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效果很快
    这样才能应对,要是天花就好好应对,不是也有别的办法。

    “老夫人,也是我们的错,这么久才确认。”太医还有大夫又开口,向老夫人还有四爷夫人行了一礼。

    带着抱歉,纪老夫人并没有真生气,怪他们,他们也是想确认清楚,天花这事可不是说一说。

    那是要确定的,只有确定小猴子不是才行:“不是你们的错,我知道你们想法,也理解,我也不想你们弄错,现在小猴子还烧着,你们看怎么退烧,不是天花那就是退烧了。”她问起来。

    萧菁菁纪尧也抬起头看向太医大夫,萧菁菁的手仍被四爷握着。

    纪尧盯着太医。

    丫鬟婆子一样。

    “老夫人,四爷,夫人,只要用药,不过小公子还小,我们有个办法,让小公子退烧。”太医开口,大夫不说话。

    纪尧还没有说话。

    “什么,什么办法,快说。”纪老夫人顾不上,上前一步,小猴子那么小,喝药能喝下去吗,别的什么办法。

    小猴子身上的热度可不低,她走过去,到了老四媳妇身边,伸手摸了一下小猴子。

    萧菁菁:“……”

    “很热,小猴子。”

    纪尧站直,纪老夫人抬头看向太医。

    太医大夫说了:“药还是要用,不过用一些不妨碍的,还有就是用温水冷敷,擦洗身体,多擦一下,先退一下热。”只要退了热就好,不会烧到脑子,他们知道眼前老夫人四爷担心的是什么。

    他们会竭尽全力。

    “好,行,听到没有。”

    纪老夫人点了头,和老四老四媳妇相视,看向一边跪着的,看着丫鬟婆子慌忙应着下去,想着外面的人都要检查一下,还有——就是审问那些丫鬟婆子。

    她沉着一张脸。

    “还要劳烦太医和大夫一下。”纪老夫人回头,和太医还有大夫说起来,叫了张嬷嬷进来,带他们去,把她的想法说了。

    按理说老四媳妇没有多少天前才找过大夫看过,检查过的,还是再检查一下,免得又发生这次小猴子的事。

    小猴子是身体不好,得了风寒,可是再来呢,还是再小心一点。

    太医想着太子殿下,天花现在被太子殿下处理得其实差不多了,不过没有说,看了一下四爷跟着纪老夫人去了。

    *

    随着太医大夫出来,进出的人,还有厨房端来的温水给小猴子脱去小衣裳擦试退热,关于小猴子不是天花,是风寒发热的事传出来。

    外面的人知道了,张嬷嬷七巧冬菱还有人看了看彼此,松了口气,小公子不是天花就好。

    丫鬟婆子跪在地上也放心了,还有奶嬷嬷等,接着传得更开。

    赵嬷嬷带着人一直陪着禛公子,但心中无比忧心,忧心小公子还有郡主,时时派人关注着。

    一边还忧面前的禛公子,都不敢带禛公子出去,去哪里,身边也不敢留太多的人。

    她算是第一个知道小公子不是天花,心中那口气猛的下落,她说不出话来,看向一边玩着的禛公子。

    禛公子在走动着,在追着一个蹴鞠,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奶嬷嬷还有丫鬟和她一起。

    禛公子精力好得很,不会和小公子一样的,她还想问一问小公子身上的烧退了没有,让人去了。

    “禛公子,好了,老奴放心了。”赵嬷嬷走近禛公子,在禛公子的面前,说了起来,也是说给旁边的人听。

    “老奴听说小公子不是天花,是发热,退了就好,大家都可以安心,不用多想,禛公子你也不会有事。”

    “小公子。”奶嬷嬷听到了,她们问起来,赵嬷嬷扫了她们一下,夏氏回了大房,和老爷说了婆婆的话,还是想着小猴子的事。

    小猴子现在不知道?太医应该检查完了,是天花吗?

    她不敢去看女儿,担心自己因为去了竹园染上什么,有点后悔去竹园了,她那时没有想那么多。

    她问了一下身边的人。

    然后就听到消息,小猴子不是天花,不是天花,她一下子激动的站起来,看着身边的人。

    “夫人,你。”她身边的嬷嬷有点担心,夫人这是干什么,激动成这样,夫人又不是四夫人。

    小公子没事,该四夫人激动才是,夫人怎么。

    “我高兴,嬷嬷,小猴子没事,就证明不是天花,我就不怕了。”

    夏氏要去看女儿,也让人去和老爷说一声,她高兴的对嬷嬷道。

    “夫人本来就不用怕。”夏氏身边的嬷嬷开口。

    “不是,嬷嬷你不知道,这样证明府里的安全的,没有人染上天花。”夏氏说了起来,嬷嬷也懂了。

    丫鬟也懂了,然后没有人了。

    夏氏还在想,小猴子不是天花,那四弟妹就不会伤心,她也不用再担心。

    “夫人,四房小公子身子骨不好,发热而已。”嬷嬷这时说了一句。

    “不是天花就好。”夏氏只说了这样一句,笑了:“我们告诉老爷然后看女儿。”

    “好,夫人。”

    *

    另一房,柳氏和锦姐儿说了小猴子的事,讲着故事,她回二房后只安排人去见老爷,就陪着锦姐儿。

    知道小猴子不是天花后,她转身看向身后的人,看了一眼,回过头来,身后的人还要叫。

    她只想知道不是天花就好。

    “夫人,四夫人那边。”嬷嬷还要说,柳氏看她一眼不让她说。

    “锦姐儿,小猴子不是天花,不会像你一样。”而后她回头道,她不想四弟妹和她一样伤心,真的不希望。

    “夫人。”后面的嬷嬷丫鬟再要说什么。

    锦姐儿啊啊叫了几声,就像几个月的孩子一样,什么也不知道,柳氏伸出手摸了一下。

    丫鬟婆子还有嬷嬷说不出话,姑娘可以像回到一岁的时候,咬着指头。

    夫人把姑娘的指头取了出来,她们不忍再看,夫人的眼晴红了。

    *

    太医大夫再次的检查,没有查出什么,审问也是一样。

    该罚的罚了,该看的看了,小猴子在退了热后,醒了过来,用了太医的办法还有喝了点药,又一直用温水擦试身体。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