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终于到了
    小年的这一天终于到了,京城的热闹到了极点,期待以久的午门献俘就要开始,不管是秦王安郡王率军到了京城外面。不过不管是从边关回来的大军还是西南赶回的大宫都不可能入京。只能驻扎在京城外,秦王安郡王只能带着身边的人还有少量的大军押着俘虏入了京,在午门献俘,因此没有什么。这一天,熙和帝早早就起来了,夜里也没怎么休息好,一边喝药一边问:“秦王萧成那小子到了没有?”沉着声音威严的问,盯着总管太监,总管太监整个人一低头。“陛下已经到了。”他小心翼翼的,听到陛下咳嗽的声音,服侍陛下服用了药,药是刚才让人送来的。陛下让人放出他身体微恙的消息,掩盖住他身体的问题,陛下的话一话出,果然好了很多。他知道陛下的担心过去了,他的担心也是,还有太后娘娘的。陛下也去见过太后娘娘,太后娘娘那边知道一些。这些时日过去,陛下没有再咳,用过的帕子都叫人收掇掉,陛下的手昨晚颤过,现在没有再颤。每次手颤起来,陛下必会发脾气。一般来说陛下昨晚发作过,今天不会再发作,这段日子以来,已经形成一种规律,他望着陛下。陛下也知道,所以他不用担心陛下龙颜大怒了,昨晚的怒火过去了。他放下心,喝过药,又休息几天,陛下好了很多,就像是渐渐好起来,午门献俘陛下不能不出现,陛下是一定要出现的,这就要求陛下不能有事,太医开的药终归还是起了点作用,有了效果,陛下,太医院的太医也保住了。“走,出去。”熙和帝知道秦王萧成那小子到了,没有再说,挥手,让人下去。总管公公还是想再问一问陛下是不是真的要出去,陛下必竟没有完全好,万一让人看出来?熙和帝知道今天他必须要亲自出去,午门献俘,光是交给太子他不放心,而且还有别的原因。总管公公看出陛下的意思,一句话也没有说,恭敬小心的退到外面,甩了一下手中的拂尘跟着陛下。熙和帝上了朝,文武百官都要到午门,也就在这个时候,京城郊外,不远的地方,两处大宫到了,停下来,没有汇合,而是各自为营,驻扎了下来。“将军,已经准备好,扎好营了。”从西南回来的大军令行禁止,有侍卫飞快的到了最前面,马蹄声响动,飞掠而过,到了近前,飞身下马,快速行礼。安郡王萧成满脸的大胡子,满面风霜,发间多了白发,一身戎装,高大健壮,声音如雷嗡嗡作响。“那就入京,入宫,献俘。”看向另一边秦王殿下的方向,秦王殿下,再看京城,他想菁姐儿还有他的外孙,他要回京去看一看。“是,将军。”“”大军开始行进。“走!”在另一边从边关回来的大营中,秦王也是一身戎装骑在马上,目光冷静,从容,手握佩剑,和安郡王身边不同,身边一路追随的幕僚,还有近身侍卫等等。他们没有动,也停在京城外面,望着久违的京城,京城总算是到了,用了几年的时间。他陪着秦王殿下又回来了。他们都是数年没有回京城,不知道京城还是不是那个样子,表面上看京城还是那个样子,在边关数年,他们改变了,时间到了,殿下要回京,要开始了,他们也跟着。“殿下,时辰要到了。”幕僚在笑,扫了一眼殿下身后的大军还有人,恭敬的向着秦王殿下,秦王殿下离开京城,在边关磨练,也是找寻机会,终于找到。可以回来。“回京。”秦王萧琰只说了两个字,带着风霜雨剑,还有边关的磨砺,沙哑的。他们也动了,幕僚想到侧妃娘娘还有小公子们,和殿下说了说,侧妃娘娘他们没有和大军一起走。殿下这几年的隐藏,太子殿下不久,京城里面,远远能看到午门外的大军,午门献俘要开始了。太子到了,带着人出现,气度从容,来的人不少,旁观的人也很多,都围着,京城的人都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秦王殿下还有安郡王爷带着人献俘了,到午门了,太子殿下也会来,皇上”“”“孤来迎接!”太子笑着,啧啧两声,他好像看到安郡王叔还有秦王了,啧啧,孤真是高兴,走了上去。“是,是太子殿下。”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