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从善如流
    用了晚膳,太后想让珠丫头下去了,宝珠郡主想再陪一下外祖母。

    太后还不知道她,不说话,有人出现在殿门口,太后和珠丫头对视,目光扫向门口。

    *

    秦王府,秦王还是在对弈,灯点了起来,窗子依然是支开的,风吹进来,吹得忽忽的,吹动书房外面的灯笼,让四周忽明忽暗,好像要下雨。

    “要下雨了。”

    外面一片漆黑,幕僚看着殿下,殿下面上从始至终都是面无表情,不管是输还是赢。

    当然他不敢赢殿下。

    他也赢不过殿下,殿下只要认真下,少有敌手,不过他知道太子殿下还有纪太傅都不弱于殿下。

    他陪了殿下下了很久了,他还在想着,手中的棋子落下,外面天色晚了,秦王殿下该用膳了,他也该回去了,外面已经来了人想要说什么,看着殿下落下一子,他向着太子殿下恭敬的,棋盘上很明显,黑白交错,势力明显。

    “殿下,又是你赢了,属下输了。”

    “嗯。”

    秦王只是看他一眼,没有说什么,所有人都看了一眼外面,再收回目光。

    秦王也扫向外面,是要下雨了,幕僚看到殿下的动作:“殿下还是休息一下吧。”要再下下次再来,或者一会再来。

    “好。”秦王说了一声,也丢开棋子,公公侍卫站了很久了,也是从天还没有黑到现在,公公微微恭着身子。

    见殿下看向外面,他开了口,恭敬的,而且厨房那边又来了人,晚膳做好送过来了,殿下——

    “太子殿下,天黑了,晚膳。”他早就想开口,只是殿下和李先生在对弈,他不敢开口打断殿下的兴趣。

    “送进来吧。”秦王道,没有说什么,摆了一下手,公公松了口气,应了一声,看向侍卫,走出去了,幕僚想要起来恭敬的说什么。

    不一会,就有人进来,摆放起晚膳来,秦王不想去别处,只想在这里。

    幕僚就要告辞,公公和侍卫回来,等到厨房那边快速的摆好,他走了过来向殿下说明。

    秦王再次挥手,公公退开。

    “李先生留下一起用。”秦王说了一句,幕僚才告辞了,没想到太子殿下要留下他用膳,他还以为殿下今天没有心情,也没有过份的客气,原来想要走的,留了下来,这不是第一次,殿下有时会留下他们这样的幕僚用膳,也是以示恩宠。

    他恭敬的谢过殿下的恩典,秦王没有再开口,幕僚望向殿下,心中想着也对,殿下叫他来是为东宫的事。

    殿下看起来好像真的是为了对弈一样。

    但他知道殿下是为了什么,东宫太子殿下身边侧妃发动要生产了,殿下还没有出京,东宫太子殿下的侧妃就发动了。

    他提过要不要做什么,殿下说会有人动手,他不知道殿下指的是什么,但也明白。

    殿下既然这样说,说明有人会动手。

    只是如今要生产了,殿下!东宫的这位侧妃娘娘生下来就晚了,殿下说的动手呢。

    这个时候了。

    殿下还在等?

    “殿下。”

    “不用说,用晚膳吧。”秦王道,看向晚膳,公公带着人上前。

    “是,殿下。”幕僚也从善如流,没有再说,跟着殿下一起净了手,秦王用了晚膳,外面真的下了雨。

    “殿下。”“……”

    冬天的雨不像夏天急躁,也不像春天那么温和,更不想秋天那样爽快,冬天。

    开了春他可能才能离开了,还以为会很快,幕僚能看出殿下在想什么,知道殿下不想听他说。

    他转身看向门口处的人,公公走进来。

    *

    第二天的晌午,天放了晴,不再下雨,不再如昨夜一样冰冷,也不再如早上一样雨一直不停的下。

    放晴来的天虽然还是不够晴朗,还是一片乌乌的,见不到多少阳光,天气更是冷,出门就是风,身上加了棉衣,可是那股子阴寒是真的没有了。

    丫鬟婆子也出门了,宫里,宫人也走动起来,更频繁的跑动,东宫侧妃在晌午的时候生产了,一声有些弱的哭声,太子有了儿子,东宫也有了庶子。

    守着的太医把了脉,检查过后,传出来的消息是身子有点弱,但也不算什么,只要养一养就好了。

    倒是那位侧妃有点不行了,生产的时间过长,难产了,最后虽然还是平安的生下来,整个人昏了过去。

    然后就是出血,有些血崩,好在太医在,还有接生嬷嬷动作也快,及时的制住了,可是身体损伤得不清,主要是血崩下不了床,能不能醒过来也不知道。

    不过能平安为太子生下唯一的儿子,也是有福了,至少身边的人都觉得是有福了,都很高兴。

    一片喜气洋洋,唯有最亲近的才会伤心,传到太后还有熙和帝禧贵妃的耳中。

    就是太子有儿子,侧妃有功,熙和帝放下手中的笔,直接赐了东西,看得出还是高兴的。

    禧贵妃那边差不离,都祝贺起太子殿下,宫外要不了多久也会知道,洗三满月还要办起来呢。

    太后是在刚用了午膳听到了,擦了一下嘴,怕上面沾了什么,又招手让宫人送了水过来净了手和面。

    看着珠丫头,宝珠郡主跟着外祖母一起放下手中的碗筷,不再用,净了手和面。

    太后问了问进来禀报的宫人,问仔细了,嗯了两声,很好,宝珠郡主听着。

    让人下去。

    太后不可能不赐东西,也叫了人进来,赏赐了不少好东西到东宫,哪怕侧妃起不来,什么也不知道,还要人去问下,让太医好好给侧妃看下。

    必竟生育有功。

    宝珠郡主看着外祖母赏赐下去:“外祖母,太子表哥有儿子。”只是那位侧妃娘娘自己却起不来了。

    “嗯,是件好事。”太后说,可不是一件好事吗。

    *

    太子看过了他这个儿子,回到书房里,挑了挑眉:“孤的儿子有点丑。”

    “太子殿下。”公公想要说点什么。

    “怎么孤说错了,是很丑。”

    太子还是道。

    “太子殿下,刚出生的孩子都这样。”

    就像当初的小郡主刚出生的时候也是这样,公公尖着嗓子,正要说,想到太子殿下不可能不知道。

    但殿下还是这样说。

    “孤长得这么玉树临风,孤怎么生了这么一个丑儿子。”太子又道。

    “太子殿下。”

    公公还是开了口。

    太子:“孤也有儿子了。”他笑了起来,丑是丑了点。

    “杂家还没有恭喜殿下。”公公向着太子殿下尖着声音说起恭喜,望着太子殿下,太子笑容满面,手中把着一样东西:“孤该取个什么名呢,要不要跟着纪太傅的儿子?”

    “太子殿下——”公公有点不知道说什么。

    侍卫还是站着。

    “孤开个玩笑,当什么真?孤的儿子,孤也算有儿子了,孤要不要找纪太傅来喝一下酒。”太子又把玩着手上的毛笔。

    公公:“殿下,太傅大人不在宫里,还有天花。”

    “孤难得高兴一下,能不能不要提扫兴的事,真是,孤的兴致都被你弄没有了。”太子不高兴的。

    公公:“……”太子殿下从头到尾没有提过侧妃娘娘,他也没有提起一句,太子想到他还没有办完的事。

    还要去办,公公抬头,看到殿下走出去。

    *

    太子得了一个儿子的事宫外得知了,有人安心了,天花的事都还在,太子殿下就得了一个儿子。

    秦王知道了,他没有再对弈,练着剑,练完之后,走过来,擦了一下剑,听着管家恭敬的道。

    管家望着殿下,太子殿下有儿子了,可是殿下还没有,明明王妃娘娘怀上,但没有了。

    “本王知道了。”秦王没有再问,管家低下头,太子有儿子,回到书房,幕僚等着,见殿下来,行了礼。

    秦王让他起来,把剑给身边的人,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准备去沐浴更衣,让幕僚等一下。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