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九章
    菁丫头和叶丫头弄出来的东西何止是受欢迎。看到网

    就连他都好奇想看一看。

    “陛下要不要试着玩一下?”总管公公看出陛下的神色,抬头望着,小心的询问。

    “朕是好奇,还没有玩过,但朕现在还有事,等空了朕再试一下。”熙和帝摇头,做了决定,威严的吩咐了什么,总管公公忙应了是,对着一边的小太监。

    小太监行礼退下去,小跑开来。

    熙和帝没有再提,母后那边不知道如何,手一挥,总管公公看着陛下。

    *

    太后宫中,让人送了后宫的女人离开,太后正要摇头,宝珠郡主站在旁边,转过头来,拉着外祖母,她也很喜欢菁表姐还有怀郡王世子妃送入宫的麻将,和宜妃娘娘还有贵妃娘娘一样。

    “外祖母,外祖母。”

    太后听到她的话,没有再摇头,看向她问起来:“珠丫头怎么。”

    “外祖母,没想到菁表姐还有怀郡王世子妃这么厉害,弄出这样好玩的东西。”宝珠郡主说得很快,高兴的道,还有佩服。

    对菁表姐还有怀郡王世子妃的。

    太后静静的凝着她的表情,赞成菁丫头叶丫头会想,厉害,不过:“厉害吗?你也说了是好玩的东西,玩的东西,不是别的,高兴佩服什么。”话没有说完,其中的意思就是只是玩的东西,玩物丧志,还有很多没有说,就是好玩点,不算正事。

    就算是发明了什么,也不过如此,不需这么佩服,要是发明的是用于正途的那才是有功。

    有这心思为什么不发明点用于正途的。

    “外祖母,你不觉得菁表姐还有怀郡王世子妃厉害吗,麻将这么好玩,还有以前,怀郡王世子妃脑中好像有千千万万想法。”

    宝珠郡主马上说,最后赞叹着。

    “不觉得,行了,珠丫头。”太后不想再说下去,打断珠丫头的话,她承认菁丫头还有叶蓁那个丫头会想敢做。

    尤其是叶蓁丫头脑中有不知道多少想法,还敢弄出来,目光掠过静安还有嘉和还有宫人。

    嘉和郡主坐着,静安县主想说什么。

    太后回过了头,不再多看:“麻将这个新鲜的玩意是真的很不错,所有人都知道。”叹了口气,开口。

    宝珠郡主不知道外祖母的意思,外祖母不是不喜欢吗?

    静安县主还有嘉和郡主听出什么。

    “你们想来也喜欢,想弄一幅来玩一玩,就没有不喜欢的,菁丫头和叶丫头本事是不小的,去吧,哀家虽然觉得只是一个玩意,你们喜欢也没有什么,不会说你们。”太后这时盯着她们,不是疑问,是笃定淡淡的。

    “是。”

    静安县主和嘉和张了张嘴,才吐出一个是字,对视一眼:“太后娘娘我们——”

    宝珠郡主看向静安县主和嘉和郡主。

    “不用说,说不说都那样,哀家知道,大家都喜欢,说明是个好东西,就是哀家也是喜欢的这点不能否认。”太后不用她们说完就知道她们想说什么,截住她们的话,眼见她们看过来,带着疑惑,而珠丫头欲言又止的,她侧过头来。

    伸出手没有让珠丫头说:“珠丫头是不是在想我不是不喜欢吗?”

    宝珠郡主点头。

    嘉和郡主静安县主也点头。

    “喜欢是喜欢。”太后说了一句。

    宝珠郡主明白了,外祖母是什么想法,嘉和郡主和太后一样想法,静安觉得不对,就算是好玩的也不简单。

    不是随便谁都能想出来的,何况还有以前的一些东西,菁华郡主还有怀郡王世子妃真的厉害。

    太后这时侧头看向珠丫头:“珠丫头也是喜欢的吧!”

    “……”宝珠郡主还是拉着外祖母,没有说话,静安县主温婉的嘉和郡主在想着什么。

    太后没有再理。

    “只要玩过几次,就想再玩,我玩了几次都觉得手痒,总是想搓,总是想着,这一圈过了还想再玩一圈。”

    都不由点头。

    “可是这样并不都是好事,要知道玩物丧志,但又是一件让人爱不释手的新玩意,就连我都想知道叶丫头和菁丫头怎么想的,脑中怎么这么灵活。”

    太后开口,话中矛盾,话中有话,但也是实话:“连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界定了,罢了,何必多想,就是一个玩意,喜欢就玩一玩。”

    就是因为如此矛盾,才诱人,吸引人的注目。

    宝珠郡主还有嘉和郡主三人脸色变了下,看着太后,隐隐听出来了。

    “那些妃嫔喜欢要弄一幅出来玩,哀家也不说什么,都答应了,你们想也没有什么,也可以做一幅,哀家一会就让人做,这麻将是越想越是觉得好。”

    太后不再想玩物丧志,反正就是这样,她知道后宫的女人要是不答应,那些后宫的女人不知道要吵成什么样。

    一知道麻将,就跑来要弄一幅,不是一个,而是几个一起,珠丫头几个又何尝不是呢。

    虽然没有说,那也是被后宫的女人拔了先。

    还有更多人,叶丫头送也只送了三幅,她贵妃皇帝,皇帝那里就不说了,贵妃那边多半也有人。

    也不知道麻将怎么传得这么快,叫这么多人知道,还知道好玩,跑来她这里和贵妃那里,要学要看,看了学了有了想法,想自己做一幅。

    说是请求她的同意,呵呵。

    有些东西,禁是禁不了的,何况真有趣,放开了,说不定就好了。

    “外祖母。”宝珠郡主叫了声,嘉和郡主静安县主不说话,宫人也是。

    “还以为又是叶丫头一个人做出来的,谁知道还有菁丫头参与。”太后笑了起来,摇头,注视着她们,问起一边的宫人叶丫头派人送进宫的时候还说了什么。

    宝珠郡主嘉和郡主静安县主心头一松。

    宫人说了什么,太后笑容加深。

    宝珠郡主在想真的是菁表姐和怀郡王世子妃想出来的吗,不知道还以为是做梦梦到的。

    嘉和郡主静安县主看着彼此。

    太后问完,睥了珠丫头几个:“怎么?”

    “外祖母问得这么详细?”宝珠郡主问,嘉和郡主静安县主也听着。

    “你们说呢,菁丫头还有叶丫头弄出这么有趣的东西,既然都喜欢,哀家当然要赏赐一番。”太后扫过她们,反问,挑眉,侧头吩咐起一边跪在地上的宫人,她要赏赐一番叶丫头还有菁丫头。

    宫人跪在地上,行了一礼,颔首,听着太后娘娘的话。

    太后吩咐完,挥手:“奉哀家的旨意——怀郡王世子妃还有菁华郡主……特赐……”

    宝珠郡主几人闻言。

    外祖母赏赐这么多?

    就是静安县主和嘉和郡主也觉得多。

    太后看不出情绪,一一吩咐。

    宫人应了是,抬头望着太后娘娘,太后叫了她们去取了,去见叶丫头还有菁丫头赏赐下去。

    当是她的心意,还有对她们发明麻将的奖赏,代表宫里,也是一种认可。

    几个宫人退下去。

    太后站起来。

    “外祖母,你赏赐这么多?”宝珠郡主道。

    太后看向她:“你不是喜欢?便多赏赐了一点。”

    静安县主嘉和郡主不敢说话。

    *

    不久,怀郡王府,叶蓁接到宫里来的人送来的赏赐,看着宫里来的人,知道是宫里嘉奖她的,因为她弄出麻将。

    太后娘娘喜欢,派人赏赐不少好东西给她,她就高兴,就想大笑,嘿嘿嘿嘿,她就知道自己厉害。

    她就知道自己把麻将献入宫里一定能得到奖赏,麻将这样的好东西,没有人会不喜欢,嘿嘿,之前没有赏赐下来,她还在想她告诉自己等等。

    要是还是没有,她就找人入宫问下,问下景非翎。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一个人等着,终于还是让她等到了吧,她就说太后娘娘怎么能这么不识趣。

    宫里来人的人说太后娘娘说她慧质兰心还有心思灵巧什么的,她没有仔细听,眼中只有太后娘娘赏下来的好东西,闪闪发光。

    她喜欢,很喜欢太后娘娘的赏赐,要是以后她做出好玩的送入宫,太后娘娘也能像这次一样喜欢赏赐这么多好东西给她就好了。

    以前太后也太小气了,她嘿嘿的又是一笑。

    她很想扑过去抱在怀里,亲一亲,不过看到宫里来的人,她可不想宫里来的人看到。

    还是等人走了,她再扑过去抱住,放到床上,晚上枕着睡吧。

    珠宝首饰女人没有不爱的,还是极品的,太后娘娘真好,她看着赏赐下来的东西。

    一下子想到菁姐姐。

    她可是把菁姐姐的名字一起加上,太后赏赐了她,一定也赏赐了菁姐姐吧。

    她想问,不知道菁姐姐得到什么好东西,她好想知道,去看下菁姐姐,不过现在人在面前,还是问下宫里来的人,然后再去找菁姐姐吧。

    宫里来的人发现了什么,看向她,叶蓁一点也没有感觉。

    还是她的奶嬷嬷叫了一声,丫鬟婆子也看过来。

    叶蓁回神,她恢复正常,笑着问了起来。

    表面上谦虚的问过太后娘娘,谢过太后娘娘,没有让宫里来的人知道她的想法,问起菁姐姐那边是不是也有赏赐。

    宫里来的人回答了,没有多呆,看了一下怀郡王世子妃,准备告辞回宫。

    一边的奶嬷嬷丫鬟婆子见状,松了口气,看向世子妃,宫里来的人看不出来,她们却看出来世子妃所想。

    目光盯向太后娘娘赐下来的东西。

    叶蓁没有留宫里来的人,叫了人送出去,景非翎不在府里,没有人管她,祖母不会管她,不过祖母得知宫里来人,肯定会让人来问,现在祖母可能知道了。

    她干脆叫了一个人去说一声,让祖母不要担心。

    婆子去了。

    “世子妃。”奶嬷嬷还有丫鬟想说话。

    “什么?你们又要说什么?”

    叶蓁收回视线,不高兴的,她要好好看看太后赏赐的,然后去找菁姐姐,在景非翎回府前。

    她也不用怕景非翎,看看太后娘娘都派来赏赐她了,哼。

    祖母知道也会高兴,她可以献入宫的时候和祖母说过,祖母同意的,景非翎不也同意了?

    “世子妃这些太后娘娘赏赐的还是放着吧,世子妃在宫里来的人面前还是注意一下。”

    奶嬷嬷和丫鬟道劝着,目光扫向太后娘娘赐下的东西,她们会收起来,这种赏赐的东西并不能拿出去乱用,也提醒世子妃。

    “注意什么,谁能发现?你们也不会说。”

    叶蓁不以为然看向她们,并没有用心听,然后转开视线,扑向太后赏赐的东西笑起来,嘿嘿嘿:“这些你们不要管,给我搬到床榻上,我要睡着。”

    就要扑上去抱在怀里,头枕着,一脸陶醉。

    “世子妃。”

    奶嬷嬷丫鬟看在眼中,简直觉得荒唐,不可置信,就算世子妃总是做出荒唐的事还是再次觉得荒唐。

    她们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

    眼睁睁的看着世子妃这样,她们一句话都说不出。

    “怎么了,我就是喜欢,然后去纪府,对了,现在去正好,晚了回府就晚了!”叶蓁真的扑到赏赐的东西上虚抱着,夸张的亲了下,闭了一下眼,睁开眼看到她们傻了的样子,站直身体,大惊小怪,她就是喜欢而已,以前也不是没有过。

    她还是舍不得放开,不过看一下赏赐的东西,想到菁姐姐,抱了一下,收回手:“你们把太后娘娘赏赐给我的这些都放到我的床榻上,我要好好欣赏。”

    她指挥起来。

    奶嬷嬷丫鬟回过神来一看,脸色都怪异,然后第一件事不是怕有人看到,发现看向门外,很怕世子妃刚才的样子叫人看到。

    发现没有人,只有她们还有世子妃才放下心来。

    “世子妃,幸好没有人看到。”

    叶蓁:“你们看什么?”

    “世子妃,你刚刚的样子要是叫人看到——”奶嬷嬷丫鬟回头再次道,叶蓁:“那有什么,我要去纪府,找菁姐姐,聊下聊,看下,早点回府。”

    奶嬷嬷丫鬟想要开口。

    叶蓁见她们不动:“你们还不快把太后娘娘赏赐给我的珠宝首饰收好,照着我说的做!”

    奶嬷嬷丫鬟还是没有动:“世子妃要去纪府?”

    “对没有听到我的话?”

    叶蓁等不及,指挥着奶嬷嬷留下放好珠宝首饰,让丫鬟跟着她就行了,她说走就走,往外面去。

    回来再抱着睡。

    奶嬷嬷丫鬟想什么没有,怎么可能把珠宝首饰真放到床榻上,可不等她们说完世子妃走了,看着太后娘娘赏赐的,再看世子妃,奶嬷嬷派了人跟上世子妃。

    奶嬷嬷带着人不知道该把赏赐的珠宝首饰放哪里,太后娘娘怎么赏赐这么多珠宝首饰,不会是知道世子妃最喜欢吧。

    奶嬷嬷摇头不再想。

    *

    叶蓁走了几步,想到自己说过要弄一个新玩意给菁姐姐的。

    她让人去拿她做得差不多的东西,纸牌。

    丫鬟看了世子妃一眼,听到世子妃说的,她想到世子妃做好的东西,纸一样的牌,像叶子牌又不是。

    她行礼退下去,见到奶嬷嬷,奶嬷嬷正犹豫,就看到,问了下知道是怎么回事让丫鬟取了。

    叶蓁等到丫鬟拿来,她放在一个盒子里,装着,亲自拿着。

    丫鬟退了退。

    纪府。

    叶蓁到了,看到菁姐姐到来,一下子冲过去,拉着菁姐姐的手,不管身后的丫鬟还有花厅的人,以及菁姐姐身后跟来的人,刚才她打听了,宫里果然赏赐了东西,和她一样。

    她没有想错,真的一样,她现在想知道太后赏了菁姐姐什么。

    她拉着菁姐姐就问起来:“菁姐姐宫里赏,赐了是不是,我也接到了,来看看,问一下。”

    “对。”

    萧菁菁并不想要宫中的赏赐,看叶蓁高兴的样子,她只是点头,抽出手,坐下来。

    赵嬷嬷等人站到她身后,看过去,花厅的丫鬟起来,婆子也是。

    叶蓁也不在意,还是笑嘻嘻的,高兴的坐下来。

    她身边的人看了一下菁华郡主,站到她身后,捧着一个盒子,萧菁菁看了一眼,没有询问。

    赵嬷嬷等当然也看到。

    叶蓁身边的人丫鬟抬了一下眸。

    叶蓁一无所知:“菁姐姐,你看我就说了报上菁姐姐的名字有好处,我们是好姐妹,当然有好处一起享了,菁姐姐还不愿占我便宜,不知道宫里赏了菁姐姐什么,太后娘娘派人到府里赏了我不少好东西。”得意的,嘿嘿一笑,把太后娘娘赏赐的说了出来。

    萧菁菁:“没有什么。”也说了说。

    叶蓁听着,眼晴发光,一样的一样的,萧菁菁看出来了,没有说话,叶蓁是真的喜欢,和她的一样。

    太后娘娘还真的没有厚此薄彼,她很满意,就算是她弄的麻将,萧菁菁看她这样喜欢,想把东西给她。

    “麻将是叶妹妹弄的,我实在没有出力,不应该得到赏赐,叶妹妹拿回去吧。”

    她示意赵嬷嬷。

    赵嬷嬷几人看不习惯叶姑娘了。

    “不用,不用,我才不要呢,菁姐姐再这样我生气了,也是见外,本来就该一想。”叶蓁不觉得,摆着手,她身边的人隐隐察觉,花厅的丫鬟婆子看着。

    萧菁菁想说你不是喜欢。

    “我只是高兴。”

    叶蓁接着说了。

    萧菁菁想着以后找机会还给她吧,她看出叶蓁真的不要。

    “菁姐姐,我有一样东西给你,答应你的。”叶蓁让丫鬟拿出来,打开盒子,讲解起来。

    萧菁菁又见识了新东西。

    *

    吴府得了宫里的话,心头稍放松。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