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五章 每年春狩
    太子再次反问,一下子不知道是不是说得太急,还是咳嗽并没有完全好,他咳了一声,脸一白,就像以前一样,身体一弯,又不像以前那么严重。网

    就咳了一声。

    东宫的属官吓到了,殿下!脸色都变了,不知所措,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能跪下去,望着殿下,想打自己一个耳光,他是乌鸦嘴吗,才刚说殿下好了,殿下就。

    殿下!

    “殿下,下官是个乌鸦嘴,下官!”他还想说什么,吞吞吐吐的。

    “孤就是咳了一声,至于吗,起来吧,孤懒得说了。”太子伸了一下双手,懒得计较,他身体如何要他们说。

    东宫的属官脸色担心起来,不等他说话。

    “孤要出去。”

    太子道,就要走,公公进来,一下子看到,意识到什么,进来的时候也听到了一些,扫过属官看向殿下:“殿下?”

    太子挥手。

    东宫的属官想说话。

    “殿下身子好不容易好了一点,殿下要去哪里,还是不要去了,又咳嗽就不好了,那边熬了药,老奴让人送过来,殿下先喝药,这次的药很有效,老奴问过,殿下很快会好起来。”

    公公道。

    太子看了属官,颔首,公公也看过去,退了下去,东宫的属官朝着太子殿下。

    “看孤做什么?”太子开口。

    *

    秦王出了宫,就算身后有人叫,也没有停,各位大人看着,没有再叫,相视一眼,晋王被人抬着出现,扫了一眼四周,让人抬着上前,叫了一声。

    盯着秦王的背影。

    秦王停下来,挥手拦下身边的人,不让他们上前,回头看向他,晋王笑了笑,让人抬着他过去,到了秦王的面前,一张肥胖的脸颤着,好像又比上个月肥胖了。

    抬着的人额头上都出了汗,一晃一晃。

    “秦王啊,本王可没有派人对你动手,你可不要怀疑本王。”

    脸上带着笑,肥胖的脸又是一颤。

    “是吗。”秦王道。

    “本王哪里敢对付你啊,太子那里本王就不知道了,说不定就是太子,你可要小心,父皇虽然看重你,但太子,可不一样。”晋王看了一眼四周,肥胖继续颤着,蒲扇大的手抹了一把额头,抹掉额头上的汗。

    秦王不置可否。

    晋王一身肥肉在颤:“本王有话和你说一说。”

    “你要说什么。”秦王问,晋王蒲扇大的手再次一挥,让人抬着他上前,秦王盯着他过来。

    “这是做什么,本王还能下来?”

    “我有事要做。”秦王道。

    “什么事,不怕太子又做什么,父皇也真是的,也不知道说一下太子。”晋王嗡声嗡气的。

    “要是只是说这些,我走了。”秦王开口。

    周围没有人,不过两人的对话还是传了出去。

    至少在宫里的不少人都知道了,知道秦王和晋王在一处说话,都悄悄的说着话。

    传到东宫。

    太子知道后笑了起来,他们以为是谁,孤从来没把他们放在眼里,真是一点也不把他这个太子放在眼里。

    还有那些人,宫里的那些人,父皇,还有父皇的后妃,宫外的人。

    孤这太子当得真是让人操心。

    这不是第一次,让孤数一数有多少次了,一次二次,孤都数不清了,太子掰着手数了几次,孤也真是太手软了,也太心慈了,舍不得对他们动手,纪太傅说得对。

    对有些人不能太心慈手软,要是孤没有纪太傅没有那么多人,孤还会怕,孤有的是人,纪太傅可是嘱咐了孤一些事,听说是菁妹妹想到的,想不到菁妹妹也这么能干。

    他倒是相信菁妹妹是为了他好,这些人还真当孤是吃素的了不成,孤有太傅大人——孤可不怕。

    “太子殿下,晋王还有秦王会不会联合啊,晋王殿下找上秦王殿下,肯定是针对殿下,晋王竟然说是殿下做的,秦王也觉得是殿下,殿下一定有人听到,说不定又会有针对殿下的话。”

    公公道。

    “孤还怕了他们?”太子反问,冷冷的。

    “殿下当然不怕,只是老奴怕陛下会多想。”公公开口。

    “父皇早就多想了,孤的事,父皇都会多想。”太子不在意的,他也在想秦王和晋王是不是要联合。

    公公还是说着自己的想法,直到殿下挥手止住。

    *

    熙和帝也知道了秦王和晋王的事,宫里发生的,自会有人报上来,特别是太子秦王晋王的事,更是要着重报上来的,他看了总管公公一眼威严的:“就是这样?秦王和晋王一起出的宫,说了话?”

    “是,陛下。”总管公公小心看着陛下,手上的拂尘一甩,放好,陛下会怎么想呢,对于太子殿下可能算计秦王殿下。

    秦王殿下的位于京郊的庄子被烧还有那位顾才女的死是太子殿下派人做的亦或是晋王殿下做的事,陛下明明知道,却什么也没有做。

    先前还好说,只是传言,现在呢。

    下面闹上来,派去的人可是查到了一些事,还找到了线索,线索就在那里,指着晋王和太子,虽然还有点混,不知道到底是谁,可秦王殿下把查到的禀给陛下,陛下也只是安抚了一下秦王殿下,说心中有数。

    让秦王殿下放心,秦王殿下还真的放心了,这是他第一不懂的,第二是太子殿下好像心情不错,明明出了这样的事,不管是不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也牵进来,谁知道最后如何,太子殿下似一点不担心,他想到朝会的时候看到太子殿下的样子。

    可能真是太子殿下做的吧,不然怎么这样,可要是太子殿下做的,不是该更小心谨慎,至少也要表明点态度吧,不是如今这样,当做没有任何事发生,模拟两可的样子。

    太子殿下好像真的是一点也不担心,倒是晋王很着急。

    晋王殿下在朝会就急,不会也不会找上秦王殿下,说起来陛下和太子殿下秦王殿下这次的反应都很奇怪。

    他觉得肯定会有什么,晋王就是一个搅和的,不可能有太大威胁,就是一个从中搅乱的。

    总管公公想着,忽然想到什么,难道陛下是在等那边的消息。

    在等暗示的调查?很可能是这样,要是以前,只要是太子殿下的事,陛下都不会让人查。

    都是直接处置,也不管太子殿下是不是真的做了,这一回。

    “看着朕干什么?朕好像没有问你。”熙和帝不悦的

    “陛下,你——”

    总管公公小心的。

    “朕什么?”

    熙和帝像是没有明白,直接反问。

    总管公公不敢再说话:“陛下,老奴不敢。”

    “不敢?太子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这是第几天了,这都过了好些天了,还以为事情一出太子会有动静,朕派人盯着,几方都盯着,太子沉得住气啊。”熙和帝威严的盯紧,问了起来,目光落在总管太监的身上。

    “没有,陛下,太子殿下就像什么也不知道一样。”总管公公抬头,恭敬的,太子是一点点变了些。

    又好像没有变。

    “太子变了,朕有时在想,又像没有。”

    熙和帝开口,念了一声:“朕倒是没有想到,还以为太子会做什么,都说是他做的,朕也想看下是不是他。”

    总管公公听出陛下的意思,连陛下也觉得太子殿下有点改变,殿下的意思是不会只听传言,还有其他人说,陛下好像也变了。

    他很好奇,陛下到底如何想过来的。

    “陛下,也许不是太子殿下,也许——”是太子殿下,陛下没有发话,总管公公可不敢给太子殿下定罪。

    就是陛下定了罪,他这个太监也不敢胡乱言太子殿下的是非啊。

    “这些人一个个是觉得朕糊涂了。”

    熙和帝说了声。

    总管公公想着以前,陛下是不论真相是什么,一味只包容秦王殿下,不会是那位顾姨娘的死让陛下对秦王殿下生了芥蒂吧。

    总管公公觉得自己想得太多,不可能的,可是由不得他这样想。

    熙和帝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是他是谁,朕也想知道。”熙和帝目光没有移开,还是在他的身上,总管公公不敢再发话。

    “不是太子,那就是有人想弄到太子身上,是不是朕都有打算,太子的身体听说好多了,这次找的大夫倒是不错。”

    熙和帝又说。

    总管公公哪敢插话,东宫有人,陛下都知道,东宫以为能瞒着的。

    “太子殿下身子好了是好事。”哪里是好事,只是他嘴上说。

    “真的是好事才行。”熙和帝道,不以为然,漫不经心,话中有话,东宫倒是一直没有忘太子的病,派人找着名医,也不知道找的大夫能不能真的治好,还是不过又一个庸医,他可不觉得那么容易,指不定越治越差,就像以前。

    偶尔好点。

    要是容易他这皇帝还说什么,他不想管东宫的事。

    “朕这回不冤枉太子,晋王还有秦王那里见了面,都觉得是太子,那么太子。”

    “陛下。”

    总管公公道。

    熙和帝想了一下什么,抬眸,到了晚上,他派去的人回来了,看过去,总管公公也发现了。

    陛下果然是在等着。

    一个黑衣的暗卫出现在殿中,跪在地上行了一礼。

    熙和帝问了一声,总管公公看着,跪在下面的暗卫抬头,说了起来。

    熙和帝听完,太子,秦王,晋王。

    总管公公转向陛下,不是太子,那么是谁呢?陛下会还会牵怒吗。

    熙和帝沉吟的同时让人下去,该知道的知道,查到,差不多了,他有了想法,挥手,不许说出去。

    总管公公还在想着。

    暗卫下去,消失不见。

    熙和帝盯着总管公公:“事情就这样。”

    “陛下。”总管公公隐隐听出陛下的意思,陛下是当做不知道,就这样,陛下要做什么?

    “朕要看一看。”

    熙和帝只说了一半就没有再说了,总管公公也没有再问。

    天黑了下去。

    *

    过了几天,宫里下了旨。

    太子晋王秦王都有了事情要办,腾不出手来,各家听到,陛下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没有人想得出来。

    “陛下的意思是不追究了?”

    “不知道。”“陛下怎么直接给秦王殿下太子殿下还有晋王殿下一起安排了事做,春狩,不知道陛下会留太子殿下在宫里还是,太子殿下身子可不能参加。”

    “东宫那边有消息太子殿下身子好了许多。”“最近看着太子殿下是比以前好了。”

    “”

    太子笑了,父皇啊父皇。

    看到秦王,他叫了一声,看着秦王面无表情的脸,他很高兴,还有晋王。

    晋王也看着太子,秦王也一样。

    每年的春狩到来。

    熙和帝带着太子秦王晋王还有各大臣,进行春狩,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