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量力而行
    就是这位已经死去的顾姨娘的表姐。

    还有就是宫里那位身带异香的玉妃,玉妃娘娘的事可是一直都有人提起,但现在最新鲜的却是顾瑶的这位表姐。

    “郡主,有人说这位过得很惨,不是一般的惨,以前还不知道,也是最近才传出,曾经不是很得意吗,出生好嫁得好,跟着那位顾姨娘,现在,她那夫君另有所爱,看上了别人,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暗通了款曲,养在外面,养了很久,都生了儿子了,不是几年也是几年,如今不知道怎么的,回了府里,纳成了良妾,生儿育女,这位被害得病倒在床上,起不来,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要怪就怪自己跟着作孽。

    赵嬷嬷说着,不少人都在议论还有看戏,说什么宠妾灭妻,她并不在意,她只觉得活该,在她看来就是又如何,谁让这位自己做了坏事,以前跟着顾瑶不知道做了多少事,没有成亲的时候可昨顾瑶亲近着呢,不知道给顾瑶出了多少主意,让郡主被骗,遭到报应了吧。

    顾瑶是死得都硬了,这位也差不多了,该去作陪了,以前她只是盯着,不好做什么。

    如今,她听得很高兴,心里觉得报应。

    七巧冬菱在后面,听得云里雾里的,想了一会才知道赵嬷嬷说的是谁。

    那位顾姨娘的表姐,曾经找过郡主,还想讨好郡主,郡主没理会,后来就没有再出现。

    得到报应了吗?

    赵嬷嬷怎么还记得,她们都忘了,又想了一下,听出赵嬷嬷不满还有快意,郡主还好,没有什么表情。

    赵嬷嬷要是知道她们想的,一定会说,凡是针对过郡主的,哪怕是一个字,她都不会忘了。

    会看着,有机会也会盯着,随时关注,何况事情没有再掩着,她听说了,哪里像她们。

    “这样?”

    萧菁菁听了,看向嬷嬷。

    “郡主,老奴忽然听到,一开始还没有想到是谁,还在想谁又宠妾灭妻的,怎么总是有这样的,京城不少这样的,肯定不会有什么,后来才想到,一想到后老奴就觉得活该了。”原来是那位死去顾姨娘的表姐。

    曾经啊跟着那位死得极其可笑的顾姨娘。

    刻意多打听了一下,打听清楚,是不是过得惨,惨就好。

    萧菁菁:“……”嬷嬷啊,这是这样,嬷嬷一定是想着顾瑶,还有以前,嬷嬷觉得好高兴,她也高兴。

    “郡主。”赵嬷嬷又开口。

    萧菁菁还是看向她,也在想着一些事。

    七巧冬菱回过神来,仔细的看着郡主还有赵嬷嬷,同时也听着,赵嬷嬷注意到,但没有太过注意,紧跟着又说。

    “郡主,这位几次想找你,老奴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在想什么,这么久也没有动静,还以为要等,再看,哪里想到竟然落到这地步,说来也是活该,沦落到如此,看看她做的还是想做的,还想靠近郡主,现在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死翘翘,死得不能再死,什么都被抢走,正妻又如何,有时候还就斗不过妾。”

    赵嬷嬷话中带着不屑,满满的活该,七巧冬菱对视。

    “嬷嬷。”

    萧菁菁没再想:“只是纳妾。”

    赵嬷嬷:“郡主,你可不要小看纳妾,有时候纳妾也是很重要的,没有纳好,正妻都会死于非命,这样的可不少,当然也有正妻为重的,可是也有男人更宠妾,为了妾什么也愿意,除非有人愿意给她作主。”可是会吗,就算有,她也想变成没有。

    赵嬷嬷不奢于用最坏的心思来揣测,要是换一个人她不会,也不会做什么。

    七巧冬菱赞同。

    赵嬷嬷扫到:“郡主,你看七巧冬菱两个丫头都赞同老奴说的,也在点头。”盯着七巧冬菱两个丫头。

    萧菁菁知道纳妾的可怕,知道嬷嬷是对的,嬷嬷要做什么?看了七巧冬菱一眼:“嬷嬷要做什么?”

    七巧冬菱低头。

    “是,郡主,老奴要看看。”

    赵嬷嬷道,说了出来,意思很明白了。

    萧菁菁点头,没有说好或者不好,她知道赵嬷嬷会量力而行,看着办。

    “郡主,只要看着老奴就是。”

    *

    纪尧和娘说完,准备走了,回去了,纪老夫人再次望着老四的样子,张嬷嬷带着人倒茶,纪老夫人端过来,暖着手。

    看了张嬷嬷一下,张嬷嬷也走到四爷面前,打算给四爷倒一杯,叫了一声四爷,纪尧站着,他方才就站起来了。

    转着玉板指的手一顿,伸出来,阻止了,拦了一下,没有让张嬷嬷倒,他不喝了。

    张嬷嬷一见看了一下四爷,示意丫鬟婆子退开,看向老夫人。

    “老四不再喝一杯,急着回去!”纪老夫人开口,还是看着老四,平静的。

    纪尧:“娘,儿子走了。”,

    纪老夫人点头,说了一声好吧,好吧,让他走,没有话说了,纪尧离开,高大的身影在纪老夫人眼中。

    也在张嬷嬷几人眼中,纪老夫人叫了张嬷嬷,叫她出去送老四,张嬷嬷马上应了一声,追出去。

    纪老夫人手中的茶水还是有些烫,热度从茶杯里面透出来,她手心一片热,放松了一点。

    不过天气已经不冷了,她的手渐渐发烫起来。

    不舒服,也烫得疼,最初还能忍,忍着就好了,忍一下过去,可是后来越来越痛,越来越烫。

    “真是烫啊。”她放开了,把茶水喝了一口,放开。

    没有喝太多,就是嘴里润一下,苦涩中还着回味的甘。

    老四告诉她了一些事,太子妃,太子妃几年前就得了病被关起来。

    没人不知道,准确的说是疯了,宫里容不下疯的了太子妃,先关着,在她以为会死掉的时候,太子妃好了。

    不知道怎么好一点的,反正,老四只是知道一些,太子妃生下的郡主在太后那里长大,太后去见过太子妃,找了太医去看,也让那位郡主去见了。

    太子妃好像不疯了。

    太子妃那里可能要出来了,然后是皇上的病情,身体。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