:“怎么来了?”

    “找你说话呀。”静安县主走近,笑着,宫人行礼后退。

    “顾昭那个男人居然落第。”嘉和郡主边拉着静安往里走边小声的说,语气还是不高兴,不过和刚才已经不一样了。

    “你知道了,打听了?”静安县主望着她,有些意外。

    “嗯,不是听说了嘛,就打听了下,哪里知道太没用了。”嘉和郡主开口,宫人欲言又止,另一个宫人也抬头。

    静安县主:“你不该这样说,这种事本来就没准,也许是一些事影响没有发挥好,以顾家的根底,顾大公子只要好好读书,就会考中,你也不是在意这些的。”

    她的劝说都是有根据的,她相信顾大公子不会差,也是话中有话提起以前的事,对顾大公子的影响。

    嘉和郡主心中明白,就是不意而已:“可是连这都考不中。”嘉和郡主不悦。

    静安县主还是劝说着她。

    没有看出她不喜这门婚事。

    嘉和郡主真的想说自己有点看不上顾大公子,最后还是没有。

    “你是不知道吴家大公子二公子中了头名,都中了,和顾昭可不一样,菁华郡主多了两个有才的表哥。”

    “嘉和,你不在意的是吗。”静安是敏感的人还是察觉了一点,认真的看着她。

    嘉和郡主说不出话,而后:“我们说点别的吧。”

    静安县主才不在意。

    *

    春闱过后殿试,殿试在保和殿,应试者自黎明入,历经点名、散卷、赞拜、行礼

    等礼节,然后颁发策题。

    务策一道,题长二、三百字,所询一二事,策不限长短,必须用正体,即所谓“院体”、“馆阁体”,字要方正、光园、乌黑、体大。

    从某种角度来看,书法往往比章重要。

    殿试只一天,经受卷、掌卷、弥封等官收存。

    这次的殿试熙和帝也出现了,依然是监考阅卷,只考策论一题,巳时开考,未时起可交卷进行批阅。

    此时策论已经下了,考生看着策论,等着面圣。

    熙和帝带着人一入保和殿。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吧,开始。”熙和帝在官员陪同下,看着下面这次参考的新进贡士,都看了看吴家的小子,目光顿了顿,没有多看,也没有单独询问,叫了一声起,对着身边的人道。

    走了出去,把这里交给下面,这些参考的,以吴礼为首,抬头,起身。

    然后便是考官说话,坐下来后,知道今次的殿试要考的策论是什么后,几乎所有的新进贡士都想快点交卷,给陛下一个好印象。

    哪怕交得快不代表写得好。

    他们的卷子会交给专门的官员,被挑中才可能会被陛下亲阅。

    而陛下阅卷阅到后面,十分疲惫,很容易失去了赏的耐心。

    不少人认为他们交得快,陛下就可能亲阅。

    同样的策论,答卷很大程度上来说大同小异,除非破题惊艳,答得惊艳的,被记住,还有就是耳目一新的。

    然后只有交得快的,剩余的考卷都是交给八名监考官进行审阅。

    戌时,会在所有交卷的考生中选出最出彩的前十名,进行深一度的策论。

    挑出今年科举的三名一甲。

    而二甲和三甲的名次则由八名监考官商讨后评选而出。

    次日放榜。

    三甲之中,一甲三名,赐进士及第,第一名为状元,第二名为榜眼,第三名为探花,是所有人奋斗多年的最终目标。

    当金榜题名,被授予官职后,光宗耀祖,可以走上官场,那些梦寐以求的一切,都可在未来实现!

    二甲若干人,占录取者的三分之一,称“进士出身”,二甲的第一名称传胪。

    三甲若干人,占录取者的三分之二,最后由填榜官填写发榜。

    一甲三人立即授,状元授翰林院编修。

    二、三甲进士如欲授职入官,还要在保和殿再经朝考次,综合前后考试成绩,择优入翰林院为庶吉士。即俗称的“点翰林”,其余分发各部任主事或赴外地任职。

    不久,就有人交卷,只是没有看到陛下。

    监考官盯着。

    吴礼赶在最后交了卷,吴仪早一点,等着大哥,其他的人陆续交了卷。

    戌时后,殿试结束,新进的贡士离场,考卷整合后交由八名监考官审阅,看上的就放在一边。

    熙和帝看了看过来的监考官,知道殿试结束,他让监考官拿了最先交卷的十张卷子给他,看了看眼前的这篇策论。

    放到一边,又拿起一张,一连看了几张都只能用用平平无奇来形容,他很失望,问了一下这几人会试的名次,得知是在二甲中间,一看就学问有限,能得中二甲不错了,还想拔出头。

    直接放到一边:“这些都不用提了,放到二甲方最后。”要不是还有点可取的,直接不录用了。

    官员一看一听,知道陛下恼这些人取巧,明明学识不够还往前凑这是放到哪里,忙退下。

    “陛下,这是臣等挑中的前十名。”

    半晌,监考官挑中最好的十张递到陛下的面前,熙和帝看了看,示意总管公公。

    总管公公得到陛下的示意到了官员面前,接过十张卷子,监考官退开,总管公公到了陛下面前。

    熙和帝取过一张来,看了一眼,脸色缓和了些,威严的点了下头,这张倒是有点意思,总管公公看出来了,监考官也发现了。

    “这是谁的卷子倒是不错。”熙和帝把十张挑出来的看过后,挑出了其中五张最好的,尤其是其中两张。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