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死不承认
    暖阁很大,见到人来,一看是太后娘娘过来,还有外面的公公,睥了一眼,他亲自带太后娘娘见皇上。

    “太后娘娘,接着让老奴来吧。”

    公公退下,退到一边,太后娘娘看了总管公公一眼,看到他,离皇帝就更近了,这个总管太监从不离开皇帝太远,不管是谁带路都一样,没有人带路她也可以进去,没有说什么,扶着身边宫人嬷嬷的手跟上去。

    她只想快点进去看看。

    总管公公带路,扶着太后娘娘的宫人嬷嬷心中有些心惊,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

    彻底到了里面,太后看到了皇帝,只看了一眼,她的目光就移开,地面很干净,看不到什么,再看,地上向着一个女人,头那里还有血。

    没有清理到,或者没有清理,只有地面上的清理过,发丝披散着,上面都是血,还有散落的衣裳,都是女人,不堪入目,女人的脸倒是好被散乱的头发盖着,不用污她的眼。

    她是一点不想看,也不想知道她是谁,反正只要知道她是后宫的嫔妃,皇帝的女人,偏贱的又和琰哥儿也就是秦王一起就行了。

    身上不知道谁脱下的外衣盖着那个女人的身体,没有再露出什么。

    看地上散落的衣裳,死的时候应不是这样,不过从她身下露出来的半截长裙能看出不是真的光着身子。

    被撞破后想来也是先穿好了裙子,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穿上衣,把衣裳全穿好才死,还是说怕晚了,或者说来不及,就那样直接撞了柱。

    太后只睥了一下就收回目光,她没有心思看了,整个暖阁里,安静得不行,她扶着身边人的手再次过去,总管公公也迈步,脚步声在安静的暖阁很响。

    宫人嬷嬷也看清了一切,吓到了,她们不敢想了。

    总管公公看过的,没有什么表情,太后娘娘发现除了她还有她身边的宫人嬷嬷,总管太监。

    就只有秦王,还有皇帝。

    “陛下。”总管公公不敢再往前了,停下来,叫了一声,转向太后娘娘。

    太后听到,一个人过去,宫人嬷嬷脸色变了。

    皇帝和秦王对峙着。

    秦王那小子跪着,跪在皇上的面前,这时候抬了头,像是没有听到声音。

    不可能听不到她们进来的声音的,她们步子并不小,暖阁又安静,地上的女人是死人就不说了。

    皇上和秦王可能是太过对峙,才没有看过来。

    皇上这时指着一边死了的女人,向着秦王,居高临下一脚像是要踢过去,看得出动了怒,身边没有人。

    “陛下。”

    宫人和嬷嬷开口,太后看到了,赶紧带着人上去,决定拦一下,女人死了,秦王犯了错,还是大错,皇上再怒再生气都不算什么,不过动手之前还是问清,要是问清就不会如此。

    她也有话要问,要是负了伤,或者晕过去不是耽搁时间吗,她看出皇帝刚才那一脚是真的用了力气。

    很气,秦王身上已经有印子,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踢的。

    想来是的,不然怎么会留下印子,可是就是这样,秦王也没有说,这是什么也不想说的意思?

    怪不得会挨踢。

    不听话,惹人生气。

    “皇上,哀家来了,琰哥儿,你说你在做什么?连哀家听了都不敢相信,你怎么能连后宫的女人也敢一起,你又不是没有女人,身边的女人还少,宜妃可是给你挑了少,你要是想要新的,找宫人也比这样好,这是你父皇的嫔妃!”

    太后带着人到了秦王的面前,拦下皇帝的动作,盯着他,没有看皇帝,很生气,气得不行,像是要看到他心里去,紧盯着秦王,指着一边死了的女人。

    一个祸害,一个勾引人的东西,父子俩也敢都一起服侍,要是没有撞死,她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对她。

    一个不守妇道,水性扬花,还连同父子俩一起勾引的女人,不千刀万剐,怎么能消了她的心头之恨。

    在她想来要不是她主动勾引父子俩,父子俩再怎么也不会糊涂得都要了她。

    简直是丑闻,丢人现眼,宫人和嬷嬷也看着秦王殿下,她们已经什么也想不到了,真的想不到。

    感觉到身后皇上的目光,前面秦王殿下的目光,她们转向太后娘娘,都不是她们能看的。

    在皇上太后娘娘嫀王殿下的目光下,她们想跪下来。

    太后跟着:“连后宫的嫔妃也敢动,你说你想做什么,不想要命了?就算那个女人勾引你你也不该——你这样让人置你们父子于何地?你让你父皇怎么能不生气,到底如何,说出来,你父皇也不会说什么,你一直硬着嘴,没用。”可以说是教训。

    最后对着皇帝。

    “皇上你说呢。”

    “皇祖母,我说了。”

    秦王萧琰还是那个样子,抬了一下头,看向皇祖母。

    宫人嬷嬷后退一下。

    “你说了怎么还是这样,皇上。”太后不相信,问皇上,熙和帝从刚才就没有开口,听到秦王的话就要说。

    “是父皇不相信我,我也没有办法,我说了,与我无关,这个女人我也不认识,皇祖母也不信是吗?”

    秦王开口,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很冷静。

    他没想到自己一个大意,就入了一个局,还是这样的局,他知道是有人算计他。

    他会破开这个局,让那个背后的人知道。

    他看得出父皇不信她,皇祖母也一样怀疑他,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怀疑,这个局让他根本无法逃脱。

    把一切都算计了进去,他只能认下。

    可是他怎么可能认下,他没有做过就没有做过,别说他没有做过,就是做过也不可能认,认了他才是完了。

    父皇还有皇祖母会怎么想,如今父皇皇祖母肯定对他很失望,那个背后算计他的人达到他的目的了。

    他心中有猜测,是谁设计他,死了的女人他不知道怎么出现在他身边,和他一记,怎么和他光着身子抱在一起。

    他根本没有见过她,也不认识,是不是后宫的嫔妃也不知道,更不知道她还服侍过父皇。

    这才是父皇大怒的原因,也是背后设计的人想看到的。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被人撞破了,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事后他才明白,他只记得自己喝了解酒汤,离席,头晕。

    不管是谁算计他,他都记住。

    “你父皇不信,你就——皇祖母不是不信你,是事实就在眼前,你让我们怎么信。”太后想说什么,对上秦王的视线。

    “朕为什么要信?”熙和帝威严的沉着脸。

    “父皇不信皇祖母不信我,我再说也是一样。”秦王萧琰倒是平静,太后都想点头了,他说得没错。

    “皇上,你看。”太后侧过头来,回转身。

    “母后,你不要挡着朕了,这个小子不把朕放在眼里!听听他说的,好像我们冤枉了他一样,是错了吗,不承认,不承认!”

    熙和帝却生气,这小子,看他干出的是什么事,看也不看母后,盯过去,像是要从他身上剥下一层皮来,见他还是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笔直的跪着,就要再踢过去,用力很大。

    总管公公在远处都吓了一跳,手上的拂尘都甩不动了,太后娘娘都说不出来话。

    宫人还有嬷嬷更是吓到了,再次吓到。

    整个人一颤,就要往地上跪。

    她们一下看到地上死了的女人,就要啊一声叫出来,好在想到是在哪里,猛的跪到地上,磕了一个头。

    砰一声响,秦王还是那样,真的是不在意一样。

    让熙和帝更气。

    “父皇要我承认?”是不是,秦王忽然问,针锋相对的样子,太后觉得头疼,秦王到了现在还这样。

    明明做了不承认,能有什么好处。

    “什么叫朕要你承认?”熙和帝铁青着脸,又要上前。

    “皇上,好了,好了,哀家还在呢。”太后伸出手来拦住皇帝。

    微皱着眉头看了跪到地上的宫人嬷嬷一下,知道她们不经吓,被吓了一跳就跪下去,也不再看。

    望着皇帝,看了一下秦王,还是拦着:“到底秦王怎么说,这个女人一头撞死而死,在此之前呢,你问出来没有?事情总要处理了,还不能让人知道了,父子共同拥有一个女人,像话吗。”

    秦王脸色也不好,不说话,在想着什么,熙和帝更是生气,又想动手了,他手很痒,真的想踢过去!

    跪在地上的宫人嬷嬷点头。

    总管公公手上的拂尘终于能甩动了。

    太后站着,缓过神来。

    “皇上。”太后又叫了一声,熙和帝脸上的怒火稍微平息了些,还是盯着秦王,听着母后的话,他知道母后说得对,不想再管了,手一拂:

    “朕说的哪里错了,这小子要和朕一直对峙,好像朕都错了,他才是对的,母后你说吧怎么处理,这小子,朕不想看到他!”

    “你让哀家来,哀家又怎么处理,哀家也不知道,什么也没有弄清楚,而且怕处理了你不高兴,你的样子看起来就生气。”

    太后也看着秦王和皇帝。

    秦王:“”

    宫人嬷嬷总管公公听着。

    “朕就是生气。”熙和帝一说还是生气,太后一脸这不就是,宫人和嬷嬷头碰着地面。

    “他到底有没有。”太后说了一句。

    “这个女人一头撞死,他还敢说不是,不是真的是什么?”熙和帝目光一掠过地上的女人,就黑了下来,盯着他,依然如故。

    “可是。”太后还是道,熙和帝问了这么久还不是这样。

    “父皇就没想过她是想要让儿子和她的事情成真,让儿子百口莫辨。”秦王慢慢的,很认真的说。

    总管公公宫人嬷嬷心中再度点头,太后也在想这个问题。

    “朕只相信看到的。”

    熙和帝看不出是什么想法。

    “是。”太后也不能说是假的了,这样了她都违不了心说不是真的,她凝着秦王:“这个女人死了。”

    说来说去就是这样,说不下去了。

    “母后你看你也这样说,看来和朕一样想法。”熙和帝道,太后张开嘴,什么也没有说。

    “我知道。”秦王知道今天不承认也不行了,父皇皇祖母是真的认定,就像他之前想的。

    宫人嬷嬷微微抬了下头,又低下,她们听着也不能说秦王殿下没有,从这些事情里,她们总结出来了,心中像是有炸雷在响,秦王殿下和后宫的嫔妃,有关系,被撞破,人死了,秦王殿下在这里。

    皇上太后娘娘过来是要处理的。

    怎么处理,她们不知道,皇上很怒,太后娘娘也是,秦王殿下不承认,一直说不是,可是那位死了,秦王殿下再说也没用。

    她们在想是真的吗,还是不是真的?可不是真的又是怎么回事。

    总管公公手上的拂尘又一甩,秦王殿下这次后,还拿什么和太子殿下争?太子殿下该高兴了。

    他心中有一个想法,不会是太子殿下做的局吧,秦王殿下——

    他看过去。

    “父皇皇祖母你们要我承认,本王就承认——”

    秦王倏的。

    太后觉得不妥,就要阻拦,就是事实也不能说出来。

    宫人嬷嬷总管公公看过来。

    熙和帝直接怒了,冲过去,冲过母后,指着秦王这小子,只是太后发现了,再次拦住。

    熙和帝。

    “母后你让开,他这是什么态度,分像朕逼他认一样,让朕再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事到如今,都被那么多的人撞见看到,混身长嘴都说不清了,还不承认,还说不知道,不知道会在这里,和那个女人!”

    熙和帝又气。

    脚踢过去了。

    太后还是只有拦着,和他商量怎么处理这件事,熙和帝盯了秦王一眼,知道母后不会让他过去。

    才和母后说起来。

    “母后。”

    太后就接着说了:

    “这件事,从开始到结束,今天现在就处理了,其实说起来,怎么发生的,都清楚了,最主要的就是那些看到的丫鬟,先不管琰哥儿错没有错,也不管他们如何,皇上也不要一直生气,冷静下来处理,不要让人知道这件事的发生,秦王可以以后再处置,这个女人死了就死了,也好,就不要管了,也省了麻烦,不用多做什么,丢出宫去,随便丢到哪里都行,不要脸得勾引你和琰哥儿,我是不想再看到,看到的人封了嘴,那么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就当没有发生过。

    再要做什么,也私下来就行了。

    “只是今天是元宵宫宴,事情又发生在宫宴的时候,看到的人不少,要处理也不好处理,亏得都围了起来,没有让走,这样是最方便的,警告或者用别的办法,也幸好都是宫里的宫人还有太监,宫外的人只有极为个别的几个,只是宫外来了不少人,当时来人的时候都看到,我和你的样子也有人看到,很不好,当时也掩不住,大多数都在猜吧,肯定想到发生了大事,有可能会猜到一点,多半还会派人打听,盯着宫里,要是稍露点口风就会叫人知道,哀家进来都让身边的人留在外面,皇上做得也不错,只要没有消息,这些人自然不会想,慢慢就行了。”

    太后一连把想法都说了。

    怕就怕还是有人要打听。

    今天这个日子太不巧。

    秦王啊。

    她盯着秦王。

    秦王不语。

    总管公公还有宫人嬷嬷简直是大出一口气。

    皇上刚才太吓人。

    太后娘娘也是,太后娘娘说的都有道理。

    熙和帝:“母后说得对。”

    总管公公宫人嬷嬷:“”

    太后:“就是还有宜妃几人,她们在宫里——”

    “看她教出的好儿子!”熙和帝一下怒到宜妃身上,太后很想说自己宠的,可看着什么也没有说。

    秦王:“不关母妃的事。”他不愿让母妃替他背负。

    “你还知道?”

    熙和帝又是冷声过去。

    总管公公几人知道只要秦王殿下开口,陛下就会这样。

    “该说的我说了,陛下。”太后打断他们的话,熙和帝:“让他回府闭门思过,事情就照母后的办。”

    叫了人进来。

    “好,你来办吧,母后就看着,这次不插手,说这些就够了。”太后道,熙和帝嗯了声。

    “琰哥儿,你要好好想想了。”太后朝着秦王,宫人嬷嬷也觉得秦王殿下要想一下。

    总管公公只盯着皇上。

    “皇祖母,孙儿明白。”他这次被算计,已经知道自己一个大意,满盘皆输,他居然在宫里被人算计。

    栽了这样大一下,他明白了。

    太后不开口了,总管公公还以为陛下要怎么。

    “这半年不要进宫了。”熙和帝不想看到这个儿子,看到就有芥蒂,心中的芥蒂,越来越深了。

    “父皇就要这样处置我了,我看都没有看过这个女人。”秦王还是想说,视线落到死了的女人身上。

    “你说不认识就不认识,那你和她在干什么?”熙和帝威严的,消下的气又有冒头的迹像。

    秦王:“儿子——”

    太后截住他们的:“琰哥儿。”

    外面的人进来,开始处理,总管公公宫人嬷嬷退开一些。(://)《盛宠之嫡妻归来》仅代表作者失落的喧嚣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平台。

    【】,谢谢大家!

    宅男深夜福利,你懂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