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天花的事二
    这下还是先不要了,她和郡主说,让郡主理解明白:“郡主就算是去小公子那里也要小心,还有服侍的人也要挑一挑了,不能都近身,留两个。”

    “赵嬷嬷你来。”

    萧菁菁还是那句,同意赵嬷嬷的话。

    赵嬷嬷得了郡主的话,点头应声马上就去了,快步走开,七巧冬菱赶紧服侍起郡主洗漱,动作很快。

    赵嬷嬷到了外面看到丫鬟婆子,叫了她们过来,看着她们,盯了一会,挑起人来,她要再挑两个,赵嬷嬷行动很快。

    萧菁菁洗漱后,外面只有两个人,是赵嬷嬷挑出来的,其他的都被集中起来,她没有在意,带着七巧冬菱去禛哥儿他们那里。

    七巧冬菱看了看。

    *

    纪老夫人想着老四来说的话,老四倒是走了出了府,潇潇洒洒的,拍拍屁股走了,把问题留给了她,当然她也知道自己只是迁怪。

    老四要是不说,她才会生气,这样的事!

    老四一大早就过来,给她一个大的惊喜,惊得她偏头痛都忘了,不能不这样,那可是天花,好在不是出在府里,也不一定会跑到府里来,就是要小心点。

    加上老四的提醒,可能老四有怀疑吧,才会来找她,有人在暗底里动手,天花就是从此而来。

    哪怕只是怀疑,老四也是才知道就告诉了她,老大老二都还不知道,老四会说。

    大房二房——

    她也要派人去看下,四房有老四,老四说和老四媳妇说了,老四媳妇是谨慎的,会小心。

    说起来真是,纪老夫人又想到,京城突然不知道怎么出现了天花,不止在平民中,有两家死了人,还有在蔓延的趋势,谁也不知道是谁带来的,怎么发生。

    这两家怎么染上,还有没有更多人染上,一个不注意就会更多人染上,事情昨天开始太医大夫出面,宫里也会关注起来,怕传到宫里。

    宫里都是天下最尊贵的人,要是一个染上,会有更多,到时候就不好。

    老四也是担心,才会来和她说,不然她还病着,老四一般是不会来的,府里的事,老四媳妇经验不如她,老大媳妇入府迟,老二媳妇为着锦姐儿什么也看不到。

    只有她,老四走时问她偏头痛如何,她看得出老四担心,说好多了。

    老四还是担心,说会问太医。

    有什么可问的,问了还是那样,她的偏头痛不重要。

    可能是这件事的原因,她发现她的偏头痛真的好了些,不那么沉得得她什么也想不到。

    摇了摇头,都只是有一点痛了,看来有点事情发生也好,不至于令她整天无精打采,沉在一些事里,想着锦姐儿,心中叹气,她再摇头。

    先头沉在锦姐儿的事里,也没有想到找点事来做,分散点心思,说不定早就好了。

    门外有脚步声还有说话,她也没有在意。

    “老夫人。”

    张嬷嬷看老夫人还在想,四爷走了,她在外面问过,早膳她取了回来了,老夫人还不说话,她让厨房的人把早膳好,下去,走了进来,走到老夫人的面前。

    “什么事?”

    纪老夫人一下子回过神来,看向张嬷嬷,看到她,再看外面,听不到动静了,知道

    她可能让人下去了。

    “老夫人,该用早膳了。”张嬷嬷道,纪老夫人听了,嗯了一声,问了问,知道早膳放在外面。

    要是她同意就端过来,她没有说话,还是若有所思。

    张嬷嬷收入眼中。

    “老夫人,四爷说了什么?”张嬷嬷问起老夫人,四爷来的时候她也在,老夫人把人赶了出去,她也一样,不知道四爷和老夫人说了什么。

    她等了一等,四爷走了,她只好去了厨房,现在回来,不由问起来。

    “老四说了什么。”纪老夫人盯着她。

    张嬷嬷不说话。

    “老四说了一点事。”纪老夫人觉得好像有点饿了,该做点什么,老四来的时候她正躺着呢,洗漱了还没有精神,想着事。

    她还是下不了床,不对,可能也是她不想下床吧,看向门口,老四走了会,身边的人被遣了出去,张嬷嬷好像是去了厨房,明明都听到张嬷嬷说话了,还是在想着。

    她一切都是在床上完成的。

    “老夫人,四爷到底说了什么?还有。”张嬷嬷想知道四爷来向老夫人说了什么,她紧紧看着老夫人,没有等老夫人再说下去就急切的。

    “说了啊,你猜一下老四说了什么。”纪老夫人和张嬷嬷说了起来,凝着她的样子,像是要看出什么,她渐渐回过神来了还让张嬷嬷自己来猜。

    张嬷嬷没有猜到,也不知道,摇头,纪老夫人说道:“天花。”总结一下老四说的说了出来。

    “老夫人,你说?”张嬷嬷吓到,也来不及多想,要是坐着肯定站起来,现在站着想要做点什么,就要说什么,脸色也变了下来,天花,四爷来说的是天花。

    而且不止是天花,还有事,还有人染了,还有——

    她盯着老夫人,老夫人,有点吓到了。

    “吓到了?”

    纪老夫人也看着她,和她对视,她何尝没有吓到过,老四说的时候她也和张嬷嬷一个样子,两人这样,纪老夫人缓了下:“你知道了,老四说了,我都不敢信。”外面的事情不好说。

    是不是像老四担心的也不知道,不过老四的意思还有她的,她要张嬷嬷去办。

    “老夫人……”

    张嬷嬷还要说话,她明白了老夫人未完的话。

    她吓到了吗?也不算,必竟没有传到府里,只是有人染了,还不知道如何。

    纪老夫人:“让人把早膳送来,我饿了。”接着又吩咐,她看出张嬷嬷接受了,也知道她的心思。

    张嬷嬷应了,她去了,去叫人进来。

    纪老夫人又和她说了一句。

    *

    夏氏半天后也知道天花的事,吓得站起来,说不出话来,望着身边嬷嬷再看婆婆派来的人,天花?

    她身边的嬷嬷安慰起来。

    夏氏坐回去,又问了婆婆派来的人,天花,她心中很怕,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