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冷嘲热讽
    肯定会带回府里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她还等着殿下回来,宫里为什么要赐美人,殿下为什么不拒绝,她问身边的人,锦绣那个女人已经足够她恨的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她这个王妃什么也没有,好在都没有什么规矩,嬷嬷也说没有什么用。锦绣那个女人硬要带着儿女回去。她本来想留下她,看下殿下回来会怎么。“王妃娘娘,宫里不是只赐给殿下一个人,是皇上亲赐的,都有,只有有功的,殿下怎么好推却,不要,才回了京城,不过几个美人,到了府里再说,王妃娘娘安排就是,而且殿下身边确实没什么新人,美人再多也只是美人,要添堵也是锦侧妃娘娘。”嬷嬷觉得殿下是不可能推辞的,这样的情况下,王妃娘娘以为呢。“嗯。”薜氏点头,嬷嬷说得对,她不用在意,不过几个美人,她想怎么就怎么,不再想那几个美人,安郡王成了安亲王。“这本来也不奇怪,殿下是皇子,安郡王不同,王妃娘娘,皇上肯定会另外再赏殿下。”嬷嬷接着。薜氏:“对。”用力道。“王妃娘娘,殿下要回来了。”嬷嬷看向外面。“怎么还没有。”薜氏也急。“王妃娘娘,锦侧妃娘娘说没变也没有变,说变也变了,变得粗俗了,有时老奴觉得她有点恃宠而娇,想和你说一下,有时又觉得还是一样,老奴。”嬷嬷说起一些事:“比如她会用殿下来回应,让老奴很不高兴,比如本来请她留下,等殿下回来,老奴自有心思,她要是个侍宠而矫的也该留下来,锦侧妃娘娘却说带着小公子们回去,先收掇,看起来很懂事,也可能是真的累了吧。”“我也不知道。”薜氏也看不出来。“王妃娘娘不用看出来,锦侧妃娘娘不在这里也好,殿下回来,要是看到她有什么也不好,没在这里,只有王妃娘娘。”嬷嬷跟着开口。“锦侧妃娘娘那边不知道如何。”“嬷嬷。”薜氏开口,嬷嬷说她去让人看下,还没有得回消息,就听到殿下回府了,她马上和王妃娘娘说一声,迎出去。“王妃娘娘,老奴亲自去。”她亲自迎出去,问清楚殿下在哪里,她去找殿下,她亲自去见殿下,殿下只会来看王妃娘娘。她都出面了,王妃娘娘也是这个意思,知道她想法,让她来,别的人都不保险。这一次很重要,殿下回来第一天,第一晚,绝不容失,锦侧妃那边不管是不是懂事,都要叫人看着,不许做什么,梅园那些女人更是要拦着。不准备让她们知道殿下就回来了。那些女人要是不懂事做点什么可不好看,她不允许她们打扰,虽然殿下回京的事瞒不过人。府里都知道,不管是谁,可殿下何时回府,就可以瞒一下。先让殿下和王妃娘娘说下话,先让殿下见王妃娘娘。家宴王妃娘娘是准备好的,看殿下要不要见那些女人,看情况,要是不见就王妃娘娘和殿下。要是见再说。再去叫那些女人,还有锦侧妃以及那两个小公子,大姑娘,哪怕这些女人都知道有家宴会提前过来。锦侧妃娘娘生的小公子大姑娘,梅园的女人尤其是是那位侧妃,太子殿下表妹想来不会放过。私底会甘心才怪,她和王妃娘娘说过,可以借刀杀人,府里的刀不少,太子殿下表妹就是一把很有用也锋利的刀。心头想着,王妃娘娘只要在大方向上做点文章就行,不会叫人发现,殿下要对也只会怪别的女人。一举两得,问完了人,小跑着终于是到了地方,等了一会,看到了带着人过来的殿下,殿下啊,远远看着,她就要跪下来。她总算是看到殿下,过了好几年的时间,她几年没有见过殿下了,就像锦侧妃娘娘。殿下身边的人也陌生了。不过一眼她还是认出殿下。殿下没有变,还是那样,披着披风,一身肃杀,身边跟着人,丫鬟婆子都跪在地上。路上的丫鬟婆子没有一个顶得住殿下的气势,殿下气势更强了,一身冰冷,也成熟了很多。带着在边关厮杀的风沙,近了近了,她看到殿下靠近,也带着人跪下来,行礼问安。抬起头来,近看,殿下还是变了,殿下一身更冷更硬,面目冷漠,面无表情,居高临下盯着她。身上佩着剑,穿着戎装,冰冷的腥味好像是血腥残留的气息,好像身上曾经全是血,她心一紧,不安,一下子跳动起来,心跳得越来越快,她不敢再看,总觉得殿下身上带着浓浓的杀气。殿下身边跟着人,有李先生,殿下的幕僚,她扫了一下,头抵在地面上,再也不敢抬头。“殿下,老奴给殿下请安,王妃娘娘在等殿下,殿下回来,肯定累了,而且——热水准备好,晚膳也准备好,还有。”秦王看到嬷嬷,停了下来,带着人看着她,幕僚看着殿下,殿下回京,王妃娘娘急了。嬷嬷感觉到殿下等的目光,抬头:“殿下。”秦王没有说话,忽然往前走,身后的人也跟上,嬷嬷见状,心中不安,怕殿下直接去了锦侧妃娘娘那里。“殿下。”她起身又叫了一声。“去正院。”秦王开了口,身边有人应了是,很是恭敬,嬷嬷一听,心头大舒了一口气,不敢再说什么,连忙起身跟上。薜氏心中焦急,她知道嬷嬷去迎接殿下,她走到门口,殿下会来吗,听到脚步声,一抬头,一看,就看到了殿下,她怔了起来,然后眼晴红了。“殿下。”秦王没有说话,他身边跟着的人没有进来,留在了外面。“殿下。”薜氏眼晴更红,像是要哭,扑向殿下。秦王还是没有动。“王妃娘娘,殿下来了,你不要这样,殿下也——”嬷嬷跟在殿下后面,一进来,看到王妃娘娘扑向殿下,怕殿下不扶,王妃娘娘伤心,就忙上前扶住王妃娘娘。秦王还是站着。然后走了。“本王要沐浴更衣。”“是,殿下。”接下来王妃娘娘根本没有和殿下说什么话,家宴还是开始了,嬷嬷看着锦侧妃娘娘带着小公子们过来,向殿下王妃娘娘请安,殿下叫了起,面上看不出什么,两位小公子大姑娘叫父王,很亲近,王妃娘娘看着还好。梅园的女人也来了,都眼晴发光一样望着殿下,只是殿下不理,她们还是不罢休,花姿招展的。后来看到锦侧妃娘娘生的小公子大姑娘,一个个眼神殿下不知道看到没有。家宴上,殿下只和锦侧妃娘娘还有两个小公子大姑娘说话,王妃娘娘的话,殿下也会回。梅园的女人说什么,殿下只是一个眼神扫过去。这就够了,那些女人再怎么也入不了殿下的眼。殿下收的美人家宴散了,交给王妃娘娘处置,很好,梅园的女人脸色都不好。美人啊。*回去梅园,锦绣闭眼,她还是很累,之前只是收掇了一下,殿下就回来,就去参加家宴了,路上那些女人都冷嘲热讽,话中有话,还有嫉妒,怨恨,殿下在王妃娘娘那里,她早知道,好在她让人先把女儿和儿子送回来了。没有让他们听到。可是以后。“侧妃娘娘殿下。”身边嬷嬷要说什么。“这是早就料到的。”锦绣睁开眼说起来,包括宫里会赐美人,殿下不会拒绝。吴府也很热闹,怎么不热闹呢。东宫。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