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六章 都不同意
    “就是你的亲事,你不该忘了吧,上回我和郡主提过,你也听了,这两天定了。”她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

    让她也坐。

    香草小心的坐下:“郡主,不知道——”香草没有忘,怎么可能忘,她想要知道更多,一切和她想的一样。

    看着赵嬷嬷,不知道郡主和赵嬷嬷为她挑的是,她可以去给郡主请安谢恩吗。

    赵嬷嬷哪里看不出来,开了口。

    “郡主给你挑了一个好的,定下来了,让我来和你说一声,是庄子上的一个小子,我和你说说,你听着,这个庄子上的小子虽然年轻,但沉稳,是个能干的,老实,一家子都在庄子上,你嫁过去,不会吃亏,挑的都是最好的,嫁到府外没有一个照应的,怕你的身体受不了,在庄子上也能养身体,郡主觉得不错,我也觉得,就定了下来,让我来和你说一声!”

    赵嬷嬷说道这里继续:“郡主说既然是嫁到庄子上,就不用再去庄子上待嫁,在府里就行了,等一阵子就嫁过去,免得不好看,郡主对身边的人都很好,哪怕是像你这样半途做错了事,出去了的,郡主也心善,以后记住郡主的好。”

    “赵嬷嬷,我知道。”香草道。

    “知道就好,要是照我的意思,直接送去庄子上就了是,那么麻烦干什么,一个丫鬟。”赵嬷嬷最喜欢和郡主一个白脸一个黑脸,为郡主作脸。

    “赵嬷嬷,我想!”

    香草听了赵嬷嬷的话,知道郡主给她定的是庄子上的人,她想要说什么,她相信郡主挑的肯定是好的,赵嬷嬷说的她也知道。

    赵嬷嬷以为是这个丫头不愿意,谁都想过好日子,就算是这些丫鬟也一样,嫁到外面当正头娘子,嫁得好也许就是良民,嫁给侍卫也不错,和嫁到庄子上还是家奴肯定不一样,庄子里虽好,是比不上府里的,哪怕有人想一直在府里。

    当然也有人想嫁出去。

    这个香草说不定就是其中一个,谁知道呢,想嫁得好,嫁出府里。

    “怎么不满意?”她不高兴的站了起来,盯着她:“不愿意嫁,想留在府里?”

    “不是,赵嬷嬷,我。”香草还要说话,她也站起来,对着赵嬷嬷。

    她没有这样想,只是想——要是香草这个丫头真要有什么心思,她不会放过她。

    “郡主给你挑的是为了你好,我也觉得好,做人不能太好高骛远,不能想自己不能想的,郡主已经为你挑得很好了,你要做的就是谢郡主的恩典。”

    赵嬷嬷不是很高兴。

    她喜欢的是踏实的丫鬟,不是整天想东想西的,她没有做错。

    “赵嬷嬷,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很高兴,相信郡主,还有赵嬷嬷,奴婢会嫁,只是想去向郡主谢恩。”

    香草快速的,不敢再停顿了,终于说了出来。

    “那就好好说,一口说出来,顿什么,让我以为你不满意郡主给你定的亲事。”赵嬷嬷没好气的,不是很高兴有话就说,吞吞吐吐干什么,她开口。

    香草不敢说什么,赵嬷嬷看着她。

    过了一会。

    香草才:“赵嬷嬷,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去向郡主谢恩。”赵嬷嬷让她跟她走,现在就可以去,只要想好,决定了,定下。

    香草点头。

    *

    “郡主,人来了,香草来谢恩。”赵嬷嬷进了郡主的院子,让香草等在外面,她先进去一下,问了下直接进去,看到七巧冬菱服侍着郡主净手,郡主刚看了看棋谱,棋谱还放在一边的案上,她走近,到了郡主身边,拿过一边的帕子为净了手的郡主擦试,边擦边说。

    七巧冬菱:“……”

    萧菁菁看到嬷嬷的动作,本来想让七巧冬菱来的,但嬷嬷已经擦了,就没有,听到郡主的话,点头,没的看七巧冬菱。

    赵嬷嬷还在擦着:“老奴让人进来。”更是没有把七巧冬菱放在眼里。

    “好。”萧菁菁道:“香草都知道了吗,你和她说了?”等到手擦干净了,她收回手看了看,走回去坐下,抬头。

    赵嬷嬷跟过来,帕子丢给了七巧冬菱应了一声:“老奴和她说了,她想来给郡主谢恩。”七巧冬菱本来要服侍郡主擦手的,看着赵嬷嬷的动作还有郡主,听着她们的话,接过赵嬷嬷丢的巾帕她们放到水盆边,要端出去,面对赵嬷嬷,她们也不敢和赵嬷嬷争。

    萧菁菁闻言不再说什么。

    赵嬷嬷见七巧冬菱要出去,让她们一个人去倒水,一个去叫人,香草就在外面,直接去叫人进来就是了。

    她就不去了,方才是想亲自出去叫人,现在想和郡主再说两句,反正七巧冬菱两人要出去。

    不如顺便叫人,七巧冬菱看了看郡主,应了,一个端水拿着湿掉的巾帕出去,一个跟着。

    她们听到郡主和赵嬷嬷说的,香草,香草的亲事定下了,香草来谢恩。

    不知道定的是?她们都没有听说,猜测着。

    萧菁菁没有说话,七巧冬菱退出去,赵嬷嬷收回目光,没有打算告诉七巧冬菱:“郡主,香草在外面等着,老奴不说,她就想来。”

    “嗯。”萧菁菁不知道说什么。

    赵嬷嬷又说了她去见香草发生的事,萧菁菁听着,片刻后香草跟着七巧进来,行了一礼跪在地上。

    赵嬷嬷看了一眼,回头:“郡主,人来了。”萧菁菁看到了,看过去。

    七巧行了礼,香草跟着诚惶诚恐的恭敬的行了礼,抬起头,小声的:“奴婢谢郡主的恩典。”不敢直视郡主。

    七巧也不由侧过头来,看了她一眼。

    赵嬷嬷侧头,萧菁菁让她起来,香草没有起来,又用力的磕了一个头,砰一声,不顾额头是不是磕坏了,抬起头来,额头上有淡淡的痕迹:“奴婢谢郡主恩典,奴婢谢恩,郡主为奴婢定亲。”

    又磕了几个头。

    “起来吧,你也是算服侍了我一场。”萧菁菁道:“以后好好过就是了,庄子上清静,适合你。”

    赵嬷嬷见她还不起来:“还不起来。”

    七巧起来,隐隐知道香草要嫁到哪里了,香草想说什么没有,站起来又谢了恩。

    萧菁菁没有和香草多说,赵嬷嬷让她回去等着,七巧送了香草出去。

    萧菁菁重新拿起看过的棋谱,香草的事情算是过去了,不需要再做什么了,赵嬷嬷看到:“郡主看棋谱?”

    “嗯。”

    萧菁菁点头,捧着棋谱,打着棋谱,赵嬷嬷看着外面。

    *

    下午的时候,萧菁菁没有见到了叶蓁派来的人,她知道不会这么快,没有派人去怀郡王府。

    昨天才去过,还是等两天,叶蓁应该就派人来了,到时候再没有消息,她再派人去看看。

    叶蓁昨天说要是有消息会派人来,她就知道不会这么容易,萧菁菁不知道怀郡王府里,叶蓁在闹着。

    怀郡王老太妃一大早在翎哥儿走后就直接让人守在外面,之前就说了不许人出去,尤其是不能出府,蓁丫头不许,身边的人也不许,请了太医入府给蓁丫头诊脉,开药方,早点把蓁丫头治好。

    太医诊了脉,说是抑郁在心,开了方子,回了太医院,怀郡王老太妃带着人,安排人照着方子抓药,熬给蓁丫头。

    翎哥儿有事出门了,她要看着,不能再有妄动。

    叶蓁等太医一走,知道自己是抑郁成疾,要想见景非翎,都是他让她得了抑郁症,前世她知道抑郁症会有什么后果,她不想喝药,想派个人和菁姐姐说说,也派不出去,她想下床,被拦着,景非翎那个渣男不知道又去了哪里。

    不知道是不是找那个女人,她不过是想见菁姐姐,派人和菁姐姐说说,吐一槽,祖母带着人出现拦着她,太医都说了,她要放宽心,祖母还拦着她不让她出去。

    把她关起来。

    “可以在院子里走走,不能出院子。”

    怀郡王老太妃虽然知道蓁丫头抑郁了,但并不是太了解要怎么做,选了最稳妥的方法。

    关着不行,那就去院子里走一走,放出府,她是不放心的,都抑郁病了,在院子里走走也算开阔心胸,不错了。

    太医也没有说可以出门,也说要多注意,不要大意了。

    “蓁丫头,等你好点再派人去吧,我陪着你,翎哥儿有正事出门,等他回来,我会和他说,让他多陪你,出门。”

    说是这样说,怀郡王老太妃还是不放心放她出去,就算翎哥儿一起,她怕翎哥儿阻止晚了,主要还是让蓁丫头放宽心,不要再闷在心头了。

    “祖母,我要出去。”

    叶蓁大声的。

    叶蓁的奶嬷嬷丫鬟婆子都知道世子妃抑郁了,很担心。

    “那就出去走下,我陪你。”怀郡王老太妃说,她带来的人看着世子妃,叶蓁想着先出去院子也好。

    让人扶着出了院子,她有力气,不用人扶,到了院子里,心情好了一点,不过。

    丫鬟婆子围在一边,跟着。

    叶蓁想找机会了,她要出去。

    但不管她怎么说,怀郡王老太妃都不同意。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器!!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