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九章 她要生了
    怕地上打滑了,她本来劝郡主再等等来看,至少等雨干了后,又叫了一个丫鬟扶着郡主。

    紫嫣秋雨两个丫头没来。

    萧菁菁远远便看到开出的地里发的芽,想要再走近一点。

    “真的发了芽,郡主。”赵嬷嬷也看到,高兴的回头,七巧冬菱等也一样,守在地边的婆子见夫人过来,行礼。

    萧菁菁让人起来,走近看了看,扶着嬷嬷的手。

    赵嬷嬷边扶着边让郡主小心,一点一点扶着郡主走,这里开过荒地上还有开出来的地,雨一落下,打湿了就滑起来。

    说起来郡主洒种子洒得好,洒了没几天就下雨,一场春雨,让种子发芽,不然还不知道要等多少天。

    天有点凉,下过雨,很快会晴起来。

    萧菁菁走到地边,由着人扶着,仔细打量,看过后,她问了问守着地的婆子,她询问过庄子上种过地的婆子还有又找了农书看。

    四爷也找了一些农书给她,知道她喜欢。

    她吩咐守着地的婆子丫鬟,接着该怎么做,不要让这些菜被虫鸟啄了,婆子起身上前应了是。

    萧菁菁看完,站起来,她的肚子不能让她蹲着,才发出来的牙很嫩,嫩嫩的上面沾着雨水的湿气,晶莹剔透。

    二嫂大嫂娘那边也时不时问种子发了芽没,娘好像也想种,大嫂二嫂也有兴趣,她让人和娘还有大嫂二嫂说声。

    不久,柳氏夏氏知道了,笑着也过来了,也看着,一边说着话,绿油油的一片在地上,和一边的花草不同,很是惹人喜爱。

    小小的一片,和花草隔开。

    就是纪老夫人得知也派了人过来看,自己也扶着人的手来看了。

    看着就心喜,不错。

    她开一块地种种,在她的园子里,想到便做了,之前还想看下,如今看到成果,老四媳妇种得好。

    她叫了人去开荒,在园子里,想了想,定了一块地方,离住的地方不远也不近,方便她去亲自照看,还有种。

    夏氏也有兴趣,不过没有让人开出地,柳氏凑到婆婆身边,拉着婆婆想和婆婆一起种一块。

    夏氏听了,觉得自己比不上二弟妹,更不用说四弟妹了,还在她想的时候,就听婆婆说了一个好字,看过来,她想要开口,婆婆已经收回视线。

    柳氏可不想像四弟妹一样亲自种地,大嫂想来也不愿意,不过她为了讨好婆婆说了帮婆婆种。

    纪老夫人看着大媳妇二媳妇,就二媳妇滑头,她点了头,也不说什么,萧菁菁走过来,看着娘还有大嫂二嫂,一起说话。

    说着这一小块地,萧菁菁听到了婆婆说要让人在宜园开一块地来的事,知道婆婆可能也会种。

    她说起看过的农书。

    “四弟妹这下懂得可真多。”柳氏笑,夏氏也点头。

    萧菁菁:“只是看了几本书。”

    纪老夫人:“那也不错,至少懂得多。”柳氏还要再说,四弟妹站这么久了不累,纪老夫人让老四媳妇不要再在这里了,柳氏一听,没有再说。

    等到纪尧回来,知道菁儿洒的种子发了芽,笑了笑,挥手让人下去,他一个人走进院子,问了问旁人,看到菁儿。

    “菁儿很高兴?”

    “嗯,我怕我之前乱酒不会发芽,到时候就不能让四爷尝还有娘尝了。”萧菁菁看着四爷,在洒种子的时候,当时并没有问过庄子上种地的婆子也没有看过别的农书,不过照本宣科,她身边也没有懂的。

    后来知道自己不该挖开就酒,还有别的步骤,表面上不担心,只等着,心里其实有些着急,怕发不了芽,没想到还是发了芽。

    “菁儿可是担心不发芽。”纪尧看出来,他早有所觉,现在睥着她问,萧菁菁点头:“我的运气好。”说起她是怎么酒的,书上还有婆子怎么说的。

    纪尧:“慢慢来,菁儿也是第一次种,以后就好了。”一点也没有反对,不让她种,萧菁菁应了。

    她想到今年的生辰,四爷送她的东西,是四爷亲手雕的小样,是她,她都不知道四爷什么时候雕的。

    用檀木雕的,还陪了她一天,一整天都陪着她,在府里帮她庆祝,想到去年四爷的生辰,她只是亲自煮了一碗面还有陪着四爷,绣了荷包。

    今年四爷的生辰,她不知道又该送什么了,叶蓁的生辰还有外祖母的生辰婆婆的大嫂二嫂的,她都要好好想送什么。

    还有表妹们和舅母,父王还有——或许她可以亲自种点什么给四爷。,

    就在雨停的这一天。

    薜家出了事,一下子传开来,薜家大房的有人被关起来,之前就有消息传出,就有人发现了,现在是真接出事,薜家内宅出了事,好像是一些阴私,牵扯到一些事,被封了。

    不许进也不许出。

    整个府被封了,外面议论着,都在猜测着,因为没有一点可靠的消息出来,萧菁菁也知道得并不是太清楚,只知道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和她知道的一样,前世也是如此

    又有些不同。

    没有人知道薜家会如何,因为都不知道薜家犯的事具体是什么。

    四爷也没有和她说。

    她不知道四爷知道吗,好像没有一个人人知道,直到薜府被定了罪,流放出京,都没有一点确切的消息出来。

    从薜府出事一直到薜家被审问过后,关起来的人流放,整个府都流放,查封,并没有太长的时间。

    很快就定了罪,发了明旨,是宫中的旨意。

    萧菁菁想到秦王妃薜氏。

    不止她想到,不少人想到,从薜家出事开始就有人想到,薜家嫁出去的女儿都想帮家里,都被人盯着。

    特别是薜氏,薜氏才入秦王府不久,虽然贵为秦王妃,但没有子嗣也没有儿女,和秦王情份也不深。

    出了这样的事,薜氏还能好好的当着秦王妃吗?一些人开始盯着薜氏秦王妃的位置,等着宫中的旨意。

    要是宫中有了旨意,说不定又可以争一争了,只是好像只要是秦王妃都没有好下场,先是顾瑶,顾瑶可以说是自已找的,可是薜氏,才当了秦王妃不久薜家就出了事。

    这不得不说巧。

    就算是薜家自己不好,出了事,可是还是有点隐隐觉得秦王殿下命硬,薜家之前可没有事,谁知道现在。

    秦王殿下不会命硬得——克人吧?

    有人不敢赌。

    关于秦王妃,薜氏会有的下场,各家都在猜着,可宫里什么消息也没有,并没有因为薜家出事,就废掉薜氏的正妃位。

    秦王殿下也没有什么动作。

    秦王府。

    薜氏在家里出事后就坐不住了,和所有出嫁的一样,回了府里一趟,她不知道府里到底怎么,回府后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没想到府里会发生这样的事。

    娘会牵扯到宫里,娘什么时候牵扯进去的她都不知道,她什么也不知道,问了问也没有人回答她。

    就她一个人不知道,家里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天,要她说只要做了就会有这一天。

    有什么事是不能发现的,要是她早知道,一定会劝家里,可是她不知道,现在唯一能救爹娘的只有殿下。

    问了娘,找了人问,知道府里的情况,只有找殿下才有可以帮到府里,爹娘还有祖母祖父都让她找殿下。

    她找了殿下,殿下却不让她过问,只让她在府里,她还要做什么,殿下直接禁了她的足。

    就在她想着办法,担心着家里的时候,她怎么能不担心,家里是她的靠山,她能成为秦王妃就是靠的家里。

    要是家里真的出事,她怎么办,她这个秦王妃还坐得稳吗,她以后在府里还能像现在一样吗。

    每个女人出嫁后,娘有都是靠山,只有娘家硬才能自已硬,何况她嫁的是皇子,是秦王妃。

    家里一定不能有事,一旦有事,不止是以后,就是在府里,那些姨娘妾还不知道怎么想,就是殿下说不定也不会再看重她。

    殿下身为皇子,她是皇子妃,当然要帮助殿下,妻者齐也,她要和殿下并肩而立。

    只有家里好好的,她才有底气,才不怕殿下不尊重她这个王妃,宠爱别的女人,在她越想越担心,不知道怎么办时。

    她身边的人提醒了她,梅园那边就要生了,家里要是真出事,她要怎么才能挽回。

    她再怎么也没有办法,殿下要是不愿意帮。

    难道跟着家里一起?

    最好是得到殿下的心,到时候家里不管出了什么事,都不用怕,还可以帮到家里。

    她便开始想怎么得到殿下的心。

    只是这并不是容易的事。

    直到几天后,殿下告诉她,不用担心,她还是他的王妃,她家里的事,他会看一看,然后家里被定了罪。

    封了府,爹娘还有祖父祖母都要流放出京,殿下亲自来告诉她,说本来要抄家的。

    薜氏整个人再也撑不住,坐倒,看着殿下离开,可是不久她撑着起来,她知道家里这样,她更是不能倒。

    随着时间过去,秦王对秦王妃的看重传出来,各家才歇了心思,也不再有人传秦王命硬。

    薜氏就是听到也只是更想坐好王妃的位置。

    萧菁菁等听到,命硬吗?顾瑶前世为什么没有事。

    *

    四月吴莲定了亲,外祖母派了人来,告诉了她。

    萧菁菁知道外祖母心里还是忧心雲表妹,可是没有找到有什么办法,卫烨太狡猾,四爷那边本来有眉目,找过去时,院子里没有人,只能知道雲表妹可能在那里呆过。

    卫烨不知道又把雲表妹带去了哪里。

    找到长公主府里去,卫烨还是不承认。

    外祖母想入宫告状,萧菁菁也不知道该不该支持外祖母,就算知道可能是卫烨,证据没有,怎么靠状,别的地方没有一点消息,该找的都找了,不该找的也找了,不用说了,只有卫烨。

    再等等要是不行就靠状吧。

    五月,几位公子就要尚驸马。

    大公主二公主三公,一共三位公主,都要尚驸马。

    先是大公主,然后是二公主,大公主还有二公主的公主府早就修好,大婚后,入住公主府,两位驸马则是住有驸马府,中间开了门,挨着,大公主二公主的婚事,办得很盛大,不过也照着规则,三公主也被放了出来,她不想嫁人,还是嫁了过去。

    三公主没有公主府,是直接嫁过去,听说三公主还想闹,可是没有一点用,自己要的,自己承受。

    自己作出来的苦果谁能帮,只有自己咽下去了。

    三位公主的大婚过去,有没有什么外面的人不知道,接下来静安县主嘉和郡主的婚期也要到了。

    萧菁菁要生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